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九十二章:破壳
    很快,割裂者拨开了洞穴入口处的巨石堆,钻了进来。

    杜迪安也迅钻入到魔物尸堆中,躲在几只魔物尸块的身下,屏住呼吸。

    只听到割裂者的身体涌入进来,锋锐的利刃在岩壁上划出粗糙的沙沙声,来到尸堆前停下,很快便有哗啦啦地声音响起,又倾倒出大量魔物尸体。

    杜迪安感觉到上面不断有魔物尸体滚落下来,压到自己身上的魔物尸块上,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压的尸体越多,安全感反而越高。

    倒出储粮的割裂者并没有再次移动,洞穴里寂静无声,这让杜迪安心中渐渐紧绷起来,仿佛有一双恐怖而凶戾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藏身之处。

    他心脏怦怦跳动,屏住气息。

    时间在寂静中流过,持续两三分钟。

    杜迪安感觉快喘不过气,他不敢继续憋气,以免难以忍受时剧烈喘息引起动静,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将空气吸入嘴里,替换肺叶内的二氧化碳和残氧。

    整个过程他极其小心,全身紧绷,不敢出半点声音。

    洞穴中死一般寂静。

    杜迪安感觉耳边似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显得自己造成的动静极大,让他心中更加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杜迪安紧绷地肌肉渐渐酸,缓缓地松弛下来,仍小心翼翼地替换着气息,在这种毫无声息的寂静中,他甚至怀疑割裂者离开了洞穴。

    许久后,杜迪安听到一声轻微地摩擦声,像是利刃斩在沙石上,粗糙刺耳,他心底一紧,等了片刻,见并无后续动静,才又稍松了口气,心中暗暗苦笑,这割裂者应该是狩猎累了,所以在魔物尸堆旁睡了下来,也不知道这种魔物的作息周期是多久,若是一睡就睡几天的话,自己就倒霉了。

    在这漫长的寂静中,杜迪安紧绷的身体也无力再坚持,松软在魔物尸体下,渐渐地也觉困意袭来,他勉强提着神,不敢睡去,虽然知道自己睡觉不会打出呼噜,但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想要放心入睡还是很难的。

    不过,恐惧终究抵挡不过睡意。

    在遭遇割裂者时,杜迪安就已经战斗了一天,先是引诱魔爪鳄,后杀双头蛇蜥,来回的引诱其它魔物帮忙消耗,都是极其消耗体能的,如今又身体受伤,一路流了不少鲜血,早已身心俱疲,在勉力坚持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在这寂静中被困意席卷,昏昏睡去。

    黑暗中,无数腐烂的脸孔咆哮,伸出苍白的手指抓来。

    再一次苏醒时,是惊醒的。

    杜迪安猛地睁眼,梦中身体在极力躲避那些恶鬼抓扯时,惊醒的刹那,身体下意识地微微一抖,刚一抖动,他惊醒的意识便再次惊得全身毛孔收缩,几乎窒息,在仿佛时间静止的停顿两三秒后,感觉到外面并无动静,紧缩的毛孔才缓缓松开,暗松了口气,看来这割裂者睡的也很熟,没有被惊动。

    心中暗暗庆幸,杜迪安调匀呼吸,静静躺着尸堆中,用身体感受着其它魔物已经变冷变硬的尸体,曾几何时,他何曾想过自己会在这般炼狱般的地方待上这么久,而且旁边还匍匐着一头恐怖的凶恶魔物。

    “难怪狩猎者们一旦赚到了钱,都想要退休在壁内生活,不愿再踏出壁外半步,纵然是在清扫过的区域,也未必是安全的,只是相对性安全,哪怕危险系数降低到百分之十的可能,十次出来,遭遇一次危险,就会没命……”杜迪安心中暗暗叹息,忽然觉得,自己真该一直待在元素神殿,搞搞自己的神术制作,赚取的钱财远比狩猎者高昂,这次猎杀到双头蛇蜥这样的高等级猎物,从其身上得到的材料,也最多只值几千金币。

    除非是猎杀到某些高价魔物,才有钱赚,当然,最赚钱的,还是猎杀赐名魔物。但那纯粹是碰运气,只有少数一些狩猎经验极其丰富老道的狩猎者,常年自己摸索出一套追踪某些赐名魔物的方法,能提高猎杀赐名魔物的几率,但在追踪的过程中,往往要涉入一些危险区域,或是其它魔物的领地。

    在壁外狩猎,最危险的并非是跟魔物的搏斗,而是去四处游走!

    想到这些,杜迪安心中有一丝悔意和惋惜,不过他知道,上天不会给自己第二次选择的机会,而且就算有第二次选择机会,他依然会选择亲自来到壁外,只是他会更加谨慎,考虑更加周密,用更多的心思和方法去避免遭遇到这种四处游荡捕食的级魔物。

    “人们所划分的区域,只是人类眼里的区域,但在魔物眼中,整个壁外,都是一个狩猎区啊……”杜迪安心中苦涩,同时暗暗叹息。

    在这种寂静僵硬的等待中是漫长而枯燥的,但旁边有随时会夺走自己生命的存在,会让人忽视这种枯燥的等待,也不知过去多久,杜迪安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同时伤口处传来阵阵痛痒,割裂者利刃上的麻痹毒素早已失去效力,他微微咬牙,忍住了用手去抓的冲动。

    又过十多个小时后,杜迪安感觉肚子饿得痛,好在他颇能忍耐,知道等继续饿下去,肚子就会麻木,很快就不会再感觉到难受。

    事实确实如他所想那样,肚子里的饥饿感很快消失,但偶尔又时不时地出现。

    杜迪安知道割裂者还在洞穴里,若是在自己睡着时它外出狩猎了,那么自己醒来这么久,它也早已回来了,因此他不敢妄动。

    在忍耐中,时间缓慢地过去。

    两天后。

    杜迪安感觉割裂者依然在洞穴里沉睡,并没有苏醒,这让他有些心慌,难道说它已经捕食结束,从现在开始就进入了冬眠状态?

    经过两天的忍耐,他感觉自己已经饿的不行,肚子那里的伤口处,似乎也有些奇怪的感觉,具体怎样奇怪,他也说不出来。

    闻着周围已经出臭味的尸体,杜迪安饿得已经头昏脑胀,勉强扭动脑袋,用脸贴住这只不知名的爬行魔物尸体,用牙齿轻轻撕咬出一小簇血肉,缓慢地嚼碎,尽量不出声音,然后吞下,舌头早已感觉不到任何味道,只觉得无比的美味,包括那血肉上的腥味,也能引起他的食欲。

    就仿佛退化成原始的野人,菇毛饮血。

    咔咔!

    第五天,寂静的洞穴中,突兀地响起一阵清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