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一九章 合作不是早已经开始了吗?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庭院大门敞开了,邵三省等候着,迟迟不见人登门,只见外面街道上人来人往。

    此宅院虽不在齐京主街道旁,但也不算太偏僻,外面街头来来往往的人不算少。

    邵三省在庭院内等着,每一个从门口经过的人略有异常都会令他翘首以盼。

    阁楼上的邵平波则在闭目养神,眼睑下的眼珠滚动证明了其在想什么。

    约莫半个时辰的样子,门口站了一人,一个背着单肩布袋货郎般打扮的男子,盯着庭院内略作打量,之后摇着手中拨浪鼓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

    有人冒然闯入,四周明里暗里的护卫蠢蠢欲动,邵三省抬手示意,阻止了防范动静,自己迎了上去,客气着笑道:“先生有事?”

    货郎目光扫了扫四周,之后上下打量邵三省,淡淡吐出一个字来,“信!”

    确认了是要迎的人,邵三省立刻伸手相请,“先生请跟我来。”

    一路恭敬着,不时伸手引路,将对方引到了邵平波所在的阁楼,通禀了一声,“大公子,人来了。”

    邵平波已在打量对方,而来者一副对旁人视若无物的样子,取下坎肩布搭放在了桌上,大喇喇在屋内主位上坐下了。

    观其仪态的邵平波道:“老邵,上茶。”

    来客顺了一句,“不用了,闲杂人等退下。”

    这人口气中内敛威仪,邵三省惊疑不定,不知是什么人,然邵平波已经对他挥了挥手,“楼下看着,不要让人靠近。”

    “是!”邵三省领命出去了,带上了门,到了楼下守着,不时抬头看看楼上。

    阁楼上的邵平波走到窗前,负手看着窗外,等了一阵不见反应,只好自己走回桌旁,坐在了对方的对面,主动问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来客:“我的尊姓大名不是你该问的。”

    邵平波:“我若连阁下身份都弄不清,又如何能相信阁下来历的真假?”

    来客:“卫国的事情就不提了,齐国这边,你不敢动作太大,不敢针对要员有过分的动作,怕被齐国校事台警觉,长久以来你真正精心谋划并集中晋国力量去做的只有一件小事,一旦有需要,随时可以将某些人的传讯金翅给掉包。某些人身边负责看管金翅的人已经被你控制了。”

    “你已经启用了这些人,齐国这边出征大军和朝廷之间的联系已经出了问题。这个办法无法长久,漏洞太多,要不了多久就要被识破,但你要的就是这个时间。据我所知,已有三支大军调转了方向,正朝齐国京城紧急奔赴而来。其他的还需要我再说下去吗?”

    邵平波目光略闪,“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缥缈阁的人。”

    来客:“既知我是什么人,跟我讨价还价,你不怕死吗?”

    邵平波:“正常情况下,没有不怕死的人,否则先生也不会不敢以真面目来见我。”

    来客:“你在威胁我吗?”

    邵平波:“不是威胁,是想与先生合作,或者说,邵某愿为先生效命。”

    来客:“我不需要你为我效命,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本本分分做自己的事,自己玩自己的,还能活得长久些,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该装糊涂的时候就得装糊涂,明白吗?”

    邵平波:“如果我不答应呢?”

    唰!来客身形一闪,到了邵平波身边,一把掐住了邵平波的脖子,“你再说一次,我没听清。”

    瞬间被掐的一脸涨红的邵平波艰难着断断续续吐字道:“我死,你也跑不掉,我先走一步,冥道上恭候先生同行。”

    来客眼中浮现怒色,五指骤然发力,邵平波两眼瞪大了,眼珠子近乎要冒出来一般,却努力向对方报以笑意,只是被掐的扭曲的面容令笑意显得诡异狰狞。

    就在他脖子被捏的咕咕响,整个人近乎要断气的瞬间,来客突然松手一推。

    咣当!踉跄后退的邵平波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气,旋即又捂住脖子“咳咳”连连咳嗽不已,口角有失控流出的口水。

    好不容易喘匀了些气,外面传来咚咚上楼的声音,邵三省的声音很快在门外响起,“大公子,大公子…”

    “没事,退下!”邵平波费力喝斥了一声。

    待脚步声再次下楼,邵平波扶着一旁的椅子,费力爬起,坐了上去,近乎瘫在椅子上的样子笑道:“我的命不值钱,我一条命连累上先生的一条命,对先生来说,不划算!先生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

    来客慢慢踱步到他跟前,居高临下冷冷盯着他,脸上突然露出笑意,探出一只手,啪啪拍打着邵平波的脸颊,“不错不错,胆子不小,有跟我合作的资格。”

    对方变脸不慢,邵平波呵呵笑道:“先生谬赞!”

    来客转身而回,又走回了原位坐下。

    邵平波大口喘气,努力恢复了过来,这才离开椅子,也走回到来客的对面坐下了,看了看对方扔在桌上的坎肩布袋,“我一直在等先生,以为先生很快会露面,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先生才露面。看先生这打扮,似乎非常小心谨慎,看来圣境那边给先生的压力不小。”

    来客:“的确有点麻烦,本想早点来会会你,但洪运法的死,凡和洪运法有牵连的…九圣盯上了所有有嫌疑的人。”

    邵平波颔首,表示理解,被盯上了,不找到合适的机会,对方不敢轻易走动。

    来客:“你想跟我合作,凭什么跟我合作,你有什么值得我跟你合作,说来听听。”

    邵平波:“合作不是早已经开始了吗?先生要我促成对卫之战,我做到了,如今也该先生兑现承诺了。”

    来客:“想知道牛有道在圣境内的情况?”

    邵平波颔首,“正是。”

    来客似乎有些奇怪,“牛有道困在圣境内,是没办法出来的,或者说永远都出不来,你们相隔两界,已互不相干,为何还要对他念念不忘?”

    “永远出不来?”邵平波反问一句,继而摇头道:“先生太小看他了,他的能力我太清楚了,他若想出来,未必没办法,圣境内也未必能奈何他。他一旦出来了,是不会放过我的!”

    来客讥讽道:“看来你很害怕他。”

    邵平波:“对我来说,不存在什么怕不怕,先生应该明白我和你合作意味着跟什么人作对,先生觉得我会怕吗?牛有道对我来说是个问题,是个麻烦,必须要解决掉。”

    来客略默一阵,徐徐道:“他在圣境内的情况我是知道一些,不过圣境内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也没办法每日里盯着他,所以他的情况我知道的也不多。你想除掉他,这事简单,我找个机会帮你在圣境内做掉他便是。”

    邵平波:“我虽不知先生身份,但先生肯定不是九圣之一,我这样说没错吧?”

    见他的话牛头不对马嘴,来客不明其意,哼了声,“我若是九圣之一,你觉得我能坐在这跟你见面吗?”

    邵平波:“先生不是九圣之一,还做不了那么大的主,所以,恕我直言,只要先生不敢明目张胆对他动手,先生就未必能做掉他。”

    来客:“你在对我使激将法吗?”

    邵平波:“不是激将法,先生若能帮我弄死他,我固然是求之不得,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没有绝对的把握就不要动手,一旦动手就要将他绝对置于死地,决不能给他反咬的机会。”

    “一旦让他警觉,一旦让他察觉出什么,他的反击和报复一定不会客气!”

    “牛有道是此道中的高手!我敢保证,先生与他之间一旦交上手了,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

    来客嗤声,表达出了不屑,凭他的身份地位还真不会把牛有道给放在眼里,淡然道:“夏虫不可语冰,你不知圣境内的情况,我不怪你。”

    邵平波略皱眉,“我是不知圣境内的情况,但有一点是相通的,不管是圣境内还是圣境外,人与人之间的事都是相通的。我奉劝先生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打草惊蛇。这么多年来,想弄死他的人太多了,至少比想弄死我的人多的多,可他至今还好好活着,这已经很说明问题。”

    “他那种人的警惕性很高,尤其是在圣境那种环境下,他的警惕性一定是全面放开的,稍有不对就会引起他的警觉。在没有妥善准备之前,先生一定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先生,此并非妄言,也不是在跟先生开玩笑!先生须慎之再慎!”

    来客不知有没有听进去,问:“你究竟想知道他什么?”

    邵平波:“他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我相信他在圣境内早已开始着手求生后路方面的准备,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越详细越好。”

    来客:“我说了,圣境内部的情况复杂,我没办法一直盯着他。”

    邵平波:“凭先生的能耐,难道在他身边安插一个眼线也不行吗?”

    来客:“他所在的问天城,就有我的眼线,但那家伙经常四处奔波,不好跟踪。圣境内的金翅和载人飞禽都是受到严格管控的,尤其是大型飞禽,根本没办法偷带入境。他驾驭着大型飞禽到处溜达,我的人没办法随时动用大型飞禽跟踪,无法探知他的详细动向。”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