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二十九章:炼金学院
    “十万炼金积分?”杜迪安有些吃惊,据他所知,一星炼金术士的要求,就是累积到一百积分,二星是一千,往后十进制,而十万积分就相当于是一个四星炼金术士的积累了。而四星炼金术士大多数都是沉浸炼金术数十年才能有此成就,如今只要打开这所谓的上纪神物,就能得到?

    夜莺叹息道:“若是我能学到一些上纪时代的知识就好了,兴许就能知道如何打开这上纪神物。”

    杜迪安嘴角微微抽动,心想你就算学再多知识都没用,这冷冻仓只锁定他的指纹和虹膜密码,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能打开,除非是暴力拆解。

    “这东西会一直放在这里么?”杜迪安问道。

    夜莺摇头,道:“听说过段时间就会搬到其他的黑暗教廷分所中,所以,趁现在还在,多观摩观摩吧,兴许能启发一些灵感,听说有人从这上纪神物上面找到空气流动的奥秘,真希望我们也能瞧出什么秘密。”

    杜迪安微微苦笑,心想这冷冻仓的秘密,又岂是如今的科技和思维概念能够看出和理解的,不过,想到那悬赏栏上的十万炼金积分,他心中还是颇为意动的,从罗斯亚德的手记中他便知晓,炼金术士获得的星级勋章越高,得到的黑暗权利也会越多,例如像罗斯亚德这样的三星炼金术士,能够在黑暗教廷中调遣一队黑暗骑士为自己作战。

    这些黑暗骑士最低都是媲美初级狩猎者的体质,其中的黑暗王骑,即便是惩戒者都难以应付。

    不过,调动黑暗王骑必须达到五星炼金术士才行。

    除了召集黑暗骑士外,每月还能领取到极高的俸禄,不过对炼金术士而言,最好的福利是能够共享黑暗教廷的情报网络,为自己搜集信息。

    黑暗教廷的情报网络极为可怕,覆盖得比光明教廷还要密集,广泛,渗透到各个领域中,只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能快速知晓任何信息,纵然是一些军事机密也不例外!

    “当初这冷冻仓是在三四年前不见的,落入到黑暗教廷手里应该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这么久都没有破解开密码,若是被自己打开了,多半会引起各方极大关注,甚至会引起无端猜疑,审问!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他们应该想尽了所有办法,即便自己说是巧合中打开,也解释不通……”

    杜迪安目光闪动,心底激起的几分欲动又平复了下去,感觉那张悬赏公告就像一个暗藏着尖锐倒刺的吊钩,饵很肥大诱人,若禁不住诱惑咬上就完了。

    想到此处,他收回了目光,向夜莺道:“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吧。”

    夜莺见他没有多看的心思,也没有继续强留,她这些天早已看过此物无数次,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道:“你的勋章还没领吧,我陪你去。”

    杜迪安点头。

    二人来到大殿一处无人的办事柜台前,杜迪安将那份临时身份证明递出,道:“我来领取我的勋章。”

    柜台后负责新人登记的是一个老头,没有戴面具,满脸胡渣,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瞥了一眼杜迪安,似乎在责备他打扰自己的瞌睡,将临时身份证明接过看了两眼,撇嘴道:“哟,代号魔王?”斜眼瞧了杜迪安一眼,“小家伙口气倒是挺大,代号还是起的低调点好,小心成为光明教廷第一个圣光制裁的对象。”

    杜迪安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老头见他不搭腔,也觉多说稍显失礼,回头望向墙上各个小抽屉箱上,搜寻片刻,很快找到一个抽屉箱,掏出钥匙挂在腰上的一串钥匙将其打开,从抽屉箱中拿出几样物品。

    “这是你的勋章,这是你的入教费,这是教廷推荐你的炼金学院推荐书,小家伙,但愿你能在黑暗中永生,欢迎你的加入。”老者将勋章和一袋金币递出,先前睡眼惺忪的模样变得庄严肃穆,虔诚而认真,凝视着杜迪安,抬手在胸前画出一个常用的祈祷手势,合十祷告道:“在黑暗中升华,回归真实吧,阳光会刺痛你的眼睛,而黑暗会让你的双眼明亮,从今以后,你将成为我主的信徒,将终生侍奉我主,在虚伪中寻找真实,若有背叛,将遭受炼狱刑法,你可明白?”

    “明白。”杜迪安点头,这是入教仪式。黑暗教廷信奉的是真神,将光明教廷的光明神称作伪神,而光明教廷称呼黑暗教廷的神是邪魔,彼此互不认可。

    入教仪式结束,老头的表情又恢复原来的模样,摆手道:“没什么事的话,该干嘛干嘛去吧,别打扰我的瞌睡。”

    杜迪安收起桌上的金币,沉甸甸的,估摸着有上百金币,虽然对他如今的眼界和资产而言,这点金币不值一提,但上百金币却是普通居民家庭一辈子都难以赚到的费用,由此也能看出,这个世界的财富几乎全都掌握在贵族和富商手里,财富的比例倾斜严重失衡。

    看了一眼自己的勋章,一面刻着一只两只手张,捧着一块石头,象征着石块提纯黄金的意思,另一面刻着自己的代号,代表着自己是物质派系的炼金术士。

    若是生命派系的炼金术士,两只手里捧着的就是一颗人头,代表永生。

    “炼金学院的推荐书?”杜迪安看起另一份信笺,有些吃惊,向老头道:“有炼金学院?”

    老头瞥了他一眼,道:“当然有,你这位朋友应该早就加入了,有什么你问她吧,别打扰我,去,去!”

    见他驱赶,夜莺向杜迪安道:“我们过去说吧。”

    杜迪安点头,离开了这里,跟夜莺来到大殿外面。夜莺边走边道:“炼金学院跟咱们分所一样,盖在普通的学院下面,里面有教导各种炼金知识,不过学费较为昂贵,当然,如果成绩特别好的话,是可以免除学费的。”

    杜迪安惊讶道:“这样应该很容易暴露吧?”

    夜莺点头道:“暴露的可能性确实比较高,但有黑暗教廷的高层庇护,除非闹出太大动静,否则光明教廷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过来围剿,所以不用担心,安全程度还是比较高的。”

    杜迪安明白了过来,看来这里面的关系颇为复杂,跟自己所想的有点出入,更不是平民眼中正邪的简单对立,既是相互驱逐,又是相互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