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三八章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清晨,无量园入口轮值的时间到了,交班后的敖丰又捡了两块石头带走。

    旁人见之,已不足为怪,多少知道这位犯事遭打压后心情不顺,闷闷着开始玩起了石雕,住地门口都能看到一些他摆放的雕刻物。

    这当然都是敖丰的掩饰,他对雕刻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没办法,既然之前装模作样了,就要装的像个样子,在这里稍有不测都有可能引起怀疑。

    手上抱着的两块石头之一,又是他从外面以同样的办法弄进来的。

    目标石头在外面摆了许久,已经过了几个班他才找到了机会弄进来。

    还是那句话,没办法!

    不是每次都能运气那么好,不是每次他当班都能碰上阵门开启。

    上次弄进一块石头之后,他后来的值班一直没等到阵门开启的机会,直到这次才找到了机会。

    这次弄进来比上次容易了些,首先是石头的体积小了不少便于携带隐藏,其次是这次阵门开启时是在晚上不容易被发现,最后就是有了些经验。

    一路若无其事回到自己住地,一进门迅速关了门窗。

    一块石头弃之不顾,一块石头施法查探之后发力碎裂了外壳。

    假造的石头不破还好,一破之后,里面红光闪烁的东西令他瞬间愣住。

    无量果?瞧清是什么玩意后,把他吓得够呛,吓得那叫一顿手忙脚乱,慌忙施法扯来一床被子将东西给覆盖了。

    之后快速到门窗缝间偷窥,观察外面的动静。

    确认无事后,怦怦乱跳的小心肝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再回头看向被子覆盖的东西,眉头皱起,无量果?这怎么可能?

    可他敢保证自己没有看错,刚才看到的肯定是无量果,他见过无量果长什么样,不会看错。然怎么想都不对,立刻走去矮身,活生生如小孩一般趴在了地上,被子掀开一角,脑袋钻了进去,拿了一颗“无量果”查看。

    假的就是假的,经不起入手查看辨别。

    可躲在被子里遮光的敖丰把玩着假东西却忍不住啧啧惊奇,做的太逼真了,不入手查看的话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尤其是假物渗透出的犹如活物的光泽,真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他很想打开看看,奈何假果子被封死了,他又不好冒然破坏。

    “这也能弄出来,那家伙还真是无所不能。”敖丰嘀咕了几句,脸上还有眼睛里的神色那都是满满的佩服。

    拨弄着数了数数量,和树上的数量一样,刚好十二颗。

    数量吻合,敖丰立刻从被子里钻出,神情凝重,往无量园弄进十二颗假的无量果,这明显是要李代桃僵。

    弄虚作假自然是不想被人给发现,这是必然的,否则没必要费这工夫。

    可是,想摘取真果子,再在果树上置换上假果子,还想不被人发现,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机会李代桃僵。牛有道没告诉他具体计划,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眉目。

    接下来,敖丰一阵东张西望,被子下面的东西要藏哪去成了他头疼的事情。

    这玩意不比那几个骷髅头,就算发现几个骷髅头也说明不了什么。

    可这玩意一旦被发现,一旦被搜出来,那就什么都不用解释了,解释也没用,死定了!

    ……

    峡谷内,老地方,月色下,牛有道再次和莎如来碰面了。

    “我说了,非必要咱们尽量不要见面。”略显不满的莎如来再次警告牛有道。

    牛有道笑道:“我自然知道,不是非见面不可,也不敢打扰莎先生。”

    从狐族那边得到消息,获悉敖丰那边终于找到机会把东西给弄进了无量园,终于开始下一步计划了。下一步的计划需要莎如来的帮助,在书面传讯上说不清楚,需要面谈。

    莎如来:“什么事?”

    牛有道:“最近外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

    袁罡和管芳仪通过渠道掌握的消息比较有限,莎如来这边的渠道可能知道的更多。

    难得见面,既然见了,该问的还是得问问,当面问至少清楚详细的多。

    莎如来:“目前暂时没什么特别情况。你让我帮忙关注的战事情况,也就那回事,全面大战不可避免。哦,对了,卫国玄薇登基为女皇了,她身边护卫的那个西门晴空被她丈夫昊丞给下毒了,估计是卫国三大派主谋的,目前西门晴空好像失踪了,死活不知。具体情况,我现在毕竟离开了缥缈阁,不好详细过问,知道的也不多。”

    牛有道微微点头,这些他都知道,有些情况甚至不会有人比他知道的更多。

    那个对玄薇指点迷津的人就是他,这里获悉西门晴空中毒的消息后,他立刻进行了干预。

    他本不想干预,他现在的情况和面临的处境摆在这,非必要不宜节外生枝。

    可他不干预袁罡会干预,袁罡火急火燎的传讯给他是什么意思?袁罡是个真正的热血男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当年承过玄薇和西门晴空一点点人情,想还这份人情。

    之所以先通报他,也是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怕妄为会危及牛有道的安全。

    若非如此,若非顾及到他的安全,袁罡不会如此拖拉,只怕已经直接插手了。

    牛有道知情后只能是一声叹,为了成全袁罡不得已而为之,立刻发出了布置,他的安排布置自然要比袁罡缜密的多。

    只是消息这般来回后,拖了几天时间,他也不知还来不来得及救西门晴空的性命。

    不久前,他已经接到外面传来的消息,西门晴空已经进了无心的府邸接受救治。

    暂时的情况就到这些,后续西门晴空能不能被治好目前还不知道。

    不过无心既然能解“红孩儿”和“玉尸之毒”,只要西门晴空吊着的一条命赶到了,估计应该是能保住性命了。

    为何知道西门晴空已经进了无心府邸?

    对于无心的一举一动,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因为无心一直在他的监控之下,无心身边的郭曼就是他的人,试问无心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说来也算无心倒霉,无心刚出山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金州为海如月母子解“红孩儿”之毒。

    当时他牛有道是在场的,是和无心碰过面的。

    无心当时想什么,牛有道不知道,但无心那种人怎么可能是牛有道的对手,根本上不了他牛有道的手,言行举止稍有不慎就引起了牛有道的警觉。

    第一时间就被牛有道给盯上了,第一时间就把郭曼安插在了无心的身边。

    为了防止泄密,也是为了郭曼的安全,接受了任务的郭曼切断了对外的联系,和牛有道这边直接联系,连郭曼自身门派的人都无权过问,不知其去向。

    这是执行间谍任务的特性。

    类似郭曼这种情况的门派中人,牛有道安排出去的不止一个郭曼。

    总之郭曼一到无心身边,除了任务外,全心全意为无心服务,不能有其他任何暴露的可能性。

    而郭曼还发挥着另一个作用,排外。

    好不容易捏上了鬼医那条线,牛有道对无心兴趣不是很大,倒是对鬼医很有兴趣。

    他利用郭曼排除了其他任何人打入无心身边的可能,尽量将无心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也是为郭曼着想,怕郭曼能力有限,无心身边人员构成复杂了,怕郭曼应付不过来。

    很快,无心的老底便被他摸了个清楚,邵柳儿和无心的那点破事他知道,颜宝如是怎么到无心身边的他也知道,无心有报复他的意图他也清楚。

    想报复?牛有道心知肚明也没有动他,因为无心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中,随时能置无心于死地。

    根据后来的观察,牛有道也打消了将无心给怎么样的念头,发现无心不是那种奸诈小人,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单纯,做不出心狠手辣的事来。

    这才有了救西门晴空的事。

    对于这事,牛有道也不知该说袁罡什么好,布置计划成全袁罡之余,同时叮嘱了袁罡,让提醒郭曼注意安全,提高警惕,因为邵平波很有可能会正式盯上无心。

    有些道理跟袁罡是讲不明白的,不是他牛有道冷血无情,而是有时候救一人兴许就是害了其他人,讲了袁罡未必能理解,就算理解了袁罡也不会坐视不管,还有讲的必要吗?

    以前的邵平波不会把无心放在眼里,注意力不在无心身上,可这次动用邵柳儿救西门晴空是什么性质?

    邵柳儿连续两次请动了别人请不动的无心施救,别人不清楚邵平波,身为对手的他太了解邵平波了,绝对会引起邵平波的注意,一旦邵平波盯上了无心,无心本来的身份迟早要暴露。

    鬼医弟子又能怎样?无心那种人根本不可能是邵平波的对手,一个躲躲藏藏的鬼医,邵平波这种人根本不会放在眼里。救一个西门晴空,可能会害了无心,甚至有可能危及郭曼的安全。

    此中缘由,牛有道不便告知莎如来,只是忍不住一叹:“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个玄薇呀,又想要家国天下,又想要男女之情,哪有那么美满的事情,她迟早要害了西门晴空!”

    莎如来:“不是已经害了吗?”

    牛有道摇头,他指的其实是,就算这次救了西门晴空又怎样,西门晴空不离开玄薇的话,迟早还是要陷入玄薇的漩涡中去,那个漩涡太深了,西门晴空势单力薄,仅靠一腔孤勇的话,很难爬出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