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零三章:夜话
    嗖!

    此刻日近黄昏,夕阳照在要塞高耸的岩壁上,杜迪安如一道壁虎般贴墙爬去,当来到要塞上的尖锐木桩前,只见两侧巡逻的士兵恰好彼此分开,巡视到另一边,当即翻身而过,迅掠入到要塞内,贴着墙壁两手摩擦在墙上,减缓下坠的力道,落地后一个翻滚,将声音降到最低。

    杜迪安飞快扫了一眼周围,见远处几位巡逻士兵跟自己感知的一样,距离较远,当即朝另一处飞快冲去。

    有过上次偷渡的经验,这一次更是驾轻就熟,很快,杜迪安绕过守卫的巡逻,来到了要塞内的荒凉旷野上,没走多久,就遇见一个荒凉小镇。

    “没想到,每次偷渡时,都是衣不蔽体。”杜迪安微微苦笑,潜入到这小镇中,摸到一户人家的后院,将其晾晒的衣物偷出一套换上,然后迅离开小镇,趁着夜色,朝亚德小镇方向跑去。

    数小时后,杜迪安来到了亚德小镇,此刻天色已黑,再过不久就是宵禁时间。

    杜迪安看了一眼小镇后面的山坡上,莱恩古堡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如夜色中的一只巨兽。

    ……

    ……

    莱恩古堡中,二楼书房。

    已经吃过晚饭,山德鲁搀扶着父亲回到他的房间中,等老福林坐下后,他从旁边的衣柜中翻出一套厚绒毯,递给父亲,“现在天气凉了,晚上盖条毯子坐着吧。”

    老福林接过,盖在自己双膝上,叹了口气,道:“这么久了,他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山德鲁安慰道:“他虽然年龄小,但办事成熟谨慎,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的,您别担心,兴许过几天就会回来了。”

    “壁外可不管办事成熟还是稚嫩,魔物不会跟你讲这些礼仪虚假的。”福林摇头叹息。

    山德鲁见他灯下忧虑的面容,沉吟少许,道:“要不,咱们再催催那几个人,让他们去看看,怎么说他们也是杜先生保释出来的人,这点人情都不还,太没人性了。”

    “有人性,就不会进那么肮脏的地方,进了那里,就算有人性,也已经磨没了。”福林微微摇头,道:“如果明天还没有消息的话,你找两个机灵点的人,将他们临时编制到狩猎者中,让他们过去看看。”

    “嗯。”山德鲁微微点头。

    福林叹了口气,缓缓道:“咱们莱恩家族虽然如今在崛起的势头,不少落寞的贵族,以及小贵族,包括知名富商,都想要加入咱们财团,看似蒸蒸日上,但这些全都拜他一人所赐,如没有他的神使身份,我们莱恩家族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打回原形,而且再难翻身!”

    山德鲁默然片刻,道:“父亲,我们总不能事事全靠他吧,若是他日后出现意外,我们整个家族岂不是就此衰微?”

    福林微怔,抬头凝视着他,道:“没有崛起,何谈衰微?这样的话,以后我不想再听你提起!”

    山德鲁见他动怒,脸色微变,连道:“父亲,我知错了。”

    福林见他低头致歉,缓缓收回了目光,望着燃烧的油灯,陷入思绪中,饱经风霜的眼眸中倒映着两团灯火,摇晃不熄。

    嗖!

    片刻后,窗外忽然一阵轻微声音响起。

    福林和山德鲁一惊,抬头望去,顿时看见一道农夫打扮的身影翻入进来。

    刚想喊“刺客”的山德鲁,看清这人模样后,不禁愣住。

    “怎么,换套衣服就不认识我了?”杜迪安笑吟吟地看了他一眼,来到二人桌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向福林道:“让你担心了,我去壁外的这几天,没出现什么事吧?”

    福林怔怔地看着他,缓过神来,轻吐了口气,苦笑道:“你回来就好,我还以为……梅隆家族还是没动静,不知道在密谋什么,咱们没有间谍,哎,情报太弱!”

    杜迪安眉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我带回的那几个小家伙呢?”

    “小家伙?”福林听到杜迪安的称呼,微微苦笑,道:“他们几个可不小,其中一个的年龄都快赶上我了,我派人留意了,除了留下来的那位尼古丁管家外,其余的几人刚从净守所回来不久,天天待在城堡里,没有出门。”

    杜迪安眉毛微挑,“那位管家呢?去了哪里?”

    “他也没有出过门,天天待在你的城堡里。”福林道。

    杜迪安微讶,随即释然,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我知道了,今天晚上过来唠叨你,你也看到了,我刚从壁外回来,而且是偷渡回来的,到时光明教廷追查起来,你帮我做下证明。”

    “偷渡回来?”福林一惊,道:“你没去净守所?”刚问出后,便一拍脑袋,恍然道:“也对,如果去了,我早就得到消息了……你为什么偷渡,有什么事不能让光明教廷知道么?”

    杜迪安点点头,道:“通道那里有点乱子,我回来时,现有一只魔物从咱们的通道那里闯进来了,杀了职守的光明骑士,我担心被他们误会这魔物是我故意放进来的,所以就直接偷渡入城了,免得被他们误会,到时没有证据,解释也解释不清。”

    福林和山德鲁大吃一惊,面面相觑,福林道:“你没受伤吧?这魔物是追你的时候误入进来的么?”

    杜迪安摇头,苦笑道:“是我返回时现的,巧就巧在这里,正因为是巧合,所以解释不清。”

    福林看了他一眼,点头道:“这倒也是,解释巧合最像是辩解,不过,如今你是元素神殿的神使,你的信用很高,你说不是,就没人怀疑你,以后大可不必如此冒险。”

    杜迪安道:“这是原因之一,第二也是我不想跟狩猎者再牵上关系,狩猎者如今将成为我的副业,就算我去壁外,也必须秘密进入,不能走漏消息,你应该知道,贵族对狩猎者是歧视的,而对神使是仰视的,想要最大化地扩散自己的影响力,就必须摒弃掉一方面,当然也不能说摒弃,只是将明的,放到暗处去进行。”

    福林一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还有别的原因,这才是你的主要目的吧,你倒是不用我去担心,每次都把我的顾虑提前想到了,并且做到了,确实如此,而且我的个人建议是,你最好就不用再去狩猎了,依靠神术作品赚到的钱雇佣别人去狩猎就行,这样的活儿交给其他人干,没必要亲自冒险。”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平常可以交给别人冒险,但被人暗杀时,可没人来顶替自己去死,我狩猎不是看重那点材料钱,而是磨练自己的战斗力,藏在剑鞘里的剑,时间久了,只会生锈。”

    福林看着这个少年微笑的模样,叹了口气,不再相劝,道:“说起来,你刚回来,你保释回来的那几个人,该管理管理了,我让他们去找你,他们都推辞不起,这样的态度太恶劣了,另外还有,你去壁外的消息不知道怎么走漏了,梅隆财团已经用报纸的舆论力量向元素神殿施压,说你刚有点小成绩,就怠慢神术,元素神殿那边虽然没有回应,但你还是主动去报道,表个态吧,近期争取再拿出一件神术作品,堵住他们的嘴,不管什么星级的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