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七七章 袁罡的办法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闻墨儿不仅是通风报信了,还亲自去求见宫临策,但一样,她也见不到宫临策。

    巨安尽力了,闻墨儿也尽力了,当着茅庐别院众人的面,夫妻二人虽没说什么,能力有限也不敢做什么保证,但背后是真的尽力了。

    夫妻二人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再多的,做再多也没用。

    宗门已作出决定的事,两人的能力也只能到此为止,强闹下去会闹得自己在紫金洞无法立足,同样也不会有效果。

    管芳仪还想尽量挽回,这批飞禽的价值不说,也是一批很好的脚力,茅庐别院人员的撤离用得着,能及时避险。

    别的不说,就说惠清萍,必须尽快让其赶到妖魔岭,否则待到天女教知情后追杀,那就麻烦了。

    她四处奔波,欲找早年倾心于她,早年想对她一亲芳泽的紫金洞高层说说情,然而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首先她徐娘半老没了当年的魅力。其次,已登高位的当年那些人,已经不会再轻易为个女人而冲动。

    就这样,困在紫金洞的茅庐山庄众人,可谓四处碰壁,且孤立无援。

    没办法,最终不得不接受现实,家大业大,半天的时间很紧,碰壁后的管芳仪不得不督查大家尽快收拾。

    有些置办的家当是值些钱的,但体积方面的原因携带不便,最终也只能舍弃,只能尽量收拾一些能带走的东西……

    独自闷在屋内的袁罡在等待,独自等待!

    他在等牛有道的消息,他不相信凭道爷的能耐,一个纵横江湖、谋定八方的人能如此轻易死掉,尤其是还有那个替身的存在,所以他在等!

    他相信,只要道爷还活着,就应该知道自己的死讯传出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只要道爷还活着,就应该不会置之不理,应该会有消息及时来的。

    凭他和道爷的关系和感情,他相信,就算再隐秘的事情,涉及到这种情况,道爷瞒谁都不会瞒他才对。

    他的判断是准确的,就在整个茅庐别院都在惶惶然收拾且不知前途何在,又限期将至之际,一只金翅降临了。

    “袁爷,您等的消息来了。”段虎敲门禀报了一声。

    嘎吱!门开了,袁罡突然冲了出来,一把夺过书信,迅速打开查看。

    段虎和吴三两相视一眼,两人也搞不清这封密信的来历,但两人之前得到了袁罡的吩咐,一旦那方面的金翅来讯了,立刻告知他,不得有任何耽误。

    看过信上内容,再反复确认字迹,没错,是道爷的草书没错,假不了。

    也就是说,道爷没死,道爷还活着!

    再次确认信中的交代内容,袁罡心绪大定,深呼出一口气来,如释重负,书信折好藏入了怀中,沉声道:“红娘在哪?立刻让她来见我。”

    “是!”吴三两领命快速离去。

    没多久,管芳仪来了,两人在庭院中碰面在一起,管芳仪面容上颇有怨意,冷冷道:“你终于舍得出门了?”

    有点火大,平常与她互不相让,事到临头却缩着不吭声,让她一个女人出面应付,受尽为难。

    袁罡左右回头看了看,挥手道:“你们先退下。”

    段虎和吴三两相视,拱手领命,离开了,小院里就剩下了两人。

    管芳仪:“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鬼鬼祟祟的作甚?紫金洞限我们半天离去,再不走,人家可就要不客气了。”

    袁罡:“不走了,茅庐别院的人就在这,谁也赶不走我们!”

    管芳仪:“人走茶凉,你最好不要再耍你的臭性子,别以为人家会客气,现在还能好好请我们离开,再耗下去,怕是要灰头土脸滚蛋。严立的徒弟是谁杀的,虽然没证据,可大家心知肚明,那个严立正愁找不到借口做给下面人看。”

    袁罡:“我没任性,道爷生前另有安排嘱咐。”

    “……”管芳仪一愣,旋即恼羞成怒道:“既然早有安排,为何不早说,害我到处求爷爷告奶奶。”

    袁罡:“之前不说,自然有之前不说的道理。”

    管芳仪也不啰嗦了,到了这个关头,不是斗嘴的时候,正事要紧,问:“安排何在?”

    袁罡:“你立刻跟我走,去跟我见一个人。”

    管芳仪愕然,“见人?这个时候了,见什么人?”

    袁罡摇头:“不知道。道爷生前安排说了,若遇见麻烦,立刻去见此人,此人能帮我们化解所有麻烦。”

    管芳仪气得跺脚道:“你有病吧?现在才说!那快走吧,还磨蹭什么。”

    袁罡不急,问:“飞禽坐骑被紫金洞控制了?”

    管芳仪叹道:“明知故问,紫金洞摆明想趁火打劫,想独吞了!”

    袁罡抬头看了看天色,“路途有点远,马不停蹄估计最少也得要个半天的时间,必须用飞禽代步才能及时赶到。”

    “啊!”管芳仪恼怒道:“那你之前还闷在屋里磨蹭个什么劲?如今飞禽坐骑被人给控制了,马上就要把我们给扫地出门了,半天?来回最少就是一天,我到处求人,连能说上话的人都见不到,哪来的一天宽限时间?”

    袁罡二话不说,转身回了屋里,再出来,手上提上了三吼刀,大步从管芳仪身边经过,“走!跟我去见宫临策。”

    见他拎上了杀伐用的武器,管芳仪一惊,快步跟上,“你干什么?宫临策根本就是有意回避不想见我们,硬来没用。我警告你,现在不是耍你性子的时候,千万不要乱来。”

    袁罡:“你放心,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跟了道爷多年,我多少学到了点。”

    “你有什么办法?”管芳仪不放心而问。

    袁罡未答,直管前行,管芳仪不得不小步快跑跟上。

    两人来到了紫金洞宗门议事大殿外,求见宫临策,不出管芳仪所料,见不到人,还是那句话,掌门出去了,不在!

    当!袁罡戳刀在地,面无表情道:“不可能所有长老都不在吧?劳烦向能做主的人通报一声,就说我茅庐别院愿将所有飞禽坐骑无偿献于紫金洞。但撤离之事还望宽限三天,实在是收拾起来不便,一时间难以收拾妥当。”

    “……”管芳仪愕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袁罡,难以置信般。

    她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就是想尽量保有那批价值不菲的飞禽坐骑,这家伙居然要主动拱手送人?

    不过因为知道目的,转念间又露出若有所思神色,暂未发作,准备先看看再说。

    愿无偿献上飞禽坐骑?拦阻弟子面面相觑,这事不小,他们还真做不了回拒的主,当即请稍等,一人迅速跑入里面通报去了……

    “宽限三天就无偿献上那批飞禽坐骑?”轩阁内的宫临策诧异而问。

    他哪能不在,这个关头当然在宗门内,只是不愿见茅庐别院的人而已,巧取豪夺不是什么光彩事,理不好讲,他毕竟是堂堂名门正派的紫金洞掌门。

    不仅仅他在,除了严立外,身在宗门的几个长老也都在,还在商议递补入圣境的人选问题。

    大家伙正互相扯皮讲理呢,都不想去圣境。

    来禀弟子道:“是的,他是这样说的。”

    宫临策回头看向左右的长老,问:“诸位怎么看?”

    长老尹以德沉吟道:“若是能主动献上,自然是好事,咱们毕竟是名门正派,让人说吃相难看也不好,毕竟下面还有那么多弟子看着,有损门风。若能名正言顺拿到的话,给个三天宽限期也不为过。严师弟的那点怨气,和宗门名誉比起来不算什么。”

    余者皆微微点头,显然也赞同,东西扣在紫金洞手上,也不怕茅庐别院那边反悔。

    宫临策嗯了声,起身,负手来回踱步一阵,忽停步叹道:“口说无凭啊!”

    众人相视一眼……

    没多久,长老莫灵雪出来了,随行弟子捧着笔墨纸砚。

    走到管、袁二人跟前,莫灵雪微笑道:“掌门不在,这里暂时由我主持门内事务,二位的想法,弟子已经禀报了。”

    宫临策说了自己不在,不便出来露面,否则也太尴尬了,让她出面应付。

    管芳仪拱手见礼,袁罡扶刀而立,面无表情道:“那就请莫长老高抬贵手通融通融。”

    莫灵雪呵呵道:“其实吧,也不存在什么献上不献上的。牛长老本就是紫金洞长老,他的东西就是紫金洞的东西,他留下的遗物自然归于紫金洞,这个理放哪都说的过去。当然,紫金洞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地方,门规虽在,也不能不近情理,大家能心平气和收场是好事。这事我就做主了,宽限三天就宽限三天,只是…”

    回手示意了一下旁人手上托盘里的笔墨纸砚,“口说无凭,我们也不愿与你们为这种事闹出什么风言风语,还是立字为据把事情落实个清楚的好,你们说呢?”

    袁罡:“好说。不过我们有个不情之请。”

    莫灵雪皱眉,“什么事?”

    袁罡:“宽限我们三天时间是一回事,现在我们被逼仓促离去,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落脚地方,还望先给我们一只飞禽坐骑当脚力,让我们先去落实一下大家离去后的落脚之地。就我和红娘走一趟,其他人和物皆留在这里为质,三天之内我们一定返回,茅庐别院内的所有人一定在三天内离开紫金洞。莫长老,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这个嘛…”莫灵雪有点迟疑,貌似转身思索,却趁转身后对一名弟子使了个眼色。

    那弟子会意,悄然离去,入内向宫临策禀报去了,请宫临策定夺。

    对方毕竟是要带走一只飞禽坐骑,这玩意价值不菲,万一一去不返的话,是要担责任的,不好轻易做主。

    ps:手残,码字不快,只能说些客套话:票数排名虽不高,但还是要真心敬谢大家的投票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