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七八章 从圣境给你带的礼物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获报的宫临策并未拍板答应,尽管心中已有定意,但还是问其他长老意见如何。

    对方提出的要求还算合理,有人和物作质押,不少人都是袁罡和管芳仪的心腹手下,不至于弃之不顾。

    就算弃之不顾,一只飞禽坐骑能换来其他飞禽坐骑的名正言顺接收,也不算吃亏。

    众长老的意见是答应,宫临策认可了大家的意见。

    那名弟子再露面,对莫灵雪微微点头,心中有数的莫灵雪当即想好了似的,转身道:“好吧,我就破例一次。”伸手指向一旁弟子托着的笔墨纸砚,示意立下字据。

    袁罡欲迈步上前,管芳仪伸手抓住了他胳膊,袁罡回头与之对视,读懂了管芳仪的眼神,似乎在问,你真要如此,可有把握?

    袁罡抓了她的手腕,扯开了,走到了笔墨纸砚前,提笔写下了字据,并画押。

    莫灵雪又朝管芳仪抬了抬下巴,“既然是你们两个人离去,红娘不妨也在字据上画押。”

    管芳仪尚犹豫,袁罡催促:“时间有限,快点吧。”

    此时也只能信袁罡的,管芳仪上前在字据上画了押。

    拿着字据审视过后,莫灵雪满意的笑了,字据收好,亲自陪二人走了一趟,亲自与严立沟通。

    听到要宽限三日,还要再借用一只飞禽坐骑,严立颇为不满,奈何是宗门的决定,他也只能遵从。

    借用到了脚力后,管芳仪迅速与茅庐别院的人通气了一声,告知多了三天的宽限期,后才与袁罡乘着晚霞腾空而去……

    马不停蹄要跑半天的时间,借用飞禽脚力至少要省下大半的时间。

    某种程度来说,要见的人离紫金洞并不远,不过二人抵达目的地时天色已经大黑。

    一轮弯月下,飞禽载着二人落在了山林深处的一处山巅上。

    山巅上已有人等候,一人在一棵大树下负手而立,寂静空对月。

    落地的二人相视一眼,之后齐齐盯着负手而立之人,管芳仪嘀咕问了声袁罡,“什么人?”

    背对之人抬手,撕下了脸上的假面,之后慢慢转身看来,一脸微笑着,“你们来了。”

    袁罡和管芳仪瞬间愣住,尤其是管芳仪的反应,更是如同见了鬼一般,法眼将对方的容貌看了个清楚明白。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微笑,熟悉的声音,除了牛有道,还能有谁?

    “道爷!”回过神的管芳仪陡然发出一声惊呼,小女孩似的撒欢跑去,兴奋的疯了一般,直接来了个投怀送抱,搂住了牛有道狂亲。

    牛有道被她闹了个措手不及,头次见这女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撒欢,热情的有点过头了,被她抱住狂啃狂亲,连唇也不放过,连那香舌也欲撬开他牙关往他嘴里钻。

    没想到这么大反应,牛有道有点吃不消了,紧闭着嘴,欲推开她。

    谁知管芳仪反而将他抱紧了,紧紧抱着,踮着脚尖圈臂挂在了他身上,与之交首,哭了,哽咽道:“王八蛋,你吓死我了!”真的哭了,眼泪哗哗的,之前的委屈似乎终于找到了倾泻之地,终于敢放下坚强做回女人,敢放心发泄了。

    牛有道渐意识到她为何如此不矜持,笑意矜持,拍着她的后背,调侃道:“好了,年纪一大把的老女人,还来这套,恶心不恶心。”

    “噗!”管芳仪瞬间破涕为笑,亦恼羞成怒,一把推开了他,吼了一嗓子,“怎么不去死?”

    她发现这家伙不是一般的让人讨厌,总提醒她是老女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讨厌至极!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不是假的,是正儿八经的道爷回来了,骂完之后又笑了。

    袁罡走了过来,一张刻板的脸上竟也露出些许笑意,如同寻常打招呼,“道爷!”

    牛有道也笑了,抬一只手在他胸膛拍了拍,“还好吧?”

    “还行。”袁罡点了点头,忽又一根手指朝牛有道脸上指了指。

    “……”牛有道不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管芳仪定睛一看,“噗”捂住了嘴,“哈哈…”笑得收拾不住了,笑得花枝乱颤,笑得前俯后仰,脸上还带着刚哭过的泪珠,差点没笑断了气一般,牛有道一脸的凌乱,脸上布满了她的杰作,布满了她的口红印。

    手从脸上抹出了颜色一看,牛有道明白了,叹了声,“这叫什么事,红娘,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管芳仪哼了声,“得了便宜还卖乖,多少男人想一亲芳泽还没这机会,便宜你了…”忽想到什么似的,猛回头看向袁罡,恼怒质问:“你早知道他没死?”

    袁罡面无表情:“之前不知道,决定来此前接到了道爷的信才知道。道爷只吩咐了我来与人碰面,我不知是道爷本人。”

    “早说没死会死啊,害我白白提心吊胆。”管芳仪一顿埋怨之后,又看向了牛有道,上下打量着,惊奇道:“道爷,之前缥缈阁的人来了,说你死了,让紫金洞递补人员进去,可你明明好好着,怎么回事?”

    牛有道笑道:“的确是死了,不过死的不是我,是我的替身。我之前让猴子暗中给我物色了个替身。”

    “……”管芳仪又回头,对着袁罡咬牙切齿道:“你亲自物色的替身,还敢说不知道是假死?”

    袁罡一切兴奋都隐藏在平静的神态下,解释道:“我不知道爷计划,不知是用来替死的,不敢确定。”

    管芳仪显然不信。

    牛有道叹了声,“红娘,猴子这人你还不知道吗?一根筋,我若告诉他替身是用来替我死的,他是不会让人白白去送死的,你说我敢告诉他吗?”

    这话,管芳仪倒是信了,讨厌袁罡那狗不吃屎的样子。

    袁罡脸颊绷了绷,不得不承认,若真知是让那替身去送死的,他的确未必会配合,他宁愿事情麻烦一点另想别的办法,也不会无缘无故去害死别人。

    在他看来,这样做是不对的,他没办法像牛有道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怎么,心里有疙瘩?”牛有道问了句,自己苦笑了,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就怕你想不开,所以让你利用情报网络留心,找个合适的人,那人奸杀了自家掌门的女儿,这种人死不足惜。”

    袁罡沉默着,面色依然有些凝重。

    管芳仪斜睨,鄙视一句,“假仁假义!”又对牛有道说,“这事你之前就该交给我来做。”

    牛有道:“你那边的人,我当时也不敢保证是否完全没问题,此事非同小可,还是小心点好。”

    管芳仪不满嘀咕,“说到底,还是不信任我呗。”

    牛有道呵呵道:“不信任你,就不会让猴子带你来见我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没用,袁罡也知自己讲道理讲不赢牛有道,撇过了替身代死之事,问:“道爷,圣境里的人都认为你死了吗?”

    牛有道微微点头。

    这话倒是提醒了管芳仪,担忧道:“如此一来,你岂不是不能露面了?否则圣境那边知道被你给欺骗了,岂能放过你?”

    牛有道:“不能露面就不露面。我也是没了办法,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已经被各方盯上了,连九圣都盯上了我,纠缠下去,会越来越吃力,再怎么应付也是越来越危险,因此不得不提前死一次,从纠缠中脱身!”

    现场略静默了一下,管芳仪大概懂了为什么说让猴子带她来见他就是对她的信任,又试着问道:“道爷能把替身弄进圣境,又能从圣境出来,圣境内是不是有人相助?”

    “嗯!”牛有道略颔首,却岔开了话题,“看你刚才哭哭啼啼的样子,怎么,紫金洞那边让你受委屈了?”

    暂时不想提及莎如来,有些事情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事情能不能周全的问题。

    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会影响一个人的行事风格,譬如触及莎如来会不会行为有异,容易让人看出异常来,不如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管芳仪知道他不想说的也问不出来,也就不问了,接了牛有道的话,哼道:“紫金洞欺人太甚,你的死讯一来,严立便迫不及待了……”她把事发情况讲了讲。

    牛有道微笑,“意料之中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能给你们一条活路,不算做的太过分。”

    管芳仪瞪眼:“严立咄咄逼人,宫临策避而不见,连你那个师傅也不肯露面,连咱们的那批飞禽坐骑也被扣下了,紫金洞上上下下如此待我们,你还笑得出来?”

    牛有道依旧微笑:“站在人家的立场,也没做错什么,可以理解。好了,别生气了,这事我来处理。”

    管芳仪:“你倒是心大,你站哪边的?那批飞禽,我跟猴子写下了字据送给人家,你现在又不能露面,怎么要回来?”

    牛有道:“我既然回来了,是我们的,谁也拿不走,放心,我来处理。”

    因受了紫金洞的委屈,管芳仪不满噘嘴,不过一连两句“我来处理”已足以扫清她心头阴霾,道爷回来了,之前的种种担忧和困扰突然间都觉得算不上是什么问题。

    见她不高兴的样子,牛有道淡淡一笑,取下背负的包袱,从中摸出一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递予,“别生气了,给,从圣境给你带的礼物。”

    管芳仪顿时来了兴趣,随后发现只是一颗石头而已,又不满道:“一块破石头,算什么礼物…”忽又发现份量不对,手中晃了晃,讶异道:“里面有东西?”就要破开。

    牛有道伸手一拦,“这礼物见不得光,现在不要开启,回去后找个无人的地方再秘密开启。”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