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三二章 这仅仅是开始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王妃,您怎么了?”

    屋内一声惊叫,两名闻声进来的侍女连连关切。

    榻上猛然惊醒坐起的邵柳儿气喘吁吁,惊魂未定状,甚至是一头的冷汗。

    在昊真病榻旁衣不解带的伺候了几天,直到随扈法师百分百确认昊真无事了,她才松懈了下来,也熬不住了,终于躺下休息了。

    然而噩梦又来了,那个久未出现泡在江水猪笼里的噩梦又出现了,而且还出现了新的内容,把她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哪怕惊醒了,她亦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那个书生问她,说好了三年的,为什么不等他。

    她拼命解释,说以为他死了之类的。

    可那书生就是反复问她为什么不等她,最后甚至从袖子里抽出了银针,扎向了昊真,还扎向了她的儿子。

    有所思,有所梦,能做出这种梦来,是因为她察觉到了什么。

    不管无心承不承认,曾经真心相爱过的两人,根本不能过多接触,否则瞒不过对方。

    呆在鬼医弟子宅院的期间,她突然明白了,不是长的像,是那个书生来了,谭耀显来了。

    结合鬼医弟子出现在齐京的时间,她清清楚楚明白了,谭耀显没有忘记她,是来找她的,那个时间段正好是来兑现三年之约的。

    不需要再说什么,她可以确认,无心就是自己当初不惜代价跟着私奔的那个人,她曾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爱人。

    她不明白谭耀显来了齐京这么久为何不找她,既然不找她,为何又呆在齐京不离去。

    她不知道谭耀显那三年间究竟经历了什么,不知道谭耀显为何会成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弟子。

    邵平波不是说已经杀了谭耀显吗?难道是骗自己的?其实根本没有,只是为了骗自己嫁来齐国吗?

    既然没有死,那三年间,他还好好活着,为什么不联系自己?为何连一点音讯都没有?

    她当初对他日夜思念,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思念自己,忍得住不跟自己有任何联系吗?

    既然能不给自己任何音讯,为什么又要等到自己嫁人了再出现?让她情何以堪!

    她不是怪谭耀显,凭她对谭耀显的了解,她觉得谭耀显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不跟她联系。

    她哭了,静静坐在榻上,泪流满腮。

    邵平波当年说了,三年时间,不管谭耀显在哪行哪业,只要能干出出息,就答应把她嫁给他。

    说是那样说,可是做梦也没想到,谭耀显居然成了鬼医弟子,那个貌似百无一用、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居然成了名震天下的鬼医弟子,连一群皇族都要跪在他脚下哀求。

    如此成就,当初的邵平波只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如果邵平波当初知道谭耀显会有如此成就,只怕也不敢逼着她嫁到齐国吧,也许还得巴结着谭耀显吧。

    那个百无一用的书生终于有出息了,而且是大大的出息了,让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出息,再也不用担心衣食无忧的问题了…邵柳儿痴痴着笑了,泪流着微笑着,她不知自己该不该为他感到高兴。

    见王妃犹如魔怔了一般,时而哭,时而笑,又笑又哭的,怎么呼唤都没反应,把两名侍女给吓坏了。

    一人对另一人道:“快去,快去请法师来看看。”

    另一人刚转身,邵柳儿忽出声了,“不用,我没事。”

    抬袖拭了拭泪水,又问:“我睡多久了?”

    侍女回:“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您真的太累了。”

    邵柳儿又问:“王爷怎么样了?”

    侍女:“王爷已经醒了,你睡下不久后,王爷就醒了。”

    “更衣!”邵柳儿立刻起身。

    洗漱更衣后,她先去看了看儿子,见儿子睡的正香,之后才匆匆赶到了昊真的病榻旁。

    昊真的确醒了,正在往好的状况恢复,脸颊上有了血色。

    玉尸之毒,毒发暴毙后,据说尸体会变作透明状,如同玉石般的干尸,因而此毒才被冠以“玉尸之毒”的名字。

    看到轻身侧坐在榻旁温柔问候自己的邵柳儿,昊真发出会心笑意,“听说你累坏了睡了好久。”

    邵柳儿:“您才真是把我给吓坏了。”

    “来!”昊真伸手示意她俯身过来。

    邵柳儿疑惑不解,但还是俯身照做了。

    昊真伸出了手,手指勾下了她的衣领,看到了她白皙颈项上的伤痕,问:“自己把自己给伤的?痛吗?”

    邵柳儿方知他是要看这个,把他手摁下,用被子盖住了,“一点小伤,不痛,没关系的。”

    昊真:“以后不要这么傻了,万一你冲动过头了我到哪找我的王妃去?”

    邵柳儿苦笑:“妾身当时真的是没了办法,只能是豁出去了。”

    昊真露出温柔笑意,手又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轻轻握住了她的柔荑,“事情经过,我醒来后,车先生都告诉我了。连步寻亲自去求人都没用,而你却做到了。为了救我,你以拔剑自刎胁迫,跪在无心先生的门口磕了无数个头,哀求了无数次,最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才换得无心先生大发慈悲,真正是委屈你了。”

    邵柳儿又将他手塞回了被子里,“王爷,这都是我该做的。”

    昊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柳儿,本王这条命是你救的。”

    “王爷言重了……”邵柳儿不愿居功,说到无心的事,她又有些走神了,怔怔失神。

    直到昊真捏了捏她手,才将她唤醒过来,“听说你几天没好好合过眼,是不是熬的太累了没缓过来?累了就回去歇着,不用守着我,我没事的。来人,送王妃回去歇着!”

    ……

    无心也醒了,不让打扰,孤零零躺在庭院中的躺椅上,眺望着夜空的明月,怔怔出神。

    在齐京这么久,一直想见却不敢见的人终于见到了,他本想质问她为何不守约,为何要嫁给别人。

    他本想报复所有拆散他们的人,他想报复邵平波,他想报复牛有道,他甚至希望杀了占有她的人。

    可结果呢,他却要去救她的男人,救活那个男人后让那个男人和她朝夕相守,而他只能空守一轮明月,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想起了自己当年刚醒来时的情形,身在一堆瓶瓶罐罐充满药味的空间内。

    当获悉救自己的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鬼医后,他想起了邵平波的三年之约,要有出息了才肯把邵柳儿嫁给他,于是他疯狂哀求鬼医收他为徒,想不惜代价抓住这个机会。

    老头被他折腾的不耐烦了,敷衍他,扔了一本医书给他,说他三天之内若能全部背下来,就收答应收他为徒。

    结果他做到了,这也是他这个书生唯一最擅长的事,老头无语之下没有食言,收了他。

    更让老头意外的是,自己这个傻徒弟,一个百无一用的迂腐书生,居然具备这方面的天赋,医学方面的东西学的很快,是个天生学医的料,有点撞上了的感觉。

    可是老头知道他学医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女人,老头不想让他出山,让他忘记那些是是非非。

    他不肯,于是老头又刁难他,说想有出息首先自己本事得到家,否则出去贻笑大方不说还会坏了他的名声,那你也算不上有出息,有什么资格娶人家?老头给出了一百零八种病症,说只要能把这些病给治好了,才算是真正出师了。

    为了出师,为了三年之约,他拖着病体疯狂学习,药谷里具备一切他想要的学习条件,他求知若渴。

    最后,师徒分别前,老头看着自己很无语的样子,他永远记得。

    他完成了师傅的出师条件,不但完成了,还赶在三年之约前完成了。

    老头说他天赋很好,真的不希望他倒在儿女之情上,并叮嘱了一堆话。

    离开药谷后,他才明白了师傅有些话是什么意思,邵柳儿已经嫁人了,师傅之前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不忍告诉他真相而已,他现在的身体不宜太受刺激。

    出山后的第一件事,是顺带完成老头交代的一件事情,师弟的家人遇上了麻烦,让他去给师弟家人解毒……

    齐京表面看似平静,齐京之外,却是真正的风起云涌,注定要搅动整个齐国大地。

    经过长时间的缜密谋划,动用强大的晋国谍报力量,不惜代价攻破呼延无恨麾下部分大军的通讯中枢,只是邵平波的先手,邵平波知道这样对齐国对卫援军造不成什么影响,最多也只是能迟滞大军几日而已。

    整个齐国各方面的联络渠道太多了,洞穿阴谋太容易了,根本不可能真正意义上控制齐军的通讯能力。

    但这就是他要造成的效果,事情虽小,可站在齐国的立场来看,连自己军方的通讯渠道都被敌人给控制了,这还得了,仗还怎么打?灭国都是有可能的,此举肯定要引起得齐国校事台全力扫清隐患。

    先是皇族大量中毒,引出校事台的力量。

    接着又是作战大军失控,引得校事台的力量全面反扑。

    接连事件几乎调动了齐国校事台的所有力量。

    校事台全面反扑后较劲的对象,邵平波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

    攻破齐军部分通讯中枢就是饵,这就是连环套的开始。

    为了攻破齐军通讯中枢,而不惜一切代价的行动,导致了晋国黑水台的潜伏网络不可避免的被暴露就是诱饵。

    事件的严重性,不惜代价的诱饵作用,令邵平波成功调动了、吸引了校事台的力量,这仅仅是开始!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