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七一章 不是人过的日子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虽没直接指出,但话说到这个地步,摆明了就是指吕无双。

    他丁卫今天敢针对吕无双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是被吕无双给逼急了,吕无双既然要整死他,面临生死一搏,牵涉到这种事不反击就是死路一条,只能是豁出去了,哪还会顾虑什么。

    他的反击也不是无凭无据的,并非纯粹的反击报复,他不明白吕无双为什么要陷害他,怎么看都像是要让他背黑锅,为什么要让他来背这个黑锅?他想不怀疑吕无双贼喊捉贼都难。

    元色端着茶盏慢悠悠品着,一杯好茶的样子。

    吕无双真的被激怒了,冷笑连连,“我若要杀牛有道他们,还需要费这劲?”

    丁卫毫不相让,“牛有道既然是去查无量园内奸的,某人当着无量园众人的面自然是不好动手的。只怕是有人没想到牛有道居然如此狡诈,并未遵命而回,行踪迷离令人一时难以捕捉,以致于费劲!”

    转而又向元色拱手道:“还请师尊明鉴!”

    跪着的黄班和玄耀面面相觑,也有些惊疑不定,被丁卫这么一说,发现整个事件处处透着可疑,牛有道的行为太不合常理了,两人也怀疑上了吕无双的企图。

    至少据两人所知,丁卫应该没有针对无量园做什么手脚。

    当然,丁卫背后有没有暗中安排其他人做什么,那他们就不知道了。

    “大胆!”被咬的有点扯不清了的吕无双厉喝一声,挥手就是一掌轰出。

    丁卫大惊,近距离之下,加之吕无双修为的出手速度和威力,令他一时措手不及,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挡不住吕无双的攻击威力,只怕是不死也得重伤。

    却见元色身化魅影,骤然出手,拦截在了攻击力道前,挥袖一扫。

    咣!两道力道撞击之下,强劲罡风摧枯拉朽一般从楼阁内四溢,桌椅之类的如枯枝般吹飞了出去。

    尽管强大攻击威力已经被元色化解,可余威依然令被下了禁制无法施法的黄班等人吃了不少苦头,跪着的七人被四溢罡风卷出楼阁,砸落在外翻滚,将七人摔了个七荤八素。

    罡风偃息中,整座楼阁嘎吱响着,似乎差点被吹散了架。

    元色和吕无双四目对视着,前者乐呵呵着,后者目泛冷厉。

    “吕大美人,你当我的面出手攻击我徒弟,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元色笑问。

    吕无双厉声道:“你还真是教了个伶牙俐齿的好徒弟!元胖子,你莫非真相信他的鬼话不成?”

    在她看来,丁卫就是诡辩,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没有说谎,牛有道明确无误的告诉了她,觊觎无量果的那个人就是丁卫,丁卫就是在歪曲狡辩!

    她也的确是没想到,明明已经罪证确凿的事情还能闹成这样,可牛有道死前的行为的确充满了蹊跷,丁卫点出来后,连她自己都觉得百口莫辩。

    元色:“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道理讲的好好的,讲清楚就行,干嘛动手?”

    “怎么回事?”一道人影闪落庭院内,半赤着上身,披头散发,一双虎目含威的乌常走来。

    紧接着雪婆婆和罗秋等人亦逐一闪身来到,暂居问天城的诸圣皆被这暗藏闷雷之威的打斗动静给惊动了。

    瞅了瞅聚来的诸人,元色乐呵呵道:“没事,大美人脾气大,下面人无意中冒犯了。”

    回头又对吕无双道:“吕大美人,下面人不懂事,我自会教训,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管教!”

    吕无双脸色不太好看,然接触到元色那饱含深意的目光,最终一声冷哼甩袖,偏头看向了一旁,没再吭声捅破什么。

    无量园内的无量果,九家有规矩在先,谁要是敢心怀不轨妄动,坏了规矩就得退出看守之例,这无异于交出了无量果的控制权。吕无双之所以单独知会元色,而不告诉其他人,就是想以此要挟元色,换取自己想要的好处。

    谁知却被丁卫反咬一口,搞的她自己也有些撇不清了。

    现在闹得这事反倒不能抖开了,一旦抖开,另七家可不会管那么多,不管两家谁清谁白,只要找到了借口,必然要联手逼元色和吕无双退出无量园。七家联手,两人不是对手,只能将事情遮掩,否则对谁都没好处。

    一场动静就这样被两人糊弄了过去,诸人散去后,元色凑近气犹难消的吕无双身边,低声一句,“你真有办法拿到无量园的东西?”

    九圣联手看管之下,无量果别说其他人,就连九圣自己也难以得手。

    吕无双怒了,“你什么意思?”

    元色:“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么?你若真能拿到,你我联手,这天下迟早是你我的,再无这乱七八糟的掣肘。”做了个你我平分的手势。

    无量果不但是其他人想得到,在数量有限的情况下,九圣个人也想得到。

    真要是得到了那些东西,暗中培养出了属于自己的十二个元婴高手,运作之下关键时刻出手则大有可为。

    “你还真是好糊弄,被你徒弟几句话就给摆弄了。”吕无双扔下话,冷笑而去。

    是不是被自己徒弟给糊弄了,元色现在不敢确定,但丁卫的话的确有道理,吕无双无法摆脱自己的嫌疑。

    同样的,出了这种弄不清的事情,元色已不再相信丁卫。

    丁卫缥缈阁掌令的大权被剥夺了,元色的理由是不查清牛有道遇刺一案誓不罢休,让丁卫专司查案,似乎也有对丁卫查案进度不满的惩罚。大元圣地换了人来执掌缥缈阁,由丁卫的师兄霍空执掌。

    丁卫知道自己很快会被全面架空,直至被软禁,最后的下场会如何难以预料,现在没有太多针对他的动作只是不想让另七家生疑。然而面对这样的事情能躲过一劫保住性命,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幽暗地牢内,被折磨的遍体鳞伤的玄耀又被扔进了牢笼内,苟延残喘着爬到了墙边,慢慢靠墙坐起。

    他未能逃过此劫,刺杀牛有道的事他自己都认罪了,又岂能躲过。

    他不知道外面的丁卫是个什么情况,只知这边在严刑折磨自己,逼他吐露是否是丁卫授意他刺杀牛有道的,逼他吐露还帮丁卫做过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他能成为丁卫的心腹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这个“原因”,他死活没有吐露任何对丁卫不利的事情。

    手心里慢慢捻出一个纸团,刚刚被人架回时,架着他的人悄悄往他手里塞了个纸团。

    打开纸团一看,上面仅有七个字:外面的事情放心!

    他本还抱了一丝活命的希望的,因为看出了元色想把事情给捂住,兴许能因此活命。

    可看到纸条上的字迹后,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外面的人无力保他,不希望他再活着以致后患。

    脸上渐露惨笑,纸条揉团塞进了口中,慢慢咽下了。

    “呵呵…”惨笑着哭了,泪流。

    他好后悔,如今想来才知不该,为了区区一个牛有道,连累了这么多人,还要搭上自己一条命值得吗?

    身子费力离开墙面后,忽鼓足了最后的力气,咚!狠狠一头撞上了石壁……

    中枢堂内,与师兄霍空全面交接后,丁卫行礼告退,霍空面无表情的微微点头。

    丁卫转身,就此离去,刚走出大门,黄班迎了过来,低声告知一句,“玄耀去了。”

    丁卫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复杂,没说什么,大步而去。

    ……

    无量园,敖丰脚步沉重,慢慢从无虚堂内走了出来,刚拜见过师傅叶念,想请假外出,想就此遁离。

    不管牛有道死了如何,可东西毕竟是被狐族给得去了。

    之前一直忐忑,不知牛有道的承诺还有没有效,不过最近还是想通了,不管有没有效,他都得去试试,若失效了,他大不了再回来便是,或者就此躲藏,能躲多久算多久。

    继续待在这里实在是可怕,整日提心吊胆的,一旦树上的假东西暴露了,却又查不出东西落于谁手的话,无量园内的人只怕一个都别想活命。

    牛有道以前倒说过就算他被抓,也能利用无量果的诱惑力找人救他,可问题是牛有道如今死了!

    而昨日当值时,他又接到了狐族的消息,明白无误告知是最后一道传讯,以后不会再联系他了,东西已经到手,自然要杜绝暴露的可能。

    最后一道传讯是告知他,让他尽快撤离的!

    狐族表示会遵从牛有道的安排,给了他些许信心,也让他下定了离去的决心。

    因此今早交班后便跑来了找师傅请假,然而,叶念没有准假!

    叶念将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内奸之事没有查明之前,整个无量园处于封禁状态,任何人都不得离开,他这个师傅也不好关照自己徒弟。

    叶念的意思是,等事情的风头过了再说。

    这就没办法了,敖丰一颗心揪紧了难松,不知这提心吊胆的日子还要熬多久,外人是无法理解他的恐惧的,只要无量果树那边稍有风吹草动就能将他吓个够呛,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偏偏他又不敢坦白,从他摘下那十二颗果子后,他就知道自己彻底无法回头了……

    峡谷内,老地方,牛有道和莎如来再次碰面。

    不出意外的话,这是两人最后一次在这里碰面,莎如来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这次是要带牛有道离开圣境的。

    ps:感谢“郑州宾哥”的两朵小红花鼓励。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