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四二章 虎父无犬子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呼延定不管他们信不信,警告,一旦错失战机,一律视同纵敌叛军,将成为呼延无恨百万大军的剿灭对象!

    并命呼延威为先锋,领五千骁骑军火速奔袭,配合呼延无恨大军剿敌!

    领着五千骑兵的呼延威热血沸腾,兴奋不已,但心中有所不满,他这个先锋是个摆设,真正的指挥权给了他的副将。

    没办法,他从未上过战场,呼延定不放心他,也不可能冒然将五千骁骑军交给他来指挥,让他为先锋将领只是当做招牌,做给其他人看的……

    青暮川下突然出现大量人马集结,不可能瞒过叛军耳目。

    必经之路上果然有问题,叛军吓得够呛,尤其是昊启,更是害怕。

    本想改道而行,然现在已经晚了,据报,对方全是骑兵,五十万人马要跑的话,就要抛弃大量的步卒才行。

    探子一报再报,最后确定对方仅有三万人马左右,三万人马想抗衡五十万大军,简直是开玩笑。

    以昊启为首的叛军心神稍定,立刻将绵延行进的大军集结,布阵以待!

    等待着,等待着,浩浩荡荡的三万骑兵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中,竟全部是牧民打扮。

    有人轻视蔑笑,昊云胜尤甚,“我道哪来的朝廷人马,原来是不惜召集牧民拦截。诸将中,谁愿立这头功?”

    “末将愿往!”一将主动请缨之下,昊启准请。

    军阵让开一条路,这边同样派出了三万骑兵迎战。

    万马奔腾之下,双方冲撞在了一起,瞬间蹄声隆隆,战马嘶鸣声一片,哀嚎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

    结果令叛军大吃一惊,仅一个照面的冲击,叛军三万骑兵便被杀的丢盔弃甲,可以说是被打的没有招架之力。

    观三万牧民骑兵,来回穿插极有章法,攻防协调非同凡响,临时集结的牧民怎么可能有这集群的战斗素质!

    一个冲击之下,叛军三万骑兵便死伤一片,追杀中仓惶四逃,一个照面便崩溃了。

    主动请缨出战的将领哭着回来请罪,若非一群修士搭救,怕是要性命不保。

    敞开的叛军阵容再次封闭,一击之下,叛军士气大损,昊启等人惊疑不定的看着逼近的牧民骑兵。

    牧民骑兵再次完成了战阵集结,以三角阵方式朝叛军顶来,保持阵容,徐徐压进。

    待到距离适宜了,面色深沉的呼延保“锵”一声拔出宝剑,阳光下挥着寒光闪烁的宝剑,嘶声怒喝:“风!”

    “风!风!风……”

    三万骑兵齐声怒吼,声势咆哮云霄,随着“风”的呼啸声,战马开始集群崩腾,全面冲锋!

    风?叛军大惊,终于明白了这支骑兵为何如此凶猛。

    呼延无恨的人马来了,叛军军心瞬间大乱!

    昊启大惊道:“骁骑军!是骁骑军!呼延无恨的骁骑军来了!”

    “大将军休要动摇军心!”昊云胜怒了,一把扯住了昊启的胳膊,令其闭嘴了。

    他早年征战过,比这个侄子更懂行情。

    叛军紧急布置的拒马木刺后方,弓箭手射出瓢泼箭雨,意图扼制骑兵攻势。

    三角阵型冲击的三万骁骑军,中路压着速度,左右两角突然加速出击,如展开的两条胳膊,蜿蜒向敌军战阵两翼。

    三角中路,冲击人员扬起皮革盾牌抵御,但仍不断有人被射落马下,被随后而来的战马践踏。

    攻向两翼的人马,突然再次变换冲击阵型,如同张开的双臂再次抄拢,人人马背娴熟抄弓,人人搭箭上弦,人人同时三支箭同时上弦,箭矢如雨还击。

    等于是避开了叛军正面盾牌,从盾牌阵的左右侧面射击,顿时将叛军正面箭阵给射了个乱七八糟,惨叫声一片。

    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但只有内行的人知道,如此数量的骑兵协同一致、如臂使指般不是随便哪支骑兵都能做到的。

    左右两支骑兵在叛军阵前隆隆对穿而过,有人抛出链爪,搭上木刺拒马狂拽。

    叛军前沿拒马阵立刻被扯了个乱七八糟。

    骁骑军中路人马冲击而至,从搅乱的拒马阵内冲杀了进去。

    叛军大量修士,冲出拦截。面对修士的出手,大量骁骑军人员被打落马下。

    面对此等杀伤力巨大的威胁,骁骑军人马不管不顾,不顾前面倒下的,不顾左右倒下的,活着的继续冲击!

    面对千军万马的冲击,叛军中攻击的修士宛若一颗颗砸入洪流中的石头,虽能溅起水花,却难挡洪流倾泻之势。

    骁骑军随军修士紧跟着加入了对叛军修士的压制。

    面对一个照面便被攻破的战阵前沿,指挥中枢观战处的昊云胜心惊肉跳,眼睁睁看着骁骑军冲入战争内刀光霍霍,横冲直撞,将己方战阵搅了个乱七八糟。

    昊云胜没想到,没有什么所谓的埋伏,敌方没有在青暮川内最有利的地形设伏,而是在川外正面冲击。

    他更没想到三万骁骑军就敢冲击五十万大军,这简直是一点都不把这边五十万大军给放在眼里!

    “报!后方朝廷人马正全速行军逼来,一支骑兵为先锋,已火速而来!”

    厮杀战阵中,有紧急军情来报。

    一听之前咬在后面拖拖拉拉的平叛人马也拉起了速度,这边立刻意识到了,这三万骁骑军只是想拖住他们,为后方平叛大军争取时间。

    “撤吧,快撤吧!”昊启紧张不已,真的吓坏了。

    昊云胜怒斥,“撤什么撤?此时焉能撤离,一旦撤逃,立刻便是兵败如山倒之势,谁也收不住败势,大军乱逃面临追杀,将无法再集结!没有了兵马,你我还有什么用处?”

    所谓“用处”,自然是指对晋国的用处。

    叛军本就是乌合之众,真正能战的叛军不过十五万,其他都是临时裹挟而来的青壮。

    呼延无恨骁骑军的威名,可谓是威震天下,叛军此时的军心士气可想而知,乱一起则越乱。

    呼延无恨久经沙场,对此中道道很清楚,其他都是摆设,三万骁骑军还搅不乱十五万叛军?

    有些时候兵贵在精,不在多,混杂的人越多,乱起来更乱,乱起来则不可收拾!

    戎马一生精通大军征战厮杀的呼延无恨,就是要让叛军乱起来!

    故而敢以三万骁骑军正面冲击!

    赶路中的三十万平叛人马,一开始是不信呼延无恨大军来了的,待到飞禽载去的探子回报,的确有人马拦截住了叛军,已和叛军厮杀了起来,诸将方信呼延大军真的来了。

    遗勿战机,将视同叛军一起剿灭!

    呼延定丑话说在了前面,谁还敢耽误,加之获知呼延无恨的人马来了,有了信心,平叛人马再次加快速度,全速前进!

    看着前方厮杀的阵容,一脸络腮胡子的呼延威心都凉了一半,哪来的百万大军,只怕连叛军加一起也没有吧?

    来的路上还兴奋的不行,待真正见到了厮杀场面,他心里有些打鼓,这可是要真刀真枪去干哪。

    不待他多想,身旁副将已经拔剑怒吼,“风!”

    “风!风!风……”

    紧急赶来的五千骁骑军,立刻加速冲击,嗷嗷叫的冲锋,没人畏惧敌军人数广众,人人悍不畏死冲锋!

    裹挟其中的呼延威身不由己,只能瞎吼着跟着冲锋,慢不得,也左右闪不得,否则会被后面冲锋中的铁骑给撞死,被逼得一往无前!

    这支人马从后方一杀入,本就大乱的叛军,越发乱了套。

    三万多骁骑军,已经将五十万叛军给撕碎,混乱中的叛军中开始有人不听号令逃亡,本就是乌合之众,有人带头一逃,叛军阵势立马失控,彻底无法控制了。

    待呼延定领着三十万大军赶到,已是四处分兵追杀、清扫余孽的场面。

    干这种痛打落水狗的事,三十万平叛大军倒是积极的很,没什么危险,可拼命捞便宜,捞最后的战功!

    “大哥!”

    一片狼藉,血腥味充斥的大地上,呼延定和呼延威一起上前来参见大哥呼延保,三兄弟在战场会面了。

    呼延保抬手示意不必多礼,盯着呼延威问:“老三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呼延威咧着嘴傻笑,也是疼的,后背战甲都被砍烂了,血肉模糊,乱军之中连谁砍的都不知道。

    他很清楚,他若不是随军修士重点保护的对象的话,都死好几回了,其中一次是被打落战马于乱刀乱枪围攻中被修士给救了,否则他这种菜鸟已被砍成肉酱。

    他更清楚,回去后等着领功封赏吧,皇帝岳父肯定不会亏待他。

    他现在期待着回去,有了这次的经历,有了这身的伤,够他回去在狐朋狗友面前好好吹嘘一阵了。

    当然,他现在仍后怕不已,腿肚子还有些心有余悸的发软。

    呼延保没多说什么,回眸眺望远方,叹了声,“可惜,让昊启和昊云胜跑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人对晋国还有点用处,晋国修士也没打算死拼,见局势不妙,立刻跑人,临走前带走了昊启和昊云胜,其他人的生死则不管。

    再回头,“老二、老三,这里交给你们了,我还要赶去和父亲会合。”

    他此来的任务仅此而已,几万骁骑军是无法彻底剿灭叛军的,剩下的事情交给平叛人马去做。

    “是!”兄弟两个一起拱手恭送。

    此战,三万骁骑军击溃五十万叛军,令骁骑军再次名震天下!

    而呼延家的三兄弟联手以寡敌众,一战而溃五十万叛军,一举剿灭叛军的事迹,更是成为了天下美谈,世人皆惊叹,虎父无犬子!

    对于此战详情,天下大多数人都是不知真相的,更愿传那传奇性的故事。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