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四六章 非进不可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此话所含意味,令其他七派人员暗暗心惊头。

    一向自恃在八派中高人一头的太叔山海到了这地方,也变得老实的很,谁敢这般强硬说话?

    今天各派人员算是见识了这位紫金洞长老的大胆,自愧不如,不服都不行!

    灰白发老头闻声止步,又慢慢转身看来,“我再说一次,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立刻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牛有道迈步逼近,“怎么个不客气法?你要对圣尊钦派督查人员动手不成?”

    灰白发老头嘴角略抽,但态度依然强硬,“职责所在,无量园,任何人不得擅闯,擅闯者杀无赦!”

    他不可能轻易放人进无量园,谁当值放人进入,一旦出事,当值者是要承担责任的,今天轮到无虚圣地的人当值,也就是他们。

    牛有道:“好!我奉圣命督查,亦是职责所在,发现的一些问题不可能不闻不问,否则无法对圣尊交代。现在我问前辈几个问题,希望前辈能配合!只要前辈能说清楚,我立刻便走,绝不踏入无量园半步,大家互不为难,如何?”

    灰白发老头略显犹豫,之后徐徐道:“能说的,我可以说,不能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前辈是明白人。”牛有道拱了拱手,以示敬意,之后正色问道:“之前,无量园外发生了一场大火,请问前辈,那场大火是天灾还是人祸?”

    灰白发老头默了一下,徐徐回道:“根据一些迹象显示,应该是人为纵火。”

    牛有道立刻逼问:“什么人干的?”

    灰白发老头,“这我如何知道?我若知道,早已上报,等不到你来问。”

    牛有道:“为何纵火?”

    灰白发老头,“不知何人纵火,自然不知为何纵火。”

    牛有道:“难道前辈对纵火意图就没有任何猜测,没有做任何联想?”

    灰白发老头:“无凭无据,瞎想有什么用?”

    牛有道:“无凭无据?也就是说,前辈在怀疑什么,前辈可否将自己所怀疑的告诉我,以便我查证?”

    灰白发老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我不会瞎想。”

    牛有道:“好!那我请教前辈,纵火之人的意图会不会有觊觎无量果的可能?”

    灰白发老头沉默了,这次沉默的稍久才回,“不排除这方面的可能。”

    牛有道:“前辈既知我,我之前来此查探过,想必前辈也知道。我之前来查探时发现,纵火范围很大,纵火点且不止一处,应该不止一人所为,而是多人同时纵火,是有组织的行动,不知我这观点前辈认同否?”

    灰白发老头略颔首,但没把话说死,“有这可能。”

    牛有道:“什么人敢在无量园纵火?而且还是有组织的行动。敢在无量园行此事,还能组织一批人手联手行事,此人在圣境内应该有一定势力,我这样认为,前辈认同否?”

    灰白发老头下意识认真盯着牛有道的双眼看了看,这些道理似乎不用多问,各方应该都有所怀疑才对,不知这位步步逼问这个是什么意思,有点搞不懂头绪,还是那句话,“有这可能!”

    牛有道:“我之前来过无量园,还曾找人盘问询查过此事,前辈可知晓?”

    灰白发老头自然知道,他无虚圣地的人也被这位盘问过,哼了声,“知道又怎样?”

    牛有道:“在无量园纵火,会不会是有人在打无量果的主意,我当时便怀疑这点。我带着此种怀疑,当时盘问了一些人,问话过程中,让我发现了一些疑点。离开无量园后,我四处东奔西跑,顺着这个疑点一路追查,终于让我摸到了一些端倪。放火应该只是掩饰,想惊动无量园内的人出来,无量园内还有人配合,意欲趁机将无量果给带出来,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未能得手!”

    灰白发老头吃惊不小,“你说无量园内有内应?”

    别说他了,一群同时出来此时正守在无量园门口的无虚圣地人员亦暗暗心惊不已。

    太叔山海等人亦神色凝重了起来,终于明确了一些此来的目的,无量园内竟有内鬼,诸人感觉到了此行的责任重大!

    牛有道:“根据我查到的一些线索,应该是这样。”

    灰白发老头,“内应是谁?”

    牛有道:“谁都有可能!在没有掌握真凭实据之前,我也不可能把怀疑对象告诉你,此事所牵涉到的人非同小可,你也可以想象,敢,且能组织人手在无量园纵火,得有多大的胆子和势力背景。不知前辈可曾听说过天下钱庄洪运法的死,死的蹊跷,竟能在事前严格保密的情况下死在抓捕之前,想想吧,细思极恐!这也是圣尊让各派成立督查的原因。”

    “洪运法的死,乃前车之鉴!一旦在未掌握真凭实据前走漏了风声,一切线索恐都将湮灭,恐怕再想找到证据就难了。这正是我等突兀来此的目的。”

    说着挥手指向了八派人员,“圣境内,圣尊留有我等八派督查,我八派联手追查一件案子的事情还从未有过。这次,我八派倾巢而出,就是为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查清线索,不给幕后黑手斩断线索的机会!”

    “可前辈你!却从中作梗,竟拿着所谓的无量园规矩不惜违抗圣尊钦赐给我们的督查权力,蓄意拦截下我们!”

    “前辈非要阻拦,我们不可能硬闯。可前辈要知道,我们这次一来,幕后黑手不难猜测到我们的意图。”

    “我们可以离开,可这一走,意味着什么?已经打草惊蛇!我们一走,就意味着给幕后黑手时间,就意味着要断掉即将抓到手的线索!”

    “前辈,你蓄意拖延阻拦,是何居心?”

    灰白发老头顿时怒道:“你怀疑我是内鬼不成?”

    牛有道双手杵剑在身前,站的笔直,斩钉截铁,气势凛然道:“圣尊法旨,督查人员除九大圣地外,整个圣境内再无我等不可查之地,包括无量园在内,否则我上次何以进入?前辈这次不惜对抗圣尊法旨,行事有悖常理,行为极为异常,说是蓄意阻挠也不为过,我想不怀疑前辈都难!前辈行为种种,又如何能不让我怀疑?换了是前辈你,你会不会怀疑?”

    抬一手,一手扶剑,一手指向了对方,“仅凭前辈眼前的不轨行为,我等现在就能将你拿下审问!”

    灰白发老头怒喝:“谁敢?”

    牛有道提剑抱拳向天,以示对九圣敬意,又一手指向门口众人,厉声道:“我等遵圣尊法旨行事,谁人敢挡!”

    听了这席话,一群无虚圣地人员面面相觑,内心竟忐忑起来,对方真要抓人审问的话,他们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拦。

    灰白发老头那脸色,真是忽红忽白变幻不定,给气得竟不知该如何辩解好,咬牙切齿道:“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牛有道咄咄逼人,毫不相让,抑扬顿挫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并不重要,前辈想的应该是回头该怎么跟圣尊解释清楚前辈今天的异常行为!”

    什么叫强势?太叔山海等人算是见识了,至少换了他们是做不出来的,也不敢呐。

    秦观和柯定杰暗暗咋舌,牛长老就是牛长老,就这气势,紫金洞何人能出其左右,只怕掌门也远不如也,就凭这气势,说是紫金洞第一人也不为过!

    昆林树无语着,怔怔看着,清晰感受到了自己与牛有道的差距。

    阵门口当值守门的危野也愣愣着看着。

    敖丰神情偶有抽搐,心里暗骂,你妈的,这也能说出花来?

    他算是服了牛有道,说的如此煞有其事的样子,若不是知道对方企图,连他怕是都要信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今天牛有道这厮是非进无量园不可了!

    牛有道的坚决行为也越发让他意识到了,牛有道此来是非动手不可了,真能把树上果子给弄走吗?

    事到临头,事情非同小可,他真的怕了,异常忐忑害怕。

    心里更是暗骂,王八蛋,要动手事先也不打声招呼,突然就来了,害老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灰白发老头已被说的心惊肉跳,开始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事,现在被这么一说,已是被说的有些心虚了,回头真有点不知该如何向圣尊解释,引起了圣尊的怀疑,能解释的清楚吗?

    可就这样把人给放进去的话,让他面子上如何下得了台?他还是把牙一咬,死鸭子嘴硬道:“我该怎么解释,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请前辈以大局为重!”刚才还盛气凌人且咄咄逼人的牛有道突然软了,双手持剑抱拳,深鞠一躬后,恭恭敬敬,诚诚恳恳,苦口婆心的样子道:“前辈,我等督查之权乃九圣赐予,为何赐予如此权限,大家心知肚明。我等进无量园查证,并不违规,且合情合理!”

    “当然,我等也可以就此离去,可明知纵火之事有幕后黑手,明知线索实据即将到手,竟要眼睁睁看着打草惊蛇后断掉,竟要眼睁睁看着功亏一篑,竟要眼睁睁看着幕后黑手逍遥法外,如何能忍心?”

    言毕又朝灰白发老头身后的一群无虚圣地人员拱手,痛声恳求道:“诸位,事急从权,还请诸位高抬贵手!”

    门口,暗暗观察众人反应的敖丰心里嘀咕了一声,完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