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二十八章:狩猎割裂者
    这飞逼近的黑影,正是割裂者!

    杜迪安从高空俯望,第一次看清这只大割裂者的面貌,如海草般一团飞爬动,浑身竖起镰刀臂的组织,像是一团刀剑利刃聚集在一团,体格跟小割裂者有所差异,身上多出几个黝黑的怪状部位,甲壳内藏着多段甲胄利刃,锋利无比,就像是一头专为战争而生的机器。

    杜迪安顾不得多看,急忙向壁下的尼古丁吼道:“快上来,它过来了!”由于担心被壁内另一侧职守的光明骑士听到他的叫声,他吼叫的同时将音量压低几分。

    尼古丁虽已老迈,但体质毕竟是中级狩猎者体质,听觉比普通光明骑士要高出许多,在杜迪安吼叫之前,他便从杜迪安的脸色变化中察觉出异状,在听到杜迪安的叫声时,顿时如条件反射般飞快抓住绳子缠绕在自己腰上,一颗心怦怦狂跳,回头看见地上剩下的最后一个包袱,咬牙跑了过去,飞快拎起。

    在他拎起的刹那,身体猛地向上升去,却是上面的杜迪安在奋力拉扯绳子。

    杜迪安双臂猛力拉扯,将尼古丁拽得飞上升过来,度比电梯还快,在拉扯的同时他抬头望去,顿时现那割裂者不知何时竟已经出现在十多里外,这短短十里的路程对普通人来说,是一段较远的路程,但以它行进的恐怖度,只需短短几个呼吸就能达到。

    他顾不得右臂的酸胀,咬牙全拉扯。很快,尼古丁被拽到了上百米高的位置,对一般的6地魔物而言,这样的高度是“绝对安全”距离,但对自身体积便达到三十多米高度的割裂者来说,只需轻轻纵身就能碰到。

    轰轰轰!

    割裂者跑动间地面剧烈震荡,转眼间便来到了巨壁面前,而其度也飞快降低下来,显然意识到若是自身撞到这堵巨壁上,会造成不小的伤害。

    杜迪安从高空俯望的角度,能清楚地看见它背后一处身段核心位置,有几块黑色三角状甲胄合拢的地方,里面镶嵌着一颗巨大眼球,眼球内全是密密麻麻的眼珠。

    显然,这里就是它的弱点之一。

    只是,从眼球附近的几块黑色三角甲胄来看,应该是类似眼皮的作用,可以保护眼球,也就是说,即便从高空射击它的眼球,箭矢也未必能贯穿那几瓣黑色三角甲胄。

    尼古丁听着这地面颤动的声音,只觉心脏像是停止跳动一般,有种窒息地恐惧感,他紧紧地抓着绳子,在看清那冲过来的巨物时,他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尽管有过无数次凶恶的想象,但亲眼见到,依然被这恐怖的身姿所震撼到,这就是魔物?

    这就是跟狩猎者战斗的东西?

    割裂者的身体在撞到巨壁的时刻,飞快刹车停了下来,它背后身躯中段的那颗眼球很快便注意到垂钓在半空的尼古丁,出一声低吼叫声,猛地弹跳而起!

    尼古丁看见它的身体在瞳孔中扩大,吓得魂都冒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嗖!

    一只巨大镰刀臂飞斩来,像一把巨剑。

    “不——”尼古丁望着高高跃起的割裂者,二者几乎是平行的角度,他也瞬间看清了对方全身的恐怖姿态,前所未有的恐惧攥紧了他的心脏,失声惊叫,本能地想要松开绳子,让自己的身体掉落下去,甚至无暇去考虑掉落下去会不会就此摔死,只希望能躲过眼前的攻击。

    然而,先前他将绳子缠在腰上太紧,一时竟没能解开。

    呼!

    就在这时,绳子徒然一甩。

    嘭!

    挥来的镰刀臂从尼古丁的眼前擦过,带动的劲风割痛了他的眼球,随即一声巨响从后面的巨壁上传来,却是斩在了巨壁上面。

    尼古丁只觉身体像飘起来一样,晃到另一处,竟惊险万分地躲过了这一击。

    轰!

    下一刻,巨大轰鸣声从下方传来,却是那割裂者无处借力,又掉落了下去,将地面踩踏得凹陷进去。

    尼古丁松了口气,低头望去,却见它又要跃起一般,吓得脸色白,急忙用嘴咬住包袱,双手飞快攀爬绳索,在他攀爬的同时,杜迪安的双臂也在飞快交替,猛力拉扯,短短数秒的时间,尼古丁就上升了一百多米。

    嗖!

    割裂者再次跳来。

    尼古丁看见它跳来的势头,心脏一跳,急忙脚掌跺在巨壁上,借力平行划开。

    在巨壁上面的杜迪安早有准备,依照先前的方法,飞快跑到另一处,将尼古丁荡到另一侧。

    嘭!

    割裂者的镰刀再次击空,斩在了巨壁上。

    杜迪安松了口气,急忙全拉扯。

    当割裂者第三次跳来时,尼古丁已经爬到了五百多米的高度,割裂者这次只跳到三百五十多米左右,就坠落了下去,显然,这里已经是它的弹跳极限,虽然它的跳跃能力很强,但它的体重也很庞大,这就像大象的力量是森林最强,却不敢跳跃一样。

    尼古丁见它难以触及到自己,这才松了口气,但依然不敢停留,抓住绳索飞快攀爬。

    割裂者站在巨壁下面,似在仰头望着,却没有再次跳跃。

    杜迪安看到这一幕,也是松了口气,如他的猜测一样,割裂者虽然有翅翼,但体型太大,那对薄翅的作用应该不是飞行用的,而是在6地上战斗时,让身体更加灵活,或是弹跳时借由翅翼短暂地滑翔,否则的话,这割裂者依靠翅翼早就飞上了巨壁。

    片刻后,尼古丁被拉上了巨壁。

    尼古丁抓着边沿翻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满头汗水,脸色依然有些白,显然惊魂未定。

    杜迪安飞快收回绳索,一脚踢在尼古丁身上,道:“别磨蹭,快点搬东西。”

    尼古丁坐在地上扭头回望了他一眼,恰好看见杜迪安的左手虎口被绳子摩擦得裂开,鲜血顺着食指滑落下来却丝毫不觉,心中的怒气顿时消了,眼中有几分复杂,站起身来,道:“刚才……谢谢你了。”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道:“别自作多情,我是怕那包袱里的东西掉了。“

    尼古丁嘴角微微抽动一下,暗自苦笑一声,不再多说,拎着包袱来到百米外的鲨矛前,将鲨矛抱起,向杜迪安道:“这家伙就在这下面,我们直接在这里射不就行了,还要搬到哪去?”

    杜迪安没好气道:“这里是通道入口,要是动静太大,那些光明骑士被惊动了,哪还有你的份?”

    尼古丁一窒,老实地道:“那你说搬到哪去?”

    “那边,五千米外。”杜迪安朝左边指去。

    尼古丁闻言苦笑一声,知道没商量的余地,只能抱起鲨矛走去。

    杜迪安也抱上鲨矛飞快行走过去,一边走的同时,一边低头望去,只见那割裂者站在通道处的巨壁前,挥舞镰刀斩在巨壁上,出沙沙地声音。

    他收回目光,飞快前进。

    十多分钟后,包括鲨矛在内的所有器具,全都搬到了通道左侧五千米开外的地方。

    杜迪安指挥着尼古丁组装级炮台,同时摸出内甲中藏着的割裂者血浆壳,从里面倒出一小簇暗红粉末,卷在一个小白色纱布中系上,然后栓在先前的细绳上,缓缓地从巨壁上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