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六四章 我岂能容你!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卫国守军居然降了?局势瞬间翻转至此,休想诸国暗助的修士再为卫国舍命!

    诸国暗助修士纷纷飞掠腾空而去,尽快脱离险地,避免陷入重围,可谓紧急逃离。

    仅剩的卫国修士更加独木难支,大势已去,不得不紧急撤离,只有几道异常不甘的悲吼……

    夜幕下伫立山头,神情紧绷的邵平波远眺西屏关火光。

    在他左右,是邵三省和一干黑水台人员,都在紧盯同一个方向,皆寂静无声。

    他们都知道,不管他们战前准备的多充分,真正的战场上却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这关键的一战能不能成,要看主帅临机应变、调兵遣将的能力。

    “大人!”一名黑水台人员冒头,欣喜不已的紧急报道:“一切顺利,尹将军已率军顺利攻占西屏关!卫军或降或逃,除去战死和逃走的,三十万守军近半数降了!”

    同来的还有两个女人,常贵妃和桑贵妃,一起来拜见。

    邵平波顾不上两个女人,急问:“我军战损如何?”

    来人报:“暂时未有详细统计,初步估略,死伤万余人,主力得保!”

    邵平波仰天长舒出一口气来,一时如释重负、松懈下来,竟有些摇摇欲坠,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大公子!”邵三省抢先扶住疾呼。

    “大人!”左右一群人亦大吃一惊,修士紧急施法为其梳理气息。

    被扶住的邵平波略摆手,“我没事!拿下了西屏关并非最后的胜利,还要守得住,面对秦、齐援军,我等已无能为力,剩下的要看尹将军了,真正的苦战在后面……”

    西屏关,火光通明,一群修士和将士正在紧急扑灭一处火点,卫国修士逃离前,有人纵火,欲焚毁物资。

    然临时纵火毕竟是晚了,没多久便被联手扑灭。

    火场转了转,尹除招呼一声,让陈长功陪着视察西屏关的一应储备物资。

    看着成袋的粮食,尹除兴奋的拍了又拍,只说好!

    看到成捆堆积如山的箭矢,尹除依然是如此,除了说好就是夸陈长功的功劳。

    需知尹除此行,为了赶速度,几乎是轻装赶来,并未携带多少辎重,想守住西屏关,就得靠西屏关自身的储备物资。

    有了足够的粮,有了足够的箭矢,他就有了把握完成晋国托付的坚守任务。不需要他出击四处迎战,只需死守,只要守上一定的时期,只要守到晋军击败卫军,打通了补给通道,便是胜利!

    如此一来,说陈长功为此战立下了首功也不为过。

    正常情况下,西屏关就算守不住了,守将也必然会下令焚毁破坏一应守备物资,不让落到敌军手中。

    但因为陈长功,物资受损很小,基本上都保了下来,这怎能不算大功?

    虽攻下了西屏关,尹除却不敢休息,齐军人马快到了!

    调兵遣将重新部署防御兵力不在话下,尹除命人在山上开挖洞穴,将粮食等易毁物资尽量全部埋入地下,防患敌军火攻,已经在做长期坚守的打算。

    同时命将士连夜搬运垒石,广积滚石,为后面抵御敌军的佯攻做全面准备。

    至于降军,尹除兑现了晋国对陈长功的承诺,不为难,愿意留下的留,不愿留的只要放下武器就放行,并给予一天的口粮和遣散费,为此算是付出了不费的代价,算是在某种程度上成全了陈长功。

    离去者众多,十五万降卒,近十万人离去,有的是不耻,之前只是迫于形势或搞不清情况而降,还有的是家中尚有妻小,怕连累家眷。不是每个人都是陈长功,值得晋国花巨大代价去营救其家眷的。

    陈长功洒泪,亲自送别,并许诺,若卫国战败,弟兄们没有出路,可来投他!

    一群放下了武器的将士卸甲后趁着夜色走了。

    布置完这些,天色已经黎明,这时尹除才去拜见了七公主,面对泪流的太叔欢儿,尹除紧绷着嘴唇,单膝跪下了。

    “将军可满意?”太叔欢儿面对下跪的尹除,只说了这一句话。

    尹除无言以对,无言着默默告退,离开时,回头,看到了滞留在屋内关门的陈长功,仰天闭目,一声长叹!

    下午时,齐国五万骑兵赶到,聚集山下,知晓西屏关已经失守,并未强攻,反而后撤到了安全距离,等待后续大军的全面到来。

    其实西屏关失守消息传来前,卫国朝廷就察觉到了不对。

    镇守重要关隘的将领,朝廷说是优待其家眷,其实是变相的当做了人质。

    陈长功的妻儿突然被一批高手不惜代价给劫走了,这个时候出这样的事,焉能不引起卫国朝廷的警觉。

    待到西屏关失守的消息传来,朝堂震撼,玄薇几欲悲愤吐血,怒骂陈长功自然是免不了。

    晋国那边只劫走了陈长功的几名直属家眷,余者不顾,玄薇一声令下,余者皆擒,诛陈长功九族,以儆效尤!

    西屏关失守消息一出,诸国震动!

    晋国振奋,晋皇太叔雄振奋。

    阻断了秦国援军来路,一面无忧,不用再担心四面逢敌,统军作战的晋国大司马高品也终于敢全面放开手脚了。

    西屏关失守,对卫国内部各系人马带来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本就军心动荡,再出此事,获悉秦国难援,面对晋军虎狼攻势,败势愈显。

    沉默在地图前的呼延无恨盯着西屏关凝视良久,深吸一口气后,重新拟定了作战计划。

    东部攻打尹除的大军,大部迂回,改道卫国其他地方,准备集结大部兵力与晋军一决雌雄。

    只留小部人马攻打西屏关,说是攻打,不如说是骚扰,反复骚扰。

    呼延无恨的目的很简单,不让西屏关守军安生,令其疲惫,耗到秦军到来主攻。

    因为他知道,晋国拿下西屏关后必然不惜代价死守,他齐国人马不太擅长山地作战,很难攻下西屏关,与其将战损耗在西屏关,不如集结力量对战晋军主力。

    否则一旦让晋国快速横扫了卫国,对齐军不利。

    西屏关之变,改变了整个战局态势,令许多人都陷入了逼不得已的局面。

    秦军主力最终还是赶到了西屏关,来晚了,若早来,战局恐怕是另一种态势,只怕已经是逼得晋国不得不狼狈撤军。

    可是来晚了也得打,不惜代价也得攻取,秦国的粮食命脉掐在了山的那一边。

    秦国上将军田正央指挥大军狂攻,不惜代价狂攻!

    狂暴攻势之下,易守难攻的西屏关竟然差点失守,晓月阁的天机破罡箭太厉害了,给晋国修士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然天机破罡箭这种东西,太过精巧,打造不易,存量有限,不适宜大军中作战消耗,只适合小范围厮杀,终是耗尽了,面对晋国修士豁出命来狂拼,加之器云宗弟子那一身近乎刀枪不入的本事,为大军开路的秦国修士不得不退。

    狂暴而下的滚石亦击退了秦军的攻势。

    修士消耗巨大,再这样下去根本守不住,尹除红了眼,紧急传讯,让晋国急调修士来补充。

    山下,田正央重整人马,积蓄下一次的攻势。

    山上,也在清理晋国修士造成的大量伤亡。

    巡视过程中,死伤触目惊心,陈长功心中忐忑,屡次询问尹除,“说好了此地交予将军坐镇后,末将便可与公主返回晋国,为何迟迟不兑现?”

    他有点怕了,秦国一次进攻便给这边造成这么大的伤亡,担心多攻几次吃不住。他不敢想象自己这个叛将落在敌军手中的后果,只怕到时候连死都别想死个舒坦,一定会死得很惨!

    他很清楚,一旦西屏关再次失守,修士必定是掩护晋国主将之类的脱身,担心未必会顾及他这个降将。

    尹除只说没事,让他不要担心。

    陈长功哪能不担心,之后竟然找了太叔欢儿。太叔欢儿毕竟是一女人,这里的激烈厮杀也令她害怕,也想回国。

    太叔欢儿以公主的名义招尹除来见,尹除不得不来,然这“夫妻”二人提的仍是回去之事。

    低头听话的尹除陡然抬头,竟目露凶光,杀机浮现之际,呛一声拔剑,举剑便杀向陈长功。

    陈长功大惊,措手不及之下,双手抓住了剑锋,两人扭在一起。

    尹除厉喝:“来人!”

    两名修士冲来,当场将陈长功摁住了。

    尹除一剑捅出,直接捅穿了陈长功心窝,押住陈长功的两名修士都惊呆了,下意识撒手了!

    “你…”瞪大了双眼的陈长功抓着尹除,难以置信。

    尹除面容扭曲,厉声道:“此时,你焉敢屡屡动摇我军心,我岂能容你!”一脚踹翻对方。

    躺在地上的陈长功抽搐,胸口血流如注。

    “啊!”太叔欢儿吓得尖叫,见尹除提着血剑走来,更是惊得踉跄后退。

    尹除提剑拱手道:“公主勿慌!若战事顺利,我自当兑现承诺,送公主夫妇离去,然战事不顺,此时若送公主离去,于我军心不利。公主当坐镇在此,让诸将士看到,公主在此!”

    回头又传令招人来,吩咐,隐瞒陈长功死讯,不要让卫国降军知道,若有人问起,就说陈长功回晋朝见陛下去了。

    他杀陈长功就是因为这里有不少陈长功的旧部,怕陈长功的去意影响守军士气,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是死守!

    “什么?”残破农舍里的邵平波惊的站起。

    陈长功的死讯一到,着实把他给惊着了。

    确认消息后,邵平波气得跺脚,甚至是砸了茶盏。

    卫国军心动荡,晋国如今的攻势之下,正要以陈长功的荣享来彰显,为此不惜代价救陈长功的妻儿,就是要做给卫国将士看的。如今杀了陈长功,连立下如此大功的人,连公主的丈夫都说杀就杀了,卫国将士谁还敢降,定死拼到底!

    然而冷静下来后,也没了办法,人都已经杀了,还能怎样?

    邵平波只能传讯朝廷,要极力隐瞒陈长功死讯,并让朝廷大力优待已经送到了晋国的陈长功家眷,必要的情况下甚至要派人假冒陈长功现身……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