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七二章 牛有道已经死了!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一见面,莎如来将一包裹扔给了牛有道,“换上吧。”

    接到手的牛有道不急,笑道:“看来丁卫那边已经有了结果。”

    莎如来:“是有了结果,但不是你想的那样。丁卫被免去了缥缈阁掌令一职,被免的原因是刺杀一案迟迟没有进展,加之洪运法之死也没查出结果,接连不利惹怒了元色,被元色免职后专司负责查办刺杀一案。”

    “玄耀倒是死了,但不是因为刺杀你而死,而是因为和你有仇,元色秉持了宁可办错也不可放过的态度,抓了玄耀严刑审讯。玄耀不堪受辱,撞墙自尽了。”

    牛有道愕然,有些意外道:“我清楚明白的告诉了吕无双,指证了丁卫,怎么会这样轻易放过,难道吕无双隐瞒了没说?”

    莎如来缓缓摇头:“只怕未必!我听说了一件事,吕无双和元色在问天城动手了,动静不小。说是大元圣地的人冲撞了吕无双,而元色在护短。若不是听你说了些内幕,我怕是也信了。”

    牛有道目光凝动,“也就说,吕无双应该是说了,但并未公开,他和元色之间达成了某种妥协?”

    莎如来:“应该是这样,否则丁卫和玄耀在这个时候一贬一死未免有些凑巧。吕无双真要吐露了什么的话,丁卫的被贬应该只是遮掩下的表象,不过丁卫今后怕是很难再翻身了。”

    牛有道思索一阵后,乐了,“九圣之间有点意思。若是就这样摁下此事的话…”说罢回头,看向了某个方向,嘀咕道:“怕是要对不住那位兄弟了,怕是有的熬了…”

    声音太小,莎如来没听清,问:“什么?”

    “没什么。”牛有道摇了摇头,叹了声,他指的其实是敖丰。

    本意是,内奸的事引向丁卫那边,只要查到大元圣地那一系去了,敖丰自然就没事了。

    可如今有人把事情给摁住了,那就意味着内奸的事暂时不会有查办的方向,也就意味着无量园的人都有嫌疑。试问这种情况下,九圣怎么可能会放任无量园内的人轻易离开?

    他估摸着敖丰暂时是很难出来了,也不知敖丰有没有办法脱身,若是无法顺利出来,他倒是能理解敖丰在那种环境下的煎熬心情,怕是日日夜夜都要处在恐惧中,这种随时会降临又迟迟悬而不决的恐惧是最熬人的。

    莎如来:“还是操心你自己的事吧,我希望你再冷静想想,真的要出去吗?”

    牛有道叹道:“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总之我必须出去。”

    莎如来:“我是怕自己被你给连累了。”

    牛有道:“你放心,我还是讲点道义的,不会轻易连累你。对了,狐族那边,我留了件礼物给你,时机到了的话,狐族会转交给你的。”

    “礼物?”莎如来一怔,旋即哂笑道:“礼物就算了,我也不缺什么,狐族那边能不碰面还是尽量不碰面的安全。”

    牛有道哈哈一笑,“我当然知道莎先生不缺什么,你放心,我送你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莎如来哦了声,自己一定会喜欢?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不知是何礼物,还需要时机到了才肯给我,你直接给我不行吗?”

    牛有道摇头,“现在给你不合适,给了你,就你现在身处的环境容易露出端倪,兴许会害了你,我也不放心,还是到时候再说吧。”

    莎如来越发好奇了,“那何时才算是合适的机会?”

    牛有道:“只要时机到了,我会知会狐族那边给你的。或者我死了…我死了,狐族需要有个你这样的人帮助,也会遵我的吩咐把东西给你的。”

    死?这厮竟然念叨到了死头上,可见此去已知是山高路险,欲攀登,做了万一不测的打算,莎如来好奇心骤降,默了默道:“还是好好保重吧!我的命运也许早已注定,你答应过照顾我女儿的。”

    牛有道:“我若死在你前面,希望你能看在我送你礼物的份上,若能关照,我那些弟兄尽量帮忙照顾一二。”

    莎如来:“是不是有点扯远了?”他感觉这话题太过沉重。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牛有道叹了声,“好!不扯远了,就说眼前,丁卫那边的事情没爆出来,你此时送我出去可稳妥?我可不想出任何意外!”

    莎如来:“你放心!缥缈阁换了人执掌,多少引起了九圣中的其他人关注,我是上任执掌缥缈阁的人,比较熟悉,罗秋派我出去关注一些情况,我正好顺便把你带出去,若有人对你盘查,我可搬出罗秋名正言顺制止,不会有事!”

    “那就好。”牛有道点了点头,他可不想在小门小槛上弄得阴沟里翻船,“对了,谁接掌了缥缈阁?”

    莎如来:“元色的大弟子霍空。我估计霍空也不愿执掌,丁卫的倒霉就是前车之鉴。缥缈阁内部各方势力盘踞,本就复杂,赶在九圣整顿缥缈阁的当口,容易惹火上身,没人愿意接手缥缈阁。还有,你的死讯怕是瞒不住了,外界很快就会人尽皆知。”

    牛有道:“要公开我的死讯吗?”

    莎如来:“谈不上公开,也差不多吧。霍空刚接手缥缈阁,还在理顺手头事务、熟悉情况的过程中,能干什么?只能干些能看到的事,你死了,紫金洞的人都没了,照例让紫金洞递补人进来。霍空上报了,九圣应该是没反对。消息传到我这,我现在告诉你怕是已经晚了,霍空应该早已派人去执行了。”

    牛有道二话不说,立刻打开包裹,取出了里面的东西易容伪装自己,得抓紧时间出去了,怕外面知道自己死了会出乱子……

    晋卫之战,卫国军心动荡,各方面准备都不足,各地守军不堪一击,有些甚至不战而降,卫国几乎面临晋军横扫之势,大半国土沦丧。而这正是晋国苦心积虑准备多时要的结果。

    晋军直逼卫国京城,玄薇不肯弃京而逃,决意死守,欲与晋军死战到底。

    然败势所致,估计京城守军难挡晋军虎狼之师,群臣纷纷劝离,连卫国三大派也劝撤离。

    甚至是齐国那边亦连连传书玄薇,再三要求玄薇抛弃卫京撤离。

    齐国的目的很简单,玄薇那些人是凝聚卫国人心的最后抵抗晋国的力量,一旦玄薇等人倒在了晋国兵锋之下,削弱的是协助齐国的抗击力量。

    不得已之下,玄薇拜别祖庙,哭着离去。

    离京的逃难之人浩浩荡荡,获悉情况的晋国大司马高品紧急调兵追杀、拦截。

    齐国要保的,自然是晋国想杀的,对晋国来说,只要做掉了玄薇等人,卫国就完了,如此关键,高品焉能放过!

    卫国高层逃路被断之紧急关头,呼延无恨大军火速驰援,长子呼延保亲率十万草原骑兵日夜奔袭,强行攻克晋军阻拦,为玄薇等人杀出一条血路,迎了玄薇等人退往齐国方向。

    顺利撤退的只有卫国人马和一干要员,许多随之撤离的家眷逃之不及,悉数落入晋军手中,多少荣华富贵梦破此刻。

    郎才女貌也好,油头粉面也罢,曾经的纸醉金迷皆在此刻沦丧,洒下无数血泪!

    由此,呼延无恨大军也正式拉开了与高品大军的对决!

    高品以手头大量人质劝降,玄薇岂能答应,高品一怒之下推出数千卫国官宦家眷,将一群老弱妇孺推向了两军对垒阵前,要打要降悉听尊便!

    此举歹毒,令呼延无恨也很是忌惮,大军被逼得连连后退,略呈守势!

    山头上,高瞻远瞩对峙局面的邵平波笑了,对身旁来到的邵三省挥手指点远方道:“高司马果决,不惜面临断后的危险,也要抢先截下这些人,如今果然发挥了妙用!玄薇拖延,迟迟不肯弃守卫京,耽误撤退良机,以致酿下如此苦果,卫国百官怕是对其怨恨不已!”

    “是!”邵三省应了声,继而又低声道:“大公子,掌柜的来了。”

    邵平波回头,邵三省点头确认,两人转身而去。

    山脚溪畔,邵平波与神秘来客见礼后,问道:“急于求见先生有要事,先生为何拖到现在才来?”

    掌柜的摇了摇头,“圣境内出了些事,一时不便离开。说你的事吧,急着见我何事?”

    邵平波立刻神情凝重道:“先生上次送来的有关牛有道的情况,我细览了一遍,发现了大问题,牛有道应该要对无量果下手,先生须想办法阻止!”

    此话一出,掌柜的目中流露古怪神色盯着对方。

    不见回应,邵平波着急道:“先生,此并非虚言,牛有道这是要从根子上下手,一旦让他获得禁物,后果不堪设想!”

    掌柜的笑道:“我知道你急于了结和牛有道之间的恩怨,如今已如你所愿,没必要再揪住他不放了。”

    邵平波不解,“先生此话何意?”

    掌柜的:“牛有道已经死了!”

    “啊!”邵平波当场惊呆了,旋即断然摆手,“这不可能!他的能耐我太清楚了,哪有那么容易遭人毒手!”

    掌柜的:“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他把牛有道遇刺的大概情况讲了下。

    邵平波听后仍不敢相信,来回踱步思索了一阵,忽停步在对方面前,“先生,大事不妙,无量果牛有道很有可能已经得手了,他很有可能是诈死脱身!”

    掌柜的呵呵一声,“邵平波,你惦记牛有道惦记魔怔了吧?无量果那么显眼的东西,有没有丢失,大家都看不到,都是瞎子不成?”

    “……”邵平波哑口无言一阵,忽又急问:“可有见到牛有道尸体?若是面目全非,不能辨认,定是有诈。牛有道乃狡狐,危险未至,他便有可能闻风先遁,绝不会如此轻易被人谋害致死!”

    ps:谢“康叔01”两肋插刀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