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八十二章:作秀?
    “少爷,信笺已经寄出,估计一刻钟左右就会送到。”这时,诺伊斯小跑过来禀告道。

    杜迪安点头,道:“先前让你雇的平民,都搞定了么?”

    “已经雇好了,已经在前面的出地点等着您。”诺伊斯低道。

    杜迪安微微点头,望着外面绵绵细雨,眼眸微微眯起,这场转季的雨,似乎比以往都要持久。

    片刻后,雷德卡率领一支全副武装地队伍来到古堡前,聚集在古堡外面的平民和几个金贵族看见这支队伍,惊疑不定地让开道路,他们虽然爱戴杜迪安,因先前军部刊登的“野人招供”一事而对军部多有微词,但面对雷德卡这支精装军队的气势,却不敢露出半分不敬之意。

    雷德卡看见等待在大厅前的杜迪安,立刻翻身下马,快步小跑过来,道:“见过杜大师。”

    杜迪安微微点头,“出吧。”

    雷德卡脸上露出一丝难看之色,道:“杜大师,您还不知道吧,我们刚得到消息……黄金之壁已经被野人占据了,主帅奥本罗将军誓死战到最后一刻,以身殉职,上面让我来给您传话,让您在家休息,如今前方战场太危险了,我们只能退守到赤尾河的第二道防线上,跟野人决一死战!”

    杜迪安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道:“黄金之壁已经倒了?”

    “是的。”雷德卡低头。

    杜迪安表情复杂,似是下定决心般,咬牙决然道:“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出面了!如今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你们军部连续冒雨鏖战,估计有不少士兵病倒,如今兵力匮乏,与其强征普通人到战场上送死,还不如让我这样具有骑士力量的人上战场,别的不敢说,至少打几十个平民,我还是能打得过的,别小看我的力量!”

    雷德卡一怔,望着这少年凛然决绝的面庞,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羞愧感觉,咬牙道:“杜大师,下官不敢小瞧您的力量,只是,战场实在太危险,请您还是留在家里休息吧!”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出征,这件事跟你们军部说好的,你们军部的承诺,难道这么轻易就能更改?”

    雷德卡脸色微变,连道:“杜大师您误会了,我只是劝您,并没有执意阻拦您的意思,上面只是让我来劝说……”

    “那就不用劝了,出吧,战况危急,我们在这里婆婆妈妈的,像什么男人?”杜迪安大手一挥,绕过他的魁梧身躯,翻身跨上早已准备的一匹马上,道:“走吧!”

    雷德卡脸色泛红,没想到杜迪安如此决然,他犹豫一下,心底暗叹了口气,向杜迪安道:“好吧,杜大师,您换乘我的马吧,我们军部的马受过训练,像您这样的私人马匹没上过战场,若是遇上趁机跨过黄金之壁的变异野兽或是野人,只怕会受惊乱蹿。”

    “行。”杜迪安同意了这个提议,很干脆地从马上跳下。

    雷德卡松了口气,带杜迪安来到古堡外面,将队伍前面一匹空乘的马牵给杜迪安,道:“大师,这马性子有点烈,您小心。”

    杜迪安微微一笑,抓过马绳。

    这匹马毛黝黑浓密,全身披着鳞片状的钢铁护具,高约三米,跟他们狩猎者骑乘的马匹是同一个种类,也是唯一的食肉马。

    这头黑马被杜迪安牵着,仰头嘶叫一声,拽动马绳,扭头想要离开。

    雷德卡刚要出手帮忙镇压,杜迪安拽住马绳,身体一翻,跨坐到黑马的背上。

    嘶!

    健马长嘶,前蹄空踏,身体几乎要直立起来,似乎要将杜迪安甩下。

    杜迪安面带微笑,抬手按住它的颈脖后面,轻轻往下一压!

    嘭!

    黑马直立到八十度的身体,顿时微微往下一沉,两条后腿一软,险些跪倒下来,前蹄迅落下,踏在了地上,低声轻嘶两声,却没有再乱动。

    雷德卡微讶,看了杜迪安一眼,忽然想到上面给自己的资料,心中松了口气,翻身骑到自己的马匹上,向杜迪安道:“大师,我们走吧?”

    “嗯。”杜迪安拽着马绳,调转马头,顺着河边的道路走去。

    在河道岸边两侧聚集过来的平民和贵族看到杜迪安的身影,顿时高声欢呼,喝彩鼓劲。

    杜迪安一手拽着马绳,一手将头盔夹在怀里,面带微笑,以慢行地度从河岸上走过,等两侧聚集的人渐渐被甩远时,这才稍微提快点度。

    雷德卡和杜迪安骑马并行,在他后面,是二十位装扮精良的士兵。

    杜迪安抽空时,不免回头看了看这些被挑选出来保卫自己的精英,从他们携带的兵器和装饰,以及铠甲上面的纹饰,可以轻易辨别出他们的兵种,当然了,这也需要一定的军队知识才能轻易认出。

    “盾剑士,弓箭手,骑士……”杜迪安扫了扫,忽然,目光在其中一道身影上稍微停顿一下,但很快又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只是心底却不平静,刚才那位跟其他盾剑士一样打扮的人,身上散出的热量,竟比其他人要高出一大截!而且,通过轻度透视的视觉,能看见他胸前的心脏跳动的频率,极为平缓,体内的血液扭动却很旺盛,仿佛血液中蕴含着极强的能量。

    除此以外,他身上的肌肉群比其他人要多出许多,包括颈脖处,腰部,脸部等地方,也都有极密集的肌肉群,这绝不是普通锻炼能做到的,而是体质上的飞跃!

    而这样的体内构造,杜迪安只在卡奇和吉妮丝,以及旁边的雷德卡身上见过,也就是说,这个打扮普通的盾剑士,其战力丝毫不逊色于高级狩猎者!

    “将一个疑似高级狩猎者的人隐藏在护卫队里,难道是想预防什么危险?”杜迪安微微皱眉,心中有些疑惑,他想了想,有许多种可能,包括军部派此人秘密暗杀自己,但这样的可能很快便被他推翻了,毕竟,如果他真的被护卫队里的人暗杀了,军部要担当的责任太大太大。

    虽想不出什么结论,但杜迪安没有直接向雷德卡询问,以免打草惊蛇,只是心中暗暗留意此人,保持一定距离。

    片刻后,杜迪安和雷德卡率领队伍来到主干街道上,在街道的广场处聚集着五六十道身影,披着雨衣,举着雨伞,在细雨中等候。

    看见杜迪安的队伍过来,这些身影立刻举起雨伞,大声欢呼杜迪安的名字。

    雷德卡微微皱眉,稍微有所警戒,以防黑暗教廷的人或是一些不轨分子,趁机躲在这些人群中袭击杜迪安。

    队伍在笔直前行,这些平民模样的欢送队伍却一路冒雨跟随,大声呼喊杜迪安的名字,以及一些肉麻的赞美语言,极为热闹。

    这一路上吸引了不少路边居民房里的人,听到这些人呼唤的名字时,立刻打开窗户和门,伸头望来,更有人也加入到欢送队伍中,激情呼喊。

    杜迪安面带微笑,驾着马保持着不急不缓地度前行,对他而言,这本就是一场作秀,也只有通过作秀,才能将他出战的效果挥到最大,像那些一声不吭就投奔到战场上,战死了都没人知晓名字,只有自己的亲人朋友才知道自己死去,这是热血英雄做的事,而他显然不是一个容易热血的人。

    “大师果然深受大家爱戴。”雷德卡听着耳边持续不绝地欢呼声,转头向杜迪安说道,语气间充满钦佩。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以善良对待别人,就会得到别人的善良对待,这是真理,不是么?”

    “大师说的是。”雷德卡赞同道。

    片刻后,杜迪安和雷德卡的护卫队一同出了商业区的繁华地带,来到郊区。进入郊区后,雷德卡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喝令队伍,将杜迪安护在中间,以菱形队伍前行。

    在变幻队形时,杜迪安顿时注意到,那个力量非凡的盾剑士率先靠入到他旁边,其余人迅聚拢过来,将杜迪安包围在里面。

    杜迪安时不时左右望去,但只有望向左侧的这位盾剑士时,眼珠略微留意几分。

    来到一处靠近赤尾河的平原后,杜迪安忽然勒马停下,周围的护卫队也迅停下,应变极快,均望向杜迪安。

    “大校,这前面就是赤尾河了吧?”杜迪安向转身赶来的雷德卡道:“莫非你要带我去赤尾河的第二道防线?据我所知,那里还只是初步建立壁垒吧,若是野人不从赤尾河直线进攻商业区的话,而是选择绕路从北方的雪原,或是南方的黑水沼泽中行军,岂不是来不及阻拦?”

    雷德卡微怔,苦笑道:“大师,这两处地方都有士兵把手,若是有野人的踪迹,会立刻加派大军过去,在赤尾河这里的战场,是最安全的,有赤尾河阻拦,野人一时半会儿攻不下来。”

    “最安全的?”杜迪安听到这话,脸上却故意露出愤怒之色,道:“莫非校官您是瞧不起我?我上战场,不是让你们保护的,而是要带你们去杀敌的,你竟然直接带我去最安全的地方,那我还不如在家里待着,还上什么战场?杀什么野人?难道说,在场的各位都是胆小鬼,贪生怕死?!”

    雷德卡脸色一变,保护在杜迪安周围的众人也是脸色变了,有些难看,攥紧了马绳,愤愤地看着杜迪安,却不敢出声反驳。

    “大师,我们在场的每一个兄弟,都是历经沙场的战士,得到过无数的功勋和伤痕,希望您不要侮辱我们!”雷德卡表情肃然,道:“带您去赤尾河是上面交代的命令,绝不能让您有任何闪失,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我们在场每一个人,都恨不得亲自出征杀敌!但是,军令如山,希望大师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杜迪安微微皱眉,感到有些棘手,看来是自己疏忽了,军部虽然同意了自己进入战场,却把自己圈禁了起来,担心他出事,若他真有什么闪失,军部担全责,这是军部不愿承担的,眼前这些护卫说是保护自己,实则也只是监禁自己的狱卒罢了。

    不过,他既然上了战场,自然不能只是单单作秀,若是不刷出点存在感,没有任何实际功勋,难免会成为梅隆财团反击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