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四零章 巧遇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秦观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道这位究竟要干什么,但知这位手段不凡,这样做必然有原因。

    跟久了也就知道了牛有道的习惯,问而不答的问题就没必要再问,继续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另一地的柯定杰掩身在巷道拐角处,背靠墙壁看天,貌似在想什么问题。

    听到脚步声后,他迅速在拐角微露侧脸,见到一人进了玄耀住处后,目光闪了闪,迅速转身而去……

    “他真是这样说的?”楼内的玄耀霍然转身。

    来人回道:“手下听的清清楚楚,绝不会有错。”

    “他要对我下手?”玄耀嘀咕着,来回徘徊着,脸色渐沉。

    来人:“是的,他是这么说的,手下亲耳听到的,此话应该不是无的放矢,先生恐要小心些,免得被小人算计。”

    玄耀停步在他面前,“他准备何时对我动手?”

    来人:“没说,只说会赶在先生对他动手之前。他既然有把握一定能赶在先生之前,想必时间不远!”

    玄耀沉声道:“那他可有说以何种方式对我下手?”

    来人摇头道:“没有!他手下的弟子也问了,但他口风紧的很,没有透露任何端倪。”

    玄耀:“一个字都不许漏,务必将他的话详细讲清楚。”

    “是。我见到他们去向后,先一步拦前抵达……”来者把窃听的经过还有所听到的谈话内容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

    听完经过后,玄耀皱起了眉头,不知何时动手,也不知动手的方式,这就麻烦了。

    若知何时动手,他可以有防备。若知动手方式,他可以提前设局反将一军,令对方自投罗网,杀之名正言顺。

    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确有些提心吊胆起来,说什么让他像龙泛海一样死的憋屈,龙泛海死的憋屈吗?的确很憋屈!他不得不承认,牛有道的手段有时候真的是防不胜防。

    这番偷听来的内容,对他来说,说了跟没说其实没太大区别。

    有些事情双方心知肚明的,只要有机会,他不会放过牛有道。反之,牛有道也不会放过他。

    沉吟着徘徊了一阵后,玄耀挥手,“你先退下,继续盯住!”

    “是!”来者领命告退。

    楼内剩下了他一人,独自来来回回一阵,走到了窗口眺望远处,嘴里嘀咕有声,“一定会先一步弄死我!我不动你,你反倒要动我…五天后,例行清剿结束…好,我倒要看看谁先弄死谁!”

    咚!言毕一拳砸在了窗台上,似乎下定了决心!

    返回妖狐司住地的柯定杰直接找到了牛有道,拱手禀报:“长老,那人果然第一时间去了玄耀的住处。”

    牛有道确认一声,“确定没看错人?”

    柯定杰保证道:“看的清清楚楚,绝不会有错!”

    “好!”牛有道点了点头,又吩咐二人,“其他七派那边你们盯着一点,发现他们有要碰头的迹象立刻来告知我,不得有误!”

    “是!”二人一起拱手领命,之后一起退下,商量轮流注意七派那边的事宜,人手有限,两人一起耗在那边不合适,也容易引人注意。

    虽说问天城内只要不擅闯别人的地盘,来来往往皆自由,可还是要小心谨慎些。

    两人一退下,牛有道立刻走到了桌案后坐下,扯了张纸,提笔蘸墨,写下了一封给莎如来的密信。

    一场周密之局虽然花了长久时间布置好了,可计划到了这个地步,出不起漏子,他一定要确认玄耀那边是否会按他的计划走。如果出了意外,他必须再施手段进行斧正才行,决不能让意外干扰自己的计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一切心血都将前功尽弃。

    所以他需要莎如来帮忙,需要莎如来动用其在问天城的势力盯住玄耀那边的动静。

    还是那句话,他人手有限,而柯定杰和秦观在问天城内肆意盯梢也不方便,两人的身份在这里只适合小盯。

    所谓势力,往往体现在这种时候,许多事情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不行的,像西门晴空那种就是个大块头的瞎子……

    被留在了圣境内的八派中,其他七派心里是没什么底的,三天两头会聚上一聚,说是商议,实则是想抱团取暖自找安慰,好让自己心里踏实一些。

    牛有道吩咐下去后,不过两天之后就有了反应。

    傍晚时分,负责观察的秦观匆匆来到,找到牛有道急禀,“长老,七派的人应该要碰头了,各派陆续有人往器云宗所在的巡查司那边去。”

    “看来我们今天要找地方蹭饭了。”榻上盘膝打坐的牛有道笑着起身了,招呼上了柯定杰和秦观一起同往。

    三人刚从屋内出来,刚好见到昆林树关上大院的门,手里领着妖狐司差人送来的食盒。

    双方迎上,昆林树多少有些诧异,看了看天色,天都快晚了,这个时候出去?

    很少见牛有道三人会在这个点出去,忍不住一问:“道爷又要外出巡视吗?”

    牛有道指了指他手上东西:“你一个人用吧,我们找地方蹭饭去。”怕他多想,又玩笑似的补了一句,“不是好吃好喝不带上你,可能要和天火教的人碰面,怕你尴尬。”

    昆林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旁挪几步让开了路。

    看着他的沉默,牛有道没有急着走,问:“经常一个人留守,是不是闷坏了?”

    提着食盒的昆林树摇头,“这不算什么,我曾闭关十年。”

    牛有道叹了声,“再忍忍吧,过段时间带你一起出去逛逛。”

    昆林树不置可否。

    牛有道没再说什么,大步前行,柯定杰抢在前面开了门。

    看着三人消失后关上的大门,昆林树孤零零一人走到了亭子里,打开食盒摆出食物,沉默着一人吃着独食……

    “牛长老!”

    听到人招呼,领着秦、柯二人似乎正在散步欣赏晚霞的牛有道回头,见是血神殿长老梅长红,顿露笑容拱手道:“梅长老,不想在此巧遇,梅长老也是来欣赏这傍晚霞光的吗?”

    巧遇?秦、柯相视一眼,能巧遇才怪了。

    两人虽不知道牛有道要干什么,但跟在牛有道身边都感受到了,貌似一直无所事事东奔西跑的长老突然变化了节奏,两人明显意识到牛长老已经在连绵出手了,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我可没老弟你这闲情雅致。”梅长红乐呵呵一声。

    牛有道哦了声,“这是要去哪不成?”

    梅长红:“几派聚头,商议督查一事,牛长老既然有空,不妨同往。”

    牛有道一手杵剑在地,一手摸了摸鼻子,“你们聚就好,我就不凑这热闹了。”说罢转身就走。

    梅长红立刻伸手一拦,“牛长老,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八派在这里同气连枝,你这老是甩开我们单干是什么意思?”

    “单干?”牛有道忙摆手道:“误会,没有的事,我只是比较忙,一直没赶上而已。”

    梅长红:“以前你老是不在,想找你都没办法找,今天有空欣赏霞光,总不能再说忙了吧?走,同去!”

    “呵呵…”牛有道一脸干笑,“肚子有点饿,容我先回去垫垫肚子再说。”

    这算什么理由?秦、柯二人暗暗好笑,发现长老有够孙子的,明明是自己主动凑上来的,撞上了反而矫情装不愿去。

    梅长红抓住了牛有道的胳膊,“放心,少不了你的吃喝,饿不着你!”直接将牛有道给拖走了。

    “唉,我去便是,不要拖拖拉拉。”盛情难却的牛有道最终跟了去。

    到了巡查司器云宗所在的驻地时,八派人员都来得差不多了,众人见到牛有道来了,顿感意外,这位平常神出鬼没的,可是很难请到的,今天怎么来了?

    众人免不了询问,还是梅长红解释了一通,众人才恍然大悟,感情是被梅长红遇上了给硬拖来的。

    “放心,牛长老难得来一次,我这做东的,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省下东西先让牛长老吃饱了。”太叔山海略带阴阳怪气的调侃了一番,貌似开玩笑,实则对某人的不满是真的。

    待人到齐,身为主人的太叔山海邀请众人入席,牛有道倒是乖巧,承认自己年轻资历浅,主动坐了下位。

    桌上的饭菜倒是比刚来时丰盛了许多,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早先老实时这边爱理不理,等到这边开始闹事了,动辄就上报说这边有意刁难后,巡查司不愿因小事惹麻烦,吃用方面算是尽量满足了。

    随从自有随从吃喝的地方。

    主宾落座后举杯,互相客套一番免不了,酒过三杯,开始进入了正题。

    谈论的无非还是督查的事,互相询问彼此那边的情况,商议配合的可能性。

    牛有道虽在座,却是缩在下位上大吃大喝自己的,连连下筷子下手,就是不说话,可谓一声不吭。

    好不容易把他给弄来了,众人岂能放过他,最终目光都一个个落在了他这个“饭桶”的身上。

    感觉这位明显是被梅长红给堵了个没办法,来后也是来敷衍凑数的。

    太叔山海忽干咳一声,问道:“牛长老,大家各处的情况都说了,你妖狐司什么情况是不是也该说来给大家听听?”

    嘴里嚼着东西的牛有道抬头,目光扫了圈,与众人目光都对了一下,咽下嘴里的东西,非常谦虚的一笑,“妖狐司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们问我也是白问。”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