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五十一章:新能力图表!
    杜迪安收起弓箭,凝目看了两眼,确认它真的毙命后,这才飞快靠近,拔出匕,将箭矢贯穿的地方划开,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将沙土浸透成暗红色。

    他将手掌伸到这伤口中,浸泡在割裂者的体内,等待它体内的寄生魂虫感应到他的体温,自动爬过来,否则如此巨大的体积,让他解剖开来一处处寻找,还不知要找到何年何月。

    不过,他能够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收取寄生魂虫方法,主要是依赖于自身的「惧染者」魔痕,这「惧染者」魔痕的隐性能力,在他还是初级狩猎者时就展露了出来,那就是免疫绝大部分病毒的常抵抗力!

    纵然是被行尸咬到,亦或是浸泡在别的魔物鲜血中,也不会被感染,这一点,是其他狩猎者所难以办到的,纵然是高级狩猎者都不例外!

    沸热的魔物之血,黏稠滑腻,杜迪安微微皱着眉头,静静等待,心中却有几分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五六分钟后,徒然,杜迪安感觉手背上微微一麻,像被什么东西刺入一样,同时,有软角质状的触须一样的物体,掠过他的手背,顺着手背向里面钻去,传来阵阵撕痛。

    杜迪安快缩回手,顿时看见惊悚一幕,手背上趴着一只暗红色小虫子,前端有极细小的像针一般的触体,较为坚硬,正划开手背上的表层肌肤,朝里面不停钻去,看似浑圆的身体下面,竟有一排极短小的尖脚,帮助它朝自己手背中爬去。

    如此恶心的画面,让他看得头皮麻,身体本能地反应是甩开手臂,将其甩掉,但他忍住了,同时心底反而松了口气,这只小虫子虽然体积稍小,但模样跟之前他看见的大割裂者体内的寄生魂虫较为相似,只是先前距离较远,没有看清,此刻从眼前这角度望去,能清楚地看见它的身体构造,有点像一只肉嘟嘟的蜈蚣,但脚比蜈蚣的还要短小和细,藏在身下,乍一看像是光溜溜的。

    “割裂者的寄生魂虫……”杜迪安深吸了口气,举起右手,盯着这只不停朝里面钻去的寄生魂虫,如此别扭的诡异画面,让他眼皮轻轻抽搐,但一想到后者能够带来的巨大力量,便忍住了这种反胃的恶心感,他抿着嘴,一言不,目送着它全部的身体钻入到手背中。

    随着它钻入进去,手背上的伤口处竟没有流出鲜血,且伤口似乎在飞快愈合。

    但手背上却凸起一个虫子的形状,弯弯扭扭,顺着自己的手臂飞爬来。

    杜迪安脸色难看,抬起手臂,望着这凸起在皮肤中的虫子朝自己快爬来,像是要顺着肩膀进入自己的脑子里一样,这样的错觉让他心中猛然一凛,急忙两只手握住自己的喉咙,紧紧捏住,同时注意着这只小虫子的动向,只见它爬到了右手肩膀处,笔直地顺着肩膀的锁骨攀爬而上,这个角度虽然无法看见,但能感受到锁骨处有无数细脚爬过的感觉,就像一大群连为一体的蚂蚁。

    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身上激起一大层疙瘩。

    很快,这虫子趴到了他手掌捏住的喉咙处,在手掌的边缘,能感受到下面的皮肤凸了起来,触碰到手掌。

    杜迪安脸色一变,没想到这只寄生魂虫想要寄生的地方,竟是他的大脑!

    开什么玩笑!

    他扼紧喉咙,另一只手屈指弹去。

    那凸起的皮肤被弹中,杜迪安能通过喉咙感受到那种恶心地爬动感,顺着喉咙往下延伸而去,很快来到自己的胸膛上,他飞快撕下上衣,低头望去,顿时看见胸前正中的位置,皮肤凸起一个虫形,这虫子扭动着爬去,却没有朝胸口正中的惧染者魔痕处爬去,而是拐了个弯。

    其前进的方向,似乎是心脏?!

    杜迪安瞳孔微缩,心中一股惊怒涌起,这寄生魂虫是怎么回事,不是脑袋就是心脏,两处都是自己的身体核心处,一旦破损会瞬间没命,这哪是寄生,简直是要自己的命!

    他抬手抵住这凸起的皮肤前,让这寄生魂虫无法前进,同时另一只手已经飞快拔出匕,心中又是愤怒,又是不解,更多的是惊恐,若是这东西沉入到身体里面,自己是难以抓住的,他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让这东西钻到自己的身体里,还是说自己替换魔痕的姿势不对?

    他已经做好准备,一旦这东西潜入到皮肤下面,就马上刺入进去,哪怕重伤,也要将其杀死!

    在他手掌抵住去路后,这藏在皮肤下爬行的寄生魂虫顿时顺着手掌边缘,绕着弯爬去。杜迪安立刻挪动手掌,它绕到哪,手掌就拦截到哪。

    如此反复数分钟后,这凸起在皮肤下的寄生魂虫似乎明白就此继续下去,也是徒劳无用,慢慢地调转了方向,爬向附近胸膛正中的惧染者魔痕处,缓缓地沉了下去。

    杜迪安见此,松了口气,却有些疑惑,这割裂者的寄生魂虫为什么一开始不去惧染者魔痕中?而是直奔自己身上最致命的两处地方,就好像提前就知道这两处地方是他的要害一样,是它本身所带有的特性?还是自己跟这割裂者的体质相差太大?

    又或是这寄生魂虫,也具备着攻击性?

    他脸上阴晴不定,盯着胸前的惧染者魔痕处,只见凸起像红色血管状的惧染者魔痕,在这寄生魂虫爬来后,迅干瘪了下去,没过多久,这干瘪的红色血管皮肤,又缓缓地鼓起,只是颜色却非红色,而是深黑色,同时模样也不是浑圆的血管状,而是变成一层类似角质层的组织,形状也变成菱形三角状。

    杜迪安想要伸手触摸,却忽然感觉有些眩晕,眼皮沉重,他心中暗惊,想要咬动舌尖提神,但思绪也变得很混乱和沉重,还未咬住舌尖,便全身乏力,无法撑起眼皮,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黑暗中。

    时光恍惚。

    杜迪安徒然惊醒,从地上翻身坐起,急忙四处望去,只见那六只割裂者依然趴在洞穴的另一端,这才松了口气,但很快他便怔住,因为他现自己在这六只割裂者的身上,看见火红的热量在散,体内像是流淌着岩浆一般,散出巨大热量。

    热量怎么会看得见?

    他怔了一会儿,徒然想到什么,低头看去,只见胸前像血管的「惧染者」魔痕,被替换成了一个黑色长条却凸起的菱形魔痕,他伸手轻轻触摸,触感并非先前的柔软,而是坚硬锋利,像是一块鳞片。

    这就是割裂者魔痕?

    替换成功了?

    他眨了眨眼睛,扭头再次望向那六只割裂者,再一次看见它们身上散出的赤红热量,等他望向自己旁边已经死去的割裂者时,后者身上却只有极其微弱的热意,像是灰烬中的余火,随时会熄灭。

    “这就是割裂者魔痕的能力?热感视觉?不对,除了热感视觉外,还有黑暗视觉,等等,难道说我的惧染者魔痕能力还在?”杜迪安心头一跳,黑暗视觉可是惧染者魔痕能力的招牌之一,他左右望去,顿时找到先前握着的匕,立刻用指甲在把柄处划去。

    匕把柄完好无损,没有任何划痕。

    杜迪安怔了一下,眼中有些失望,同时苦笑一声,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这黑暗视觉,应该也是割裂者魔痕所附带的能力之一,并且在黑暗视觉上,还具备热感追踪能力,难怪割裂者的洞如此黑暗,小割裂者出生时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也难怪那大割裂者能够将躲在沼泽里的魔爪鳄给找到。

    “这倒是不错的追踪能力,基本上能观察到周围所有潜伏的魔物,纵然是冷血生物也不例外,冷血生物也有体温,尤其是心脏处。”杜迪安心中欢喜,单是视觉组织就得到如此大幅度的进化提升,其它方面多半也有较为出色的进化,只是魔物图册上并无记载割裂者魔痕的能力作用,无从了解,只能靠自己今后慢慢摸索观察。

    他轻轻抽动鼻子,细嗅空气,顿时听见悉悉索索地声音,像无数虫子在身边各处爬动一般,不禁脸色一变,目光四下望去,却并没有见到什么细小的红影,应该是没什么虫子潜伏在自己周围,可是他细嗅时,却分明能听见极细微的声音,这声音很奇怪,像无数的沙子流动,又像是水声哗啦。

    十多分钟后,杜迪安终于搞懂了这声音的来源,赫然是从气味上散出来的!

    也就是说,他能闻到声音的味道!

    也可以说,他能闻到味道的声音!

    “这难道就是医学上极为罕见的,上亿分之一几率才出现的通感症?”杜迪安从级芯片上看过不少知识,最关注的自然是医学方面,也就知道了这个医学上极少出现的名词,所谓的通感症,症状如字面意思一样,人体感官混淆!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他堵住自己的耳朵时,依然能听到那悉索的声音,而且在自己细嗅时听得最清楚。

    “视觉从原有的黑暗视觉,进化成黑暗视觉、热感视觉。”

    “嗅觉和听觉混淆,嗅觉范围降低了,没有惧染者魔痕那么远,但是能够闻到气味散出的声音,如果配合耳朵的话,嗅觉的范围就等同于自己听觉的范围,如此看来,在自己的听觉范围内,感知能力将达到极致,基本上没什么魔物能够瞒过。”

    “眼睛和鼻子,耳朵都进化了,嘴巴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而身体上出现的变化,手指甲和脚趾甲变得更硬了,不像是人体指甲,反而像是金属刀片,其他地方,暂时尚未现有什么异状。”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和感应,杜迪安将自己的变化归类了,单是目前已知的能力,便让他极其满意,不愧是传奇魔痕,虽然感知范围没惧染者那么远,但在自身的一定范围内,却像是天网一样形成绝对感知领域,通感的嗅觉和听觉能够辨别藏匿的一切声音和气味,视觉能看见土壤中潜藏的魔物,可以说没有死角!除非一些魔物具备极其特殊的潜伏能力,才能够瞒过他的眼睛。

    这样的感知能力,比一般以感知能力为主的赐名魔物都要强悍!不过配合在割裂者身上,倒也并不奇怪,毕竟,这割裂者自身的进化方向,本身就是以极限攻击为主,这极限攻击除了自身的躯体构造和姿态外,在感知方面也必须达到相应的程度,否则空有一身力量,却无法找到对手,被敌人轻易躲过,就不配称作传奇魔物了。

    所谓传奇,指的便是各方面都达到顶尖,且在某一个方面,达到极致!

    这样的魔物,称得上完美,也叫做传奇!

    “感知方面都这么强,以这割裂者的进化路线来看,这魔痕在战斗方面的能力,应该更可怕……”杜迪安双眼闪动着光芒,心中有些跃跃欲试地念头,不过,此刻时间紧迫,他没空花时间去慢慢琢磨这些,站起身来,走到洞窟另一端的六只割裂者前。

    这六只割裂者趴在地上,身体轻轻扭动,看见杜迪安过来,吱吱地叫了起来。

    这种姿势杜迪安已经很熟悉,正是讨食的模样。

    他没有理会,抓起其中一只割裂者的尾巴,将其拖到一边,抓起匕刺入它的身体要害处。

    这只割裂者剧烈挣扎,身体扭动,却被杜迪安死死抱在身上,它翻滚几圈后,渐渐地挣扎力道弱了,停止了动弹。

    杜迪安见它安分下来,扭动几下匕,刺激伤口,却见它依然没有反应,这才松开手,将其身体划开,内脏等器官顿时涌出一地,鲜血如决堤的洪水,流得遍地都是。

    杜迪安这次却不敢再冒然伸手在这沸热的魔物之血中摸索寄生魂虫,没了惧染者魔痕的常抵抗力,纵然是传奇魔痕,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抗住这些魔物身上的病菌和其它微小寄生物。

    随着内脏等器官流出,杜迪安目光在里面扫视着,顿时看见一个红点随着鲜血流了出来,在散着热量的鲜血中,这颗红点的色泽极为鲜艳,就像一片粉色中的一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