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六八章 惊心动魄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不管有多毫无头绪,七派的人员还得绞尽脑汁的去查,翻来覆去仔细看那些口供,希望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得做,九圣亲自盯的事,敢不好好表现?被看出懈怠来,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微微亮,榻上光溜溜的元色正睡在几个光溜溜的女人中,呼噜声阵阵。

    门开,一轻纱笼身,体态若隐若现的女人走入,面悬半纱遮掩真容,乃元色的近身侍女统领,人称元妃。

    元色身边的每一代近身侍女统领都叫元妃。

    元妃走到榻旁,直接对呼噜声阵阵的元色道:“公子,丁卫昨晚见过的那五人,经暗查,在事发期间调用过五只飞禽。”

    虽然元色年纪不小,也胖的不像样了,可身边的一群女人历来以“公子”称呼元色,整个大元圣地独属于这群女人的称呼。

    呼噜声止,元色貌似睡梦中嘟囔了一声般,“处理吧!”翻身一下,搭手握住了旁侧女人丰腴的胸。

    元妃转身而去,出门,从外面关上了门……

    问天城几十里外,一处山洞外,有几人守着洞口。

    十几人从天而降,皆是穿着暴露的女子,为首者正是元妃。

    见到这些女人,洞口守卫顿时有点手足无措,大元圣地的人都知道,这些女人乃是元色的身边人。

    元妃手中一面令牌亮出,守卫惶恐行礼。

    元妃走过不停,直接进了洞内。

    洞内有五人正愁眉苦脸,五人正是昨晚丁卫见过的那五人,听到脚步声,五人抬头一见来客,皆愣住。

    元妃扫了五人一眼,淡然道:“都跟我走吧。”

    一行出洞,元妃又扫了眼洞外守卫,“一起带走!”

    天亮了,梳理过的丁卫出了大门,依例去向师傅元色问安,惯礼之外,也要问问有没有什么吩咐。

    然他前脚刚出门,元妃后脚便领着几个女人进了门,她们的身份一路畅通无阻,无人敢惊扰。

    送走丁卫的黄班和玄耀正关门在屋内嘀咕,商量妥善后事之法。

    嘎吱!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人回头一看,见到来人,齐齐一愣,旋即双双起身行礼,“拜见元妃。”

    元妃笑吟吟近前,抬手示意了一下,身后女子立刻上前将二人一围。

    两人大吃一惊,黄班惊问:“元妃,这是何意?”

    “嘘!”元妃竖指在面纱下的唇前,示意噤声。

    黄、玄二人惊慌失措之下不敢反抗,被几个一拥而上的女子当场给制住了。

    中枢府内的人很快皆惊疑不定,眼睁睁看着黄班和玄耀被押走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又不敢阻拦元妃等人。

    有人想去报知丁卫知晓,然丁卫已经去了圣尊元色那边,没人能擅闯报信。

    丁卫已经进了元色居住的庭院,阁楼内向师傅问安后,禀报着缥缈阁的各项事务。

    吕无双也在,陪坐在元色身边,偶尔抬眼瞥上一瞥丁卫。

    丁卫有点不知吕无双为何一大早便坐在了这里陪师傅聊天。

    总之丁卫禀报着各项事务情况,而元色乐呵呵听着,谁也不知他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反正他一贯乐呵呵的,让人搞不清内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

    直到元妃来到,进了楼阁站在了元色身边后,元色才乐呵呵打断了丁卫的话,“丁卫呀,你昨晚去哪了?”

    丁卫怔住,内心里有些惊疑不定,但他也不是吃素的,给了句没错的答复,“弟子查案去了。”

    元色呵呵道:“查出什么没有?”

    丁卫沉稳回道:“正在抓紧时间查,暂无什么进度。”

    元色叹道:“好些天了,怎么还没一点进度?丁卫,为师一直很看好你的,所以让你执掌缥缈阁,你千万别让为师失望啊!”

    丁卫自责道:“是弟子无能,弟子一定尽力追查,争取早日给师尊一个交代。”

    元色嗯了声,乐呵呵道:“你也看到了,那几个老家伙赖在这里盯着,吕大美人一早也跑来陪我了,其实没那好心,都在关注安案子的进展。丁卫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派人帮帮你,加快进展如何?”

    丁卫当即拱手,“能得师尊派人相助,进度自然会加快,弟子求之不得!”

    “好!”元色抚掌,偏头道:“元妃,你就帮帮他吧,尽快拿出一个结果来,免得那几个老家伙老是啰嗦个没完。”

    “是!”元妃笑吟吟半蹲了一下,站直后抬手一招。

    丁卫不解,回头看向她所招手的方向,只见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押了几个男人进来。

    五个男人,一个个惶恐不安模样。

    见到五人,丁卫瞳孔骤然一缩,心弦紧绷了,五人正是他昨晚见过的五人,他慢慢回头看向了元色,只见元色乐呵呵吃喝模样,看不出丝毫异样端倪。

    五人一到,不敢直视丁卫,被几个女人一摁肩膀,老老实实在元色面前跪成了一排。

    “师尊…”丁卫立刻扭身拱手,谁知元色抬手打断,乐呵呵道:“不急嘛,先让元妃查一下,有什么问题你再补充。”

    “师尊…”丁卫还想说什么,然被笑眯眯的元色骤然冷眼一盯,不得不闭嘴了,紧抿着嘴唇,内心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之中。

    他隐隐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举一动很有可能被人全面盯死了,否则这五人哪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

    他又不傻,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行隐秘之事焉能不防被跟踪,自然是有所防备的。

    哪怕是这样,依然出了问题,自己居然没发现任何端倪,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是有针对性的提前布置!

    他不明白,师尊为何会这样盯自己,难道是一开始就知道了什么?

    按理说不可能啊,他也是昨晚刚刚才知道真相如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元妃盯着下跪五人,笑吟吟问道:“当着圣尊的面,不得有任何隐瞒,我问什么,都得老老实实交代。我问你们,你们昨晚去哪了,见了什么人?”

    五人内心里苦不堪言,之前五人被抓后,就被问过一次。

    五人早已受过叮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然是不肯说老实话,用编排好的胡话来糊弄。

    然而结果让人心惊肉跳,他们昨晚去了什么地方,见了谁,现场有几个人,各自的站位是什么样的,都被对方给抖了个清清楚楚。

    很显然,昨晚的一切都被人给盯的死死的,证据确凿,根本无法隐瞒。

    胡话和心理防线被击溃,压根没了任何的侥幸可能,不敢不招,连刑讯都没动用,一五一十的招了,问什么答什么。

    之前被丁卫找上问话,五人并不知真正原因,丁卫也没透露什么。

    现在见到丁卫,看这情况,五人意识到了,怕是要针对丁卫,可不该说的已经说了,说出的话还收的回来吗?

    见五人惶恐不安着,元妃指了一人,“你说。”

    那人只能是硬着头皮道:“去了问天城外东南方向三十里外的山中,见了丁掌令!”

    丁卫面颊紧绷。

    元妃又问:“丁掌令见你们所为何事?”

    那人道:“问我们调用了五只飞禽因何事,我们回答不知,告知了是玄耀所指使,五只飞禽交给了玄耀,其他不知。”

    元妃:“问话后,你们去了哪?”

    那人道:“被黄管事派人软禁了起来。”

    元妃:“可有叮嘱你们什么?”

    那人抬眼看了下丁卫,发现丁卫正盯着自己,迅速避开了丁卫那略显深沉的目光,心里别提多苦,可是没办法,该招的已经招了,现在只是重复一遍而已。咬牙回道:“有所叮嘱,不得对任何人泄露五只飞禽是交给了玄耀,并交代了五只飞禽在某期间做了何使用,让我们熟记,一旦有人问及,便照此回答。”

    丁卫立刻对元色拱手,“师尊,弟子…”

    元色又乐呵呵打断了,“之前问你,你说不清楚,现在闭嘴,让元妃问完,你听话,乖乖在旁好好听下去,不要惹我生气!”

    丁卫一脸苦涩,拱着的双手沉重着缓缓放下。

    吕无双瞅着丁卫的反应,淡淡哼了声。

    元妃再次招手,丁卫再回头看去,见到来人,心头更是一惊,只见黄班被押了过来。

    才刚和黄班分手,一转眼黄班就被抓了,他竟然连一点异常都没发现,可见师傅这边是一连串的缜密布置。

    昨晚密会之前不见丝毫异常,结果一密会,立马就出事了。丁卫现在已经意识到了,师傅早已织好了网等着自己,就等着自己自投罗网,怎么会这样?

    黄班押到,一见现场情形,尤其是见到下跪的五人,可谓心神俱颤,意识到了大事不妙。

    押送的女子一摁他肩膀,黄班亦身不由己的噗通跪在了元色和吕无双面前。

    元妃笑吟吟道:“黄班,当着圣尊的面,我有话问你,必须老实交代,不得有任何隐瞒。我问你,你昨晚去哪了?”

    “……”黄班无言以对,惊心动魄,喉结耸动不停,悄悄抬起目光去看丁卫,摆明了是要看丁卫脸色行事。

    丁卫立刻出声道:“圣尊在此,问什么答什么,不得有任何隐瞒!”明着训斥,实乃提醒。

    ps:谢新盟主“子曰非我”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