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四四章 得胜归来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呼延威回京了,没办法,伤的不轻,不宜再随军奔波,得回来养伤。

    针对叛军最后扫尾的事有他二哥呼延定,他在不在其实没什么关系。

    宫中,见到得胜归来的女婿,齐皇昊云图很高兴,笑得嘴都有些合不拢。

    “陛下是不知当时情况之危急,臣率五千骁骑军火速赶到,从叛军后路杀入……”呼延威将战时情况给讲的天花乱坠,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别说昊云图,就连一旁的大内总管步寻也有些忍俊不禁。

    步寻很清楚,皇帝笑得如此失态,不是因战事打赢了而笑,当然也有一些这方面的原因,打败了肯定笑不出来,真正让皇帝笑得失态的是呼延威的滑稽。

    有些事情一听就知道呼延威带了吹嘘玄耀的成分,昊云图是什么人?当年争夺皇位时,那也是曾率军厮杀过的人,也曾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有些话的真假自然一听就明白。

    更何况,战场作战经过详情,皇帝这里早已得到密报,心里清楚的很。

    呼延威依旧喋喋不休,步寻越听越是哭笑不得,发现这个呼延威跟他老子呼延无恨的沉稳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将来让这样的人执掌骁骑军,靠谱吗?

    不过很显然,皇帝没打算戳破,反而听的饶有兴致的样子。

    而皇帝最近的心情的确还不错,平叛成功,满朝上下,以及三大派给予的压力,迎刃而解!

    呼延无恨抗旨之事,也成了昊云图口中和呼延无恨商量好的计策,呼延无恨需要台阶下,他昊云图也需要台阶下。

    赢了,平叛成功,成了陛下英明!

    连呼延定杀平叛统帅的事也兴不起什么浪来。

    而此时的呼延威,说的兴起时,顺了皇帝的话,竟然当着昊云图的面宽衣解带,露出了背后的伤势给昊云图看。

    昊云图走到呼延威跟前,看了看伤势,那的确是触目惊心,可见当时的确是差点丢了性命,这一点应该是不会有假的,这次的的确确是吃了苦头的。

    “威儿浴血沙场,舍命作战,取得如此战果,的确不易,当重赏!”昊云图对步寻交代了一声,也算是下旨了。

    “是!”步寻领命。

    该怎么赏,他清楚知道皇帝已有打算,不仅仅是赏赐一些财物。

    此战功很大一部分功劳,都要从呼延保、呼延定的身上切割出来,归到这个呼延家的小儿子身上。

    除了呼延无恨之外,最大的功劳是要算到呼延威身上的。

    也许不公平,可想必呼延家的人也不敢有什么多话。呼延家的人应该清楚,从呼延威娶了长公主的那天开始就应该知道,皇帝属意自己女婿当呼延家的继承人,要把呼延家和昊氏皇权牢牢绑在一起。

    所以,呼延威需要军功!

    皇帝还有事,不可能陪呼延威一直瞎扯下去,待呼延威告退后,皇帝脸上笑容不改,淡淡问了句,“你觉得朕这个女婿如何?比之他两个哥哥如何?”

    这个让步寻如何评价,步寻犹豫了一下,又不好欺骗,只好折中笑道:“还是年轻了一点。”

    昊云图懂他意思,指呼延威的能力肯定不如他两个哥哥,他又何尝不想那两位当中的是自己女婿,那么一切都好办的多,可是事情不顺,没办法。叹了声,“男人嘛,都有年轻的时候,他有的是机会历练。再说了,他不是还有两个哥哥帮衬嘛。当家的当家,打仗的打仗,各司其职也没什么不好的。”

    “是!”步寻笑着应了句。

    呼延威未能及时出宫,从皇帝这一出来,就被一名太监拦下了,皇后派来的太监,请呼延威过去一见。

    呼延威自然不能推辞,只能跟着去了。

    一进皇后宫闱,太监们,宫女们,纷纷笑着行礼,都是同一句话,“恭迎将军得胜归来!”

    这一路的恭维,令呼延威那叫一个飘飘然,走路都更有将军气势了。

    入内见到皇后时,他老婆昊青青正陪在皇后身边,见礼是免不了的。皇后听说他受伤了,过问伤势也免不了。

    “战场受伤乃寻常事,小伤,不值一提!”呼延威很男人的、很豪气的大手一挥,不过还是免不了吹嘘玄耀,接着话题一顺,“不过这次的确凶险,平叛大军怠战,逼得我三万骁骑军正面冲杀进五十万叛军之中,为不负皇恩,我只能拼死力战……”

    吹嘘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那叫一个凶险万分,简直就是在万军丛中与死神搏命。

    试想,三万冲杀五十万本就听着震撼,再加他这么一吹嘘,皇后娘娘都被他给吓得一惊一乍的,柔荑不时掩嘴,失声发出惊呼,的确是感受到了那惊心动魄的凶险。

    就连昊青青也听的两眼发光,双手十指时而抓握,恨不得能亲临现场一般。

    母女两个倒是不疑呼延威是在吹嘘,已经从皇帝那边听到了口风,说呼延威初次出征表现不错,胜过两个哥哥,立下了大功。

    皇帝有意偏功,母女二人暂时不知,当真了!

    待呼延威吹嘘完,昊青青忍不住兴奋问道:“你东杀十几个,西杀几十个,前前后后来回冲杀,一路砍瓜切菜一般,如此说来,你此战杀敌岂非上千?”

    上千?呼延威想了下,略感心虚,发现自己似乎说的太过了些,敌军士兵自己倒是砍了几个,说杀了上千是不是有点过头了?不过他脸皮也厚,叹了声,“数不清了,当时真的杀红了眼,见到敌人就砍,刀刃都砍卷了。”

    昊青青立刻兴奋道:“你那把刀呢?给我看看。”

    呼延威干咳一声,“已经废了,不能再用了,扔了。”

    “看不出来呀!”昊青青挑眉,上下打量了一下呼延威,这次的呼延威倒是让她另眼相看了。

    皇后叹道:“果真是将门虎子,有上将军风范!”

    那看向女婿的眼神怎么看都透着“喜欢”二字,长相也许糙了些,可她一直都很满意的,哪怕没有这次的战功。

    每次女儿和女婿闹了什么矛盾,她都是坚定站在女婿这边的。

    想当初,获悉女儿要嫁的对象是呼延家的儿子,那真是把她给高兴坏了。

    明眼人都知道,皇帝非要呼延家的儿子做女婿是什么用意。而呼延威成了皇帝女婿后又将意味着什么,呼延家将来的兵权将要捏在呼延威的手中。

    呼延家乃国之柱石,手握兵马大权,不说对皇帝,哪怕是对齐国三大派,都有巨大的影响力。

    皇后是有个儿子的,女儿嫁给了呼延家,对自己儿子意义重大,若能让呼延家松口表态,无论是皇帝和三大派都得认真考虑考虑。倘若呼延家能坚定支持自己儿子的话,只怕皇帝和三大派都没得太多选择。

    试问这般情况下,皇后如何能不喜欢这个女婿?哪怕长的再不好看,她也得当宝对待!

    呼延威突然谦虚了:“和家父比起来,末将不值一提。”不敢在自家老子的名望面前卖弄,回头传出去了,那军棍怕是吃不消。

    正说话间,二皇子昊鸿来到,一见呼延威,立刻笑容满面交谈,热情攀附的样子。

    皇后招呼延威来时,同时暗中通知了儿子,让儿子来和呼延威交流一下感情,昊鸿欣然前来。

    然呼延威一见这位二皇子,立马收了轻狂,规矩的不像话,不管昊鸿如何热情,都始终保持着距离。

    别的事情可以乱来,结交皇子的事却是被其父呼延无恨绷紧了弦的,那根红线从小就被耳提面命,连碰都不敢碰,否则非得被父亲给活活打死不可,吃过这亏,此禁忌已经成了他下意识的反应。

    二皇子来了,他急着回去,这里也留不住了他。

    离开此地时,皇后又代表个人给予赏赐,又是一笔重赏,同时命女儿一起陪着回去,命女儿好好照顾受伤的将军。

    这次昊青青倒是痛快,其实想再听战场上的故事。

    夫妻二人一钻进马车,昊青青就立马扒呼延威衣服,如此猴急把呼延威给吓到了。

    之后才知是误会,昊青青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在战场负伤了,想看看呼延威是不是吹牛。

    待后背伤势一露出来,伤处的确吓人,昊青青“咦”了一声,满脸嫌弃,不过看呼延威眼神却有些不一样了,略有小小崇拜感。

    呼延威察觉到了她的神色变化,顿时涌起一股男儿气概,视若轻伤,不屑着披回衣裳,“蚊子咬了一口而已!”

    果然,昊青青眼神中的崇拜似乎又多了一点点。

    ……

    “来了!”

    一座山谷中,七派中有人喊了声,太叔山海等人皆抬头看去,只见降落的飞禽上闪落四人,牛有道为首。

    这次,不但是秦观和柯定杰,连昆林树也一起跟着出来了。

    见到天火教卢耀等人投来的目光,背负着鹰笼的昆林树沉默不语,回头看管落下的灰翅雕,回避。

    “让诸位久等了。”牛有道朝众人乐呵呵拱手。

    八派一起出来不方便,多少为了稍稍避嫌,牛有道之前吩咐七派陆续先出来了,约定了在此碰头。

    等了这么久,也懒得废话了,太叔山海开门见山,直接问道:“究竟要带我们去哪,现在能告诉我们了吧?”

    牛有道微笑着,轻飘飘吐出三个字来,“无量园!”

    “……”七派人员皆凝噎无语。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