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六六章 查到线索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牛有道淡淡道:“若没这事,丁卫迟早也要跟我算账。一开始也没想要这么直接,谁知被吕无双撞上了,我也没办法。”

    莎如来微微颔首,懂他的意思,引玄耀动手,本就是为假死做出死得理所当然的局,再扯上无量园内奸的事,就是要给玄耀引祸,牵涉到无量果的事,一旦查到玄耀头上去了,丁卫又岂能好过?自然而然要被牵连。

    殊不知是他自己想多了,这只是牛有道给他的合理解释而已。

    他哪知道扯上无量园是牛有道要盗取无量果,利用玄耀仇杀,只是为了顺利脱身。

    一开始,牛有道也没想要把事情搞这么复杂,事情非同小可,也不敢把事情搞的太过复杂了,容易超出自己的控制,谁知跑出个吕无双,把他给逼得没了办法,只好随机应变,死道友不死贫道,令事态复杂化了!

    逼到那个地步了,站在他的立场,事情如此发展也未必是坏事。

    另就是,本准备抖露点玄耀刺杀的线索给查案的人,吕无双一介入,反倒没必要了。

    “你这家伙,报复心还挺强的,死也不放过他们。”想明白后的莎如来斜了牛有道一眼。

    牛有道:“我也挺无奈的。”

    莎如来不跟他扯,回到此来的正题,“你现在不能露面了,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牛有道:“送我出去!”

    莎如来一惊,“你疯了吗?你现在不能露面,一旦暴露行踪,后果不堪设想!”

    牛有道:“我必须出去!我的死讯不可能一直瞒下去,九圣一旦处理了玄耀等人,这便不是什么秘密,迟早要传到外面去。我外面的势力一旦获悉我死了,就要分崩离析,唯有我出去,才能稳住局面!”

    莎如来怒了,“你稳什么稳,你不能露面,老老实实给我躲在荒泽死地,不能让人知道你还活着!”

    牛有道:“莎先生,你我躲起来容易,可是能这样罢手吗?我苦心经营的局面就这样崩溃了,我对你还有什么意义吗?”

    莎如来:“有意义,至少狐族在我这边。”

    牛有道:“你想多了,你拦不住我的。你不帮我,那我只能另想办法出去,区区出入口难不住我,最多麻烦一些,离了你,我照样出去!我本可以假死不再跟你联系,我只是不想另生波折而已!”

    莎如来深吸一口气,连他女儿都能绑了,不怀疑对方没这能力,做了让步,“你若非要维持外面的局面,可以利用之前的联系渠道,我继续帮你维持对外联系。”

    牛有道:“如此一来,外面岂不是还有人知道我活着?这和我出去了有什么区别吗?问题的关键是,我不出去,靠我那些个心腹手下根本没用,他们的能力能办事却主持不了局面,他们也不能告诉其他人我还活着,也没办法证明,他们稳不住我外面的势力,我多年经营出的各方关系,必须要我亲自出去驾驭才行。这里的消息往返太曲折了,太浪费时间,许多事情来不及及时掌控,我必须出去!”

    “莎先生,我自己的命,我比你更爱惜,我不会轻易赴死,你放心,该怎么做,我自有打算,不会有事的!”

    莎如来面色阴晴不定,问题的关键是,他拦不住对方,如对方所说,他不帮忙的话,人家也一定会想别的办法出去。

    “我看看情况再做安排吧。”莎如来给了句,算是答应了。

    牛有道:“不用看情况,如你所言,九圣既然让丁卫去查刺杀我的事,玄耀的事便瞒不了多久,此事吸引了九圣的注意力,正是我顺利出去的大好良机!”

    莎如来咬牙道:“你这人充满了不可控性,我迟早要被你给害死!”

    同意了,牛有道也就不再多说了,另问:“你好久没转递外面的消息给我,外面如今是什么情况?”

    莎如来:“你都死了,惊动了九圣亲自出马,我不见到你,不能确认你的死活,如何敢轻易再转递消息给你?外面目前也没什么大变化,变化也只是在战场上,卫国那边,西屏关失手了,落在了晋国的手中……”

    他把西屏关失守的情况大概讲了下,因他目前的处境,不便向缥缈阁过多打听什么,暂时还不知道陈长功背叛的事牵涉到两位贵妃。

    尽管如此,牛有道一听便扬起了眉头,“可惜了!”

    莎如来不解,“可惜什么?”

    牛有道:“邵平波那家伙蛰伏多年,不出山则已,一出山肯定要有所作为,我不信他干两件事就能龟缩。交战国双方出现的一系列怪事,十有八九和邵平波有关,那厮习惯事必亲躬,西屏关失守时,邵平波很有可能就在西屏关附近。可惜我不在,否则不说让他难逃,也必让他付出代价。现在扯这个晚了,唉!”

    莎如来好笑,发现这厮死活揪住一个凡夫俗子不放,还真是卯上了,至于么?

    世俗的事情说到底掌控在修行界的手里,只要搞定了修行界,还怕搞不定区区一个邵平波?

    不管牛有道提及多少次,他其实还是不太把邵平波给放在眼里的。

    ……

    问天城中枢堂,黄班很忐忑,脚步沉重地步入堂内。

    低头梳理案情的丁卫察觉到了人靠近,却迟迟没有声音,略抬头,见是黄班,给了句,“说事。”

    黄班面色流露出凝重感,沉声道:“先生,刺客使用的五只飞禽,在九大圣地的全面配合下,发现了有嫌疑的目标。”

    丁卫却盯着他的神色反应,察觉出了点什么,徐徐问道:“和大元圣地有关不成?”

    黄班犹豫,似乎不知该如何启齿。

    丁卫看了看门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外人,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不成?圣尊吩咐下来了,有事圣尊自然会担着。”

    黄班有点硬着头皮道:“先生,似乎和我们的人有牵涉。”

    丁卫一惊,在他面前说我们的人,岂非就是说他的人,慢慢站了起来,低声道:“确认了吗?”

    黄班:“目前只是发现了嫌疑,还没有进行最后的确认,要不要最后确认,想请示了先生再做决断。”

    丁卫闷了闷,又缓缓呼出一口气来,语气凝重道:“先说情况。”

    “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会和咱们这边有关,我先查了其他各方……”黄班将具体案查经过讲来。

    从丁卫亲自接手这个案子后,一问妖狐司事发情况,立刻锁定了刺客用的五只飞禽。

    不比洪运法的死,死的莫名其妙,找不到任何追查下去的线索。

    在圣境内,传讯金翅和大型飞禽是受到严格管控的,尤其是大型飞禽,体型巨大,进出圣境太惹眼了,根本无法掩饰,所以圣境内的大型飞禽数量清清楚楚,一只都不会差,这边自然是紧盯这条线索查。

    在九大圣地的全面配合下,事发期间大型飞禽的去向逐一落实,有没有人隐瞒什么暂时不知道,可落实到最后,黄班惊悚发现,反倒是自己这边有几只说不太清楚。

    如同莎如来所言,这事若是别人去查,丁卫的势力自然会掩护,也就是说,他这边自然会给出合理交代。

    然丁卫亲自来查,事情则是另一回事了,自己查自己的势力,犄角旮旯的自己怎能不清楚,自己不掩饰,自然就发现了问题。

    经过大概就这么回事。

    丁卫听完后,气息有些凝重,沉默许久后,低声问道:“查一下,我们这边,期间有什么人不在。”

    黄班又犹豫了,犹犹豫豫道:“先生,有一事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丁卫挑眉,冷冷道:“你不想说,就继续瞒着我好了!”

    黄班惶恐,忙拱手道:“玄耀…事发期间玄耀不在,他说他去了烟雨楼那边的驻点,我也过问了一下,烟雨楼那边上上下下的人也的确都能证明他在,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也不知是不是我自己想多了。”

    还是那句话,自己人最清楚自己人,太了解了,烟雨楼那边的回复能瞒住其他人,不对劲的地方却难瞒住自己人。

    “玄耀?”丁卫冷目一扫,再次静默了一阵,又徐徐道:“载人飞禽出用,不可能飞禽自己飞来飞去,必有人驾驭,驾驭的人锁定了没有?”

    “锁定了五个人…”黄班弱弱回了句。

    丁卫沉声道:“我要见见他们,你安排个合适的地方。”

    黄班喉结耸动了一下,试着问道:“先生,真的要追查下去吗?”

    丁卫愠怒,压着嗓音道:“我起码要搞清是怎么回事吧?立刻去办,先不要走漏风声,记住,不要让玄耀知道!”

    “是!”黄班领命而退。

    次日夜间,一处山林深处,一轮明月下,丁卫负手静立在山间。

    静候了一阵后,黄班来了,并带来了五个略显忐忑的缥缈阁人员。

    五人来到丁卫身后,恭恭敬敬行礼。

    丁卫背对着,不吭声,这沉默不语的态度,越发让五人内心忐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忽然,丁卫出声了,“我想知道那五只飞禽干什么去了,是谁让你们动用的。我只问一次,我要听真话,不要敷衍我!”

    结果是不难想象的,对外人,五人怕是要咬死不说,可面对丁卫,若连丁卫都不保他们的话,没人会保他们。已经被丁卫亲自找上了,也没人敢隐瞒下去。

    五人抖出了玄耀,但并不知道玄耀干了什么,他们只经手了五只飞禽交予玄耀。

    ps:最近不少读者喊加更,惭愧。下个月开始吧,算不上求月票,月票每满五千票,我就自觉加一更,算一算每月加个三四更的量,我这手残应该能承受。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