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六一章 狐族内奸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美!这是牛有道看到银狐化作人形后的内心评价,心中暗暗感慨,难怪能让罗秋那种人物动心。

    银姬一汪秋水般的明眸目光落在黑云身上,微微一笑,“小黑!”

    黑云抬头,瞬间热泪盈眶,一个大男人竟有几分哽咽。

    飘然下榻,银姬双手向众人虚扶,声音柔美,“起来!”

    黑云和众长老站起,皆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银姬忽目光一凝,看着自己伸出的手,又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狐仙果?”

    目光投向众人,似乎在问,你们弄到了狐仙果?

    显然有些讶异,她当年费尽心思都弄不到的东西,没想到被下面的族人弄到了。

    这个说来话长,一言难尽,黑云指了下,“是得了他的帮助。”

    银姬这才注意到角落里的牛有道身上,凝视着,显然有印象,脱口而出,“是你?”

    牛有道上前行礼,“牛有道拜见老族长。”

    “牛有道?”银姬疑惑,复又问其他人,“他是?”

    黑云道:“族长,他是商颂的弟子。”

    “商颂弟子?”银姬一脸讶异,凝视了牛有道一阵,最终缓缓点头,“是了,我记得,你化解我那一击,使的正是商颂的《乾坤诀》,我初见商颂时曾与他交过手,不会有错。你师傅人在何方?”

    这个问题就尴尬了,牛有道摸了摸鼻子。

    黑云当即代为解释道:“族长,他也没见过商颂,是商颂在蝶梦幻界布置下的隔代传人……”把牛有道当初忽悠他们的鬼话向银姬解释了一下。

    “原来如此,银蝶儿竟没跟他们夫妇走,竟被拘禁在了蝶梦幻界。”银姬露出恍然如梦般的神色,复又问牛有道:“银蝶儿如今还好吗?”

    牛有道默了下,摇头道:“不太好。她一旦现出原形,立马六亲不认,我迫于九圣他们的压力,不敢再把她留在身边,只好将她送回了蝶梦幻界,如今是个什么状况不知。不过我估计迟早要出事,蝶梦幻界入口无法闭合后,九圣命万兽门在蝶梦幻界扩种驱光草,意图蚕食占据蝶梦幻界,随着占据区域的扩张,修行界迟早要和她遭遇,后果可想而知。”

    “唉!”银姬叹了声,颔首,“银蝶儿是有那个问题,一直需要商颂施法化解她体内的异种妖气,才能正常。是了,商颂是先失踪的,离歌遍寻不到,商颂不在,离歌也无法长期压制银蝶儿体内的异种妖气,想来了就是因为这个,离歌才将她给拘禁在了大阵内。后来离歌也消失了,银蝶儿一关就是几百年…”唏嘘不已的样子。

    牛有道略点头,对于这点,与狐族交谈过后他就有所猜测。

    回过神的银姬好奇,“你怎么从九圣手上弄到的狐仙果?”

    这个真的是说来话长,牛有道让给了急于和刚恢复的老族长交流的狐族慢慢道来,他就在一旁听着,偶尔会补充两句。

    前因后果道明,众人领着银姬到了密室,打开了玉匣子,让其观看剩下的十一颗狐仙果。

    伸手进玉匣子里触摸了一阵,银姬神色很是复杂,“从前,数不清的果树,吃不完的狐仙果,后来就剩十二颗,九圣严密控制着,外人想见上一见都难,没想到竟被你们全给偷了来。不知他们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苦笑了笑,复又问牛有道,“这些果子,你打算怎么处置?”

    牛有道:“全给我做主吗?”

    银姬:“无量果于我狐族来说,可有可无,早年真的只是当做一种特殊的果子而已,却不想差点给我狐族带来灭顶之灾。我狐族为人形、为狐形对狐族来说有什么区别吗?听了小黑他们的讲述,东西留在你手上比在我们手上作用大,你拿去吧。”

    牛有道拱手谢过,“我的确有大用,对抗九圣我也的确是需要此物,谢老族长成全。”

    “不用客气,狐族帮助你,是希望能得到你的回报的。”银姬说的很坦白,“我当年去往人间就是想寻得帮助,奈何人人畏惧八圣,不敢反抗,乌常敢反,却是心怀不轨。你也敢反,但愿你不要成为第二个乌常。”盯向牛有道的目光变得清澈而深邃,似乎想看穿牛有道的内心。

    牛有道默了默,给出了一个承诺,“人妖殊途,将来若有那个可能,我会让人间修士全面退出狐仙境,拆了两界通道,将狐仙境还给狐族!”

    “好!”银姬颔首,“但愿你能做到。”

    牛有道:“老族长如此信任我?”

    银姬:“不是信任,我狐族还有选择吗?有机会就要试试。至少你现在还需要我狐族,暂时不会干出对狐族不利的事来,你说是不是?”

    牛有道伸手进了玉匣子,又拿出了一颗无量果,递给银姬,“这一颗老族长留着备用。”

    银姬摇头,推掌拒绝,“多造就一个反抗九圣的元婴期高手,作用大过给我们。”

    牛有道:“靠武力对抗,九圣几百年的修为,多一颗少一颗的意义并不大,如果十颗狐仙果都没用的话,那这多出的一颗也改变不了什么。老族长,不要推辞,留下给狐族备用,没别的意思,牛某的一点心意而已。”

    银姬笑了,“盛情难却,好,我收下。”朝黑云点了点头。

    黑云当即上前双手接了那颗果子退下。

    银姬之后与牛有道聊了很多,也谈了很久。

    察觉到银姬很关心外面的局势,牛有道忽冒出一句,“老族长暂时最好还是不要外出露面的好。”

    银姬:“难道要我坐视九圣屠戮我狐族而不反抗?”

    牛有道:“老族长不露面,正是为了狐族好。您还有个女儿在罗秋手上,您能放下吗?您敢保证罗秋不会利用那个女儿来对付您?只怕到时候再多的狐仙果也救不了您,也许还会让更多的狐族白白送死。孰轻孰重,我想老族长心中有数。”

    提到女儿,银姬瞬间黯然。

    一旁的黑云等人亦面色凝重,心情也很沉重。

    牛有道继续道:“您恢复了竖眼,会让罗秋怀疑狐仙果有失,只是我一方面的担心。根据种种迹象,罗芳菲并不知道您这个母亲的存在,您若突然出现,让她如何接受自己母亲是狐族的现实?她能接受吗?别说罗秋,其他八圣又会如何待她?暂时还是不要去见的好。有些事情不妨慢慢来,不要急于一时。功到自然成,水到渠成,您说呢?”

    他真怕这女人思女心切,忍不住偷偷跑去见女儿。

    银姬默默颔首,“我懂你的意思。”

    牛有道拱了拱手,没有过多打扰,告退。

    离开时,牛有道悄悄向黑云招了招手,两人避开这边后,牛有道对黑云道:“帮我盯住老族长!”

    开什么玩笑,当这是你家呢?黑云两眼一瞪,就要发怒。

    牛有道抬手打住,“我没别的意思,我是怕老族长忍不住会去偷偷见女儿,你难道希望老族长再遇险不成?罗秋再出手的话,可就不会是挖去一颗竖眼那么简单了,发现竖眼不能置老族长于死地,必然是痛下杀手!若发现老族长要出去,你们一定要尽力相劝。若实在是劝不住,务必及时通知我一声,也好让我有办法及时补救!盯着老族长,是为老族长好,不是害她,难道你希望害死老族长不成?”

    他可不希望横生枝节,起码事发前要做到心中有数,也好及时防范,不想闹出个措手不及的意外来。

    这么一说,黑云沉默了,忽道:“你连果子都能弄来,凭你和莎如来的关系…你能不能想办法把罗芳菲给弄来?”

    牛有道:“弄来容易,弄来干嘛?将罗芳菲绑在这里吗?老族长能不放女儿自由?瞎想什么呢?”

    也是,黑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心里那叫一个纳闷,狐族一向对老族长忠心耿耿,自己一转眼怎么成了外人安插在狐族内部的内奸?怎么想都感觉有些怪怪的。

    ……

    天黑黑,夜凉凉,两鬓斑白的邵平波伫立在一座山坡上,目光中透着忧思深邃,眺望远处山上的隐约灯火,灯火所在地正是西屏关。

    夜风袭来,寒意袭体,他忍不住握拳嘴边咳嗽了两声。

    邵三省来到,抖开一件披风,披在他肩头,“大公子,夜深了,外面凉,早点休息吧。”

    邵平波徐徐道:“尹除大军,最迟明晚就要到了,决定三国命运的大战要拉开帷幕了!”

    邵三省:“是的。”

    邵平波抬手示意了一下,邵三省心领神会快步离去,不一会儿招了一名黑水台的负责人来。

    “大人!”来人见礼。

    邵平波:“派去西屏关的人怎么样?”

    来人道:“那边探子每日三报,目前为止一切正常,都在大人的意料之中,没有任何意外。”

    邵平波:“知道我为何把人安排过去后迟迟不动吗?”

    说到这个,来人看向邵平波的眼神中透着几分敬畏。

    西屏关如此重要之事黑水台办砸了,晋皇陛下震怒,而整个黑水台都办不好的事,这位一来就是个出手不凡,一出手就戳在了西屏关守将陈长功的死穴上,只怕反复无常的陈长功做梦也想不到将会有什么事在等着他。

    恭敬着回了句,“明白,大人不想再给陈长功反复的机会,一旦翻牌,陈长功再无时间做他想。”

    邵平波:“明白就好,差不多了,通知那边,明早可以对陈长功翻牌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