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五十八章:战响【二合一章】
    商业区,守护之墙中门。

    奥本罗扶着城墙的边沿,眺望着远方昏沉的天空,那里荒草平原和天地连成一线,一片乌黑的辐射云滚滚而来,将天地间的光线吞噬,从这黑色乌云下驰来的狂风,夹杂着腥风血雨的味道。

    他微微眯着眼,暗金色眸子中闪动光芒。

    “将军。”后面一个金色头,身子笔挺的俊朗副官过来,手掌按在胸前行礼,道:“一切准备就绪,随时能够开战!”

    奥本罗嗯了一声,没有回头。

    俊朗副官缓缓地抬起头,敬畏地偷偷望着这位传奇人物,后者是此次战争的总指挥官,年刚满四十,便已获得五颗将星,是军部最年轻的五星大将,也是他最敬重的人,他斟酌一下言辞,语气敬畏地道:“将军,这些野人畜生真的会在这两天进攻么,他们占据红枫山脉已经有七八天时间,一直没有行动,依下官看,他们能进入要塞之地,这里水源丰富,物资广博,他们是不是已经知足了?”

    奥本罗缓缓道:“我倒也希望他们懂得知足,但这些畜生真的会知足的话,就不会不惜牺牲那么多族人,也要攻克要塞,擅闯到我们的领地中,他们的胃口,非但不会被这点地方所填满,甚至,整个外壁区都未必能填满他们的肚子!”

    俊朗副官听得一怔,低头道:“他们如果要进攻的话,会不会从贫民区,或是居民区的守护之墙攻来?在那里咱们没有布置太多兵马,若是他们以那里做突破口,只怕要失守。”

    “不必担心,有界限之壁在,他们攻破了居民区和贫民区,也没什么作用,反而会陷入更不利的环境,被咱们一网捞起。”奥本罗声音平静,道:“你再去检查一下各军营,让他们务必打起精神,做好开战的准备,等雷声响起时,就是战争开始时!”

    “雷声?”俊朗副官怔了一下,有些疑惑,忽然,他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微变,应诺退下。

    ……

    ……

    要塞外,临近巨壁处。

    一支银白色铠甲的骑士队伍,出现在一座壁垒前,其中一个模样俊俏,十六七岁的少年忽然鼻子抽动两下,脸色大变,快向前跑去。

    队长见此,眉头微皱,招呼其他人跟上。

    很快,众人来到了这壁垒前,均脸色一变,有些难看。

    “混蛋!!”

    “真的跟情报上说的一样,被全灭了!”

    “该死的畜生!”

    几个队员恨声痛骂起来。

    队长科隆扫视一眼,脸上布上一层寒霜,道:“快去找找还有没有活口。”

    “是。”

    几人立刻分散,来到壁垒各处,翻动着地上疑似有生机的尸体。

    数分钟后,先前那俊俏少年在壁垒一处高墙上大叫:“队长,快来,这里还有一个活口!”

    正在翻尸的科隆闻言,迅放下手里的尸体,转身急跑去,飞快抵达俊俏少年身边,顿时看见他怀里抱着一个一勋的初级光明骑士,后者颈脖上被割出一个深深血痕,喉管被割断一般,也不知怎么竟没死,他既惊又喜,急忙掏出腰间的纯净水递去,道:“醒醒,是谁杀的你们?我们是调查团的人。”

    这喉管被割破的青年骑士虚弱地睁开一丝眼缝,含糊地咕咕呃呃说了几声。

    科隆连忙将耳朵凑近过去。

    “是……”声音戛然而止。

    科隆等了数秒,见没有后续,不禁抬头望去,却见这人脖子歪倒,已然死去。

    “啊,混账!”科隆有些抓狂,一拳轰在地上。

    俊俏少年脸色难看,将这人的尸体缓缓放下,道:“队长,这人只有喉咙上有伤痕,其他的尸体上却到处是伤,我找到他时,他身上压着一个人,我估计,正因为这样,他才没有被再次确认是否已死,这凶手行事如此缜密,在屠了他们以后,竟然还不慌不忙地补刀确认,应该不是一个人所为!”

    科隆缓缓站起,其他几名队员这时也快跑了过来,一一禀告:“队长,没有活口,全死了。”

    科隆目光阴沉,道:“没有活人开口,就让死人说话,你们去看一下这些尸体上的伤口,再找一下现场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凶手讯息,克厄,你记住这现场的气味,等找到嫌疑犯,由你来确认。”

    “是。”俊俏少年郑重点头。

    其余几名队员也各自分头办事。

    “队长。”忽然,远处一个女声传来,“这里有线索!”

    科隆微怔,眼中蓦然射出两道精光,快赶了过去,从二十多米高的壁垒上直接翻身跳下,手掌在墙上快拍动,将力量卸掉,落地后身体一翻,在地上连滚几圈,爬起后赶到前方一具尸体前,在尸体边蹲着一个瓜子脸小巧可人的年轻女子,正一脸惊讶和疑惑。

    科隆刚看见那尸体的服装,便心头一凛,从其肩上便认出,这是三勋大骑士,也是壁垒里的镇守官。

    “这里,这有字……”年轻女子见他过来,连指道。

    科隆望去,“凶手是……杜迪安?”

    年轻女子听到他的喃喃念声,茫然道:“队长,他说的杜迪安,该不会是元素神殿里的那位杜迪安神使吧?还是说别的同名同姓的人?”

    科隆眉头紧皱,在尸体各处看了片刻,忽然轻咦一声,眼中露出几分思索之色,道:“这几个字,应该不是他写的,而是在他死后再加上去的。”

    年轻女子一愣,仔细地看了几眼,顿时恍然大悟:“是哦,难怪我总觉得哪不对劲,这几个字写的痕迹这么深,而且跟他躺着的姿势有差别。”一边说着,她到旁边数米外的草地上躺下,学着这尸体地斜度和姿势,然后试着用手指在尸体旁边头顶几公分的位置写字,手指虽然能写到,但写的姿势让她觉得别扭和艰难,而一个受伤如此严重的人,凭什么要用这么艰难的姿势去写下最后的讯息?

    她快爬起,也不顾身上的灰尘,蹲到尸体前,思索道:“队长,看起来,似乎是有人要借咱们的手,故意陷害这位叫杜迪安的人,而且,这个人应该很可能就是元素神殿里的那位杜迪安神使,要对付他这样的人的势力,必然是极为雄厚的,也只有这样的势力,能够悄无声息地杀死这里的所有人,而且还有时间慢慢补刀,消灭罪证,毁坏伤口痕迹。”

    科隆皱着眉头,思索道:“先不要急着下定论,贼喊追贼的事也是有可能的,目前能确定的是,这几个字是别人握着他的手指在后面加上去的,他的指甲里还残留着沙土,而那个杀死他的人,为了这些字能让我们看见,写的较深,风沙一时无法掩盖,这也更能证明,不会是他自己写的。”

    年轻女子道:“队长,从这些尸体的情况来看,死去不过三个小时,我们要不先把这些尸体的致命伤口找出来,再还原一下他们死前的战斗场景,看看凶手竟然有几个人。”

    “嗯。”科隆点头,“去吧。”

    年轻女子立刻动身,回到壁垒上。

    一个小时后。

    “队长,从咱们现场得出的信息来看,凶手应该是三个人无疑!在壁垒外面有三人攀岩过的痕迹,远处草地里还有蹲点的痕迹,三个人就能将这座壁垒给全灭屠杀,只怕全都是三勋大骑士这个级别,放眼整个外壁区,审判所不太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军部在全力备战,在这关口应该也不会分心来屠杀咱们一个壁垒的人,最大的嫌疑就是贵族财团势力,以及黑暗教廷里的那些魔鬼使徒。”一个中年方脸金男子说道,从他的色来看,显然也是一名贵族,但在分析问题时,却没有丝毫对贵族的偏袒,公正不阿。

    科隆微微点头,“范围还要再缩小,根据阿莱找到的字迹来看,不管这字迹是谁写的,凶手都跟杜迪安这个人有关,而这个杜迪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那位天才神使杜迪安!要么,凶手就是他本人,要么,就是他的敌人!克厄,你马上去找到杜迪安神使,闻闻他的气味,跟这凶手的气味是否一致!阿莱,你去调查一下,跟这位杜迪安神使关系交叉,暗中有纠纷的财团有哪些,其余人,跟我查查是否是黑暗教廷所为,想要借机陷害咱们教廷的神使。”

    “是。”

    众人整齐应诺。

    轰!!

    徒然,一声巨雷在众人头顶炸响,滚滚传来。

    众人不禁抬头望去,却见天空昏沉,乌云从巨壁外的方向飘来,俨然一场暴雨将至!

    如今是黑雪季初始,这场转季的暴雨过后,气温也会迅变冷,届时真正的黑雪季将到来!

    轰隆隆!!

    在众人仰望时,雷电在乌云中疾走,如一道道粗壮雷蛇。

    科隆看得脸色一变,“该死!”

    叫阿莱的年轻女子连道:“快把尸体搬几具到壁垒里,把现场的痕迹保护一下,别被雨水洗刷了。”

    其他人反应过来,急忙行动起来。

    “来的真不是时候!”科隆咬着牙。

    “来的正是时候!”杜迪安仰望着天空,听到远处滚滚传来的雷声,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从草丛里缓缓站起,向卡奇和吉妮丝二人道:“咱们的战斗要开始了,跳梁小丑该下台了,现在轮到主角出场了。”

    卡奇吃惊道:“战斗?咱们要加入守护战争中?”

    “战斗前,还得先祭出武器才是。”杜迪安一笑,看了一眼那残破的骑王要塞,向二人招了招手,转身从背对方向而去,一路上避来几个潜伏在地上的哨兵眼线,来到一处较偏远的要塞处,这要塞上面竟只有寥寥数个士兵职守,勉强维持着要塞的基本运作。

    杜迪安看了两眼,转身来到较偏僻一处地方,刨开沙土,将身上的狩猎者外套脱下,埋在里面。

    卡奇和吉妮丝见杜迪安示意,也跟着脱下外套。

    将外套埋在沙里后,杜迪安带头潜行向要塞而去。

    卡奇和吉妮丝有些吃惊,明白了杜迪安的想法,跟着他后面偷偷翻越过要塞,潜入到要塞内。

    嗖!

    杜迪安带头笔直前行。

    片刻后,杜迪安和卡奇、吉妮丝三人回到了要塞后面的一处乡镇中,这乡镇上已经人去楼空,街上空荡荡,一些房屋后面还豢养着鸡鸭等家禽,出尖长叫声。

    “人都已经去守护之墙后面避难了么,倒是跑的挺快。”卡奇大模大样地走在街道上,瞧得呵呵一笑。

    吉妮丝默默无言地左右看着,像一个置身事外的路人。

    杜迪安挑了一户人家,刚要进去换一套衣物出来,徒然,他怔了一下,转头望着左侧过去第八间房子处,在他望着的时刻,眉头忽然一皱,像是忽然注意到了什么一样,他立刻转身,朝那间房子处走去。

    卡奇和吉妮丝微愣,跟了上来。

    杜迪安一脚踹开这房子的门,进入里面,迅找到一条通往地下室的楼道,跳了下去,顿时看见角落处堆着几个亚麻袋,另一侧是木桶酒,一切看上去没有异状,但他却在这几个似乎是装米的亚麻袋中,看到两团红芒,当即走了过去,伸手拽住其中一个袋口,将其甩落在旁边地上。

    “哎哟!”袋里出一声女声痛叫。

    噗!

    在这袋子旁边的一个亚麻袋蓦然被撕开,一柄匕朝杜迪安脸上刺去。

    杜迪安随手一抓,将握着匕的手腕捏住,里面竟是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脸上有雀斑,棕色头,满脸吃惊和惊恐地模样。

    杜迪安微微皱眉,手腕微用力,男孩吃痛,松开了匕。

    杜迪安将其甩到旁边地上,转头望着从另一个亚麻袋里钻出来的身影,这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女孩,一头淡绿色秀,小麦偏白的肤色,眼眸硕大,楚楚可爱。

    “哥,哥哥,你没事吧?”女孩看见旁边跌落的男孩,急忙爬过去。

    男孩揉着屁股和磕破的手肘,搂住女孩,紧咬着下唇,满脸惊恐,两腿哆嗦,但小脸上却鼓起勇气地看着杜迪安,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卡奇和吉妮丝从楼梯上下来,看到里面的这对小兄妹,有些惊讶。

    卡奇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俩小鬼,啧啧啧,我来解决吧。”说着,走向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