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百五十章:发疯
    时光荏苒。

    杜迪安入狱已经过去一年。

    这一年中,杜迪安通过其他的囚犯和狱卒的闲聊中,采集到关于整个荆棘花监狱的信息,偶尔有不懂的,询问黑疤和其他一些“老人”,也能够得出答案。

    虽然开口询问,会暴露自己“越狱”的意图,但只要别让狱卒知道就行,毕竟,这里没有人不想越狱,只是,无法越狱!

    通过采集到的信息,杜迪安也深有同感。

    首先第一点难处,就让九成的人断绝了越狱的念头这座荆棘花监狱,建造于湖底!

    杜迪安在来的时候就见过,这湖泊中游荡着不少魔物,想要凿壁越狱?根本是自杀行径!

    而且,这座监狱能够承受湖水的压力,以及水下魔物的撞击,其厚度和坚固程度自然是非比寻常,想要在墙上凿开一个窟窿,简直是痴人说梦。

    因此,进入到这里的人,不管是多么不甘心,多么渴望离开,最终都只能认命。

    杜迪安知道这样的情况时,同样有些绝望,但在绝望过后的几天,坐在牢笼中的他忽然感觉无所事事了,脑子里没有可任何想法,完全空白,牢狱生活反而因此变得更加痛苦起来。

    于是他重拾心情,继续陷入自己的越狱计划中。

    这一次,他从零出发,思考着越狱的诸多可能性。

    最终整理下来,划分成两种。

    外和内。

    “外”指的就是凿墙,打破牢笼越狱之类的方法,从监狱本身入手。然而,这条路却一早就被堵死,先不说他没有工具凿,就算从每周一次的工作间中偷偷携带出工具,等他凿出监狱时,也不知是多少年后,而且凿开的第一时间,就会跟监狱里的所有人同归于尽,被湖水里的魔物吞吃。

    因此,这条路杜迪安放弃了。

    从监狱方面不行,就只能走内部着手,也就是狱卒方面。

    袭击狱卒?

    外面层层重兵把手,狱卒敢将他们集体放出去工作,自然就不怕他们暴乱。

    硬的不行,杜迪安想到了软的。

    贿赂狱卒。

    在他有这样的想法不久后,他就再次打消了。

    因为他看见一个刚进监狱不久的新人,就实施了这样的办法,而结果就是,这个新人被狱卒拖了出去,折磨得奄奄一息才丢回来。

    显然,贿赂是徒劳的,不是狱卒不贪心,而是他们有更好的办法,榨取出你身上的每一分价值。

    思前想后,杜迪安也觉得有些无计可施。

    这座监狱完全是一座铜墙铁壁,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打破。

    难道要就这样在监狱中老死,累死?

    又过半年。

    杜迪安忽然疯了。

    他大吼大叫,说一些胡言乱语的疯话,并且出手,将自己牢房中的几人打得半死。

    等两个送饭的狱卒过来时,看见杜迪安牢房中的几人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又看见杜迪安趴在他们身上继续胡乱出拳,状若疯癫,立刻大怒,打开牢房,持着刑棍进入,将杜迪安拽出牢房,丢在长廊上拳打脚踢。

    杜迪安怒吼着抬起拳头,扑向两个狱卒。

    他力气巨大无比,两个狱卒立刻就被他打倒在地,这一幕让其他牢房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谁都没想到,杜迪安的肩胛骨被穿刺钢钉后,竟然还有如此生猛的力量。

    其中一个狱卒爬起来跑了,很快,他召集来四五个狱卒,将杜迪安扑倒在地。

    一番殴打后,狱卒们将杜迪安拖了出去。

    一个多小时后,狱卒们拖着奄奄一息地杜迪安回来,将他丢回自己的牢房中。

    几天后,杜迪安伤势好了,又大吼大叫起来,将自己牢房里刚刚恢复一些力气的肥胖中年人等人打翻在地,此时恰好狱卒过来送饭,看见这一幕,顿时怒喝起来,冲过来制止。

    杜迪安怒吼着,将推车掀翻,跟狱卒扭打起来。

    两个狱卒压制不住他,其中一人被他打得吐血,另一人跑掉。

    很快,杜迪安又被更多的狱卒拖了出去,受刑一顿后,又拖了回来,这次却没有将杜迪安关到先前的牢房中,而是单独关押在一间牢房里。

    “该死,这疯子把那几个废物打残了,他们的任务完成不了。”

    “分给其他牢房吧。”

    狱卒们有些气愤,但只是折磨一顿杜迪安,并没有将他杀死。实际上,他们狱卒也没有权利随意处置犯人,折磨一顿只是小事,也是属于他们权利范围以内,而打死的话,上面难免会询问,虽然送点礼物,或是讨好几句,或有其他背景关系,也能够掩盖下去,但难免会有些麻烦。

    而且,像杜迪安这样坐牢坐疯掉的人,他们见过太多太多。

    日复一日关在阴暗的地方,意志力薄弱的人,往往三五年就会精神抑郁,有的疯了,有的自杀。因此像杜迪安这样的情况,并不稀奇,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杜迪安疯的这么快。

    不过,想到杜迪安的年龄,他们倒也释怀,再怎么勇猛强悍,终究也只是一个孩子,心性难免跟成年人相差甚远。

    在单独关押的同时,狱卒们也给杜迪安减少了伙食,经常一天只有一块黑面包。

    杜迪安的身体日渐消瘦,眼窝深陷,颧骨凸出,形如骷髅。

    幸好,牢房里别的都缺,就是水不缺。

    有水的话,就算是抢食激烈的牢房中,也很少出现饿死的情况。

    在单独关押以后,杜迪安依然时不时发疯,捶打钢柱,或是将草席撕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症状渐渐得到缓解,偶尔才会发作,大吵大闹,胡言乱语,恶语咒骂一些其他牢房的人,但骂出的名字,却是另外的名字。

    这些牢房里的人知道杜迪安疯了,也不跟他计较,同时也为之惋惜,仿佛从杜迪安身上看见了自己不久将来的结局。

    渐渐的,等杜迪安情况稳定一些后,每周一次的工作又分配到了他头上,毕竟,监狱里不养闲人。

    又过半年,也是杜迪安入狱的第二年。

    杜迪安的疯病愈发严重了,狱卒过来时,偶尔会看见杜迪安用头撞墙自残,有时丢给杜迪安面包,甚至被杜迪安又甩了出来,并且招到一顿臭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