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四九章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敖丰神情略有抽搐,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焉能不知这家伙带一群所谓的督查人员进来的目的,敢情是拿着九圣钦赐的督查身份来破九圣立下的无量园规则的。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厮还真能干的出来,果真如这厮所言:对付规则的最好办法,就是利用规则!

    也是,若不倚仗这个身份,只怕连无量园都进不来,更别说控制其他人。

    这真要被这厮得手了的话,九圣怕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不知九圣知道真相后会作何感想。

    敖丰问:“也就是说,八派督查人员跟你是一伙的,事后他们也要各得一份好处?”

    牛有道:“你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知道?此事,目前这里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八派那些人,你以为谁都敢做这事?我敢告诉他们吗?”

    敖丰:“事发后,他们岂不是脱不了身?”

    牛有道:“你现在还有闲心担心这个?有什么脱不了身的,只要事情顺利成功了,谁知道东西是什么时候被替换的?我入内查案的借口你之前在门口也听到了。”

    “……”敖丰一愣,旋即恍然大悟,无量园有内奸,意欲里应外合盗取无量果,东西很有可能是无量园大火时被内奸给替换的。不禁啧啧两声,发现果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事情前前后后皆在这位的算计之中。

    然转瞬又想到一个问题,“你拿着这个借口进来,回头得不到结果,你怎么交差?”

    牛有道:“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自己的性命自己会爱惜,自有办法应对。”

    敖丰:“我能不担心吗?牵涉到我自己的小命,我能不问清楚吗?”

    牛有道:“时间不多了,不要废话太远。你现在要记住的是,你动手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刻的时间,一旦接到信号,必须要以最快的时间动手。”

    敖丰一惊道:“只有一刻的时间?”

    牛有道:“那你还想要多久?要半个时辰还是一个时辰?或是给你半天的时间?你觉得现实吗?我只能给你一刻的时间。替换十二颗果子,费不了多大的事,一刻时间足够了。”

    “我说,你不会是把我给你的东西藏的太麻烦,启出来不易吧?若真如此,你趁现在有时间立刻先把东西给启出来。”

    敖丰:“那倒没有,那东西我敢在无量园内到处乱藏吗?东西就藏在我住的地方,随时可以取出来。”

    牛有道:“那就没问题了,一刻时间足以。东西你看到了,接口位置我都给你设置好了,挂上去很容易。果子一摘下来,替换的东西立刻原位接上,记住,一定要接在原来的位置。”

    敖丰:“这个不用你交代。”

    牛有道:“还有一点,你动作必须尽快,鸦将生前颅骨究竟能影响鸦将多久,没有固定时间,各种不确定因素都可能存在。敖先生,宁愿东西无法到手,也不能为了东西把命给丢了。保住自己为首要,东西得不到下次还可以再想办法,性命丢了可就再也没机会了。总之,一旦发现不对,立刻收手撤离,千万不要贪心!”

    敖丰一惊一乍道:“你不能确定能影响多久?这么没把握的事,如此危险的事,你他妈的也敢让我去做?”

    这点上,牛有道也跟赵雄歌那边沟通过,鸦将刚炼制出来的时候,本命骸骨对鸦将的影响越大,影响的时间越长久,这已经过了十多年的骸骨,影响虽还有,可究竟能影响多久连赵雄歌自己也说不出一个确定来,只知应该能影响一会儿。

    牛有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跟我前怕狼后怕虎的,你想怎样?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可怕,虽不能确定能影响多久,但失去影响前,你是能察觉到异常的,一旦察觉到异常立刻收手撤离,不会有任何问题!敖先生,我现在不可能害你,害了你对我没好处。”

    那倒也是,敖丰默了默,问:“东西到手后,我怎么出去?”

    牛有道:“只要一切顺利,就不会被发现端倪。你每年不是有一趟假期么,顺其自然出去便可。”

    敖丰:“东西到手了,我能分多少?”

    牛有道:“分什么分?拿你应得的便是,我也没必要糊弄你,你只能得一颗!”

    敖丰怒道:“我冒这么大的风险,干了这么多,你只给我一颗?”

    牛有道:“那你还想要多少?离开了这里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你还能露面吗?你别忘了,你还要去狐族那边安身躲藏,无偿提供的修炼资源还要经狐族那边给你,你身上留一堆想干什么,想给自己招祸吗?一颗就足以成就你,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够了,你要那么多干什么?”

    “我问你,你有自己的势力吗?你想揣着一堆东西自己单枪匹马对抗九圣不成?你搞的赢他们吗?我们都只需要一颗就够了,剩下的都要给其他人。今天这事能成,不是你我就行的,背后还有其他人在默默付出,后续还得有人想办法为你提供突破的修炼资源,你总不会认为吞颗果子就能万事大吉吧?其中的道理还要我多说吗?”

    “东西还没到手呢,你不会现在就跟我来个分赃不均吧?敖先生,糊弄你的话我不说,一颗,只能给你一颗,多一颗都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

    敖丰一脸腻味,他今天算是领教了,发现这厮怎么说都有道理。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一颗的明确态度,反倒让他安心不少。当然,总不能做埋头苦干的老黄牛,多少要表达一些不满,以彰显自己的付出,“唉,一旦干了这事,我就算是彻底叛出师门了。”回头看向了督无虚的雕塑。

    “诶!”牛有道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将他视线扯了回来,“少跟我来这套,你那什么破师门,对下面弟子像割韭菜似的,割了一茬又一茬,长久以来,轮到你们师徒是第几代了?早就想反,没那实力不敢反是真!真有那诚意,当初在荒泽死地背着师门杀人越货算怎么回事,现在突然良心发现了?”

    这话说的一点情面都没留,敖丰冒出一句,“我迟早要被你害死!”

    牛有道:“都在玩命,少说那没用的矫情话,说正事要紧,还有些细节要交代你,否则回头查起来对不上,你难以脱身……”

    无虚楼,无量果树周围分布的九栋轮值驻守阁楼之一。

    柯定杰来了,在之前预留的一名无虚圣地人员的陪同下来到,预留者都是各家执事的心腹。

    在柯定杰的要求下,从阁楼后面进的,没有从正门进,这也是牛有道的要求,不想被另八家发现。

    两人一到,阁楼内的三人立刻都露面了,一名带班领头的汉子沉声问执事心腹:“他是什么人,你怎么带这来了?外面刚才一顿闹腾,出什么事了?”

    他们之前发现动静,很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奈何职责所在,不能擅离职守。

    执事心腹颇无奈,“圣尊派来的督查人员,要请你们去问话。”

    领头汉子皱眉道:“问话?问什么?我们正当值,不能走开!”

    柯定杰立刻插话道:“奉圣尊法旨,督查无量园纵火一案,所有人都必须接受调查,不得有任何一个漏过。”

    领头汉子:“我等职责所在,不得擅离职守,恕难从命。”

    柯定杰:“纵火一案,纵火不是目的,有人觊觎无量果才是根本原因,根据掌握的线索,无量园内有内奸与外界里应外合。换句话说,受命看守无量果的人嫌疑最大,谁都可以不查,唯独你们,不得不查!”

    他哪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都是按了牛长老的吩咐。

    牛长老的本事他是见识过的,这次是要追随牛长老办大案的,一开始他和秦观可谓底气十足,然而牛长老开始了眼前的布置后,他们渐渐感到有些不对劲了,怎么感觉长老是要把看守果子的人给调离?

    值守的三人面面相觑,领头汉子皱眉道:“我等不可擅离职守,是否要先请示一下执事?”

    柯定杰:“你们执事现在不能擅自和其他人接触。”

    领头汉子沉声道:“什么意思?”

    执事心腹叹道:“执事暂时已经被督查人员隔离控制了。”

    连执事都被控制了?领头汉子一愣,“可我们不能擅自离开啊,我们走了,看守任务怎么办?”回头指了下无量果树方向。

    柯定杰:“你们三个现在扔下了看守任务一起见我,不也没事?放心,暂时少了你们也不会有事,我们督查人员也知轻重,九家轮流着来,暂少一家不会影响看守任务。”

    领头汉子当即看向执事心腹,貌似征求意见。

    执事心腹微微点头,“执事让配合督查。”

    领头汉子,“那我先去跟其他几家打声招呼。”

    柯定杰当即伸手一拦,“不行!在事情真相没有查明前,所有看守无量果的人都有嫌疑,任何人都不得串供。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背上串供嫌疑的好,否则会很麻烦的。”

    转而伸手相请,“从后门走,暂时不能让其他值守人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轮到他们头上自然会让他们知道。”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