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四八章 你负责偷东西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这话还真是体贴,对方明白话中意思,不该知道的过度打探的话会惹来说不清的嫌疑,闭嘴了。

    见没什么意见,牛有道指向一侧,“那边好像还有间空房间,暂且委屈八位执事过去回避一下,稍后会有人找八位执事问话,届时还请八位前辈配合。”

    “另外,八位前辈带来的八位手下都在外面,刚才说的具体原因劳烦八位暂时保密,事情完成前不要再对其他人泄密。我们这边对九家的人进行询问,也需要九家的人配合,劳烦八位前辈叮嘱他们一声,让他们带领配合一下我们。”

    太叔山城等人暗暗点头,发现牛有道对事态的调度控制井井有条,有条不紊,丝毫不乱,是做好了准备心中有数而来的,让他们匆忙接手的话,可能真会出乱子。

    至少现在为止,他们完全相信了牛有道之前说来无量园的原因,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牛有道一起拿下那份大功劳!

    见八人不吭声,默认了,牛有道又道:“卢长老,八位长老都是明事理的人,无须看得太紧,何况咱们人手也有限,派一名弟子去看着便可,不要让任何人接近。”

    天火教长老卢耀嗯了声,挥手指了名弟子,示意将八人带去看管。

    八位执事相视一眼,也没什么话说,转身默默离去。

    没办法,牛有道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谁不配合的话,怕是免不了有嫌疑。

    出了大殿,白发老头对外面等候的手下吩咐了一声,“督查人员奉圣尊法旨来查案,你们配合一下。”

    其他七人也对各自手下微微点头,表示是这么个意思,八名手下面面相觑,不知出了什么事。

    不过既然是查案,八名手下多少也有些猜测,近期无量园不时有圣地的人进进出出,所为的还不是同一件事。

    之后,八位执事在八名手下眼睁睁注视下关进了一旁的房间内,门口有人把守是明摆着的。

    搞定八位执事,牛有道立刻命人去关押无虚圣地执事的房间那边,从那边也要了个人手过来配合,九家的带路人算是凑齐了。

    准备到位,牛有道立刻对七派人员进行布置,布置对整个无量园人员的隔离审查。

    有九家人手的带领,传达的又是各位执事的意见,九家在此的驻守人员无人作乱,都老老实实配合了,顶多有人打探发生了什么事。

    各处人员隔离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审问,牛有道对七派人员一一进行布置。

    这已经是在他心中反复推演梳理了不知多少次的事情。

    他亲自进来着手此事,是因为没办法假手他人,而他也进过无量园,对无量园内的环境有个大概的了解,加之敖丰提供的内部人员和内部防御情况。可以说,进行眼前的事,没人比他更了解无量园内的情况。

    隔离之后,各派的逐一审讯也开始了。

    无量园在岗人员的审讯,由牛有道的紫金洞负责,兼顾调配事宜。其他隔离人员的审问则交给了七派处理……

    守在大阵出口处的二人,眼睁睁看着隔离行事骚动后整个无量园归于了平静,平静的看不到任何人走动,气氛让人莫名感觉紧张。

    牌坊下的危野问了声,“这阵势好像要出大事一般。先生,真的有内鬼吗?”

    内鬼?敖丰很清楚,哪来什么内鬼,若非说有的话,那就是他自己。嘴上淡定道:“我哪知道,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话刚说完,秦观来了,来到后,对敖丰道:“敖先生,督查人员正在对整个无量园的人员进行审问,这里也不能例外,二位身在岗位,轮流接受询问,从敖先生开始。敖先生请跟我来。”

    审问?审问个鬼!敖丰心里问候牛有道祖宗,表明上还是嗯了声,跟了离去。

    现场剩下危野一人守着个牌坊,眼巴巴看着二人离去。

    而在大阵外的不远处,也只有昆林树一人在荒山野岭守着八只赤猎雕,干等着。

    无量园议事大殿内,被领到的敖丰独自进入,见到了独自在殿内负手背对观摩九圣雕塑的牛有道。

    听到脚步声,牛有道回头一看,笑了,之后指了指罗列的九尊高大雕塑,“雕塑和九人本尊像吗?”

    他见过罗秋,发现和罗秋本人还是挺像的,至于其他人不敢肯定,故而有此一问。

    “都是对照本尊雕刻的,差不多。”敖丰走近回了句。

    “哦!”牛有道点了点头,再次环顾九尊雕塑,要把九人样貌给记下,说不定以后有用。

    见他不慌不忙的样子,敖丰有些沉不住气,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牛有道噘了噘嘴,转身,玩味着微笑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要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果然是要行那事,敖丰低声急声道:“你疯了吧?事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这样冒然跑来,还单独把我给叫过来见你,你生怕别人不怀疑还是怎的?”

    牛有道:“不要紧张!一切都安排好了,见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会惹人怀疑。目前,整个无量园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可供你从容行事。”

    “我?”敖丰指了指自己鼻子,心惊肉跳,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咬牙道:“你这个疯子,你不会真让我动手吧?”

    牛有道:“你不动手谁动手?想要大家平安,动手时我得要有不在场的证明,我带来的所有人都得要有不在场的证明。我也可以制造你不在场的证明。待会儿,让你去把另一个看门人给替换过来时,就是向你发出的动手信号。另一个人一走,你立刻去动手,带上我给你的东西,把树上的给换掉。时间不多,动作要快!”

    敖丰:“你疯了吧?九家的人驻守在果树附近,从各个角度盯着,我怎么靠近?”

    牛有道:“我说了,无量园暂时已在我的控制中,让你动手的时候,你肯定是安全的,不会被人发现。我会把他们全部给调离,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干。”

    敖丰有些抓狂,“我看你真的是疯了!你怎么把他们调离?”

    牛有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也没那么困难,但一时间也跟你说不清楚。你只需明白一个道理,无量果的看护虽然守备森严,但制定的守护规则并非无懈可击,这世上也没有天衣无缝的规则。规则这东西,一旦被制定出来,就是最死板的东西,就是被人钻空子的。对付规则的最好办法,就是利用规则!”

    敖丰:“你现在居然跟我讲大道理。你想过没有,要我动手,就必须将所有人全部调离才行。一旦将所有人全部调离,事后立刻会引起警觉。”

    牛有道:“此事我会搞定,让你去做,就不会引起怀疑,我不会找死,你听我的照做便可!总之我负责想办法扫清障碍,你负责偷东西!”

    偷?敖丰一脸腻味,这词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当然现在也不是讲究这个的时候,急道:“就算你能搞定,那三只守护鸦将怎么办?我一旦接近,就会惊动它们,强取之下就要动手,一动手惹出动静,那就是找死。这大阵只有九位执事才有办法开启,引出了动静,阵门不开启,一时间休想攻破,咱们还跑的掉吗?就你那点人手,能是守护者的对手吗?你知道这边手上捏着多少天剑符吗?足以将你们轰成渣渣。”

    牛有道:“废话!这点我岂能想不到,我给你的颅骨不是给你当玩具的,就是用来克制那三只守护鸦将的。那颅骨是三只鸦将的本命头骨,你只需要摆出颅骨让它们看到,三只鸦将在短时间内就会陷入神不守舍的状态,不会有任何反应,这就是你动手替换的好时机。”

    “……”敖丰一脸震惊,这厮居然找到了克制鸦将的办法,居然把鸦将生前的尸骸都给找到了,连乌常炼制鸦将时死者的骸骨都能找到,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对了,他想到了牛有道之前让自己口述时画的鸦将现形后的样貌,立问:“你放火时画的画像就是为了找那个?你从哪弄来的它们本命颅骨?”他真的很好奇,发现这位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一点。

    牛有道:“我从哪弄来的关你屁事?现在还有必要啰嗦这个吗?这个以后再跟你解释,先跟你交代正事要紧。”

    敖丰:“不是,三只鸦将,你弄五颗颅骨给我是什么意思?”

    这个,牛有道有必要交代一下,“那五颗颅骨是埋一块的,当时情况急,必须趁着事出后大阵频繁开启时把东西给你,便于你有更多的机会把东西给弄进来。我一时间没办法甄别出哪三颗是本命颅骨,不过肯定在其中。你偷取时,只需把五颗颅骨全部端出来摆上,效果是一样的,大可以放心!”

    这事不是小事,出不得漏子,反复跟赵雄歌那边确认过的。

    “还有。记住,把另一个看门的替换过来时,便是你动手的信号。另一个人一走,你立刻动手,从你的住处直奔目的地,不用拐弯抹角躲躲藏藏,那一带的人我都给你扫清了,都被我控制在了一块,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ps:谢新盟主“木劍”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