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七五章 人心惶惶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对此,严立倒也没有在意,环顾四周,欣赏了一下这被茅庐别院众人占据了许久的庭院,双手不慌不忙慢慢抱于腹前,冷冷道:“遵照紫金洞与牛长老的约定,要对不住诸位了。遵照约定,也是遵照门规,紫金洞不允许大量外人驻扎,还请诸位立刻离开。”

    这份约定,管芳仪自是知晓,也知道牛有道一死大家在这里无法立足,强留反而会带来危险,因此牛有道对她早有预设交代,离开!

    管芳仪颔首道:“自是遵命,只是这么多人突然离开还需一点时间收拾准备,立刻的话,未免有些难为我们。”

    严立淡然道:“紫金洞也不会不近情理,给你们半天时间,半天后,若还有人在此逗留,休怪我不客气!”

    “这些个家业,这么多人,半天时间如何能够收拾完?”管芳仪质问一句,见对方不为所动,明白了,惨笑道:“道爷刚死,又是为紫金洞而死,紫金洞转头便如此相逼,未免太过不近情理!”

    “规矩就是规矩!”严立扔下话转头而去,一群随行弟子皆有幸灾乐祸感,都知道师傅摆明了在报复。

    严立的确在报复,只是这报复的力度他尚嫌不够,然而宫临策有叮嘱,不让做的太过了。

    道理很简单,如同当初和牛有道商议的,紫金洞还想顺利接手商朝宗一系的势力,现在做的太过了,会让商朝宗为难,商朝宗那边怕会不好交代。

    为了一时之气,而令更重要的事生波折没必要,宫临策因此而约束了自己师弟。

    当然,也算是给了严立出气的机会。

    巨安目睹了这一幕,慢慢走到了闻墨儿身边,夫妻二人相视而叹,也无奈,他们无法左右严立的决定。

    离开的严立一行,似乎生怕茅庐别院其他人不知牛有道死讯,离开时一路见人便问候提醒。

    转瞬,整个茅庐别院人心惶惶。

    听到消息的段虎和吴三两立刻赶赴别院深处,袁罡明显还不知情,正光着膀子锻体,一身的腱子肉给人视觉冲击力。

    “袁爷,道爷出事了……”走到铁杠下,段虎迅速把情况讲了下。

    袁罡收功,从倒吊的铁杠上翻身而下,面色凝重。

    段虎低声问了句,“袁爷,道爷真的遇难了吗?那个假替…”

    袁罡猛偏头,沉声道:“闭嘴!”

    段虎只得闭嘴了,迅速观察四周,与吴三两相视一眼后,两人都眼巴巴看着袁罡,期待能得到确切答复。

    别人不清楚,两人却是‘假牛有道’的亲手经历人,假牛有道的事属于严格保密事件,整个茅庐别院只有他们三个知道,更是袁罡暗中亲手布置的,现在突然传来牛有道的死讯,两人想不怀疑都难,都以为袁罡知道更多内幕。

    袁罡没有答复,回了自己屋内,咣一声关门。

    门外跟来的两人差点被门给撞了鼻子,吴三两轻轻敲门,唤了声,“袁爷!”

    “让我安静一下。”屋内的袁罡回了句。

    门外两人只好作罢,但也心绪难宁,默默徘徊在庭院中,希望等到袁罡出来。

    实在是袁罡的反应让两人心里有些没底。

    屋内静默中的袁罡慢慢矮身,慢慢坐在了地上,绷着一张脸,无声无息静默着。

    他知道的其实也不多,也许是有些事情不便在书信中详述,牛有道并未告知他其他的什么计划,只是之前吩咐了他作假之事,让他秘密操办。假的牛有道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他真的不清楚。

    现在突然传来牛有道的死讯,他也有些措手不及,有点不知真假。

    凭他热血冲动的性格,现在之所以能稳住,也是因为有与段虎和吴三两一样的怀疑,会不会是道爷的金蝉脱壳之计?

    这边一直在定期向圣境那边传递消息,可道爷那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复这边了。

    这让他内心陷入了不安。

    他尽量绷住了心中的忐忑,自我安慰,道爷应该不会出事的,应该是不会出事的。

    他是了解牛有道的,认为凭道爷江湖中纵横、腥风血雨中横行的本事,应该是不会出事的。

    一时间无法求证事情真伪,他也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将自己独自封闭在屋内。

    外面,管芳仪来了,红着眼眶来了,妆花了,明显哭过,强忍悲痛而来。

    见到段虎和吴三两,管芳仪问道:“猴子呢?”

    段虎回:“在屋里。”

    管芳仪迈步走去,段虎又提醒了一声,“红娘,袁爷说,他想安静一下。”

    管芳仪止步,回头问道:“他已经知道了?”

    两人点了点头,吴三两:“刚告诉他了。”

    管芳仪瞅向那大白天紧闭的房门,似乎明白了什么,遂没有再过去打扰,叹道:“他想安静,那就让他安静一下吧。不过…情况你们应该也听说了,严立在逼我们滚,只给了我们半天收拾的时间,拖延的话,严立只怕会趁机发难雪恨。我知道他心里不好过,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可现实还得面对,回头,你们两个好好劝劝他,抓紧收拾吧。”

    两人点了点头,拱手相送。

    管芳仪失魂落魄而去,这些年,牛有道对她高低不错。

    平常嘴里虽然经常对牛有道没什么好话,可接触的深了,深知牛有道这样可靠且让人心安的人难遇,相处久了也真的是有了感情,不是男女之情,更像是真心实意的亲情。

    陡闻噩耗,她心里真的很难过,很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可是没办法,她还要稳定茅庐别院的局面,还要执行牛有道遗留下来的事情,将茅庐别院的人给予安置。

    牛有道生前的布置,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真的走到了要执行的这一步,管芳仪心中凄凉。

    刚走出院门,便见火凤凰匆匆跑来了,拉住她,一脸慌乱道:“红娘,听说道爷在圣境遇难了?”

    管芳仪被她说的心里难受,可也怕她难受,抓了她的柔荑安慰,“不要担心,缥缈阁只是让紫金洞递补人选,没有提及昆林树,你丈夫应该没事的。”

    情况不明才更让人忧心,火凤凰也知道大家的心情不好,不知该说什么,欲言又止了一阵,复又问:“听说紫金洞限我们半天内走人?”

    管芳仪叹道:“道爷不在了,紫金洞也容不下我们,走就走吧。你放心,我们不会扔下你不管,跟我们一起走吧?”

    火凤凰茫然,不跟这些人一起走的话,早已背叛师门的她又能去哪,哭了,哽咽着点了点头。

    管芳仪安慰了几句,让她回去尽快收拾。

    这里刚送走火凤凰,还没走出几步,又见一身僧袍的圆方甩着宽袍大袖火急火燎的赶来。

    没顾上与自己擦身而过的火凤凰打招呼,跑到管芳仪面前,圆方一脸害怕道:“红娘,他们说道爷那个了,真…真的吗?”

    管芳仪银牙咬了咬唇,默默点了点头。

    圆方脸一垮,一张脸成了苦瓜一般,袖子一阵乱甩,转着圈圈没头苍蝇似的,“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道爷是什么人?一向是道爷祸害别人的,怎么可能被别人给祸害了呢,这不可能啊!”

    突然一停,面向管芳仪,两手一摊,“听说紫金洞要赶我们走,道爷不在了,我们怎么办?”

    管芳仪牵强笑道:“你不用担心,你比我们都好,你可以留在这里的。”

    “我留在这里?不不不…”圆方双手连连摆动,“我可不敢留,那些人跟我们过不去,道爷在时他们怕了道爷,道爷不在了,他们没了顾忌,回头非得被他们欺负死不可,他们人多势众,贫僧可不是他们的对手。”

    搞的紫金洞若不是人多势众他就能是紫金洞对手似的。

    摆手之后又瞪着眼睛问道:“你们去哪?我们跟你们一起走。”

    管芳仪叹道:“有些浑水,你们趟进来了,哪有那么容易脱身。道爷在时,还能周全你们,道爷不在了,我们自身处境都艰难,如何还有能力带着一群凡夫俗子和尚到处乱跑,你难道能抛弃那群和尚不管?”

    抛弃南山寺的和尚,牵涉到自己的信仰,圆方做不到,急得直挠头。

    管芳仪继续道:“这其实是道爷生前的意思。道爷说了,你们手上掌握着酿酒的秘法,是条财路,只要你们愿意留下,紫金洞必然会善待你们,绝不会为难,继续呆在紫金洞可保平安。你们若跟着我们走,会惹人觊觎,反而会给我们带来危险。”

    “佛祖啊,是贫僧犯了贪念,要罚就罚贫僧一人吧!”圆方仰天合十,后悔不已的样子祷告,后悔不该太贪心将各种赚钱的法门捂在手里,譬如酿酒秘方,如今反倒成了套在脖子上的枷锁。

    管芳仪没心情跟他瞎扯,直接走开了。

    她太了解这妖僧了,现在只是一时的忏悔,回头有了机会该捞的照捞不误,只要本性难移,估计佛祖也难劝阻。

    她有时候其实也觉得奇怪,奇怪牛有道还真是荤素不忌,什么样的人都敢收,这种要人品没人品的妖僧收来作甚,缺这几个端茶倒水、种地耕田、伺候饮食的和尚吗?

    闭眼祷告一番的圆方收手,回头左右,发现管芳仪不见了,立刻甩开袖子快跑离去,不知要去干什么。

    PS:月票满五千张加更。轻扫衣袖,小意思,期待下一个五千来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