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零八章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陛下,相公来了。”一名太监跑入殿内紧急通报一声。

    “啊!”正焦虑徘徊中的玄承天大惊失色,那神色反应宛若遭受惊天霹雳。

    常贵妃告诉他,只要掌握了京中兵权,皇姐便奈何不得他;只要掌握了京中兵权,皇姐便进不了皇宫;只要掌握了兵权,连三大派也要彻底倒向他这边。

    道理是没错的,他也深以为然,因此才做出了决断。

    可是,皇姐怎么就进宫了?

    殊不知他心目中的常贵妃挑起事来后便跑了,如此简单就能控制住玄薇连常贵妃自己都不信。

    玄承天正不知该往哪躲藏好,门外一群人已经大步走来了,为首者正是玄薇。

    玄薇的身后是一群修士跟随,镇守皇宫的三大派修士。

    玄薇大步入殿,尤其是玄薇一身血迹的样子,玄承天吓得步步后退,玄薇身上的气势令他感觉要活吞了他一般。

    不是已经派兵围住了天薇府吗?皇姐怎么出来了?

    不是已经下令关闭了宫门严密防守吗?皇姐怎么进来了?

    只要掌握的兵权,三大派不是就会倒向这边吗?为什么都跟随在了皇姐身后?

    想象很美好,觉得会理所当然,呈现出的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令玄承天惶恐到了极点。

    退到了墙壁,退无可退。

    面对贴在墙壁一脸害怕的弟弟,玄薇痛心疾首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玄承天喃喃自语一声,忽惨笑道:“是你逼我的!”

    玄薇:“我逼你?我逼你什么了?我什么地方逼了你?”

    玄承天突然站直了,双手胡乱一挥,“我算什么皇帝?谁不知道整个卫国的军政大军是在你的控制中,我只是个摆设,我只是你推出来遮掩你野心的一块遮羞布而已!”

    玄薇痛心道:“我从未有过这想法,我正在交权给你,难道你看不到?”

    玄承天:“交权?交什么权?我任用官员,只要你不满意的,随时就能否掉,这就是你的交权?你真若想交权,就该彻底退出!”声调近乎咆哮。

    玄薇痛苦摇头道:“你自小荒诞嬉戏,贸然接手朝政免不了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国家大事不是儿戏,不能任性而为,我只能循序渐进慢慢脱手。”

    “借口!这都是你的借口!”玄承天犹如激怒的野兽般咆哮,情绪彻底失控了,乱撕乱撞。

    立刻有两名修士上前,将他给控制住了。

    玄薇回头朝一名太监喝道:“立刻招姜石姬来见我。”

    她要通过雾府了解情况。

    然而很快得到消息,姜石姬已经被斩杀。

    不但是姜石姬,她想召集一些将领尽快稳住京城局势,结果发现那些将领也都遭了毒手。

    几乎同一时间遇害,这明显是经过缜密计划的,下手时各方面节点卡的刚好,这根本不像是玄承天能布置出来的。

    面对玄薇的说服,三大派的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查是谁布置的。

    玄承天知道自己一旦说出,如同常贵妃说的那般,皇姐是不会放过的她们的。

    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他竟然表现的很男人,死不开口。

    有了三大派的配合,很快揪出了杀害南仁玉的那些侍卫,逼问之下,这些侍卫交代都是常贵妃和桑贵妃指使的。

    “不要!”听到侍卫的招供,玄承天瞬间慌了,竟噗通跪下了,近乎爬到了玄薇脚下,抢抱着玄薇的脚,“皇姐,你放过她们,她们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我的意思,她们只是照我的意思行事。她们是我的女人,是你的弟妹啊,阿姐,我求你,我求你放过她们吧。”

    见到这个样子的皇帝,三大派长老脸都黑了,若不是做不了主,恨不得宰了他。

    倒不是嫌弃他窝囊没个皇帝样,而是顺带揪出了其他事件,不仅仅是针对京城,这狗皇帝竟然已经向全国各地下达了同样类似的圣旨。

    光下旨是没用的,很显然,类似京城的暗中布置很有可能早已准备好了。

    波及整个卫国军事的清洗不是小事,非出大事不可,三大派长老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做梦也想不到,在有外患的情况下,哪个皇帝会这样坑自己?为了夺权连自己吃饭的锅也砸!

    这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也正因为如此,才被人钻了空子。

    玄薇差点晕倒,近乎摇摇欲坠,脚却被弟弟给抱住了。

    稍清醒后,玄薇抬脚一踹,悲呛道:“滚!”

    玄承天翻倒在地,又连滚带爬,还想抱求,却被三大派的人给拦住了。

    守正阁长老对玄薇沉声道:“相公,还需你出面尽快稳住局势,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有心人在做局,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再发出消息追回旨意怕是已经晚了,人家利用的就是这个时间差。”玄薇悲声摇头,可还是要试试,大声道:“三大派立刻传讯各地随军修士,遇传旨人员不得遵旨,传旨者视同作乱,立刻拿下!”

    “快去!”三大派长老立刻对手下人员挥手急喝。

    玄薇继续道:“以我名义传令各地驻军,有人假传圣旨,不得遵旨!传令边军严密监控敌国动向,发现异常火速上报。命各地地方官员加强各地管制,防范有人趁机作乱……”

    下达完一道道指令后,玄薇又猛回头看向哭哭啼啼的弟弟,沉声道:“三大派修士协同禁军,立刻搜查整个皇宫,把那两个贱人给我揪出来!”

    “不要啊,皇姐!”玄承天惨叫哀求。

    玄薇大袖一甩,径直离去。

    临出殿之前,大乐山长老指着玄承天,沉声交代门下弟子,“不许他出来半步,把他看好了!”

    宫门打开了,西门晴空进宫了,百官也进宫了。

    朝堂之上,坐朝的不是玄承天,而是一身鲜血的玄薇站在朝堂中央,她面对百官迅速将各种布置紧急下达。

    领命后的百官近乎纷纷小跑着离开,紧急执行。

    三大派长老观之暗暗感慨,得亏有这女人在,事态才能有条不紊的执行下去,否则谁听谁的?事发后非乱成一锅粥不可!

    后宫,乃至整个皇宫大肆搜索之下,并未发现常贵妃和桑贵妃的下落。

    接到奏报后,玄薇冷冷道:“严查大小宫门,只要有人进出的宫门,值班守卫一律拿下严审!”

    “是!”禁军统领迅速领命而去。

    没要太久,便查出了常贵妃和桑贵妃的下落,两人早已从小宫门离开了,去向不知。

    因二人得皇帝宠幸,在宫中发展一些自己的心腹不难,这也是两人能顺利离宫的原因。

    小宫门的守卫,还有涉事太监,不管有没有参与这事,统统被抓来了,一个个被摁跪在大殿外的台阶下。

    已经跑了!玄薇脸色难看,这越发证明了是外患在卫国内部作乱。

    居高临下看着台阶下下跪的一群人,玄薇冷冰冰吐字道:“未得旨意,擅自放后宫妃子离宫,罪该万死,全部处死!”

    “相公饶命啊……”

    下面顿时哭哭啼啼求饶声一片,玄薇不为所动,任由禁军将那群人给拖走了行刑。

    “外敌祸乱后宫,值此之际,不可留有隐患,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后宫佳丽,不管什么来历,不管什么出身,连同后宫所有侍女、太监,一个不留,一律绞杀!”

    脸带血迹屹立台阶之上的玄薇漠然下令,风吹的她裙摆翻飞,却吹不散她一双眸子里的森冷,透着刻骨的无情。

    西门晴空霍然回头看向她,震惊,像是不认识了她一般。

    三大派长老亦动容看来,之后面面相觑,然而却无人有任何异议,没人阻止。

    也许残忍,但都知道,这个时候卫国的中枢不能再出事了,常贵妃和桑贵妃究竟有多少同党,一时怕是也查不清楚,一个个查下去还不知要查到什么时候。

    现在哪有精力去顾那些,也许一了百了才是最好的办法。

    不但没有阻止,三大派弟子反而全力配合。

    很快,一队队禁军从各门冲进了后宫内的各处巷道,紧接着惨叫声、惊叫声连绵响起,不绝于耳,血腥开始充斥整个皇宫……

    卫国京城的文官没受什么损失,遭到毒手的大多是武将,不是敌人不想对那些文官下手,而是规模太大的话,敌人能操控的人手不够。

    这是玄薇的判断,玄薇也深刻意识到了,这是针对卫国军方的破坏。

    可玄薇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等到这边消息传达到各地,已经晚了。

    各地将领,要么遭了毒手,要么有和护卫修士关系处的好的,在修士的帮助下拼死抗命保了一命。

    后一种情况的,或逃命去了,或拥兵自重。

    更致命的是谣言的出现,说玄薇和玄承天争夺兵权,都要血洗对方的人。

    搞的执行了玄承天圣旨的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邵平波做了几手准备,逃走的也就罢了,拥兵自重的则有人及时介入去劝降,说你这点人根本无法对抗朝廷大军,迟早死路一条,有些将领被劝服后公然发出了投靠晋国的反叛文书。

    而蓄谋已久的晋国人马终于不再遮掩什么,开始火速集结,向卫国方向快速进军!

    PS:谢新盟主“大雕总教头”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