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六九章 丢卒保帅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不提醒不行,他怕黄班会帮他隐瞒不该隐瞒的。

    到了这个地步,他岂能看不出已经瞒不下去了,从见到五人被一起押来,再见到五人招供出来,就知道没了任何隐瞒的必要,越瞒后果越凶险。

    元色乐呵呵看了眼自己徒弟的反应。

    黄班见到一旁跪着的五人也猜到了,看丁卫脸色得到了确认,也不敢再含糊了,“去了城外东南方向三十里外的山中。”

    元妃:“干什么去了?”

    黄班指了指旁跪五人,“查到五只大型飞禽在牛有道遇刺期间行踪可疑,发现调用飞禽的人是他们五个,丁先生召见他们五个,想查清情况。”

    元妃:“查清了没有?”

    黄班:“查清了,发现是玄耀安排的。”

    元妃:“玄耀安排那五只飞禽做了什么?”

    黄班又抬眼看了看丁卫,艰难回道:“刺杀牛有道的人就是玄耀。”

    旁跪五人心神一颤,其实丁卫找到他们时,他们就有所猜测,只是不敢确定而已,玄耀和牛有道有仇的事人尽皆知。

    听到终于扯出了玄耀,丁卫心情沉重,他之前可是向师尊禀报了说案情并无进展的,摆明了是在骗师尊,当即在审问中插话,再次拱手道:“师尊…”

    欲解释,然元色亦再次打断道:“我说了,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之前给你机会,你不说,既然不说,那就让别人先说。为师不是不讲理的人,等别人说完了,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说,明白了吗?”

    丁卫被逼得再次闭嘴了,不过这是他向黄班放出的信号。

    跟随多年,黄班立刻明白了,领悟到了丁卫插话介入的用意,事情到玄耀为止,不能再继续实话实说了,为何?除了保丁卫没有其他原因!

    元妃:“也就是说,丁卫已经查出了刺杀牛有道的人是玄耀。”

    黄班:“是!”

    元妃:“那为何不上报,还要让他们五个隐瞒?”

    黄班:“丁先生说了,此事暂时不宜走漏风声,他会安排。”

    元妃当即看向丁卫,“丁卫,既已查明案情,之前为何对圣尊说案情没有进展?”

    丁卫默了默,摇头:“现在不便解释。”

    此话一出,别说元妃,就连元色都有点意外,到了现在还要死鸭子嘴硬不成?

    丁卫的身份不一般,是元色的徒弟,他不开口,元妃也不好擅自硬来,偏头看向了元色,请其表态。

    元色:“丁卫呀,现在是元妃审案,你要配合。”

    “是!”丁卫恭恭敬敬应下,之后指向下跪五人道:“查出他们五个调用飞禽,用意有嫌疑,涉嫌刺杀牛有道,弟子本想立刻将他们押来问天城审问。然而他们的背景涉及弟子,也就是涉及到了大元圣地,在真相未明前,在没有确切把握前,弟子不得不谨慎,怕对大元圣地造成不利影响。”

    “正因有此顾虑,所以为了避人耳目,弟子才将他们带到了城外的山中秘密审问。”

    “确认结果后,弟子仍有顾虑,不敢公开,并略作防范措施。今早来,本打算向师尊禀报,想请师尊定夺。然而…”说到这,停下了,目光看了看吕无双,一切尽在不言中。

    元色、元妃皆顺他目光看向了吕无双,瞬间明白了丁卫的意思,本来想向圣尊禀报的,因为吕无双在,家丑不可外扬,因而暂做了隐瞒,是想等吕无双走了再说的。

    元色默了默,不得不承认,丁卫这个理由合情合理,刺杀一案牵涉到自己人,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没他元色做最后决断的话,丁卫确实不好在外人面前揭露,否则会搞的这边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这才是丁卫应该有的办事态度,否则让他执掌缥缈阁作甚?

    吕无双却嗤了声,“我倒成了你隐瞒案情的借口了。”

    丁卫立刻反驳,“吕圣尊,我说的是事实,你为何非要诋毁成借口?”当着师父的面,他没必要给吕无双面子。

    吕无双哼道:“若非元胖子给你捅破了,你只怕要一直瞒下去吧?你下面的人,没有你的同意,他们敢擅自刺杀督查?”

    丁卫:“案情已经很清楚了,的确是有人瞒着我干的,我也是昨夜才查出真相来。吕圣尊若对我有如此大的成见,非要往我头上泼脏水的话,我也没办法。”

    元色目光闪烁,这也正是他疑惑的地方,丁卫昨晚才查出情况,事先并不知晓,和吕无双早先所提醒的似乎对不上,也是因此才有耐心让慢慢把人拉上来当场对质。

    他对元妃抬了抬手。

    元妃当即再次招手示意,众人回头看去,只见玄耀被押了过来。

    一进阁内,见到跪着的五人还有黄班,结合上自己突然被扣住的情况,玄耀心凉了大半,知道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了,恍惚着,怎么跪下的都不知道。

    元妃问:“玄耀,你昨晚去哪了?”

    玄耀闻声回过神来,心中满是懊悔,悔不该鬼迷心窍跑去刺杀牛有道,虽成功泄恨杀了牛有道,可如今恐是把自己这条命也搭了进去。

    他现在抱有一丝求生的希望,不知该如何作答,正欲偷看丁卫的脸色,谁知丁卫已经厉声喝道:“事到如今,自作自受,老实答话,不得隐瞒!”

    此话一出,玄耀顿时满脸苦涩,知道完了,最后一丝求生的希望也破灭了,苦笑着回道:“去了城外的一处深山中。”

    元妃:“为何要去城外山中?”

    玄耀也不躬身跪着了,慢慢跪直了,坐在自己小腿上,叹道:“丁掌令召见。”

    元妃:“因何召见?”

    玄耀呵呵着摇头:“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牛有道是我刺杀的,被掌令查出,接受掌令审问。”

    元妃:“为何要到城外山中审问?”

    玄耀叹道:“不知道,可能是顾虑对大元圣地的影响吧。”

    元妃:“你老实招供了?”

    玄耀:“掌令已查出证据,无法再瞒,不得不老实招供。”

    元妃:“招供后,丁卫是怎么安排布置的?”

    这个问题令丁卫心弦一紧,之前借口吕无双的存在而隐瞒,是在赌,赌玄耀不会出卖他。

    玄耀略默后惨笑,“未有什么安排,让黄班看着我,让我等候处置!”

    此话一出,等于自己把所有责任给扛了,丁卫心中一颗石头落地。

    正因为如此,他看向玄耀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复杂神色,毕竟是跟了他多年的心腹手下。

    可是没办法,他自己都在艰险脱身中,无法救助玄耀。

    黄班也暗暗松了口气,玄耀真要说出了丁卫安排的对参与刺杀人员的灭口计划的话,那就说明他黄班之前说谎了,他黄班也同样是罪责难逃。

    元妃亦沉默了一下,之后转身面对元色,“公子,妾身没什么问题了。”

    元色嗯了声,挥手示意她退到了身后,斜眼看向了一旁的吕无双,乐呵呵道:“大美人,该你了。”

    丁卫暗暗一惊,还没完?还有吕无双什么事?

    吕无双冷哼一声,“这摆明了是在弃卒保帅,是事先排演好的,你也信?”

    元色:“丁卫呀,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说吗?为师是讲道理的人,说了会给你机会解释,就一定会给你解释的机会。吕大美人的疑惑,恐怕还得你自己来解释一下。”

    “是!”丁卫略欠身,之后看向吕无双道:“吕圣尊的话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吕无双:“装什么糊涂,八派人员为何去无量园督查,你难道不知道?”冷眼斜睨元色,“元胖子,这事情明摆着的,牵涉到无量园,孰轻孰重自有取舍,只是区区一个玄耀就想把所有事情给扛下来…这买卖做的还真划算。”

    元色乐呵呵道:“你别问我,我不清楚。”

    丁卫皱眉接话,“八派人员督查无量园,我人在外界,事先根本不知情。”

    吕无双:“是吗?那为何玄耀早不刺杀,晚不刺杀,偏偏要在牛有道拿了无量园口供后动手?你千万别告诉我,只是凑巧!”

    元色一脸笑意的喝茶,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无量园口供?”丁卫不解,问:“什么口供?”

    吕无双直接挑明了,“无量园纵火案后,牛有道跟你去了趟无量园盘问,期间他发现了一些异常,之后紧盯追查,结果被他查出了一些线索,线索指向无量园那场大火乃有人蓄意为之,意图与无量园内的内奸里应外合。大火的目的,乃是为了制造骚乱,给内奸盗取无量果的可趁之机!”

    盗取无量果?丁卫大吃一惊。

    吕无双继续道:“查出这些线索后,牛有道邀请八派督查人员齐赴无量园取证,已经拿到了无量园内的一批口供,准备带回梳理,落实证据。然而就在这时,牛有道突然被杀了。丁卫,你觉得是巧合吗?”

    除了事先知情的,其他人都吃惊不小,连玄耀都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出手的时机这么巧,竟撞上了这么大的事。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简直是找死,难怪惊动了九圣亲自盯着不放。

    丁卫顿时难以再淡定,有些吃不消了,迅速回头质问,“玄耀,你为何在此时对牛有道下杀手?”

    ps:感谢新盟主“沣清洋”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