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三一章 功德无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这是一场看不到战火的厮杀,这是一场在阴暗中的决斗,参与者几乎是永不能见光。

    胜利者不敢扬名,不能说自己干了什么,不能说自己杀了多少敌人。

    死者也不能像战场上的战士树碑立传,甚至不能透露因何而死。

    原因都一样,否则很容易被顺藤摸瓜。

    生者无名,死者寂寂。

    看到两国情报组织血拼后牺牲者的累累名单,坐在亮堂灯火下的晋国大内总管陶略闭目无声,眼角噙着泪光。

    他哭了,但是没有哭出来,损失太惨重了,黑水台多少代人经营的心血,这些死者都要喊他一声“老祖宗”,他知道自己对不起这些人。

    “老祖宗,不能再这样斗下去了,那是齐国的主场,弟兄们损失太大了,再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当及时让相关线上的人撤离,如此还能在那边保存一些香火!”一名前来禀报的汉子哭的稀里哗啦的,太惨烈了!

    “唉!”陶略仰天一声长叹,睁开了双眼,提袖拭泪,摇了摇头:“有没有意义你我说的不算,有没有意义你很快会明白的。”

    “意义何在?”前来禀报的汉子摊着双手索要答案。

    陶略摇头,没有告诉他答案,也不能说,此乃绝密,除了核心几人外,不得对外有任何泄露。

    但的确如陶略所言,没有多久,汉子知道了答案,知道了弟兄们牺牲的意义何在……

    就在齐国追捕邵平波之后没多久,卫国方面也展开了同样的搜捕。

    邵平波并未离开齐国,哪怕知道齐国在抓捕他,他依然冒险留下了,没办法,接下来还有更大的计划,自己不亲自坐镇指挥的话,交给别人他根本不放心。

    他就躲在离齐京不算太远的一座驿站里,他要尽量靠近齐国的中枢,以便第一时间掌握相关局势变化。

    地方是晋国黑水台那边为他准备的。

    负责这座驿站的官吏是齐国的官吏,却是黑水台派来打入齐国的备用潜伏者。这座驿站是黑水台的一步后手,准备的目的就是一旦遇上重大事件,用来做接应用的。

    譬如晋国朝廷一旦有需要,此地可掩护出使要员撤离。

    因职能所在,为了保密,不与潜伏齐国的其他人员有任何联系,直属晋国黑水台中枢。

    这座驿站一直未启用过,这次为了邵平波启用了。

    邵平波就躲在驿站下面的地道里,忍受着地洞里的阴暗潮湿,像一只地老鼠般躲藏。

    灯火下,看着手中传递来的情报,邵平波嘀咕了一声,“果然是他!果然是亡我之心不死!”

    情报是卫国那边搜捕他邵平波的消息。

    “谁?”邵三省不解。

    邵平波缓缓呼出一口气来,气息凝重,“牛有道!我的猜测没错,就知道圣境拦不住他,他果然已经建立起了与圣境内外联络的渠道。”

    “牛有道?”邵三省茫然不解,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过对于牛有道这个人他是知道的,知道已经成了大公子的心病。当初那个牛有道屡屡气得大公子呕血,而今大公子修养多年,那口血劲终于缓过来了,可是,怎么又和牛有道牵扯上了?

    他隐隐有些担忧,大公子蛰伏多年,难道一出山又要和牛有道对上交手吗?

    说实话,别说邵平波,就连他这个一直陪在邵平波身边的人,也有点被牛有道给搞怕了,一听到“牛有道”这个名字就有些发憷。邵平波在牛有道手上连吃惨败,被逼得杀兄弑母,被牛有道搞的臭名远扬,甚至被牛有道追杀的差点丢了性命时,他可是一直陪在邵平波身边跟着亲身经历过的。

    最危险的时候,邵三省知道邵平波被牛有道给逼到了什么地步。

    他一向很钦佩邵平波的本事,可就是这么有本事的大公子,却屡屡被牛有道给压着打!

    他和邵平波一样,深知牛有道的可怕!

    再次和这样的对手交锋,邵三省心里很没底,听到那个名字就已经有些胆怯了,试着问道:“他不是被困在了圣境吗?”

    邵平波心情沉重,没有心情废话解释,再次看了看手中的情报。

    在别人看来,仅仅是一份有关卫国那边搜捕他的消息而已,可在他看来,消息背后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意味深长。

    如同之前他与缥缈阁那边的神秘人交谈时所言,在质疑他被泄密暴露的种种可能性后,他怀疑上了牛有道,但是其他存在的因素较多,各种可能都有,所以也不敢确定就是牛有道。

    可这封消息的来到说明了一个问题,想对他下手的人并不能确定他是在卫京还是在齐京,也就是说,并非是晋国那边泄密,也排除了其他势力刺探到他下落的可能性。

    反过来说,印证了他对神秘人所言的猜测!

    一阵思虑后,邵平波抬头道:“发消息给那位派出与我们接头的人,告诉他,我确定了就是牛有道,让那边尽快把牛有道在圣境的详细情况发给我!”

    真的又和牛有道干上了?邵三省有些心惊肉跳,试着提醒道:“大公子刚才的意思是不是说牛有道背着圣境与外面联系?若真如此,大公子何不把情况直接捅到圣境那边去,让牛有道吃不了兜着走?”

    邵平波冷冷甩出两个字来,“幼稚!”

    “是!”邵三省略显尴尬道:“我这就去发消息。”说罢转身。

    “等等。”邵平波喊住了他,问:“昊真情况怎么样?”

    邵三省:“离开鬼医弟子那边后,未见英王府那边再有什么异常动静,看状况应该是脱险了。”

    邵平波微微颔首,“看来鬼医弟子的确是名不虚传。”

    心中也的确是松了口气,若是把邵柳儿给变成了寡妇,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个妹妹。下毒的事是谁干的,与他有关迟早会暴露出来。只要昊真没事,至于以后邵柳儿怎么怨恨他,他也不在乎了。

    只要邵柳儿能好好的,怨恨就怨恨吧,兄妹二人适当保持一些距离,目前对邵柳儿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邵三省却提醒道:“黑水台的来信中对大公子的行为似乎有些不满。”

    黑水台获悉如此重大计划竟然错过了鬼医弟子那一环,居然没有把鬼医弟子给解决掉,以至于鬼医弟子出手救活了那些中毒人,令好不容易成功的下毒手段没有发挥出更大的效果,这结果令黑水台很不满意。

    黑水台是希望齐国朝堂上的皇族死一片的,希望造成齐国内部更大内乱的。

    尤其是获悉邵柳儿是第一个跪求鬼医弟子出手救治的人后,黑水台对邵平波的行为越发怀疑,怀疑邵平波在如此重大的行动中掺杂了个人私情。

    但也的确是掺杂了个人私情,利用黑水台在齐京的力量设局,欲让昊真躲过一劫,只是出了意外而已,这种事哪瞒得住晋国那边。

    邵平波沉默着徐徐道:“我不是已经给了解释吗?”

    邵三省:“只怕这种解释他们未必会信,这次因为大公子的计划,黑水台在齐国这边的潜伏人员死的实在是太多了。”

    邵平波:“只要事情能成功,信不信不重要。传讯给黑水台,秦国那边务必再拖上一拖,田、马二人那边再施加些压力,差不多是可以放出罗照欲将二人取而代之的野心谣言了!”

    “是!”邵三省领命而去。

    ……

    当最后一名皇族被抬出了院子后,宅院内终于清静了,累得够呛的无心终于瘫在了躺椅上休息。

    持续的施救,中毒的皇族救了一人又一人,无心足足三天三夜没合眼。

    本来,余者身中的毒坚持不了这么久,是他先以药物为诸位皇族先暂时压制住了毒性,再加上一群修士的配合,之后才有了时间再逐一救治的。

    本来,他是只打算救昊真一人的,其他的人死活根本不在乎。

    然而就因为颜宝如的一句话,令无心拼尽了全力为这群中毒的皇族救治。

    给昊真解毒完毕后,颜宝如看到外面跪着哀求一片的贵妇后,说了一句:这一回,昊真躲过一劫,其他人若不能躲过一劫,这些女人怕是要恨死邵柳儿,邵柳儿必成众矢之的!

    颜宝如的话不是没道理的,女人肯定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心思。

    就因为这一句话,无心大发慈悲了,也救了那群中毒皇族一命。

    可却把眼前的无心给累惨了,躺在椅子上的他疲惫不堪。

    “先生这回功德无量,整个齐国皇族怕是都要感谢您,先生可安心休息了。”郭曼笑着将一张毛毯覆盖在他身上。

    “功德无量?我没听师傅的劝诫,恐怕是麻烦的开始。”无心疲惫着叹了声。

    郭曼诧异,“麻烦?先生何出此言?”

    无心微微摇头,不想说,也不能说。

    当初他要出山,他师傅鬼医就不同意,说人心险恶,医术越高超,自身就越危险。

    哪怕是他师傅自己,所谓的令不少人痛恨的怪癖、或神龙见首不见尾也是逼不得已,他明白师傅的苦衷。

    用师傅的话说,面对外部的需求,不掺和进任何势力,对任何势力都无害、都保持距离,才是最好的自保方法!

    鬼医的影响力虽大,但对有些人来说,什么都不是!

    可他今天没有听师傅的话,一次性救了这么多的齐国皇族!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