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一百六十三章:保释申请
    “是你杀的?”福林老族长有些错愕。

    “你应该知道,我跟拜琳有过节。”杜迪安轻笑道:“财团在调查的时候,应该不会注意到我一个小小的初级狩猎者,如果你去调查的话,应该还能查出,当初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恰好也临时被调遣到壁外,配合格莱莉猎杀黑织者。”

    福林老族长听得怔住,当杜迪安提到格莱莉和黑织者时,他立刻就回想起那一年所发生的几次大事件,这两件事恰好是重叠的。

    “你,你当时还不算是初级狩猎者吧,最多只能算一个见习狩猎者新人,你怎么可能杀死拜琳,她可是中级狩猎者啊!”福林老族长难以相信地道。

    杜迪安扫了一眼他的书桌,微笑道:“如果你看过最近的报纸,应该知道审判所霍莱特执事死掉的新闻。”

    福林老族长一怔,忽然瞪大了眼睛,骇然地看着他。

    “没错,也是我杀的。”杜迪安含笑道。

    福林老族长忍不住道:“他可是审判所的执事,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当初我入狱的主要推力,就是他的审判书。”杜迪安微微一笑,道:“我把这两件事说给你,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我愿意的话,你们莱恩家族今晚就会彻底覆灭,这一点,请你务必相信!”

    福林老族长瞳孔微微收缩,怔怔地看着杜迪安,沉默许久后,他忽然有些倦怠,苍老的脸上渗透出不少汗珠,再也无力掩饰身体的颤抖,缓缓地坐回到椅子上,道:“这么说,我是没有选择了?”

    杜迪安摸着下巴思索片刻,然后摇头道:“嗯,似乎真的没有了,除非……你选择保持着贵族高尚的风骨,坚持对抗罪犯,然后光荣的被灭族,这样的话,兴许在后世的史册上,能够留下一行光辉的记载,也不算愧对莱恩家族的先祖了。”

    福林老族长微微苦笑,道:“你不用挖苦我,你能够从荆棘花监狱中越狱出来,我就知道,你不是简单角色,兴许拜琳小队真是被你所杀的,不管怎么说,你杀死我这个老头子的力气还是有的,就算为了保住我自己的命,我也会答应你,不过,如果霍莱特执事真的是你杀死的,审判所一定会追查出来,就算我把你保释出来了,你也会再次入狱,而且会即刻处决!”

    杜迪安微笑道:“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处理办法。”

    福林老族长不禁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住了询问,道:“既然你有自己的计划,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红叶山矿井已经难以开采出矿石,几乎是废矿,就算变卖出去,也难以卖出高价钱。”

    杜迪安微笑道:“矿井和人一样,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算原本很难看,打扮后也能看得过去,具体的怎么做,我相信不用我细说。”

    福林老族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了。”

    杜迪安缓缓地走到书桌前,道:“天色不早了,你现在可以写下保释书,让家仆送到审判所去,提交保释申请。”

    福林老族长脸色微变,仔细地凝视了一眼这个少年,最终还是心中一叹,道:“我大概能相信,拜琳他们真的是死在你的手里了。”说着,从抽屉中掏出信笺,给鹅毛笔灌上墨水,开始书写。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片刻后,保释书写完,末尾盖上莱恩家族的徽章。

    “明天,我就会想办法变卖矿井,筹钱帮你打理。”福林老族长合上信笺,叹息道。

    杜迪安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太担忧,等你事情办妥了,我会送你一份大礼的。”

    福林老族长苦涩一笑,没说什么。

    片刻后,等杜迪安藏身起来后,福林老族长叫来管家,将信笺递出,吩咐连夜送到审判所中。

    杜迪安躲在暗处仔细观察,以防福林老头将信笺偷偷调包,等管家离开后,他闻到那封沾着福林老头气味的信笺被转入到另一个人的手里,那人骑着马匹,离开了古堡。

    等门关上,杜迪安从门后出来,向福林老族长道:“天色不早,我就先回去睡觉了,祝你也能有个好梦,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福林老族长苦笑一声,他今晚是注定要失眠了。

    ……

    ……

    在霍莱特尸体被找到的第二天。

    荆棘花监狱内堡的典狱长办公室中。

    一个黑色盔甲身影急匆匆推门而入,一眼扫去,看到办公桌后面的琼斯,问道:“典狱长,听说你有罪犯的消息?”

    “不错。”琼斯看到他赶来,将桌上一份信笺丢给他,道:“这是刚得到的消息,那个小鬼的踪迹暴露了,位置在商业区。”

    黑色盔甲青年飞快拆开信笺,游览一遍,不禁变色道:“杀了霍莱特执事?他不是在贫民区么,怎么可能又跑到商业区?”

    琼斯沉声道:“他先前去贫民区,很可能是故意借你们搜查的方向暴露出来,让你们认定他就藏在贫民区,而忽略其他区域的搜查。”

    听到他的话,黑色盔甲青年只觉脸上被狠狠打了一巴掌,他眼中浮现出怒色,道:“你是说,我们被他耍了?”

    琼斯漠然道:“从他越狱出去的那一刻,就等于戏耍了我们,现在,你马上调遣人手去商业区,搜查他的踪迹,我相信你的鼻子,找遍整个商业区,必定能将他挖出来!”

    黑色盔甲青年脸色阴沉,望着手里的信笺,忽地道:“这上面只说有两根钢钉,这钢钉并非我们监狱的专属,在一些铁匠铺都能锻造出来,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如果我是他的话,在被通缉的时候,费尽心机将我们搜捕的人引到贫民区,没道理转眼间又做出这样的事情,暴露自己的行踪,这岂不是让先前的计划白费了?”

    琼斯看了他一眼,道:“就算他不这么做,你们在贫民区已经搜查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找到他的影子,迟早会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区域,他做出此举应该知道会有暴露的可能,也知道我们会过去搜寻,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想知道我们的搜寻队在哪个地方,想要牵着我们的鼻子罢了。”

    黑色盔甲青年不禁道:“既然你知道这样,为什么还要我去?”

    琼斯叹了口气,道:“这是没办法的,就算我知道这小鬼的想法,也还是得跳进去,毕竟,死掉的是一位审判所执事,目前嫌疑最大的就是这个越狱的小鬼,我们若是不做出点行动,审判所和贵族们还怎么信任咱们监狱?”

    黑色盔甲青年有些默然,片刻后,才道:“我会派出一部分人手过去,再派出另一部分人手去居民区找找。”

    琼斯点头道:“不错,我也正有此意,但这次商业区的调查行动,必须你出面,否则没办法给审判所一个交代。”

    “我知道。”黑色盔甲青年微微点头。

    “刚刚越狱,还以为会本份点,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结果给我捅这么大窟窿,简直是要闹翻天。”琼斯微微捏着手指,眯眼道:“等抓住这小鬼,我非得活活剥下他一层皮不可,再淋上辣椒水,让他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