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九十六章:凿
    第二百九十六章:凿保底第一更

    望着在洞穴岩壁下活蹦乱跳的割裂者,杜迪安感觉难以置信,就因为自己是它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生命,所以就被它当成同类?

    不科学!

    “应该有别的原因,单是这个原因,太没道理了……”杜迪安脸色变幻,理智告诉他绝非如此简单,否则的话,人类驯服野兽何须如此麻烦?只需让其幼崽出生时,自己第一个露面不就能轻易将其驯服了?

    野兽都非如此,何况是比野兽凶残百倍的魔物?

    忽然,杜迪安想到什么,低头望着自己全身,只见狩猎者战甲上满是血浆,这都是先前找寻那只割裂者体内的寄生魂虫时沾到的血浆。他忽然明白了过来,或许是这些血浆散发出的气味,让这只割裂者将自己当成了它的同类,或是兄弟,但绝非是母亲之类的扯淡事情。

    “暂时误认成我是同类,等以后时间久了,自然就能分辨出来,而且不需要等到那时,我应该就已经死了……”杜迪安望着手舞足蹈地割裂者,目光闪动,想要偷偷靠近将其击杀,刚迈出两三步,他望着依然在用岩壁摩擦自己利刃的割裂者,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一个点子。

    想到这个点子时,他双眼不禁发亮,体内血液都沸腾滚热了起来,再次感觉到了生的希望。

    “过来,过来。”杜迪安捡起先前被击飞在地上的首,来到割裂者后面数米外,试着呼叫它,虽然知道它未必能听懂自己的语言。

    割裂者听到杜迪安的叫声,转身回过头来,翡翠色的眼珠瞅着他,似乎有些茫然迷惑。

    杜迪安没有驯服野兽的经验,但见过人们驯服小狗的模样,依葫芦画瓢地照着那模样,向它招手道:“过来,嘶嘶,到这来。”

    杜迪安边招手,一边后退。

    割裂者瞅了片刻,慢慢地挪动身体,朝杜迪安走了过来。

    看见凑效,杜迪安眼中欣喜,控制着自身后退的节奏,慢慢地将它引导到洞穴入口处,心中飞快计算一遍时间,从那只大割裂者出去捕猎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左右,上次它最后一次出去捕猎时,是过了三十分钟才回来,也就是说,自己最多还剩二十分钟的时间。

    但也很有可能,再过几分钟,对方就回来了。

    在这二十分钟中,这大割裂者随时都会出现,那时就是他的死期。

    杜迪安深深吸气,望着站在洞穴入口处的这新生割裂者,向它指着一处窟窿,试探性地道:“砸它,砸!”说着,自己用手拍在岩壁上。

    割裂者偏头瞧着他,一动不动。

    杜迪安心中紧张无比,看见它没有反应,不禁有一丝焦急,但他知道,这件事不能急,只能慢慢引导,当即忍耐着焦虑,反复地道:“跟我来学,砸,砸它!”说着,将手捶打在岩石上。

    割裂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并无反应。

    杜迪安心中急躁起来,声音也大了几分,道:“跟我学,用力地劈,就这样。”说着,两只手拍在岩石上,连续地拍打,同时侧头看着割裂者。

    或许是他眼中悲伤的期盼起到作用,新生割裂者看了一会儿,全身锋利的镰刀臂缓缓扬起,斩在岩壁上面,沙沙作响,摩擦出刺耳的粗糙声。

    看到这点,杜迪安不禁松了口气,只觉全身被汗水湿透,道:“用力点,用全部力气!”

    割裂者看见他停下,也停了下来。

    杜迪安微愣,意识过来,立刻两手不停,继续拍打在岩石上。

    割裂者见此,也立刻抬起镰刀臂切割在岩石上。

    噗!噗!

    巨石在镰刀臂的切割下,摩擦出一道道划痕。

    杜迪安看见它面前的是一块完整的巨石,以它新生的镰刀臂就算切一天都未必能切开,而一个能容纳手臂的小缺口,恰好就在它旁边半米处,看得他恨不得将它提起,挪动到这小缺口前让它切割,但他知道,别说它未必会让自己靠近,就算给自己抱,自己都抱不起它。

    “来,跟我这样,走三步……”杜迪安继续以身作则地引导着它,自己边砸边向左移动。

    割裂者没有理会他,依然在自顾自地切割着自己面前的巨石。

    杜迪安连忙加大声音,等成功引起它的注意后,立刻反复地做着来回移动的动作。

    几分钟后,新生割裂者的身体也学着他移动起来,站在了那道缺口前。

    看到这里,杜迪安心中兴奋得无以言表,恨不得给自己鼓几个热烈的掌声,立刻道:“来,大力点,用最大的力气!”说完,做出用尽全身力气砸拳的姿势,当然实际上他自然不会真的全力砸出去,自己的拳头跟这石堆相撞,先烂的绝对是他的拳头。

    在杜迪安的演示下,割裂者劈砍的速度越发迅捷,更加卖力了,镰刀臂斩在巨石上,削出大量石块。

    杜迪安看得兴奋不已,不愧是传奇魔物,学习能力强得可怕,甚至比人类还要恐怖,新生的人类婴儿可不会这样。

    “快!快!快!”

    杜迪安一边装模作样地捶打,一边大叫着催促,虽然知道它听不懂自己的话。

    嘭!嘭!

    割裂者的镰刀臂切割在石堆上,许多细小的石块被削开,将先前的缺口刨得更大了。

    杜迪安看见缺口差不多够了,连忙停下,道:“停停停。”

    割裂者听到声音,注意到杜迪安,看见他停下了,当即也停了下来。

    杜迪安看见它挡在缺口处,只能向后倒退,快速跑入洞穴中,边跑边道:“来这边,来这边。”

    割裂者看见他跑掉,收回了目光,又继续先前的切割练习。

    杜迪安看见它没跟来,心中一阵气恼,捡起地上一块魔物的爪子,朝它的后背甩去,嘭地一声,砸在它的身上。

    正在专注练习的割裂者顿时全身镰刀臂举起,一副暴怒的模样,转过头来,朝洞穴里冲了过来。

    杜迪安等它进入里面后,立刻绕着魔物尸堆绕圈,沿途不停地将魔物尸体甩向它,企图引开它的注意,这样的方法确实干扰到了它,二者的距离很快被拉开。

    杜迪安见时机差不多,迅速绕过魔物尸堆,跑向洞穴入口处,顺着那个被刨大的缺口钻去,为了能够一次通过,他在先前绕着魔物尸堆跑的时候,就陆陆续续地将自己身上的狩猎者战甲给脱了下来,这战甲有的部位太硬,比如肩膀处的坎肩,而且又厚,占空间。

    光着上身,杜迪安下面只穿着一件短裤,朝缺口处钻去。

    这缺口实在太窄,他的脑袋轻易就钻了进去,但到了肩膀处时,却被卡住数寸。

    杜迪安咬着牙,知道不能在这里退缩,留下来必死无疑,他心中一狠,硬生生地摩擦着皮肉,向里面钻去,只觉右侧肩膀火辣辣地疼痛,擦在粗糙的石块上,应该已经破皮流血。

    在痛苦地挤压中,杜迪安蠕动着向里面冲去,像一条虫子,当肩膀钻进去后,下面的身体就容易多了。

    手掌抓在下面的石块上,杜迪安一寸一寸地向前爬动,就像从血海地狱爬向人间一样,前面那小小的豁口,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肩膀磕磕碰碰地挤在各种粗糙石块上,当爬到一半时,突然肩膀传来一阵剧痛,却是撞到一个石头尖上,被石头刺入了进去。

    杜迪安痛得牙关紧咬,低吼一声,身体猛地向前一冲,只觉得一股撕裂剧痛从肩膀传来,让他几乎痛昏过去,就像当初被贯穿钢钉一样。

    杜迪安死死咬牙,咆哮着全速爬去。

    呼!

    手掌抓到了外面的石块上,杜迪安迸发出全身力量,将身体挤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嘶嘶!

    缺口后面,隐隐传来叫声,似乎很是焦急,正是出自那只新生割裂者。

    杜迪安此刻哪还有心思管它,看见那只割裂者还没有回来,左右扫视一圈,看了看天光,从太阳方位瞬间辨别出方向,朝右侧全力跑去。

    嘭!嘭!

    突然,洞穴处的岩石堆中响起剧烈地凿动声,奔跑中的杜迪安不禁回头望去,顿时看见被堆得十几米高的石堆似乎在微微晃动,心中吃惊,没想到那只新生割裂者的力量如此可怕,不过他来不及多看,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