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三三章 朕好恨!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真正的后手是西院大王昊云胜和金王昊启。

    昊云胜和昊启反了,皇帝的亲弟弟和皇帝的儿子造反了!

    说是两人造反,实质意义上的造反主力还是金王昊启。

    皇帝对昊云胜这个弟弟始终有控制,一直有某种程度上的打压,虽然当初上位得到过这个弟弟的大力支持,但掌握皇权后并未客气,一山不容二虎乃至理,逐渐剥夺了昊云胜兵权之类的实权,只给予了闲散待遇,管理皇室宗亲之类的职位,手上并未掌握什么实质性力量。

    昊云胜对这个皇帝哥哥是怀有怨恨之心的,当年率军浴血厮杀,拥戴哥哥上位,结果没换来想象中的好处,反而不如从前。更令他愤恨的是,自己的一条腿被呼延无恨的家奴给弄残了,皇帝哥哥居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有机会,昊云胜怕是早就巴不得反了,以泄心头之恨,奈何根本没有造反的实力,只敢背后搞点小动作。

    而对于昊启这个儿子,不说皇帝昊云图抱有过期待,事实上对适龄的儿子都会给予一定的锻炼机会,或者说是容许那些儿子拥有一些自己的班底进而锻炼。

    而到了一定地位的皇子,也都自然而然会有一些人投靠。

    不像西院大王昊云胜,朝廷官员再怎么站队的,也不会有人站他那边去,除非脑子有病。

    可对邵平波来说,有些事情直接找到金王昊启去做的话,昊启是不可能答应的,而西院大王昊云胜就是他在皇族内部发力的始点,是触发昊启的关键。

    当昊启逃离那座皇家园林之后,便被邵平波勒住了脖子,牵住了鼻子,再也无法回头了。

    逃离后的昊启惊悚发现,父皇居然派了人去园林捉拿他,若非走的早,怕是已经身陷囹圄。

    而一逃之后,也发现自己解释不清了,若不是自己下毒,为何要逃?

    已经没了再回去面对的勇气,回去的后果无法承受,下毒嫌疑不说,再加上逃跑之事,他知道,太子之位还有那皇位已经彻底和他无缘了。他更知道,以前针对皇族兄弟干下的事,必然有一堆人趁机落井下石,他太清楚皇权争斗失败者的下场了,下场是他无法面对的。

    就算他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在身边谋士的劝说下,各种办法断了他的痴心妄想。

    不回去怎么办?躲一辈子?在有心人的操控下,没人愿意跟他去躲一辈子,他一个人去躲一辈子?他一个人的话连基本生活都难以自理,拿什么去躲?只怕躲不过明天就要被抓!

    等着被抓不成?身边谋士的建议成了他唯一的希望,勾结晋国,拥兵自立!

    身边谋士的劝说很有道理,这是唯一的机会,此时正是齐国大军大肆援助卫国的大好时机,齐国内部空虚,而晋国的图谋明摆着,只要昊启愿意投靠晋国,晋国一定会大力支持。

    只要晋国的战略图谋得逞,不说什么妄想齐国的皇位,起码能保住性命,还能保住荣华富贵,笑看曾经的对手沦为阶下囚。

    昊启没得选择,只能如此,迅速联系自己派系的人员。

    尽管金王一逃,朝廷已经做了一定程度的防范,紧急下旨给金王一系的势力。可邵平波的计划步步在前,紧压着齐国朝廷的节奏打,朝廷的动作晚了。

    金王一系的势力也被金王给搞的没了办法,金王一垮,金王派系的人将不可避免的遭受清洗,为了自保,只能从之。

    然而齐国的修士力量不可能轻易随之造反,没有修士力量的支持,叛军根本经不起折腾。

    可一切都是准备好了的,在邵平波的坐镇调遣之下,早有大量晋国修士秘密抵达,迅速与金王系的力量里应外合,对不从的随军修士进行了血洗,为金王昊启的来到全面铺路。

    晋国调动大量修士参与配合此事,令同时与两国交战的晋国修士力量十分紧张,调配上十分紧张。

    可是在邵平波的精心谋划之下,晋国一国之力的修士力量却跟两国拼了个旗鼓相当。

    卫国内部,在邵平波的蛊惑之下,许多与诸侯利益相符的修士力量摇摆不定,卫国无法悉数调遣,足以让分兵的晋国修士力量挡上一挡。

    而齐国内部,因随大军援助卫国,已经调离了大量的修士力量,晋国分兵而来的修士力量协助金王也足以挡上一挡。

    至于能不能协助金王打赢,并不重要。

    邵平波,或者说是晋国,压根没指望金王昊启那点人能抗衡整个齐国的力量。

    一切的许诺都是泡影,能成更好,不能成,金王昊启及其势力的死活,邵平波或晋国是不会在乎的,目的是要逼呼延无恨大军回援,为晋国顺利攻克卫国争取时间。

    一旦金王昊启败局已定,晋国修士不会陪着送死,会迅速逃散撤离。

    黑水台进入齐国力量的巨大牺牲换来了邵平波计划的顺利进行。

    校事台力量的大量抽离,加之疯狂反扑的浮现,令黑水台掌握了一定的脉络,并对空虚之地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反克,为金王起事召集人马创造了一定的条件。

    校事台力量的缺失,未能及时发现防范,令齐国朝廷的反应迟钝,导致未能及时调遣人马阻拦金王人马集结,导致错过了最佳的拦截时机。

    邵平波不惜牺牲大量黑水台的力量,要的仅仅是这么一点点机会而已!

    在黑水台的人看来,牺牲那么多人只为这么点机会,实在是不值。可在晋国朝廷看来,事关整个战略,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不惜代价全力支持邵平波的计划。

    待到反应过来时,金王派系的各地人马已在火速集结的途中,西院大王昊云胜亦纠集了万余人马奔赴金王投靠,他也实在是搞不出太多的人手。在晋国干预下,他只能在叛军中屈居昊启之下。

    而此时邵平波连绵布局之下的影响力再次浮现,而这也正是邵平波精心谋划下预期中的后果。

    当各地再次接到金王昊启和西院大王造反的消息后,第一反应居然是迟疑,连接到的朝廷紧急军令也产生了怀疑,担心是敌方又在搞破坏,第一反应竟然是核实检查通讯中枢是否受到控制。包括呼延无恨接到消息后,也是第一时间向朝廷核实。有了前车之鉴,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连同西院大王昊云胜的万余人马,金王昊启集结了近十五万人马。

    虽只有十五万人马,可在齐国内部重要兵力缺失的情况下,主力人马奔向卫国,还要防范晋国那边,又加晋国先一步赶到的大量修士支持下,十五万人马一路攻城掠地,竟成席卷之势。

    守地官员面对势不可挡,不乏开城投降者,投降后免不了公然发声斥责朝廷,斥责昏君无道!

    而西院大王昊云胜以这么多年管理皇族宗室的身份,公然发声,指责昊云图的皇位来路不正,残杀皇族手足兄弟,连亲生儿子也看不下去了而反他,号召皇族合力推翻昊云图。

    当然,昊氏皇族不可能因为这些指责就敢造反,但对昊云图的声誉影响是巨大的。

    十五万叛军,一路席卷之下,裹挟青壮和乱民,渐成五十万之势!

    “孽畜!”盛怒之下的昊云图没想到自己儿子会造反,一脚踹翻了御书房内的桌案,一张脸气得发青。

    伺候的太监们吓得战战兢兢,连步寻都不敢大声喘气,整个皇宫也都在战战兢兢中,平常斗来斗去的后宫贵人们都消停了,不敢惹出丝毫意外来。

    贵人们很清楚,这个时候,命如草芥,谁敢闹事是找死。

    唰!拔剑而出的昊云图一剑砍在梁柱上,咬牙切齿,“朕好恨!”

    他的恨并非没有来由,昊云胜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正是念了这份情,加之弟弟对他登上皇位的确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他对昊云胜背地里干的一些事情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未赶尽杀绝,多少也顾虑了一些言论影响。

    对于昊启那个儿子,昊启的母亲,那个他曾经最爱的女人,是为了救他,被乱箭射成了刺猬一般,是为他挡了箭的,是死在了他怀里的,临终前还口含鲜血对他念叨着儿子。

    他本是想立那个儿子为太子的,也有意让那个儿子继承皇位的。

    可那个儿子的能力实在是有限,不堪重用,让他如何能轻易将一国交付?

    尽管知道那个儿子还有些妄为,可他还是念在那个女人的情分上没有过分为难,一直在给那个儿子机会的。

    不曾想,他顾惜手足之情的亲兄弟,居然对他的儿子们下毒手,居然毒杀他的儿子们。

    事到如今,他焉能不知下毒的人就是自己的弟弟昊云胜。当初他剥夺掉昊云胜的兵权,某种程度上是想保弟弟一命的,没了实权,昊云胜就没办法走上不可回头之路,就不会引起他的杀心。然而他姑息之下的想法错了!

    不曾想,自己一而再给机会的大儿子,居然让外敌钻了空子。

    也许在别人眼里,他这个皇帝无情无义,可自己存了多少宽容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他恨自己当初没有对昊云胜赶尽杀绝,他恨自己没有早点废掉那个儿子的念想,以致于二人双双酿成如今后果。

    他恨自己没有做到真正的帝王无情!

    ps:许多读者不喜欢看这种剧情,我加快速度跳过。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