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零六章 卫国惊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水打来了,牛有道接了水壶,开始往仿造的无量果内灌了水。

    之后丝线吊着的宝珠碎块又塞入了仿造品内,端详了一下透光性后,牛有道笑了,开始将丝线另一头栓在仿造品破口处,令里面的宝珠碎块悬吊在仿造品内,之后小心将破口处施法融合。

    待彻底密封成功了,牛有道再次取了雕刻刀在手,小心将融合处再进行仔细的雕刻,完善仿造度。

    完工了,雕刻刀放下,牛有道随手将仿造品扔了出去,笑道:“看看怎么样。”

    黑云一把接到手,托在掌中一看,在场众人皆目瞪口呆。

    倒不是他们见过无量果,他们这一代的狐族都没见过,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是这东西似乎活了一般。

    凹凸不平的表面凹缝内隐隐有红光渗出,光感变化下,此物像是在呼吸,又像是心脏在跳动。

    东西拿在手中的黑云能感觉到这份奇妙因何而出,他能感觉到悬吊在仿造品内部的宝珠碎块在荡动,那似乎呼吸的光线正是因为宝珠碎块在水中晃动时让人产生的错觉。

    再看仿造品上面的雕工,看似粗糙,每一处粗糙点实际上都是人工雕琢出来的,这份精巧手艺令黑云啧啧惊叹道:“牛有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牛有道呵呵道:“曾有过对仿品感兴趣的经历,雕虫小技而已,还能入您法眼吧?”

    黑云端详着:“东西是做的不错,可你问我们好不好没用,我们没见过无量果长什么样,究竟像还是不像,你自己心里得有数才行。”

    牛有道:“只要不站近了入手看,表面上应该能以假乱真。说句不自谦的话,在这方面,我是行家!”

    黑云托着手中东西晃了晃,“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东西形似呼吸的光华应该是里面悬吊的宝珠碎块晃动时产生的,若是不动的话,恐怕会被人看出问题来。难道无量果也需要晃动才能有这光感不成?”

    牛有道:“所以我才要将碎块悬吊在内部,易于在内部摇摆产生相似的光感,加入水也是为了让光感散发更逼真,更是为了迟滞碎块在内部的摇摆力度,避免碎块撞击内部发出容易让人察觉的动静。”

    “至于会不会让人看出问题,无量果树现场的情况我观察过,问题应该不大。因为有鸦将守卫,只要有人靠近,鸦将立刻会现形,而鸦将现形时的气势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摇摆,足以将接近查看的人给迷惑过去。没人接近查看的话,光感是否静止并不重要。”

    “正是有此现场观察后的掂量,我从无量园出来后才有了把握,才立刻找到你,让你准备仿造材料。”

    “现场的情况,除非乌常亲自驾临控制住鸦将,否则无量园内的人只能目测。鸦将六亲不认,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强行靠近的话,鸦将会把无量果给毁了。”

    “真要是出现了有人接近无量果触手查看的情况,那也没办法,仿造的再逼真也没用,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黑云翻看着手上东西,“既然你有把握,那自然是好事。还要再做十一颗吗?”

    牛有道:“再做十二颗。这颗只是尝试的样品,正品的雕琢方面需要再仔细精巧一些。还有里面悬挂的丝线我担心在水里泡久了不牢靠,你们找点牢靠的丝线来。”

    黑云立刻挥手示意人去照办。

    牛有道再次坐回石桌,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制作。

    他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否则会惹起缥缈阁的怀疑,必须抓紧时间完工。

    其他人已经见过一次制作过程,都开始纷纷配合,从石壁上取粉的取粉,取水的取水,准备树脂的准备树脂,尽量减少牛有道的麻烦过程。

    ……

    卫国皇宫,太尉南仁玉进入御书房内,对端坐在案后的玄承天恭恭敬敬行礼。

    玄承天也不客气,抬手示意不必多礼后,直接说道:“朕招太尉来,是有点事想和太尉谈谈…太尉身居要职,操劳多年,也是该享享清福了。朕的意思,太尉可明白?”

    突然来这出,南仁玉心中瞬间咯噔一下,这是要他交出兵权呐。

    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被闹了个措手不及,当即含糊其辞道:“臣明白,臣这就回去准备。”

    玄承天一听肚子里就冒火,“这事还要准备什么?朕只问你答不答应!”

    南仁玉面色凝重,缓缓拱手道:“臣年纪大了,怕耽误国事,恳请陛下另选贤能!”

    玄承天笑了,“既然是太尉主动请辞,朕一定会好好考虑,你先退下吧!”

    “是!臣告退!”南仁玉拱手后退几步,这才转身而去,面色阴晴不定。

    玄承天正微笑目送着,谁知南仁玉还没走出几步,左右突然冲出侍卫,当场将南仁玉给摁住了。

    玄承天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被摁住的南仁玉亦吃惊回头,大声道:“陛下…”

    话没说完便被人捂住了嘴,侍卫中已经有人拔剑而出,一剑将南仁玉给刺了个透心凉。

    南仁玉瞪大着双眼,满眼的难以置信,血水已从胸口汩汩而出。

    玄承天大吃一惊站起,惊恐道:“你们干什么?”

    偏间一道婀娜身影快步而出,正是常贵妃,带着一阵香风近前,“此等大事,陛下岂可有妇人之仁?”

    玄承天震惊道:“是你干的?他已经答应了主动请辞,为何还要杀他?”

    他对南仁玉的确是不满,当初欲解除南仁玉的兵权,却被玄薇拦下了,当时就种下了心结,一直耿耿于怀。但他也不敢轻易杀害,只要南仁玉顺从便可。

    如今南仁玉已经答应了,这边却突然下了杀手,他真不知回头该如何向皇姐交代了。

    常贵妃噗通跪在了他跟前,痛声道:“陛下,他明显在敷衍您。前车之鉴难道您忘了吗?一旦让他出宫,他立刻会去找皇姐告状,您觉得皇姐会答应吗?皇姐若不答应,卫国军中骨干也大多是皇姐和南仁玉一手提拔的心腹,只要皇姐振臂一呼,大军响应,谁能撤的了南仁玉?”

    “陛下,各地万事已经准备妥当,只差陛下一道旨意!如今南仁玉已杀,陛下若再不痛下决心,南仁玉的部将一旦闻讯而反,顷刻间便是大军围宫啊!”

    玄承天呼吸急促道:“皇姐那边如何交代?”

    “陛下!”常贵妃大声道:“只要陛下掌握了兵权,皇姐连皇宫都进不了,不需要给出交代。只要陛下掌握了兵权,连卫国三大派也要站在陛下这边。陛下,南仁玉的死讯瞒不了多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否则臣妾一片拳拳之心便是死罪,一旦被皇姐及时控制住了局面,不但臣妾难逃一死,盛怒之下的皇姐恐怕要连陛下也给废掉啊!”

    “陛下,您才是真正的一国之君啊!”

    ……

    一只只金翅从皇宫飞出,赶赴卫国各地传旨。

    ……

    雾府中枢,雾府继任掌令突然率人一脚踹开一扇房门,众人突然一起冲入。

    正端坐翻看来自各地情报的姜石姬一惊,迅速翻身后滚到剑架旁,唰一声拔出宝剑,剑指来者,“周告,你想干什么?”

    周告正是如今的雾府掌令。

    玄薇逐步交权后,雾府的控制权已经交给了玄承天。不出意外,玄承天用了自己属意的人。

    姜石姬虽然退位,但被玄薇安排了雾府供奉的职位,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帮玄薇关注情报方面的消息。

    周告亮出手中圣旨,沉声道:“陛下有旨,姜石姬,你想抗旨吗?”

    见到圣旨,姜石姬惊疑不定,手中剑慢慢放下了。

    进来的左右人员立刻一拥而上,当场将姜石姬给扣押了。

    姜石姬本还想弄清怎么回事,谁知周告大步上前,拔剑就是一道寒光,当场将姜石姬斩杀在血泊之中。

    紧接着,大步而出的周告指挥人手四处出击,以圣旨为凭仗,大肆血洗姜石姬的人,或者说是清理玄薇在雾府的人……

    不但是雾府,整个卫国京城似乎都陷入了兵荒马乱之中。

    南仁玉的心腹部将几乎同时遭到诱杀,涉嫌造反!

    一道圣旨令护卫法师一时间都搞不清是怎么回事,等到随扈法师弄清是怎么回事后,已经晚了!

    不仅仅是京城,宫中一杀南仁玉,便立刻传讯各地,等到一些人反应过来,各地守将不少人在突变之下惨遭毒手。

    诚如常贵妃所言,万事早已准备妥当,或者说在某人坐镇指挥下蓄谋已久,早已在各个节点上准备妥当了,只差玄承天一道圣旨而已……

    天薇府,已被大军包围。

    怒气冲冲的玄薇大步而出,门外守军拦截,西门晴空震怒。

    玄薇却一把拉住了他,顺手拔了唐仪的宝剑借来一用,直接朝迎着自己的如林刀枪走去,厉声道:“谁敢拦我!”

    守卫皆不敢冒犯,面对她步步逼来,竟集体下意识后退。

    刚接手统领大权的将领左右看了看,发现只剩自己一人面对,立刻扭头大声道:“不准后退!”

    玄薇挥手就一剑,那将领颈项一股鲜血喷出,喷了玄薇一身一脸。

    那将领一脸苦楚,捂住脖子咣当倒地。

    脸上鲜血滴答的玄薇面若带血桃花,一脸肃杀,提剑开路,围困的大军主动让出了一条路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