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百五十九章:狩猎
    商业区,北方亚德镇。

    小镇郊外的高原上,一座贵族式古堡高高伫立,在古堡的庄园外面时不时有披着盔甲的骑士和扈从巡逻,这些骑士和扈从的盔甲上,皆刻有一杆标枪图印,所代表的含义,是一个家族的姓氏——莱恩。

    住在亚德镇上的居民都知道,管理亚德镇税收的莱恩家族如今虽然偏居一隅,但曾经也辉煌过,是商业区顶级的贵族之一,只是招惹到邪恶的炼金术士,被毁于一旦,偌大封底和华美庄园都化作流海荒漠,从此没落,如今整个家族的所有领土,也仅仅是这一座偏僻小镇。

    每年的税收总数,甚至还不如一位大贵族家的骑士长薪酬丰厚。

    随着老族长的年事渐高,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年年提高的税收,也让亚德镇的居民苦不堪言。

    此刻,一辆黑色马车缓缓驶入这座小镇。

    车门推开,从车上下来四道身影,为是一个身材削瘦却高挑的少年,手里抱着一捧气味极香的蔷薇花,虽然服装朴素平凡,但腰杆笔直,站姿犹如绅士。

    杜迪安打量四周,找到一间旅馆租下,关上门后,向巴顿等人道:“你们先在这座小镇住下,这小镇是莱恩家族的领地,你们的任务,就是帮我打听到莱恩家族的所有信息,包括财务,人口,以及骑士扈从的数量,此外,还有莱恩族长子女的信息,包括爱好,特长等等。”

    巴顿三人怔了怔,克鲁恩问道:“迪安,你这是要?”

    “这个过几天你自会知晓。”杜迪安向几人郑重地道:“能打听的尽量去打听,最重要的是,别暴露你们的身份,也别做太引人瞩目的事情。”

    三人点点头。

    巴顿问道:“迪安,那你要去哪里?”

    “去另一个客人那里。”杜迪安从约瑟夫手里抓过被布料紧紧裹住的两根钢钉。

    约瑟夫脸色微微变化,道:“你是要去报复陷害你的人么?”

    “这不叫报复。”杜迪安微微一笑,“有借有还,这是美德。”

    “这五枚金币,是你们的任务资源。”杜迪安从金币中掏出五枚递给三人,道:“必要的时候,不要吝啬,另外,不要急于行动,先熟悉熟悉这小镇的生活状态,再去办事,切记,遇上麻烦时,多多思考!”

    三人接过金币,有些忐忑和紧张。

    杜迪安宽慰几句,便离开了小旅馆,虽然以巴顿三人的见识去完成这样的任务有些困难和冒险,但好的尖刀是需要磨练才能捶打出来的。

    ……

    ……

    荆棘花监狱,内堡中。

    鲜艳华美的办公室里,典狱长琼斯握着手里这份由黑鸦传来的讯息,脸上慢慢地露出一抹笑容,向面前茶桌对面一个黑色铠甲的青年道:“这只小老鼠的尾巴露出来了,在贫民区。”

    这黑色铠甲青年脸上有一道剑疤,但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闻言淡淡一笑,道:“前几天连续下雨,将他的气味掩盖了,失去踪迹,如今尾巴露出来了,他已经跑不远了,弗朗克他们没有将他直接带回么?”

    琼斯微微摇头,道:“这小鬼心思机灵,估计是提前得到消息,从约定地点跑掉了,弗朗克他们没有找到,不过,他们抓回了一个这小鬼以前的同伴,还在审问中,依我看,估计不会招供出什么消息,那小鬼能够从这里越狱,可不是简单的办法就能捉到的。”

    黑色盔甲青年淡笑道:“不管他多么谨慎,尾巴终究还是露出来了,只要知道他在贫民区,就绝对跑不掉,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能把他揪出来!”

    “我相信你的鼻子。”琼斯含笑道。

    黑色铠甲青年端起面前的咖啡因茶,一口饮尽,起身道:“我先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管家彼德望着黑色背影消失在门外,收回目光,向琼斯道:“这个小鬼是梅隆财团的初级狩猎者,具备罕见的「惧染者」魔痕,在气味追踪方面丝毫不逊色他的「捕食者」魔痕,应该懂得反追踪之道,单靠他一人,能够在偌大的贫民区找到对方么?”

    琼斯嘴角弯起一抹微笑,道:“不要小看这只恶犬的狩猎本事。”

    管家彼德微微一怔,点头沉默了下来。

    ……

    ……

    商业区,忒尔街道的审判所中。

    这里是商业区其中一座审判所分部,处理附近十多座小镇和商业街区的律法案子。此刻天色渐暗,大雨将临,在审判所的一处办公楼的中层里,几个正式神官审核完手里的案子,来到大楼另一处的单独办公室中,敲了敲门,进入到办公室里,将整理好的案子恭敬地递给办公桌前的身影。

    “老师,这是波尔小镇的酗酒案。”

    “这是米克小镇的强和谐奸案。”

    几人将案子6续递出。

    办公桌后面坐着的身影修长伟岸,披着暗红色镶着金丝的袍子,充满华贵和庄严的气质,他正在低头处理手里的案件,听到几位学生的话,点头道:“放下,去吧。”

    几位学生将案子6续递到办公桌旁边的一叠案子上面,临走时,其中一个年轻女孩神官说道:“老师,外面快要下雨了,您也早些回去歇息吧。”

    闻言,这伟岸身影微微一怔,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阴郁的雷鸣在滚滚响起,似乎预示着大雨将至。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年轻女孩神官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什么,转头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后,这人将手里已经处理到一半的案子写完总结,然后将鹅毛笔放回笔架,起身将其他的案件收入到抽屉中,来到门口戴上自己的神官执事帽子,拿起油布雨伞,离开了审判所。

    “霍执事好。”

    “见过霍执事。”

    一路上,审判所内还在忙碌的见习神官或审判骑士,见到中年人便恭敬低头行礼。

    中年人早就习以为常,脸色平静地走出了审判所大门,这时雨点已经滴落下来,沾到了他的衣服上,他抬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撑开了手里的油布雨伞,下了台阶。

    顷刻间,雨开始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