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三九章 “我”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西门晴空能离开玄薇吗?观其这么多年,就怕长不了教训,治好了还得往玄薇那边跑,那这次救也是白救了。

    这不是他过于关注的事情,撇开这个不提,牛有道问:“找到了邵平波的下落吗?”

    莎如来斜睨一眼,回答的干脆利落,“没有。”

    牛有道:“一点线索都没有?”

    莎如来:“我说了,我现在不在缥缈阁,有些事情不好过问。你和邵平波的过结人尽皆知,我若过问此事,一旦被有心人注意到了,想不怀疑我和你有关系都难。”

    牛有道还想讲道理,他推手打住,“你约我见面,就为问这些?”

    牛有道苦笑,叹了声,之后认真道:“帮我从外界带个人进来。”

    莎如来沉声道:“你开什么玩笑?”

    牛有道:“你放心,只要你能带进来,不会有任何问题。人一进来,我立刻送到狐族那边去,不会让他露面,也不会让任何人发现。”

    莎如来皱眉:“冒这个风险值得吗?什么人?”

    牛有道:“我!”

    “你?”莎如来愕然,没听懂,“什么意思?”

    牛有道叮嘱道:“你找个身形和我相仿的人一起出去……”

    ……

    数日后,莎如来离开了圣境,先去了一趟摘星城看望女儿,返回的途中在一座孤零零的海岛上见到了牛有道所谓的那个“我”。

    蒙在黑斗篷里戴着面具的莎如来“啪啪”击掌几声。

    岛上洞穴里钻出了三个人,都易容了,其中两个正是段虎和吴三两,另一个则是他们从齐京接来的人。

    碰面双方都不知彼此的身份,莎如来问了声,“哪个?”

    段虎对齐京来者道:“去吧,你跟他走便可。”

    齐京来者有些不安的从三人中走出,对莎如来拱手见礼。

    莎如来指了指他脸上的伪装,示意摘下给他看看。

    齐京来者回头看向段虎和吴三两,吴三两点头道:“一切听从对方的安排。”

    齐京来者这才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真容。

    见此真容,莎如来瞳孔骤缩,可谓大吃一惊,迅速上前,忍不住双手捧了对方的脸查看,越看越吃惊,终于明白了牛有道那个“我”是什么意思,世上怎会有如此相似之人?

    他反复仔细检查,至少面部看不出任何伪造迹象,难道牛有道还有个孪生兄弟不成?

    当然,他面对牛有道本人时也未曾近距离查看的这么仔细过,眼前这人和本人是不是有什么差距他也搞不清楚,但想必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足以以假乱真。

    牛有道弄个这样的人进去究竟想干什么?

    以前是欣赏牛有道的胆大,也是看中了牛有道的敢为,可现在要带这么个人进去,反倒是让他有些提心吊胆了。

    “没你们的事了。”莎如来偏头一声。

    段虎和吴三两拱手行礼之后,迅速闪身离去,道爷的安排,不让他们多嘴过问任何事,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这不是牛有道多心,而是事实,一旦莎如来发现什么不对,绝对要杀段虎和吴三两灭口,他牛有道不在边上,想拦都没办法拦。莎如来临机决断的权利是不受他牛有道控制的。

    “戴上你的假面跟我走。”

    莎如来冷冷一句,齐京来者立刻照办,伪装完成后,两人立刻离去。

    离开此海岛,两人又辗转到了另一座海岛。

    确认岛上没什么问题后,莎如来扯下了齐京来者的伪装,扔出了另一套伪装及衣服,“换上!”

    换装之后的易容过程中,莎如来亲自帮忙动手,谨慎仔细小心,直到确认不认真仔细查看应该看不出什么端倪后才罢手。

    而莎如来自己也摘下了自己的假面,脱掉了黑斗篷,露出了真容。

    露出真容也没什么,齐京来者并不认识莎如来,从未见过。

    之后去哪,齐京来者不知,只是跟着莎如来再次乘赤猎雕升空而去,途中莎如来自有一番叮嘱。

    抵达目的地时,齐京来者才发现来到的地方竟然是传说中进出圣境的圣岛,顿时有些慌乱。

    “不要慌,这里我说的算,你安安静静跟着我走便是。”莎如来看出了他的紧张,宽慰了一句,纯粹是为了稳住对方,这里肯定不是他莎如来说的算。

    听对方说这里他说的算,齐京来者惊讶,暗暗揣摩对方的身份,不知是什么人。

    一进圣岛围城,立刻有人过来盘查,盘查者皆对莎如来行礼,而莎如来扔出了一面令牌。

    检验者确认后,没有过多耽误,奉还令牌放行,甚至没有做任何盘问。

    诚如莎如来自己说过的那样,他们这个级别的人,经常会外出为九圣办事,九圣的事不容其他人窥探。

    换了其他人的话,进出此地,搜不搜身都是其次,肯定要被盘问进出目的之类的。

    莎如来经常进出此地,所以还是有相当把握的,否则不敢带人进去。

    齐京来者就这样跟着莎如来过关了,跟着走进了波光涟漪之中,再现身已是另一个世界,经此一遭也算是大开眼界。

    两人去守缺山庄要了只飞行坐骑,腾空而去后直奔大罗圣地方向。

    去向只是掩饰,半途中又改道了,去了另一地与牛有道碰面,牛有道这次是伪装现身的。

    “你含含糊糊、神神秘秘弄这么个人进来究竟想干什么?”

    “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到了时候先生自然会明白。”

    “到时候?你不把事情给说清楚,让我怎敢陪你玩下去,让我怎敢把此人放心交给你?”

    “先生,我只能告诉你一点,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你会明白的。”

    “我只看到一个大麻烦,没看出哪点是为我好来。”

    “先生,有些事情现在知道了对你我都没好处,你我都不会放心,容我有些保留,就如同你对我也有所保留一般,大家都留点余地对大家都好。你只需明白,我不可能害你,害了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害了你等于害我自己。快了,先生稍安勿躁,要不了多久,我自然会给先生一个交代。”

    齐京来者不知两人在旁嘀咕些什么,能感觉到带自己进来者的不满情绪,只见后露面者走了过来,扔出一句话,“跟我走!”

    见带自己进来的人没有阻止,他就此别过,跟了后者离去。

    牛有道接到了人,迅速飞往荒泽死地。

    一直到抵达狐族的老巢,齐京来者都不知道情况,只知自己一到立刻被狐族给控制了。

    当然,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他知道牛有道也在圣境内,自己来此的原因肯定会牵涉到牛有道,在圣境内假冒牛有道?什么人?想干什么?他心中很是不安,隐隐意识到自己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然这里是圣境,对圣境的茫然无知,令他害怕却无能为力。

    ……

    问天城,妖狐司区域,牛有道与秦观慢步进了一座楼阁内坐下。

    “长老,这问天城中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哪不对了?”

    “说不太清楚。长老,长居此地,难道您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您得罪了那个玄耀,每次见那玄耀,看向长老的目光中都透着不善,弟子担心他迟早不会放过您。”

    “我得罪的又岂止是一个玄耀,丁卫我也得罪了,事已至此没什么好怕的。再说了,区区一个玄耀能奈我何,把心放在肚子里,等不到他出手,我就能先弄死他。”

    “长老莫非已经有了对付他的办法?”

    “什么办法,现在不便说,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总之他会和龙泛海的下场一样,死的憋屈,拿我们无可奈何!”

    “长老的本事弟子是知道的,弟子等好戏看便是。对了,长老,我听妖狐司那边说,在荒泽死地的例行围剿快要结束了,妖狐司参与围剿的人快要返回了。”

    “大概什么时候?”

    “好像是五天后就结束了。”

    “五天后…去一趟吧。我们督查的职责毕竟是妖狐司这边,妖狐司的任务就是清剿妖狐,始终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

    “又要进荒泽死地吗?”

    “看得出来,你不太喜欢去荒泽死地,其实我也不想去。放心,现在不去,不是五天后结束么,我们稍微提前一点,在他们返回集结的地方等着他们便可,到时候见面问问情况,走个过场就行。”

    两人一番闲聊,话题扩张到别的方面后,阁楼后面的假山旁,一窃听之人蹑手蹑脚悄然离开了。

    就在人悄然离开后不久,柯定杰从另一边的月门内走了出来,快步进了楼阁内,低声道:“长老,人已经走了。”

    牛有道略眯眼,徐徐道:“立刻抄近路赶到玄耀住的地方拦截,观察他有没有去玄耀住处。”

    有莎如来安排的曲灵昆在外帮衬,敢在问天城内鬼鬼祟祟的监视者中,谁是谁的人曲灵昆多少心里有点数,曲灵昆心里有数,他有心过问之下自然也就心里有数了。

    “是!”柯定杰迅速离开。

    “走!”牛有道也起身了。

    回到落脚的庭院,秦观看了眼屋檐下静坐的昆林树,跟着牛有道进房间后,才低声问道:“长老,何故如此安排?对方若真把话交代给了玄耀,岂不是要逼得玄耀对您下杀手?”

    牛有道简单一句,“不必多虑,我自有安排。”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