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一七章 他会恨朕吗?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西门晴空捧着她的脸,呼吸急促,犹如绝境挣扎一般的神色,大声道:“我不同意!”

    玄薇哭着笑着,抬头看着他,泪洒颔首:“好!你不同意,我便不答应!”

    她答应的果断而痛快,得到了自己急切想要的答案的西门晴空反倒怔住了,之后的念头是,然后呢?

    看她哭着笑着梨花带雨般的爱恋模样,西门晴空心疼了,心疼的不行,他在她身边是为了保护她的,从未把她弄哭过,也从未见她哭成这个样子过。

    哪怕面临之前那般的风波,哪怕将自己弟弟给关了起来,她也未流下过一滴眼泪,一直是个女强人,可现在却哭成了这个样子。

    西门晴空心里堵的慌,捧着她脸的双手帮她抹着眼泪。

    可是泪水似乎流不尽,玄薇摇头不让他再擦了,螓首贴在了他的胸膛,再三赔罪道:“对不起,对不起……”

    搂着她,两人赤条条相拥着,有些事情西门晴空渐渐反应了过来,终于明白了白天里金令赞等人看自己怪怪的眼神是何用意。

    正因为想明白了,他脸上渐露惨笑,他不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早先玄薇说好了逐步交权之后跟他走的,结果惊变陡生,又说局势稳定下来就嫁给他,结果玄薇又要跟别人做夫妻。

    为什么会这样?他渐渐想明白了一点,说到底,还是自己无能。

    他原以为凭自己的武力,只要能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就能守护住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武力竟是如此的无力。

    空有一身修为和高强实力,却不知该剑指何人,又能剑指何人?是能解卫国之危,还是能平晋国大军?

    拔剑四顾心茫然,他的修为不能帮玄薇稳住卫国人心,目前的形势下甚至是一丁点忙都帮不上玄薇。

    身为一个男人,如此无能,他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要求玄薇?

    “丹榜第一高手…”呢喃着的西门晴空忽搂着她仰天哈哈大笑,笑的凄惨,“第一高手!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帮不了!丹榜第一高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哈哈……”

    笑的凄惨、凄凉,笑出了眼泪,哭了!痛了!痛彻心扉!

    此时此刻他才明白,他往日里不屑一顾看不起的那些人,想必对他也同样是不屑一顾吧。

    “不!不是这样的,晴空,不是这样的……”玄薇忙抬头安慰,双手亦捧着他的脸,亦为他擦拭眼泪。

    抓住了她的双手,推开了她,“如果答应齐国真的能帮上你,那就答应吧。”

    说出这话后,西门晴空的精气神似乎颓废到了极点,推开了她转身而去,去捡地上的衣裳。

    从未见这孤冷的男人这样过,玄薇亦痛彻心扉,哭得撕心裂肺般的扑了过去,抱住了他,“不!我错了!我不答应!我不该跟你说这些!我错了,我不答应,什么家国天下凭什么要我一个女人承担,我不答应,我不管了,我跟你走,晴空,带我走,现在就带我远走高飞!”

    继而又去抢他手上的衣服,不让他穿衣服,生怕他穿上衣服就走了,生怕他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西门晴空有气无力的惨笑一声,“走不了了,你这个时候一走,卫国人心就彻底崩了,卫国三大派这个时候不可能放你离开,不可能让我带你离开。”

    抢不了他手上的衣服,玄薇猛的搂住了他的脖子,红唇印上了他的唇,激烈索吻。

    西门晴空先是无动于衷的,渐渐有了回应,渐渐形同野兽一般狂暴,似乎要发泄。

    很快,两人直接倒在了冰冷的地上纠缠,翻滚。

    最终,男人耗尽了一切,女人却不肯放过,无尽索取,似乎想以无尽索取的方式留住他,生怕他离开……

    庭院外的守卫拦住了夜色下巡视而来的唐仪等上清宗的修士,“相公有令,今晚任何人不得进入。”

    唐仪多少有些意外,法眼看了看庭院里的情形,灯火辉煌的寝宫屋外,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别说侍卫,连一个太监宫女都没有,这有些不正常。

    夜晚是安静的,寝宫内传来一些奇怪的动静。

    唐仪侧耳倾听了一阵,她虽没经历过男女之事,可寝宫内的动静她也听懂了,瞬间惹得面颊有些燥热。

    法眼再看,没见到西门晴空,这就更不正常了,在玄薇休息的时候,西门晴空一般是守在寝宫外寸步不离警惕的。

    “西门晴空呢?”唐仪问了声。

    “这个…”门口守卫犹豫着,没说什么,只是朝灯火辉煌的寝宫方向看了眼。

    转瞬,唐仪明白了,明白了寝宫内的动静是什么人制造出来的,有点讶异。

    在玄薇身边这么久,她目睹了西门晴空和玄薇的关系,尽管是郎有情,妾有意,可两人一直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没想到今晚,这对男女竟然在一起了。

    屋内传来的不堪入耳声响,发生了什么,里面的画面让唐仪羞于再想下去……

    上清宗等人在外面守了一夜,如今的这个时候,玄薇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自古以来,国战期间,直斩首脑的例子数不胜数,玄薇关系到整个上清宗的前途,上清宗不敢疏忽。

    今晚玄薇寝宫里发生了什么是秘密,也不是秘密,消息很快传到了卫国三大派掌门的耳朵里。

    卫国三大派没有任何反应,允许、纵容,只要玄薇能处理好他们想要的事情,玄薇私人方面的事情随便她怎么弄都行,只要她玄薇高兴就好,前提是不能坏三大派的事。

    次日天明,寝宫的门嘎吱敞开了,闭目守在院门外的唐仪霍然睁眼,回头看去。

    只见玄薇和西门晴空一起从屋内走了出来,两人的精神似乎都很萎靡,似乎一夜未眠的样子……

    卫国三大派掌门很高兴,玄薇答应了齐国的婚事。

    这边即刻回复齐国消息之际,同时命人准备大婚之事,要为玄薇的婚事大肆操办,想要人尽皆知。

    而齐国那边一得到消息,立刻着手将十七皇子昊丞献上,昊丞年仅十六。

    宫内军机重地,一长相不错,面目清秀的清瘦少年被侍卫拦下了。

    面目清秀少年正是皇子昊丞,突然接到皇帝圣旨,他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简直是噩梦天降。

    自己堂堂皇子,竟然让自己嫁给卫国一个快四十岁的老女人!

    他想过自己将来的婚事可能不能自主,也许会娶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嫁人,居然会入赘到卫国。

    纵有万般不情愿,然圣命难违,他没得选择。

    不但没得选择,而且是说走就走,立刻就要他去卫国,不得耽搁。

    临走前,他想见父皇一面,只是想见一面,或者想问一句为什么。

    可是侍卫拦住了他,说皇帝有军国大事要处理。

    眺望那军机重地,昊丞的目光锁定了一处阁楼之上,他看到了大内总管步寻的身影,凝视了一阵,慢慢转身,向后宫而去。

    凭栏处眺望的步寻忽回头,躬身退开到了一旁,门后昊云图慢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目送着儿子落寞离开的身影。

    “他会恨朕吗?”昊云图淡淡冒出一句。

    步寻欠身,回的比较委婉,“十七王爷有一天会明白的。”

    昊云图:“朕不是一个好父亲,朕对不起他,但…谁叫他是朕的儿子呢。待丞儿和玄薇顺利完婚后,传朕旨意,册封景妃为皇贵妃,执掌西宫!”

    景妃正是昊丞的亲生母亲。

    “是!”步寻躬身领命。

    后宫内,昊丞见到了自己的母亲,本想质问为什么,但看出了母亲的眼袋应该是哭的红肿过,以浓厚的脂粉掩饰着,并强颜欢笑着。

    见如此,昊丞没有多说什么,后宫的事他明白的,他不想害了母亲,于是只是说了些辞行的话,让母亲多多保重。

    景妃不得不强颜欢笑,皇帝下旨了,和儿子告别时不许哭,不许露出丝毫的不高兴,婚嫁是喜事,必须高兴,还要她劝说儿子安心去入赘。

    情况紧急,时间紧,在随行人员催促下,匆匆与母亲一见的昊丞走了。

    跪下,重重磕了几个响头,起身后,毅然转身而去,不再回头。

    儿子一走,景妃摇摇欲坠,再也无法装下去,倒在众人的簇拥中,哭得撕心裂肺。

    都说母以子贵,在这后宫尤其如此,排除这一点,这毕竟是她儿子,儿子这一去,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入赘他人的皇子,还是入赘给那么大年纪的女人,而且听说那个女人还有个天下闻名的情人!她抱以期望的儿子从今往后将背上永远无法洗刷的污点,将成为天下人眼中的笑话,嘲讽、指指点点不难想象,有何面目见人?儿子这辈子完了……

    齐国是第一时间将昊丞给空远到卫国的,除了随行护卫,昊丞几乎没带任何行李。

    人直接到了卫国皇宫安置,一到便有人量体,为其裁剪新装,昊丞很配合,如同木偶一般任由。

    次日,整个皇宫张灯结彩,素未谋面的一对新人走到了一起,祭拜天地。

    婚礼规模宏大,很是喜庆热闹。

    唐仪看看那对拜天地的新人,再看看就站一旁的西门晴空,所有人的穿戴几乎都焕然一新以迎逢这大喜的场合,唯独西门晴空一身旧衣裳,背个剑默默站那。

    怎么会这样?唐仪暗暗唏嘘,不知西门晴空眼睁睁看着玄薇和别人成亲会是什么感受。

    眼前拜天地的情形也不免让她触景思忆往事,当年的上清宗,她和某人拜天地的画面浮现于脑海。

    不仅仅是她,在场不少贺客的目光都不时若有若无地瞥向西门晴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