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三十三章:荒野少女【二合一】
    吱吱!

    噬血鼠掉落到草丛中,这片草丛比周围茂盛浓密,噬血鼠跌进草丛后翻滚出七八个跟头,却没有当场摔死,它痛得龇牙咧嘴地尖叫,身体翻滚,试图爬起来,但后面一只脚受伤折断,几次蹬脚都没能站稳,最后只能匍匐在地上,拖着身子缓缓向侧面一处草丛爬起。

    杜迪安将身体缩在平楼的边沿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割裂者,他并不在意那只噬血鼠此刻是死是活,无论是死活,单凭这小东西自身的能耐,都难以让割裂者在意,真正试验割裂者的,是其背上的血浆粉末!

    天地间唯有微风轻轻呼啸的声音,在杜迪安屏息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间七八秒过去,割裂者除了听见噬血鼠跌进声音时微微动了一下,此后便像时间凝固一般,再无动静,这让杜迪安的心跳渐渐加快,等到十几秒后,看见割裂者依然毫无动静,心底暗松了口气,双眼中杀意掠过,迅打开背后箭筒,拔箭搭弓,翻阅下平楼,跳入到荒凉街道中,在裂开的街道缝隙里生长出一颗颗浓密的杂草,掩护着他的身形。

    “必须击中它的破绽!”

    杜迪安一边飞靠近,一边打起十二分精神,此刻才是最危险的时刻,他将亲自给予这巨兽最后致命一击,且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先前每日乘夜色中翻越过要塞,偷偷给小割裂者送食物时,杜迪安也在观察着小割裂者,这毕竟是传奇魔物,无论是对元素神殿,还是内壁制定魔物图鉴的势力来说,能够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一只百年难遇的传奇魔物,都是千金不换的宝贵机会。

    通过观察,杜迪安大致了解一些割裂者的身体构造,并且观察到它的两个弱点。

    第一,就是眼球。

    对大多数生物而言,眼球都是薄弱的部位,这一点在割裂者身上也不例外,只是,它的眼球外面的眼皮却是一道坚固的保护层,是罕见的将眼皮进化成甲胄的生物之一,且厚度达到三厘米,纵然是普通手枪的子弹,也只能在上面留下一个凹点,难以射穿。

    因此,想要射中眼球,只能抢在它的眼皮合拢前的瞬间。

    第二个弱点,就是它的排泄处。

    在它全身的所有肢体中,利刃镰刀臂状的躯体占百分之八十以上,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头颅和躯干,这是一个极其惊人到极限的比例,其躯干呈扁状,表面是一层坚固的甲壳,边缘处极为锋利,若是换算成人类的躯体,就是腰部的位置,也锋利得像刀刃一样,能够攻击敌人。

    但其尾端的排泄口,却是一个不受任何保护的地方,虽然排泄口有甲壳覆盖,但没有其它的多余保护,只要能将箭矢射入进去,就能造成伤害。

    嗖!

    杜迪安在草丛中跑去,绕到这割裂者的身躯后面,先前有血浆粉末做诱饵,都能没让它动弹,这让他可以稍微放心一点,靠近到射程之内。

    很快,杜迪安来到了割裂者一百五十米左右的位置,这是他的有效射程中,如今他的最高有效射程,早已达到三百米,但在一百五十米时,破坏力能达到最强!而且精准度也最高!

    杜迪安弯腰弓在草丛中,望着面前这只三十多米高的巨物,若是后者徒然反扑过来,他必死无疑,这让他心中不自禁地感到紧张,全身寒毛倒竖,肌肉紧绷,不敢大口喘气。

    杜迪安身体左右挪动几步,调整了一个角度,从这里望去,割裂者的尾端排泄处耷拉在地上,两侧是混乱的利刃镰刀臂,横七竖八地挡在躯干外面,从这些镰刀臂交错的间隙处,有好几个攻击角度,能够直线射到它的尾端排泄处,他从中挑选出一个把握最高的角度,搭上箭矢,心中不敢露出太强的杀意,将面前这只巨兽当成往日自己训练的靶子,杀气内敛。

    “只此一箭……”

    杜迪安微微眯起眼眸,缓缓地深吸了口气,锁定在那处排泄口处。

    嗖!

    松手,箭飞!

    破空声掠过,杜迪安在射出的瞬间,没有傻傻地站在原地去看结果,而是转身就跑。

    一百五十米距离眨眼即过,箭矢怒刺在割裂者的排泄口,箭头猛地贯穿进去,一直匍匐在地上没有动弹的割裂者低吼一声,巨大的身体缓缓地挪动,转过头来,顿时看见草丛中飞掠去的杜迪安,立刻吼叫着追赶过来。

    杜迪安脸色一变,没想到它还能爆出如此强大的体能,飞搭箭射在远处一座高楼上,这根箭矢后面系着绳索,他拽着绳索猛地跺脚荡去,绕到这座高楼的背面,转身继续跑去。

    嘭!

    割裂者的身体撞击过来,将高楼轰然撞塌。

    杜迪安没有往直线跑,而是跳入到不远处一个断裂的缺口中,要知道,这里曾经是城市,在地面之下便是光线阴暗的下水道和地铁。

    杜迪安笔直跳入下去,经过黑死季的高温辐射,里面的积水早已干涸,这里是一处地铁站。杜迪安没有惊讶,在先前赶过来的草丛中,他就看到过路边倒下的被苔藓和灰尘压住的路牌,虽然上面字迹模糊,但依然残留着些许痕迹,被他辨认了出来。

    抬头望去,顿时看见远处有一道黑色钢铁巨龙,正是地铁。

    杜迪安看到这处停靠在站台的地铁,并不意外,立刻飞奔而去,先前在攻击割裂者之前,他就感知到周围的环境,这里面的腐烂气味极浓,又是地铁站,显然是有地铁停在站台中,不然绝不会有如此浓的尸体腐烂气味。

    嘭!

    杜迪安从地铁的窗户中撞了进去,只见地铁内一片漆黑,两排的座位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大多数都是被厚厚灰尘覆盖的尸骨,血肉早已在岁月中完全腐烂,被小虫啃吃了,此外地上还有一些躺着的干尸,皮肤皱褶,干巴巴地像是八十岁的老人,暗淡无光,且有一块块褐色尸斑,但其脸颊模样和身上服装打扮,却像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杜迪安看见这些干尸,目光一冷,没有靠近,也没有理会,笔直地向地铁前方跑去。

    这些干尸在杜迪安从旁边经过时,猛地睁开双眼,伸手向杜迪安抓来。但杜迪安的度太快,让它们抓了个空,下一刻,所有干尸如复苏的恶鬼,一个个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干皱的脸上狰狞无比,低吼着朝杜迪安追了过去。

    杜迪安见惊动了这些家伙,心中暗叹,虽然他涂抹了行尸粉末,但先前赶路和攻击割裂者时,自身太过紧张,出了一些汗水,导致自己的气味盖过了行尸粉末的味道,没有蒙混过去。

    “魔物图册上说,行尸惧火,趋光,到了黑暗时,追随声音而动,当寂静无声时,行尸将会沉睡,终年长眠……”杜迪安一路飞跑去,现每一节地铁车厢里都有七八只行尸沉睡,由于长久无光又没有进食,导致肌肤干瘪了下去,严重缺水。

    随着杜迪安的出现,这些沉睡在地铁内的行尸全都复苏过来,咆哮着追赶在杜迪安后面。

    杜迪安一边跑一边掏出行尸粉末,继续在自己身上涂洒。

    轰隆隆!

    在地铁外面,一阵剧烈声响传来,却是割裂者追赶了过来,巨大的身躯也从缺口中挤到了地铁中。

    嘭地一声,杜迪安感觉脚下的地铁徒然微微震荡,左右晃动,不禁骇然,只听得后面传来刺耳的咯吱声,像是指甲抓在金属板上一样,摩擦出尖锐的声音。

    这让杜迪安不禁想到,这割裂者该不会将地铁斩断了吧?

    以后者镰刀臂的锋刃度,要斩断地铁不难。

    杜迪安不敢停留,继续飞奔。

    复苏的行尸有的闻到割裂者的气味,咆哮着朝割裂者扑去,有的依然追在杜迪安后面。

    这些行尸无所畏惧,很快便有十几只行尸聚集到割裂者面前,张牙舞爪地扑向这头庞然巨物。

    割裂者怒吼一声,利刃挥舞,顿时将跑过来的行尸斩断,然而,其中一些没有被斩断脑袋的行尸,上半截身子依然向割裂者爬去。

    割裂者没有理会这些小家伙,挥舞镰刀臂斩在地铁上,将地铁斩成数段才停下,它怒吼两声,没有再继续向前,爬到在了地上。

    地铁内被惊动的行尸大量跑出,闻到割裂者身上流出的鲜血气味,如闻到腥的鲨鱼,兴奋地张牙舞爪地扑去。

    割裂者背上的两根细长镰刀臂轻轻划动,将扑来的行尸轻易拨开,锋锐的镰刀臂只是轻轻一碰,行尸的身体就被斩成两段。

    杜迪安顺着地铁,一路跑到了末尾,或者说另一端的驾驶室,一脚踹开门,顿时看见驾驶室内的地上躺着三具尸骸,累积着厚厚灰尘,血肉已经腐烂不见,只剩下乌黑的骸骨。

    在地铁的驾驶座位上,还靠着一个背影,戴着军帽。

    杜迪安走了过去,这驾驶室上的背影缓缓转动了座椅,回头望来,却是一张只剩下半张干瘪脸的脸孔,另外半张脸像被什么东西撕咬掉了一般,露出牙齿和颧骨。

    杜迪安看都不看,在它还未起身扑来时,手里的匕迅刺出,将其头颅击穿,飞快收回,没空去取它脑袋里的寒晶,踹开驾驶座椅前的前窗,跳出了地铁,纵身跃起,跑到另一处站台上,回头望去,见那只大割裂者没有再追来,心底稍松了口气。

    “单靠我的弓箭,纵然命中了弱点,也难以杀死……”杜迪安的眉头紧紧皱起,思索着别的猎杀办法。

    吼!

    这时,追赶在杜迪安后面的行尸也跟着从破碎的前窗中冲出,只是它们不懂跳跃,落地的姿势就难看多了,几乎都是头朝地的顺着车头滑落下去,等落地后再爬起,朝杜迪安站着的站台上爬去。

    杜迪安抬脚踢去。

    嘭!

    一只烫着卷衣着较时尚却满脸狰狞的行尸扑来,顿时被杜迪安一脚踢在喉咙上,这狩猎者的战靴前端是合金质,极为坚硬,配合杜迪安的力道,顿时将其喉咙踢得断裂,下巴贴在杜迪安的鞋面上,嘭地一声,随着杜迪安脚尖微勾,脑袋顿时从颈椎上脱节,抛飞了出去。

    杜迪安继续飞快踢死两只,转过身从地铁的另一处台阶处跑去,不愿跟这些行尸继续纠缠。

    出了地铁后,杜迪安环顾着四周荒凉的空野,眉头皱起,他能想到的猎杀魔物的办法,几乎都用上了,如今还能够利用的,就只剩下老方法,引诱别的魔物过来袭击割裂者。

    但割裂者跟以往的魔物不同,纵然是受伤的魔物,其六十八级的捕猎等级远远高出附近区域的任何魔物,纵然是这里最强的魔物,在割裂者面前都是被轻易击杀的存在,而以他的体质,最多只能引诱到捕猎等级二十的魔物,这样的魔物即便跑到了割裂者面前,也会吓得落荒而逃。

    “不管了,只能试试,兴许总能引诱到几只胆大的。”杜迪安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用这个老方法。

    嗖!

    他转身跑去,顺着嗅觉闻到的一处距离十几里外的气味处跑去。

    转眼间,他来到了这处气味前,远远地望去,这是一只身高近四米的黑色身影,全身长着尖锐的毛,像是一头巨型野猪,凸起的兽嘴前有六七根弯长的白色獠牙。

    “雪牙魔猪,捕猎等级二十四……”杜迪安立刻认出这只魔物的信息,这是贵族较受欢迎的魔物之一,其身上的獠牙是贵族喜爱收藏的材料,在许多贵族家里都有雪牙魔猪的牙齿雕刻的艺术品。

    “它的度,应该比我要快一些,只能冒险一试了。”杜迪安深吸口气,在六百多米处便搭箭射去。

    箭矢飞到一半便落下,但动静却让这雪牙魔猪感应到了,顿时看到六百米外向它招手的杜迪安,它的眼眶中顿时露出一股凶戾之气,低吼着冲了过来。

    杜迪安立刻转身就跑。

    轰隆隆!!

    雪牙魔猪跑动间像坦克一般,地面巨震。

    杜迪安回头望去时,顿时现二者度被迅拉近,不禁吓得一跳,急忙转头足狂奔。

    然而,他刚卯足劲飞奔时,徒然听到后面一声凄厉惨叫响起,紧接着是轰地一声巨响,不禁回头望去,却见那雪牙魔猪竟倒在了地上,身体翻滚几圈,痛哼着爬不起来。

    杜迪安愕然怔住。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雪牙魔猪的后面荒野上,出现一道紫色影子,像是人类形状。

    等他再次定睛望去时,后者却徒然像是横跨数百米距离一样,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中,竟是一位身穿紫色唐装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