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五零章 成功盗取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得选择,无虚楼内的三人只好从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背着其他八家离开了。

    与此同时,秦观带着另一位执事心腹,从另一个方向去了另一栋阁楼内。

    柯定杰将人带到了就近的审讯地点,器云宗控制的审讯地点。

    一见太叔山海,便拱手道:“太叔长老,这三位是负责无量果值守的人,也是嫌疑最大的人员之一。考虑到他们的值守任务不宜耽搁,牛长老让转告,让这边先审他们。”

    太叔山海皱眉,“各处值守点的审问不是你们紫金洞负责吗?”

    柯定杰:“之前考虑不周,后发现这些人当值的地方比较特殊,不能耽搁太久。”

    也是,太叔山海嗯了声,“交给我吧。”

    “有劳!”柯定杰拱手谢过。

    再见到牛长老时,秦观带来了大元楼的三名值守人员。

    大殿内,牛有道坐在案旁,提笔录取敖丰的口供。

    秦观让来人稍等,入内到案旁禀报,“长老,大元楼的人带来了。”

    牛有道低声问了句,“多出的一家呢?”

    秦观:“按长老的吩咐,能者多劳,也交给了器云宗。”

    牛有道嗯了声,搁笔了,对接受询问的敖丰道:“好了,你先回去值守,让另一个值守人员过来。”同时给了个眼色。

    敖丰又是一阵心惊肉跳,知道自己可以动手了!

    他没多说什么,就这样转身走了,经过大殿门口时,与大元楼三名值守人员互相打量了一下。

    离开此地,敖丰直奔大阵出口位置,见到了牌坊下的危野,提了声,“去议事大殿,轮到你去接受问话了。”

    危野略显不安,“先生,都问了些什么?”

    敖丰叹道:“交代了,不能说,被问了什么一个字都不许对其他人泄露,否则是给自己惹麻烦。去吧!”

    “唉!那一场火后,无量园这清净地几乎就没消停过。”危野叹了声,拱了拱手告辞,走了。

    待到对方身影消失了,敖丰看了看四周,难以自控的,心跳开始加速了。

    确认四周无人看见,考虑到时间有限,忐忑之下牙一咬,硬着头皮迅速离去,抛弃了值守责任,直奔自己的住地。

    一回到自己住地,迅速关门,挪开了墙角的柜子,启开地砖,挖出了埋藏在地下的东西。

    将物品迅速检查一番,确认无误,直接一个包裹打包了,快速出门。

    东西比较多,没办法隐藏,外人是无法想象他此时公然提着一个大包裹的心情的,压力真是山一般的大,手上提了座山似的。

    他在无量园多年,之前的多年来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能这么大胆,此时自己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越是接近目的地,紧张的心情越发难以自控,一路东张西望不停。

    九家分区域驻守,他住的地方自然离无虚楼最近。

    走到无虚楼旁,他忽然停下了,四处一阵张望,突在墙角放下手里的东西,闪身翻进了无虚楼内。

    之前看到了大元楼的值守人员,他依然有所担心,担心是否真的把九家的人都调走了。

    无虚楼内快速钻了几个来回,没发现人影,果然被调离了,这才放心不少,迅速回到进来前的原位,提上了包裹直冲那棵被严密防守的无量果树。

    几点红光盯来,树上的三只鸦将警惕性很高,已是骤然向来者盯来。

    尽管紧张害怕不已,但敖丰办事还是果断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毫不拖泥带水。

    伏低身形贴地面掠来之际,包裹袋口一扯,施法之下,五颗骷髅头唰唰飞出,横空一排漂浮。

    双足落地之际,把他吓得够呛,三只鸦将目中红光暴涨,欲振翅,身上已有雾化出的黑雾浮现。

    庆幸的是,进一步的状况并未发生,三只鸦将保持着这份态势。

    他紧盯三只鸦将的反应,双方略有僵持之后,三只鸦将欲振翅的动作在不知不觉中收敛了,眼中红光亦渐渐收敛,雾化的黑雾亦慢慢收回了体内。

    能感觉到,五只骷髅头已经吸引住了三只鸦将。

    敖丰虚推的手掌缓缓下压,五只骷髅头慢慢落在了地上成一排,而三只鸦将依然如同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敖丰尝试着左右走动了两步,三只鸦将还是没反应,果真陷入了魂不守舍的状态一般。

    时间耽误不起,敖丰快速扫了四周一眼,没发现异常,一个闪身而出,直接蹿入了果树树冠中,伸手抓了一颗散发灵性光泽的无量果,抢时间来不及细看,抓住便拽。

    一试手才知,果枝韧性很强,居然难以拽下,遂强行施法,切落手中后便直接塞入了怀里。

    此时的他,无比的紧张,无比的害怕,外人是无法想象他此时的心情的,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包裹里一颗假货掏出,对应插口,插入之际略有“咔”一声,里面的卡榫卡住了果枝断口。

    他伸手拽着试了试,很牢靠,犹如长在了上面一般,看不出什么异常端倪。

    又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身形一闪,又奔下一颗去了。

    已经摘了一颗后,反倒坦然了不少,偷一颗也是偷,偷两颗也是偷,和全部偷了有什么区别吗?

    真正到了位的话,摘取置换反倒很简单,事情往往是前期的准备很复杂费事,真正的麻烦在摘取前后。

    对一个修士来说,摘十二颗果子不费事,很快,十二颗果子全部鼓鼓囊囊在了敖丰的怀里。

    全部得手,再次迅速看了下四周,一个闪身而出。

    飞出树冠,掠过地面之际,横手一扫,五颗不敢留下的骷髅头瞬间全部收归包裹内。

    足尖地面一点,箭一般射走了,连头都不敢回。

    闪身躲在了无虚楼墙角后,他才悄悄冒头,睁开法眼回看动静。

    树上的三只鸦将似乎此时才恍过神来,一只只摇了摇脑袋,东张西望着,停留在原位,没有多余举动。

    转身靠墙,“呼”敖丰闭着眼长呼出一口气来。

    再睁眼,扭头便走,快速离去,快速回到了自己的住地房间。

    关门,急匆匆到了墙角地坑前,口袋里的五颗骷髅头抖落坑内,一掌下压,咯嘣,五颗骷髅头脆崩成了粉尘。

    之后迅速培土掩埋,彻底毁尸灭迹了,再也不用因为家里藏了这五颗东西而每日里提心吊胆担心被发现了。

    恢复地砖,柜子重新推回原位,又快速走到榻旁,将怀里鼓鼓囊囊的十二颗果子掏出。

    看着眼前这十二颗散发灵性红光的东西,他有种错觉感,感觉还是那十二颗假货藏在自己家里。

    实在是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刚刚不久前还是十二颗假的,转眼就变成真的了?就这样轻易得手了?

    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没错,是真的,是他刚刚亲手摘下来的真的,假不了。

    拿起一颗闻闻,还有其特有的芬芳气味。

    是真的!这一瞬间他内心是狂喜的,天下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如今居然在他手里,居然全部落在了他的手里。

    然而兴奋狂喜是暂时的,随之而来的恐惧告诉自己,有些东西虽然得到了,可也得有命享受才成。

    这玩意又不是一口啃了就有用的。

    无尽的后怕感袭来,令惶恐不安的他迅速一扯黑口袋,将十二颗果子给装了,衣衫下摆一掀,直接将东西挂在了裆下,再次转身,快速离开了住地……

    牛有道正在大殿内问话大元楼值守人员。

    柯定杰突然入内,走到牛有道身边,低声嘀咕道:“长老,冒头了。”

    牛有道不动声色的继续问了被询问人几个问题,提笔写下几个字收尾后,起身了,吩咐把分别问话的三人都叫了过来,“就到这吧,你们值守的地方比较特殊,不宜耽误太久,都先回去吧。”

    “不过有一点你们记住了。在事情真相未查明前,你们还在隔离状态,暂时还不能与其他人接触,纯粹是考虑到你们值守的特殊性,故而不另行隔离。暂时不能对其他人泄露自己被问话的内容,一旦发现,将不得不怀疑你们的企图,明白吗?”

    “明白。”三人无奈着叹了声,都清楚自己是清白的,然而这世上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牛有道:“怎么来的,怎么回,途中不许和任何人接触,不许和任何人做出任何暗示。督查人员人手有限,不可能一直跟着你们,你们所在的地方特殊,督查人员也不宜逗留,回去后你们三个互相监督,一切待圣尊做出最后裁决,此事才算了。好了,回吧。”

    三人勉为其难的拱了拱手,就此离去。

    目送一阵的牛有道转身,踱步到了隔壁偏殿门口,看了眼,里面,秦观正在审问危野。

    牛有道转身而回,招了下手,待柯定杰附耳过来,低声叮嘱道:“你去协助秦观审问,一直找话审下去,我不回来,没我的吩咐不能停。”

    “是!”柯定杰应下,转身进了偏殿内。

    牛有道就此离开大殿,直奔附近的一座屋宇内。

    敖丰正在屋内焦虑徘徊着,突来的脚步声把他惊的够呛,他此时就是一只惊弓之鸟,见来者是牛有道,手抚胸口,如释重负一般。

    牛有道凑近便问:“得手没有?”

    敖丰扫了四周一眼,衣衫下摆一掀,裆下捞出一只黑口袋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