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三百九十八章:雨停
    “逮捕令?”梅尔肯森的目光从纸书上一扫而过,粗线条的黑色字体刻入瞳孔,他脸上的笑容不禁僵住。

    大厅周围的佣人们听到中年将军的话,大为震惊,顾不得“低眉顺眼”的仆人礼仪,情不自禁地转头望了过来。

    “凯西将军?”乔治杵着拐杖,缓缓地从梅尔肯森的身后走出,他的身影因衰老而显瘦弱,以至于先前站在壮硕伟岸的梅尔肯森身后时,完全看不到身影,但当他走出时,梅尔肯森却迅侧身让开,弯腰搀扶,大厅里所有的注意力和光线,也都在此刻汇聚到他的身上。

    “我似乎有必要跟将军讲一下礼仪和历史。”乔治淡然看着中年将军凯西,缓缓道:“带兵器擅闯贵族的庄园,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也是不能被原谅的事情!我们梅尔家族虽然宽厚待人,但也无法原谅如此粗鲁的行径!第二,自从一百六十年前花园战役结束后,除了贵族叛乱外,军部不得以任何罪名,逮捕任何一名贵族,无论是衰落的,亦或是盛起的!”

    说到最后一字,手里拐杖狠狠杵了一下地面,表情虽然依然平静淡然,但尖锐言辞却能显示出其愤怒和威严。

    凯西冷漠地看着这位曾经叱咤风云,让无数高级将领,光明骑士,乃至审判所执事都卑躬屈膝恭敬对待的老人,后者含着威仪的深沉目光,让他表情越来越冰冷,声音也像石头一样硬,“抱歉,我是奉命行事,逮捕令正是以叛乱罪将二位进行逮捕,此外,还有您的孙女,梅尔莎雅女士,也一同跟我们回去吧,希望您有贵族的仪态,不会让我们为难!”

    “住口,你怎么说话的?!”梅尔肯森顿时怒斥道。

    凯西偏头瞧着他,目光如剑,“肯森先生,您要拘捕?”

    “你!”梅尔肯森剑眉怒竖。

    乔治抬手按住了他搭在胳膊上的手,微微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凯西,缓缓道:“希望你们军部,能够为自己的鲁莽行为负责,走吧。”说完,拍了拍梅尔肯森的手背,杵着拐杖转身朝大厅外面走去,苍老的背影丝毫不显单薄,反而越走越散出一股苍龙般的磅礴气势。

    梅尔肯森微微怔了一下,转头冷冷地看了一眼凯西,向旁边的管家道:“我们先去了,你马上通知审判所,让他们过来调查此事,不要让军部滥用职权。”

    管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点头应诺,表情阴沉,丝毫不顾及形象地瞪着凯西。

    凯西瞥了一眼,并没有在意,跟在梅尔肯森后面出去。

    虽然是逮捕,但调来的马车都是极为高档的级别,奢华尊贵,表面看上去,反而倒像士兵护送着某些尊贵人物。

    “丽莎,我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梅尔莎雅来到马车前,跟自己的亲卫道别,她虽然较同龄孩子成熟许多,小小年龄便处理家族事情,掌握数万平民生死,但在这一刻,也不禁有些眼眶泛红,微微咬着嘴唇,她已经隐约能猜到,财团遭遇这样的事,很可能跟那个少年有关,虽然他们梅隆财团的仇敌很多,但最让她怀疑的,便是那人,这是她的直觉,也因此,她心底充满愧疚和自责,若是能早点将那少年扼杀在壁外,就不会有这么多节外生枝的事情了。

    “小姐,我知道怎么做的,您一路保重。”一身侍从服装短俊秀的丽莎恭敬道,仿佛一位翩翩俊美的骑士,只是胸前高高鼓起的部位,让人无法忽略。

    梅尔莎雅提着裙子,顺着台阶上了马车,手指紧紧攥着裙角,眼底的悔恨和委屈渐渐化作强烈地恨意,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日竟然会如此狼狈,尽管此刻坐着的马车精美无比,丝毫不逊色她的专用马车,同时也是普通平民一辈子都无法乘坐的奢华座驾。

    在乔治和梅尔肯森、梅尔莎雅等人离开后,管家转身回到大厅,向一个侍从冷厉道:“马上把消息传给梅尔克少爷,让他请教廷主教出面,给老爷做保释。”

    “是。”侍从应诺。

    “你,去把梅尔斯先生和梅尔帕顿先生叫来,就说有要事商议。”

    “是。”

    “你,去通知威廉将军,让他派人在军中照应一下老爷,别让一些不长眼的东西冒犯到了。”

    “是。”

    一条条命令从管家嘴中井然有序地吩咐了下去,整个梅尔古堡如庞大的机器,迅运作起来。

    ……

    ……

    “写好了么?”杜迪安向克鲁恩道。

    克鲁恩手笔,将书桌上的信笺轻轻拿起,递给杜迪安,“少爷,写好了,您过目。”

    杜迪安简单地扫了一眼,微微点头,道:“给福林老爷子吧。”

    “是。”克鲁恩应声,将信笺包到信封里,告退出去传信。

    杜迪安起身活动一下筋骨,久坐在床上,他有种冻僵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点什么问题,不过以他从级芯片里学的一些简单的现代医学知识,检查不出什么原因,估计让别的医生来诊断,也是徒劳无用,除非是请一些顶级的医生,但这些医生跟一些大势力有所交际,容易泄漏他的身体情况,只能等自己学会医术后,再自行诊断了。

    下了楼,杜迪安来到大厅中,如今古堡里的吉克和山德鲁等人和他们的子女全都送回到莱恩古堡中,这里瞬间变得空荡荡的,有些冷清和寂静。

    不过,杜迪安早已习惯安静,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目光微微闪动一下,缓缓收回目光,向大厅里的尼古丁道:“雨停了,准备点糕点和茶吧。”

    尼古丁微诧,但没说什么,应诺一声,转身吩咐厨房。

    杜迪安坐在大厅的沙上,静静地翻阅着书籍,没过多久,古堡外面出现一串马蹄声,却是一匹快马沿着泰扎河远远驰骋而来。

    职守在古堡门口的雷德卡和先前残存的护卫队迅将其拦住,后者从怀里掏出一个勋章递出后,雷德卡检查一番,这才允许其进入。

    “少爷,骑士殿堂的人来求见。”尼古丁跑过来道。

    杜迪安头也不抬,道:“让进。”

    “是。”

    片刻后,这快马上的青年被尼古丁引入大厅,他一眼便看见坐在沙上的杜迪安,眼中露出一丝敬畏之色,上前见骑士礼,道:“见过大师,我是骑士殿堂的白银骑士,博尔特。”

    “坐吧。”杜迪安收起书籍,微笑地看着他,同时向尼古丁抬了一下下巴。

    尼古丁顿时会意,吩咐佣人将先前准备的糕点和茶水送上,心中却有些古怪和好奇,不知道杜迪安怎么会预测到有人会来拜访。

    博尔特落落大方地坐下,从怀里掏出一份信笺双手递去,恭敬地道:“大师,我是过来跑腿传信的,还请您过目。”

    杜迪安微微点头,将信接过拆开,看了两眼便收起,微微一笑,向博尔特道:“有劳了,不过还请你回去转告一声,如今野人入侵,居民区的平民危在旦夕,商业区的贵族和平民,也将面临生死危险,我即将奔赴战场,无暇在此刻接受骑士殿堂的册封受礼,还请见谅,等战争结束,若我还有命活下来,到时必将亲自登门致歉。”

    博尔特微怔,眼中闪出尊敬之色,道:“听闻大师不顾自身危险,亲自赶赴战场,此次不但镇守在斯嘉蒂峡谷苦战十六个小时,斩杀数百野人,让商业区南方的民众免受残害,还生擒了一名野人王族,实在令人钦佩,跟您相比,我倒是有些惭愧了,身为纯粹白银,却受制于命令,只能留守在商业区,无法亲自上战杀敌,有辱骑士之道。”说到这里,脸上有一丝惭愧和叹息。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公正也是骑士精神之一,严守律法,服从命令,未必需要上阵杀敌才算骑士。”

    博尔特闻言,点点头,道:“大师说的是,既然您此刻无暇册封身份,我便先回去了。”

    “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