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九十五章:同类
    杜迪安感觉到一丝苦涩。

    不得不说,这割裂者的封穴本领实在太好了,不管是多少次,都没有一次疏漏,每次都封的严严实实,估计就算是人类办事,都很难保持这样的认真和始终如一吧?

    手掌无力地耷拉在巨石上,杜迪安有种很想哭的感觉,明明希望就在自己眼前,就在这么近的距离,只要出去了,就有机会逃掉。可是,偏偏却被这些巨石给层层遮挡了,好不容易从生死搏杀中胜出,却就差这么一点点就能活着离开,就差一点点啊!

    杜迪安心有不甘,更多的是无力,他无力地松开手,另一只手抓着的沉重的割裂者脑袋,也想要丢掉,忽然,他心中闪过一个激灵。

    割裂者是传奇赐名魔物,体内有割裂者魔痕。

    若是替换它的魔痕能力,是否能将这巨石破出?

    想到此处,他立刻抱起手里的割裂者头颅,顺着甲壳内的软肉中摸去,寻找寄生魂虫,同时飞快赶回洞穴中,在割裂者的尸体前寻找起来,尤其是在地上的血浆中。

    头颅中,没有。

    尸体上,没有。

    杜迪安将翻看过的割裂者头颅放到血浆旁边,弯腰在血浆中到处摸索寻找起来,心中却极为紧张,他知道,赐名魔物的后代刚刚诞生时,在幼生期阶段,寄生魂虫都还沉睡在它们体内,处于孕育状态,一般到了魔物成长期时,才会逐渐复苏出生,然后就开始从赐名魔物体内汲取养分,同时也汲取它们的基因特性,消化成一段段基因碎片储存到自己的身体中,这才具备成为魔痕的作用。

    而这只新生割裂者,从孵化出来到现在,才只是五天的时间。

    它的寄生魂虫,很可能还在它的体内,而此刻随着它的死去,也胎死腹中了。

    怀着这样的忧虑,杜迪安一处处仔细搜寻,找的时间越长,心中的希望越渺茫,当来回找寻数遍后,依然没能找到寄生魂虫的影子。

    杜迪安刚刚燃起的最后一丝希望,也黯然熄灭了。

    咔嚓!

    就在他心灰意冷地坐在血浆中时,忽然,一道清脆地声音响起,在这寂静洞穴中极其响亮。

    杜迪安不禁一怔,连忙起身绕过魔物尸堆,循着声音处望去,顿时满脸震惊,只见这魔物尸堆的后面,有几处巨大骸骨,骨骼是零散的,并非整具,这些骸骨环绕在一个杂草的窝巢边,窝巢内有六颗雪白椭圆的巨……蛋?!

    此刻碎裂声,便是从边缘处一颗巨蛋中响起,上面浮现出蜿蜒的裂痕。

    在这巨蛋旁边,是另一个破碎的蛋壳,应该就是先前那只割裂者出生时的蛋壳,除它以外,这里竟然还有六个蛋,此刻又要孵化一只了!

    杜迪安怔了良久,忽然苦笑起来,绝大多数的野兽跟人类可不相同,怀胎九月,偶尔双胞胎,鲜少三胞胎,对野兽而言,一次生出七八个却是很正常的,像一些鱼类甚至一次生出数百上千,但能够存活的数量却不多。

    野兽这样的生育习惯,显然也转移到了魔物身上,它们跟人类可不同,在怀孕时,它们是最危险的时候,最缺食物,最缺安全,所以,若是一次一个的生育,对它们的生命安全影响太大了,在环境的驱使下,导致它们有了这样的进化演变,往往一次繁衍较多,这样能降低自己面临危险的次数,增强自己的生存率。

    “又要战?”杜迪安默默地看着,没有行动,虽然此刻是出手偷袭的最佳机会,但他知道,就算自己杀了这个小东西也于事无补,等那只割裂者回来,就是自己的末日,先前它将自己当成它孩子的磨刀石,如今这块磨刀石却把它的孩子杀死了,它自然不会再让其它孩子遭遇这样的危险。

    不过,不战的话,就只能等死了。

    杜迪安望着不断裂开的巨蛋,叹了口气,俗话说的好,能活一秒是一秒,杀吧,像这样的恐怖魔物越少,其他的狩猎者外出捕猎也越安全,多杀一个,也多铲除一个灾害,毕竟这条巨壁通道外面是他租借的,等他死了,老福林还能雇佣其他狩猎者过来探索,若是这些割裂者都成长起来了,这条通道外面又会成为死亡通道。

    心中这样想着,杜迪安捡起地上匕,飞快摸到这巨蛋面前。

    咔嚓!

    已经破裂开来的巨蛋,蓦然完全裂开。

    在巨蛋中站着一个浑身缩成一团的身影,身上遍布黏稠的液体,味道极腥,它睁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蛋壳外面的世界,全身锋利的镰刀臂都收缩着,当看到蛋壳旁跑来的杜迪安时,锋利的镰刀臂顿时舒展开来,纵然是刚刚出生,镰刀的刃口也像金属般锋利,嘭地一声,将蛋壳完全撑开。

    杜迪安脸色微变,没想到刚刚孵化出的割裂者就是这样的姿态,比起先前自己杀死的那只割裂者,体型完全相同,唯一的差别就是身上镰刀臂和甲壳等部位颜色较浅罢了。

    他止住了身子,正面战斗的话,自己毫无胜算。

    这只新生的割裂者身体跑动着,从蛋壳中冲出,冲向杜迪安。

    杜迪安脸色微变,急忙后退。

    新生割裂者看见杜迪安后退,立刻停住了,在它镰刀关节深处被牢牢保护的一个驼起部位上的深绿色眼珠,眨了眨,打量着杜迪安,忽然,它用镰刀挑起地上的一块魔物尸体,朝杜迪安递了过去。

    杜迪安警惕地向后退去。

    新生割裂者便停了下来,眼睛眨了眨,将魔物尸体收回,不再去看杜迪安,低头将其塞入到身下的脑袋处吞吃起来,它的嘴巴和眼睛并非长在同一处器官上。

    杜迪安微怔,没想到它居然不攻击自己,难道是觉得自己不如这些血气腥重的尸体美味?又或是想吃饱再对付自己?

    不管怎样,此刻是绝佳机会,他迅甩出匕,朝它冲了过去。

    嗖!

    匕击出,正在进食的新生割裂者全身的镰刀臂猛地挥出,将其击落。

    看见杜迪安扑来,它低吼一声,扬起镰刀臂迎面冲了过去。

    “好快的反应!”杜迪安脸色微变,急忙止住身子,同样的戏法竟然失效了,先前那只割裂者没有来得及反应,而且自己跟它相距极近,在它的镰刀臂抵挡匕时,已经难以在如此快的时间内抬起抵挡他,而此刻二者相距太远,导致它有充足的时间反应。

    看见它依然追来,杜迪安急忙绕着魔物尸山跑了起来。

    新生割裂者看见杜迪安跑了,立刻停下,又低头进食。

    杜迪安见它没理自己,心中松了口气,飞快思索着其他方法。

    这时,新生割裂者狼吞虎咽,很快便吃掉上千斤的肉食,它停了下来,摇晃着身子,挥舞着镰刀臂,似乎有些兴奋,在手舞足蹈,将镰刀臂在岩壁上划去,磨练自己的刀锋,并没有捕捉另一旁的杜迪安,似乎将这个人类遗忘了。

    杜迪安早已想好应对计划,没想到它却没有攻击过来,不由得惊愕。

    “怎,怎么回事?”杜迪安心中茫然,“它对我,似乎没有敌意?怎么可能……等等,难,难道……”

    他不禁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同时又感到滑稽和不科学,“难道说……它把我当成了它的同类?或是类似它母亲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