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零四章 冒险之举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自己还没把消息给送出去,没想到狐族的消息又来了,什么事这么急?

    他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人来,或者有人会出去,若是没有的话,他既没办法把消息给传出去,也没办法接收到狐族要传递的消息。

    按照这段时间的情况来看,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来,甚至进出几趟的情况都有。

    当然,也有个别天数无人进出的情况。

    这些情况他这些日子一直在仔细关注,他不知自己今天当值会不会遇上无人进出的情况。

    幸好,并未忧心多久,仅仅个把时辰后就有人来了。

    也不能说是幸好,说到底还是那把火烧的好,令各方提高了对无量果的关注,否则无量园不会出现如此频繁进出的情况。

    当然,无量园内的人也被折腾的难受,反复被人盘问,翻来覆去的问一些雷同的问题。

    阵门开启时,敖丰挪步,有意贴门口站着。

    阵门一开,甲虫飞了进来,落在了他身上。

    甲虫被他随手给抓了,之后手上把玩的一株草也貌似很随意的随手丢弃了,打了结的草扔在了阵门之外。

    他扔草的动作被一起轮值的危野注意到了。

    暗中观察四周的敖丰也发现危野注意到了,但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危野欲言又止,按理说无量园内不许有对外多于的动作,然而见到只是一株草而已,不会有什么问题,最终还是没再多说什么,毕竟敖丰的背景摆在那。

    待到人进人出大阵再次封闭,眼睛余光一直留心观察的敖丰见危野没什么异样,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一切归于平静后,已经熟悉了甲虫套路的敖丰在袖子里默默取出了密件,找机会趁着不被注意时留心了一下上面的内容。

    密信上说,今晚子时,狐族会送一样东西到门口草丛,非常重要的东西,里面附有消息,东西比较大,带进去困难,让他想办法。

    郑重提醒,东西会在子时准点送达,要敖丰必须在那个时间点转移另一名值守人员的注意,给狐族接近门口的机会。

    顺带着,狐族会在那个点拿取他可能传递出的消息。

    信里说,牛有道相信凭他的能力能办好这件事。

    这信看得敖丰有些心惊肉跳,开什么玩笑,居然要让他从外面携带大件的东西进来,还相信他能办好,当无量园的人都是瞎子吗?

    信捻毁在了掌中,伺机一把灰脱手而已。

    可信中内容一直让他惴惴不安,接下来的时间令他有种煎熬难耐的感觉。

    时间一点点过去,敖丰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眼睁睁看着天渐渐黑了……

    临近子时之际,敖丰走到牌坊下稍微唤了声,“危野。”

    留心四周的危野闻声回头,走了过来,“先生有事?”

    见他侧对着大门,敖丰负手沉吟着徘徊着,渐渐引诱危野调整了站位,待其背对大门后,方停步叹道:“危野,你有没有考虑过将来?”

    “将来?”危野愣了一下,旋即苦笑:“我这种无权无势又无背景的小人物,进了无量园,无量园便是将来,没有其他想法。”就算是有,他也不可能说出来。

    敖丰道:“也就是说,我余生要和你一样?”

    危野道:“那不会,您毕竟是圣尊的徒孙,哪是我能比的,有叶先生在,说不定你哪天就出去了……”

    他在那宽慰,敖丰目光却留心到了大门方向隐隐有什么东西趁着夜色快速靠近,靠近后又迅速离开了。

    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异常,安心了,才接着对方的话叹道:“不用安慰我,我得罪了缥缈阁,这辈子恐怕是离不开了。”

    危野笑道:“不会的。”

    敖丰:“但愿如此,若真能如你所言,危野,我向你保证,我一定想办法把你也调离此地。只要我有机会,我会找个办差的理由把你也给调离出去。”

    危野顿时心生一丝期待,“若真能如此,危野定为先生效犬马之劳。”

    敖丰不管他说的算不算,根本没考虑那么长远,说出那种话是有意为之,即要转移对方注意力,也的确是想让对方心存一丝希望,有希望才能宽容他轮值时的一些小动作。

    “希望咱们都能有这机会。”敖丰说着与他擦身而过,慢慢踱步到了门口,留心观察了一下,发现自己扔出的那棵打了结的草已经不见了,应该已经被取走了。

    而草丛中却多块石头,长条状的石头,这么大?敖丰暗暗骂娘,这么大的石头他怎么可能带的进去?

    一夜过去,他本以为这趟轮值已经不可能再有机会接触到外面那块石头,估计要等到下一班再看。

    谁知临近天亮之际,已经快交班了,外面突然又来了一波人。

    阵门开启,值守楼内的一群人出去之际,他也跟着走了出去。

    当然并未从门口走开,就往门侧外面一站,还是守门的样子,那石头就在他脚下。

    敖丰迅速四顾之际,发现门内的危野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己。

    敖丰立刻对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另一个方向。

    危野扭头朝他示意的方向看去。

    紧急环顾四周的敖丰足尖一铲,那块长条石头直接顺进了他的长袍下摆中,隐瞒其间。

    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相当的果断。

    外面的来客和里面出来相迎的人已经碰面在了一起交谈,危野也回过了头看向敖丰,一脸茫然的样子,仿佛在问,让我看什么?

    敖丰没有回示,又趁着外面的人交谈之际慢慢踱步拐进了阵内,看门巡视模样,进来后便站在阵门内一动不动了。

    他表面看似简单轻松,实则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无比紧张忐忑,一直在留心无量园内警戒楼内的动静。

    他很清楚,每当外面有人来时,无量园内的戒备人员便会紧盯外面的动静。

    他虽然是背挡着铲石头的方位,应该有遮掩作用,但不知道警戒人员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

    冒然在那个时候动手,是他突然意识到这个瞬间可能是个绝佳的机会,进出双方人员碰面时应该是警戒人员高度关注来客的时候,可能不会留心无量园内的自己人。

    高度紧张着,也许突然果断的行为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了,开始后怕了,怎么能不经缜密准备就冒然行动?

    阵外人进来了,大阵关闭了,警戒楼内的人一直没有动静,他紧绷的心弦终于慢慢松开了。

    若有发现,肯定直接找上来了,不会一直没有动静,应该是没事了。

    危野此时却走了过来,问:“先生刚才让我看什么?”

    敖丰奇怪:“看什么?没让你看什么呀?”

    危野愕然:“刚才先生在门口朝那边示意,不是让我看什么吗?”

    敖丰哦了声,“我见你不观察四周反而盯着我看,示意你注意警戒。”

    危野立刻道歉道:“是我疏忽了。”

    “没事。马上要交接了,这一趟又熬过去了。”敖丰感慨一声。

    危野笑了笑,可不是熬过去了么,守在这里不能修炼又不能坐,一直干耗着,一天下来也的确是熬人。

    之后,危野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发现敖丰几乎站在原地不动。

    殊不知敖丰是有苦难言,裆下藏的东西太大了,连站着都有些别扭,不敢轻易走动,容易露馅。

    眼看交班在即,危野正不时回头看交接的人来没有,忽听一旁咣当一声,猛回头一看,发现敖丰在用脚掀牌坊附近的几块石头,貌似闲得无聊,危野也没在意。

    没多久交接的人来了。

    交接完毕后,敖丰当众翻了翻石头,众目睽睽之下搬起了两块石头。

    接班的人问他干嘛,他说搬两块石头去雕刻点东西玩玩,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抱了石头回去。

    一回到自己阁楼内,放下东西把门一关,回头立马检查那块长条石头,发现里面果然有问题。

    破开石头一看,发现里面竟然是五颗骷髅头。

    “搞什么鬼?”敖丰咒骂一声,不知道牛有道弄什么鬼东西,害自己冒这么大的风险,竟然只是送五只骷髅头进来。

    破开的东西里面有颗蜡丸,捏开一看,发现里面是封信。

    信中告知他,这五颗骷髅头很重要,必须藏好,待牛有道再进无量园时,就是动用这东西的时候。

    不清楚究竟在搞什么,可敖丰还是照办了,也不敢把这东西明摆着,到墙角挪开柜子,撬开了地砖,地下挖了窟窿,把东西埋了进去。

    处理干净了痕迹后,又假模假样抱了另一块石头玩雕刻。

    ……

    荒泽死地,沼泽深处的一个洞**,牛有道正检查着狐族为他准备好的那些材料。

    黑云在旁陪同,问了声,“你要这些东西究竟要干什么?”

    牛有道:“你不是说已经接到传讯,七色宝珠已经采集好了,正在送来的路上今天就能到吗?东西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正这时,外面一名长老快步进来,禀报道:“那边传来消息,给敖丰的东西,敖丰已经顺利弄进去了。”

    牛有道一怔,皱眉道:“这么快?按时间算,他下次当值应该是八天后。”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次当值他就把东西弄了进去……”长老把探子观察到的情况说了下。

    牛有道神情抽搐,可谓心惊肉跳,骂道:“如此仓促行事,这家伙疯了吗?”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