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五一章 脱身之忧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摘下,拎出,手拍了拍袋里的东西,神神秘秘不说话,暗示东西到手,在这里。

    牛有道两眼放光,“吓我一跳,两手空空,还以为你失手了,藏裆下干嘛,我说了人被我控制了,直来直往都没关系。”

    敖丰:“我害怕呀,有两片布遮一遮能让我心安些行不行?”

    “呵,我看你是裆下藏东西藏习惯了。这个时候你光明正大提着东西走动反而没事,让人发现裆下藏了东西反而惹人怀疑。”牛有道嘴里说着,眼睛里兴奋着,伸手就要去拿口袋。

    敖丰推手一挡,拎着的东西往后一缩。

    牛有道眉头竖起,“什么意思?”

    敖丰:“你不会过河拆桥吧?”

    牛有道:“我拆什么桥?把桥拆了,东西怎么弄出去?出去还要被搜身的,东西还得你弄出去,你想什么呢?”

    敖丰只是担心,本就是行不轨之事,黑吃黑太正常了,然而对方的话说的有道理,没了他,对方没办法把东西给弄出去。手中东西送出,干笑一声,“太紧张了,开个玩笑放松一下。”

    “紧张个屁,我看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牛有道怪怨着,一把将黑口袋夺到了手。

    袋口一松,立刻有微微红光泛出,从袋口张眼往里窥探,果然有一堆果子。

    真的还是假的当然要确认一下,牛有道伸手掏了一个出来,放鼻子前闻了闻,顿时笑眯眯,“不错不错。”

    其实不用闻,一入手就知真假,真东西和假东西虽然相似,但手感完全是两样的。

    东西放回,口袋扎好,扔回给了敖丰,东张西望着。

    抱着黑口袋的敖丰有些好奇道:“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紧张害怕?我看你没一点紧张的意思。”

    牛有道:“事都做了,紧张害怕有用吗?”

    敖丰竖起一根大拇指,“兄弟,你才是真正的狠人,天生就是干坏事的料,一路干下来都是面不改色,就没见你忌惮过。我不行,干点坏事就心惊肉跳,跟你比起来,我算是白白痴长于你。”

    牛有道:“你把舌头捋顺了说,什么叫干坏事?天下苦九圣久矣,咱们这是替天行道好不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心中无愧,鬼神辟易,何惧之有?”

    敖丰乐了,“对对对,说的好,是替天行道。”

    “等着。”牛有道扔下话就走了。

    敖丰一愣,不知让自己等什么,总之抱着东西站这里有点没安全感,一撩衣衫下摆,又把口袋往裆下藏了。

    也没等一会儿,牛有道不知从哪弄了块长柱状石头来,当着敖丰的面,五指成爪,扣在石头面上施法车转。

    五爪下,一块圆形石面螺旋状升起,带着螺纹口子摘下。

    继而伸手再探入石头缺口内,再次施法抨击石头内部,立见粉尘跌宕而出,在地上堆了一小堆。

    敖丰看明白了,这是掏空了石头藏东西用的,把东西给送出去怕还是要他用那招。

    “东西呢?”牛有道单手索要。

    敖丰一掀下摆,裆下再次拎出黑口袋,配合着掏出一个个果子往石头洞眼里塞。

    两人凑在一起鬼鬼祟祟还不时东张西望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没在干好事。

    果子全部塞进去了,牛有道又施法吸附起地上的石头粉尘,注入石头内部,充斥内部空隙,避免东西在里面晃荡。

    填充实了,螺口石块拿来,旋入石头缺口,填平再将表面略加打磨,最后抓把土在表面摩擦做旧一番,转瞬将一块完整的石头恢复的天衣无缝。

    看似简单的把戏,却令敖丰啧啧道:“行云流水,干净利落,真是好手艺,一看就知道是有经验的人,这种事情你没少干吧?”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牛有道自谦一句,抱着石头仔细闻了闻,确认闻不到了任何果子的气味,方顺手将石头扔给了对方,“待会儿我这一行离开无量园的时候,你趁机用老办法,再把东西给置放在大阵门口,天黑后,戌时过半,狐族会准时来取,你以老办法做好掩护。”

    敖丰怔住,旋即露出又惊又怒表情,“东西让你们带走了,我怎么办?我一时间又没办法出去,你们东西到手了,回头过河拆桥,我找谁去?”

    牛有道:“江湖走马,盗亦有道,义字当头,我不会让帮过我的人说我一个‘不’字!我扛的是义字旗,旗下聚的是义气之人,义利之下绝不会言而无信,此乃我立足之本,你大可放心!荒泽死地你为我作证的老地方,有狐族的人在那边接应你,你只要出去了,直接奔那地方去,不管什么时候到,随时有狐族接应,绝不食言!”

    敖丰抱紧了手上石头,“我说牛有道,你别跟我讲这些没用的,我冒这么大的风险,等于豁出了性命,你现在却跟我来这套,红口白牙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牛有道:“现在不把东西给弄出去,留在无量园内找死吗?只有东西出去了,哪怕发现了树上东西是假的,一时间也查不到你头上,再不济也是怀疑我干的。一旦发现东西被动了手脚,无量园内必刮地三尺的搜查,无量园这么大点地方,东西藏的住吗?必然会被搜出来。”

    “一旦被搜出来,你想过后果没有?摆明了无量园内还有人要有后续送出动作,摆明了还有内奸,就算你死不承认,到时候,只要查不出是谁,九圣会怎么做,你可以想象,宁可杀错也不会放过,无量园内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只有东西出去了,你才会更加安全。我带人进入无量园大肆查证,动静不小,会不会惹出怀疑谁也不知道,之后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人接近果子亲手查验,东西现在不送出去,后面很有可能就送不出去了。你我这么久的一番心血很有可能就白费了。”

    “现在,你的老办法,再加上我离开时想办法吸引大家的注意,为你做掩护,是东西安全出去的最佳掩护时机。”

    “东西现在出去了,有鸦将守着,乌常不在,他们是没办法接近验证的,若强行,鸦将会毁了无量果,谁也担不起那个责任。就算之后发现树上有假,只要无量园内搜不出什么,他们严查我们此行的进出,会认为这次是没办法带出去的,才会更加怀疑是那次大火时人员纷乱进出来不及仔细搜查进出人员才被人做了手脚。”

    “届时谁的嫌疑最大?必然是当天轮值看守无量果的人,没那些人的配合,没人有办法盗取果子。”

    “东西今天必须出去,出去了,你才能安全。”

    敖丰悲愤道:“真要发现果子没了,恐怕无量园内的所有人都会被控制住!你得了东西跑了,我却被扣住了,你可以躲在荒泽死地高枕无忧,我怎么办?”

    牛有道沉声道:“你现在跟我讲这个?事情一开始,你就清楚,你是没办法及时出去的,你此举必然是要承担风险的。”

    “你之前还奇怪我那五颗颅骨是怎么弄来的,乌常经手的东西,凭我怎么可能弄到手,你想也能想到,这圣境内必然有人帮我。就算帮我的人没办法救你,只要东西出去了,只要你暂时安全,就算你被扣住了,我也可以凭借无量果的诱惑,找人把你给捞出来!无量果的诱惑力有多大,你应该很清楚!”

    “敖先生,还是那句话,东西出去了,你才能安全!”

    “你口舌之利,我今天算是领教了!”敖丰愤恨一声,抱着石头不放,“你别跟我扯远了,我现在要问的是,你得了东西过河拆桥怎么办?”

    牛有道:“你大可放心,你完全可以留一后手。你离开无量园后可设置在外,你抵达荒泽死地后,若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你的后手就会爆出,会揭开我的一切,九圣全力追捕之下,我得到了东西也难以安生。你若得到了你想要的,立刻告知地点,我会派人去销毁。”

    “你知道的,事情太快爆出的话,十二颗果子没时间和机会发挥作用,对我没任何好处。这样,如何?”

    敖丰沉默了……

    大元楼,三名大元圣地人员回来了,站在楼上眺望那棵果树,一切正常。

    领班者左右环顾,发现附近无双楼内也有人冒头了,想过去打声招呼,然而想到审讯后的叮嘱,为了避免有私通串供的嫌疑,只能是作罢,一声叹,有内奸?也不知那场大火会烧出多大的事来。

    九楼守卫人员都陆续回到了值守地,一个个心情郁郁,一场大火令无量园至今不得消停。

    临近傍晚时分,审查事宜全部完成了,被隔离人员全部都放开了,各归各地。

    九大执事一恢复自由,听说连守护果子的值守人员也被审查了,几乎都第一时间赶赴了值守地查看。

    一靠近,三只鸦将形似妖魔,雾化人形守护,令众人不敢逾越。

    众人没有逾越,却绕着圈清点了遍,发现果子完好无损都在,都松了口气。

    想想也是多虑了,有这三只不近人情是非的鸦将守着,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有事的话,无量园这么大点的地方,动静不可能瞒过他们。

    回头一问值守人员,获悉是轮流叫去审问的,觉得牛有道还算知些轻重。

    九大执事碰头后又联袂赶赴议事大殿找牛有道。

    PS:有事耽搁,回来晚了,下一章今天不会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