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六十九章:融合
    这么漆黑,自己竟然能看见?

    杜迪安拍了拍自己的脸,少许的痛感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做梦,不禁抬头望向石块堆上面的窟窿,只见光线阴暗,只照到石块堆上有些许微弱光明,而电梯井内依旧漆黑一片。eΔ乐虎国际国际ww*w.

    可是,在他此刻的视界中,地面上所有事物却都看得清清楚楚。

    杜迪安眨巴着眼睛,突然,他想到自己昏睡前看到的血色小虫,顿时寒毛竖起,急忙掀开胸前软甲望去。只见白色纱布依然卷着,渗透出的鲜血染红了纱布,血迹已经干涸。

    杜迪安轻轻摸了摸伤口处,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当即一圈一圈地解开纱布。

    等纱布剥落时,杜迪安顿时看见了胸口的伤痕,让他惊愕的是,这道本该是斜竖的匕伤痕,此刻竟然完全愈合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疤痕。另外,在这愈合的疤痕上,有一道横亘的半根手指长的暗红血痕,就像凸起在肌肤外的血管,凝固在那里。

    杜迪安脸色变了变,轻轻地伸手摸去。

    轻微的触感从血痕上传来,杜迪安想到那只钻入纱布的血色虫子,脸色难看,该不会,那只虫子钻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吧?

    任谁想到自己体内钻入一只未知虫子,都会毛骨悚然。

    杜迪安想到自己的匕,立刻捡起,朝着胸口的血痕处划去,他怀疑,那虫子就寄居在这血管似的血痕内。

    匕轻轻刺破了血痕,从中流出暗红鲜血,与此同时,杜迪安顿时感觉到一股剧痛传递到大脑神经,全身忍不住颤栗,尤其是左边的心脏最为疼痛,就像被挖心一样,这是实实在在的「心痛」。

    他手掌哆嗦着,立刻停止继续刺入,他感觉再继续刺入,自己会活活痛死!

    等匕松开,那痛感顿时减轻几分,杜迪安却已经痛得满头热汗,喘息着低头望去,只见那划破的血痕,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在迅愈合,没过多久,便恢复到先前原样,只有流出在胸口皮肤外的血液,证明自己先前刺伤过这里。

    在这血痕愈合时,那剧痛的感觉也渐渐平息。

    杜迪安的脸色有些难看,难道说那只虫子跟自己的身体,已经长到一体?

    他脸色变幻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勇气继续尝试刺破血痕,只暗暗想着,若能在这壁外废墟中找到显微镜,或是自己根据级芯片里的知识,自己造出一个,就能知道自己胸口的变化,而眼下,却只能暂时就这样放着。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难受,但却无可奈何。不过,想到自己这次九死一生,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心中难受的感觉便淡了几分。

    “我的视觉,能够在黑暗中看清东西,多半是先前的病菌感染造成的,而那只血色小虫子,很可能就是病菌之一,而且是最强壮的一只,甚至越了病菌的概念,是一种全新的变异微生物,能够寄居在其他生物的血液中!”

    杜迪安恢复了冷静,思索起昏迷前的事。显而易见,这血色小虫是从那黑色巨兽的血液中爬到自己身上的,或许在这怪物没死前,就寄居在它的血液中,等它死了以后,就找到了自己……一个新的宿主!

    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感染了这怪物的血液,却没有被病毒感染,变成行尸。

    因为,在这怪物血液中很可能有大量这样微小的血色虫子,顺着血液爬到了他的体内!这些原本就寄居在怪物血液里的小家伙,对病毒早已产生抗体,因此进入自己体内时,也增强了自己对病毒的抵抗力,这才保住自己没有被尸化。

    不过,这仅仅只是杜迪安的推测,只有找到显微镜进行研究,才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迪安看了看手脚,稍微活动一番,感觉并无异样,才稍稍放心下来,转身顺着石堆爬去,脚刚一用力,顿时感觉身轻如燕,高高跳到了石堆外的窟窿上。

    杜迪安有些错愕,再次看了看自己的手脚,回想起先前肿得巨大的模样,他忽然念头一动,弯腰抓向一块半米大的石块,两手一抱,却轻轻就抱起。

    杜迪安暗道果然,将石块随手丢了出去,原地轻轻弹跳起来。

    嗖地一声,原地跳到三四米高!

    而这,还是他没有用出全力的情况。

    要知道,三四米高可不是脑袋的位置,而是脚底的高度,这已经出普通人类体能太多太多,就算是极限苦练几十年的人,都未必能达到这样的非人地步!

    “果然,力量度,全都提升了,而且提升的不是一点点,包括视觉也进化了,能够在黑暗中视物,不过,变化最厉害的,却是嗅觉……”杜迪安轻轻落下,先前他就感觉到电梯井内的气味浓得有些难以忍受,此刻知道身体的变化后,立刻闭上了眼睛。

    顿时间,只觉无数的气味飘入鼻端。

    在闭眼的黑暗画面中,他却仿佛能看见一团团散着各种气味的东西,以自己的身体为中心遍布在各处,他能直接闻到气味的源头,并且能判断出距离,纵然是闭着眼睛,单凭气味的捕捉,也能知晓周围的环境!

    杜迪安睁开了眼睛,心中有些震撼,这嗅觉提升的太恐怖了,简直像一条猎犬!

    “这嗅觉提升的比例,跟体质完全不成正比,出太多太多了,先前那只怪物也是嗅觉极强,难道说,这血色小虫爬到我体内的同时,也将它的某些能力,带入到了我的身上?”杜迪安怔了一下,不由得感到兴奋起来,这嗅觉对他而言就是一个级雷达啊,有什么气味浓郁的怪物在远处活动,都能够闻到!

    可以说,这是一个极强的感知和保命能力!

    有这级嗅觉,杜迪安顿时对活下去的信心倍增,如今普通行尸他相信自己能够正面击杀,就算再遇上跟这黑色巨兽一样可怕的怪物,也能远远感知到,提前躲避。

    这时,杜迪安忽然从那无数气味中,闻到自己的汗味,正是从背包上散出来的,而位置,就在前方底部二十六米外的石堆中。

    他心中一喜,立刻抓着残破的墙体,跳跃到大楼底部,这里是原先的二楼位置,此刻办公室里所有东西,全都堆在最底部。

    杜迪安跳了过去,此刻他全身伤势已经愈合,但肚子仍饥饿无比,背包里有干粮和水,以及那深蓝圆球。

    想到那圆球,他忽然想到自己手里还抓着一颗,不禁怔了一下,自己醒来并没有看到,他当时看过地面,确信自己不会记错,并没有落在地上。

    “没了?”杜迪安看了看两手,忽然看见左手掌心黏黏的,先前只顾着胸口的血痕,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只见掌心有一层淡黄色的黏物,散着腥臭味道。

    他愣了愣,顿时想起自己昏迷前,左手还抓着那深蓝圆球的,怎么圆球不见了?

    忽然,他想到之前火烧行尸时,深蓝圆球遇上高温在那行尸脑袋里融化的模样,不由得怔住,自己先前高烧,难道……温度高得让这深蓝圆球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