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二百九十九章:入壁
    听到上面的嘭嘭撞击声,杜迪安微一咬牙,两手托起铁板,将其托出一条缝隙。

    铁板刚露出一道缝隙,猛地几道尖锐镰刀利刃刺入进来,将铁板立刻挑开,露出新生割裂者狰狞的身姿,它看见铁板终于开了,似乎有些兴奋,立刻钻了下来。

    杜迪安早在它拨开铁板的刹那,便迅后退,警惕地看着它。

    很快,新生割裂者钻入到了通道中。

    杜迪安缓缓地后退。

    新生割裂者望着它,慢慢地向前行来。

    杜迪安来到另一端通道的铁板前,取下只是钩套着没有缩上的铁锁,缓缓将铁板推出一道缝隙,露出微光照耀进来。

    回头望去,杜迪安看见新生割裂者靠近过来,全身锐利的镰刀能瞬间将他切开,这让他心中不得不紧张,稍吸了口气,猛地将铁板推开,飞快爬了出去。

    在通道外面,站着两个职守的光明骑士。

    两位光明骑士已经注意到铁板的动静,回头看了过来,看到杜迪安着上身冲出,有些愕然,下一刻便看见紧随着杜迪安冲出来的恐怖身影,顿时瞳孔放大,脸色白,目瞪口呆地愣在当场。

    杜迪安爬出铁板后,迅绕到铁板的后侧,只见这新生割裂者冲出通道,立刻被两位光明骑士所吸引,顿时嘶嘶地兴奋叫着扑了过去。

    杜迪安见此,立刻转身溜回通道中,飞快跑到壁外一端,将先前被掀起的铁板拉下,忽然想到附近可能会残留着新生割裂者的气味,想了想,将铁板附近的杂草拔出,抠出一些烂泥,再将杂草揉碎,让汁液散出气味,干扰空气中残留的气味。

    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能有一点是一点,杜迪安处理好外面后,返回通道内,将铁板反锁,然后沿途返回到壁内的铁板前,刚踏出通道,就看见新生割裂者已经将两位职守的光明骑士杀死了,正在抱着他们的尸体啃咬,其中一位光明骑士的上半身已经被吃进去大半,鲜血溅得遍地都是。

    杜迪安忽然现,自己看见同类惨死在面前,自己心底却并无多少怜悯,就像一颗漠然冰冷的石头。

    嗖!

    他起身爬出了通道,将铁板关上,来到新生割裂者前,“嘶嘶”地叫了两声,向它招手,示意它跟上。

    新生割裂者听到杜迪安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去,继续啃咬着手里的光明骑士,很快,这位光明骑士被它完全吃了下去,然后它的利爪又勾起旁边另一只被刺穿几个窟窿的光明骑士,塞到身下,将其脑袋撕咬了下来,咔嚓地咀嚼着吞咽下去。

    杜迪安眼角微微抽动,顾不得继续待在这里,转身迅跑去。

    跑出数十米后,杜迪安立刻听到后面传来声音,正是新生割裂者的脚步声,如今他不用看单凭脚步声,就能辨认出它来。

    看见自己的魅力仍在,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见它几条镰刀臂上全是鲜血,散着人类的血液气味,在原地遗留着被啃掉上半身的光明骑士,看来并不全是自己的“魅力”使然,多半是它自己也吃得小饱了。

    “这外面有光明教廷派遣的光明骑士长常年驻守,一旦有别的魔物从巨壁外面钻地潜入进来就会被察觉,如今引来这个小家伙,若是给光明教廷杀了,太便宜他们了,得想个办法藏起来,可是藏到哪里才行?外面有它妈妈,里面有光明教廷四处巡视……”

    杜迪安一边跑一边思索,虽然是个幼崽,但毕竟是传奇魔物啊,稍微栽培几年,就能猎杀取魔痕了,一位传奇魔痕的价值,估计比起传奇神术物品都不会逊色,而且一样是有价无市,全凭机缘。

    “在巨壁附近是光明教廷驻守的地方,唯一能够藏身之处,就是辐射区,那里有野人和辐射怪物栖息,将它藏到哪里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就算暴露了,也能跟自己撇清关系。”杜迪安目光闪动,“不过,难就难在怎么从光明教廷驻守的防线处,偷渡到辐射区中。”

    他看了看周围干涸的荒漠,短促地嗅动着空气里的气味,眼神认真专注起来。

    在感知能力中,嗅觉的传递是最慢的,比不上视觉,一眼看穿,比不上听觉,音传递,但嗅觉却是感知最远的,随着气味的飘散,不断地挥,能够感应到数十里范围内的东西。

    而且能够追寻着气味的源头,找到散出气味的物体,虽然这气味会被风吹散,但气味具有黏性,这也是猎犬能够依靠气味,将外逃囚犯追踪到的原因。

    闻着这荒漠上飘来的斑驳气味,若是以普通人,什么都闻不出来,但杜迪安的嗅觉细胞却能分辨出数百万种不同的气味,而且具有高度分析能力,能从许多混杂的气味中找到他要的气味,就像是一只人形猎犬,而且比大多数猎犬的鼻子都要灵!

    很快,杜迪安从这些混乱的气味中,闻到了先前光明骑士身上散出来的气味,方向有好几处,他循着自己正面的一处气味追踪过去。

    片刻后,杜迪安远远地看到一处形似要塞的堡垒,上面插着光明教廷的旗帜。

    杜迪安看了一眼,转身平行着绕路跑去,想要先看看这些壁垒间的间隔是多少,能够从这些壁垒中间偷偷溜过去最省事,而且他的动作必须得快,若是对方的光明骑士长也具备嗅觉能力,等他和新生割裂者身上的气味挥扩散出去后,迟早会被其察觉。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徒然一道身影从后面冲出。

    杜迪安愕然回头,只见这新生割裂者竟然径直冲了出去,朝着那堡垒处。

    “糟糕!”杜迪安脸色一变,想要追赶上去阻拦,但看见它那疾跑的度,顿时就果断放弃了,转身跑到另一处,找到一处掩护物挡住,脑海思绪翻滚,“这堡垒里的人完了,光明教廷肯定会派人来察看,必然会现是魔物所为,到时必定会全力搜查。”

    “在搜查的同时,肯定会派感知能力的光明骑士过来,目前最具备侦查和追踪的感知能力,就是嗅觉,以及同源虫这样的东西,到时甚至会把我查出来。”

    他脸色变幻一会儿,立刻想到注意,他自身就是嗅觉能力,深知如何掩盖气味和杜绝气味追踪的办法,唯一担忧的就是对方若是用其它自己未知的手段来追查,那就是防不胜防了。

    在他思索时,新生割裂者已经冲到了这座光明教廷驻扎的壁垒前,在壁垒上职守的光明骑士顿时看见这只进入望远镜范围内的恐怖身影,顿时有光明骑士拉响钟声。

    新生割裂者的度极快,在壁垒上面拉响钟声时,它便冲到了壁垒前,被这响亮钟声吸引,顿时跳扑了上去,将拉钟的光明骑士扑倒,镰刀臂飞舞,瞬间将其斩成数段。

    杀死这位光明骑士后,它立刻大口啃咬起来,显然这一路的追赶,让它的体能消耗极大,早就饿得不行。

    “畜生!!”一声暴喝徒然响起。

    声音落下,一位全身银亮战甲的中年光明骑士冲了过来,满脸愤怒地看着他,手里持着骑士长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