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百十二章:仇敌相遇
    相较于其他的兽类魔物,捕猎等级为四的普通行尸是初级猎人的最爱,只会简单地追逐身体的原始本能,利用陷阱,诱捕等技巧,很容易就能猎杀到,而不像其它魔物,早已培养出野兽般的生存意识,纵然是弱小的噬骨鼠,都懂得规避凶险,一般的陷阱很难将其捕获。

    不过,若是这些普通行尸通过大量进食,进化成镰刀行尸,身体各方面的素知都会直线上升,战斗力会跨越式提升,完全能正面硬撼中级狩猎者,而且会进化出简单的意识,不会轻易被人利用外力所捕杀。

    杜迪安先前在一号区见过镰刀行尸,此刻一眼就能区分出这些都只是普通行尸,这才敢大胆诱捕猎杀。

    嗖!嗖!嗖!

    箭矢一支支飞射而出,他的有效射程是百米,一百米的高度实际上是二十四五层楼的高度,大多数居民房的楼层高度都是四米到五米左右,属于正常规格。

    而杜迪安此刻站在的制高点位置,是一座摇摇欲坠被苔藓严重腐蚀的危楼顶上,约莫二十层左右,距离地面大概八十米,被石头吸引过来的行尸全都在他的有效射程内。

    箭矢精准地击中这些跑动中的行尸,它们的动作轨迹极好捕捉,经过先前短暂射击黑织者的高强度体验,杜迪安再射击这些行尸,顿时感觉轻松许多,至少对动作的预判不会太辛苦,很容易就能命中。

    锋锐箭矢从上而下,贯穿行尸脑袋,将其钉杀在地上。

    偶尔有失误的箭矢,从行尸肩膀锁骨处贯穿,或是从面部刺入,强劲力道将其身体带动得偏离地上。而没有痛觉的行尸在跌倒后,继续又爬起,朝着声源方向跑去。

    杜迪安连续的拔箭,射击,再拔箭再射击。

    行尸接二连三地倒下,很快,杜迪安箭筒里的箭矢用光了,他抓了个空,不禁苦笑一声,看了看街道上聚集的越来越多的行尸,当即来到大楼另一侧,抓起一些石块朝着远处投掷过去。

    石块落在相邻的街道上,粉碎的声音在寂静废墟中较为响亮,而行尸的耳朵格外敏锐,立刻聚集过去。

    杜迪安趁机飞快下楼,将身上涂上格莱莉临行时给他的行尸粉末,来到那些射杀在地上的行尸尸体前,飞快将其脑袋斩下,提着头发,或是颈脖断裂处,拎着七八颗脑袋,回到大楼里,找个角落处蹲下,迅速将脑袋剖开,立刻找到里面的寒晶,将其采集出来。

    等八颗脑袋全都剖完,杜迪安又跑了出去,将剩下的行尸继续斩下脑袋提回,在角落处偷偷解剖。

    如此反复三次,杜迪安才将所有射杀的行尸脑内的寒晶全部采集到,同时射出去的箭矢也全都回收回来。

    做完这些,杜迪安没有急着继续狩猎,而是回到楼顶位置,攥着其中一颗寒晶,咬破手指,将鲜血滴落在寒晶上。这冰凉的寒晶沾染上温热鲜血,顿时像冰块遇上极热的沸水,在鲜血滴落的位置飞速凹陷下去,急速融化,变成银质般透明的液体。

    杜迪安心道有戏,继续观察。

    鲜血融化到寒晶中央时,便停止了,像是余温不足。随着时间推移,鲜血的温度早已冷却,而寒晶却依然保持被融化的模样,静止不动,并没有将凹坑中的鲜血冻结成冰。

    看到这个,杜迪安心底松了口气,忽然又想到单是这样还不够保险,于是又回到楼下,采集到行尸的鲜血,掏出另一颗寒晶,将行尸鲜血滴在上面。然而,行尸鲜血并没有出现融化寒晶的迹象,反而落在寒晶上不久,还没滑落到寒晶底部,就被冻结成一颗暗红泪珠。

    杜迪安这才放心下来,暗道:“我的血液果然已经被惧染者魔痕改变,寒晶无法侵蚀我的鲜血,也意味着,我应该能直接吸收寒晶。”

    他攥着寒晶,想要直接吸收,但心底仍保留着一丝犹豫,尽管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至少有九成把握是自己推测的那样,但依然有一丝对寒晶这个未知物体的恐惧。而且他深知任何一个实验,都需要反复检测论证,只有在一个漫长周期内具备稳定性,才算成功,他不确定时间长了,或是吸收的数量过多了,会不会出现什么后遗症或副作用,毕竟,这寒晶实在太过诡异。

    想了片刻,他最终还是放弃马上吸收寒晶的冲动,毕竟生命只有一次,谨慎为好。

    将寒晶收入到背包里,杜迪安抓起弓箭,继续猎杀起行尸来,准备等自己的秘密实验所彻底完成后,再慢慢研究寒晶的秘密,以便于能够完善的利用它。

    时间飞速流逝。

    杜迪安在七号区一路猎杀,转眼间两天过去,身上猎杀到的寒晶数量,高达六百多枚,相当于六百多金币。在这两天途中,偶尔也遇见一些块头较大的怪物,他还没有看过怪物图鉴,无法辨认其捕猎等级,只能绕道躲开。

    “这些寒晶上交一半,自己留一半,以后兴许要在这壁外建造一个秘密基地。”杜迪安一边狩猎的同时,一边心中暗暗想道。

    忽然

    一股熟悉气味飘入鼻端。

    杜迪安一个激灵,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道妙曼身影,“是她!”

    这气味他绝不会记错,正是当初险些打伤他的那位血腥剑士拜琳!

    “在前方三十里左右……难道,她也在第七区狩猎?”杜迪安目光闪动,忽然想到第七区是最近财团重点清扫的区域,拜琳在这里似乎并不奇怪,不禁思考起来。

    所谓冤家路窄,当初在拾荒者总部时二人初次见面的过程,在杜迪安脑海中浮光掠影般闪过,他心底涌出几分杀意,但同时又有一个声音暗暗道:“当初只是言语冲突,没必要上升到杀人的地步,这么长时间过去,兴许她早就忘了自己这号人物,就算想到了,也只是给自己制造点小麻烦罢了,让让就好。”

    然而,另一个想法却浮现了出来:“这里是壁外,就算杀了她,也没人知道,也不受壁内律法保护,就算被人知道了,也没办法给自己定罪,杀了也就杀了,没人知晓,反而还能让自己以后不必遇上麻烦,虽然她是中级狩猎者,但先下手为强,敌明我暗,未必没有机会。”

    “杀人……还是太狠辣了。”

    “杀了,也就杀了,没人看见。”

    杜迪安心中沉吟时,忽然想到将自己逼入绝境的那位狩猎者,如今他早已知道对方的身份,叫拜恩,是那个女人的亲弟弟,一时间,他心底犹豫摇摆的心,顿时坚定下来,“她绝不会善罢甘休,这段时间只是自己在训练营,所以没办法对付自己,等自己离开了训练营,她肯定会想尽办法来暗算自己!”

    “斩草除根!”

    “得罪的人,就必须处理干净,彻底!”

    杜迪安望着右手的划痕,心中的柔软顿时坚硬下来。

    他握紧战弓,望着手里提着的大包寒晶,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咬咬牙,掏出一颗寒晶,将手掌划破,鲜血渗透出来,沾染到紧握在掌心的寒晶上。

    顿时间,冰凉的感觉顺着掌心涌入体内,似乎进入到全身各个脉络中。

    “单凭我目前的力量,就算是埋伏,也很难猎杀,只希望寒晶的推测是对的,不过不能吸收过多。”杜迪安抿着嘴唇,感受着寒晶在手掌间一点一点消失,心中却越来越紧张。

    片刻后,直到身体没有出现什么异状,他才稍松了口气,又取出一颗寒晶,小心翼翼地握住,继续吸收,一旦身体出现不适,就立刻中止。

    “这是我唯一的反击机会,是天赐的良机!”杜迪安心中暗暗道:“等训练结束,就会进入壁外,那时就任由她揉捏了,只有抓住这次机会,才能免除后患!寒晶啊寒晶,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心中不禁暗暗祈祷,这是冒险之举,但若不冒险的话,他将来从训练营出来后,面对的处境会更艰难。

    宁可当机会掌握在自己手里时牢牢抓住,也不让机会错失落入别人手中,再被动还击。

    ……

    ……

    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