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四百三十九章:离去
    “各位,十分抱歉,今天的授课到此结束。  ”杜迪安转身望着广场上的人群,道:“关于气系神术的基础知识,我会在兑换神殿刊登出来,有兴趣的可以自行兑换观看,另外,先前说过,今天授课结束会收几名学生,传扬气系神术,在场有谁愿意的,可以到我居住的地方来。”

    说完,杜迪安微微鞠躬。

    致歉完了,杜迪安也不管台下的骚动,径直转身下台,来到吉妮丝面前,看见她嘴角摩擦掉的一抹血迹残印,道:“还坚持得住么?”

    “可以。”吉妮丝低头道。

    杜迪安微微点头,从旁边的回廊转身离去,吉妮丝紧随其后。

    爱德华在原地怔了怔,犹豫一下,小跑着追了上去。

    离开了广场后,杜迪安见周围无人,转身抱起吉妮丝的身体,向后面的爱德华道:“快点跟上。”

    吉妮丝没想到杜迪安会忽然抱起她,本能地抬手挡了一下,但手臂使不出力气,软绵绵地被杜迪安轻易推开,她眼中掠过一抹抗拒,低声道:“少爷,我能走。”

    “你的肋骨已经断了,器官出血,继续走路会伤上加伤。”杜迪安语气冷漠,毫不客气地道:“生死关头,你还会害羞不成?”

    吉妮丝微怔一下,不知道杜迪安是怎么看出自己肋骨受伤的,她微微咬唇,不再多说,任凭杜迪安抱着跑去,蜿蜒笔直的山坡和台阶在杜迪安脚下飞跨过,吉妮丝却感觉如履平地一般,身体极为平稳,没有丝毫晃动,她微微抬头看了杜迪安一眼,很快便又收回目光。

    嗖!

    转眼间,杜迪安疾驰到山麓下,看见停靠在路边的马车。

    他将吉妮丝放到车厢的柔软椅子上,转头望去,看见自己这个新收学生的身影仍在后面的山坡上小跑着,满头热汗,已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身影一动,跑到爱德华面前,不由分说地将他身体夹住,转身下山。

    爱德华只觉周遭景色风驰电掣般呼啸掠过,吓得脸色煞笔,迎面地烈风让他呼吸困难,但在数息之间,这呼啸声戛然而止,他眼前的视线一定,一头大马出现在自己眼前,吓得低呼一声。

    杜迪安将他放到地上,道:“上车。”

    爱德华反应过来,急忙钻入车厢。

    杜迪安跳上马车,亲自担任车夫,拽动马绳,驾马返回。

    刚一回到城堡,杜迪安便下车将吉妮丝抱下,向门口职守的诺伊斯道:“马上去军部叫来最好的医生!”

    诺伊斯看见吉妮丝气色不佳,吓得一跳,急忙转身从马棚拽出一头马翻身跨上,大喝着跑去。

    杜迪安来到大厅,将吉妮丝放到沙上,看了一眼她的伤口位置,见伤势暂时没有扩散迹象,稍松了口气,吩咐道:“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别乱动。”说完,招呼一声旁边的克鲁恩,道:“叫所有人过来,准备开会。”

    克鲁恩看见杜迪安火急火燎地返回,意识到情况不妙,闻言立刻点头,跑去通知众人。

    杜迪安看见从大门口畏畏缩缩跟来的爱德华,说道:“你先去后面的训练场上玩玩。”

    爱德华感觉到这位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老师心情不太好,不敢触霉头,老实地点点头,转身离去。

    数分钟后,古堡里的众人全都来到大厅中。

    杜迪安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沉声道:“今天生了一件事。”

    卡奇和尼古丁看见旁边沙上躺着的吉妮丝,便意识到情况不对,听到杜迪安的话,卡奇忍不住问道:“你们不是去授课了么,难道路上有人行刺?”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缓缓道:“内壁中来人,诬蔑我勾结魔鬼,想要让我去内壁接受审查。”

    “什么?!”

    卡奇和格莱莉,丹尼斯以及梅肯等人皆脸色大变,震惊不已。

    年龄还小的赫忒卡一脸懵懂茫然,另一旁的伊薇特,一脸淡然,她没有学习墙内语言,对杜迪安说的什么完全听不懂,也不感兴趣,不过看见卡奇等人的反应时,她眼皮微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凝色。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众人的表情,缓缓道:“他们没有证据,这件事被我驳回了,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估计很快他们会再次过来,或许到时我将不得不跟他们去一趟内壁区了。”

    卡奇和格莱莉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平静的生活会突然出现这样的转折。

    杜迪安继续道:“这次我得罪了内壁中的人,他们很可能会找理由对付我,各位追随我,将来也会受到牵连,所以,趁现在想要离开,就离开吧,我绝不会为难。”

    闻言,众人相互对视一眼,目光闪动,思绪不定。

    “我们相信你!”这时,站在卡奇旁边的梅肯道:“他们随意诬蔑好人,太卑鄙了,别说你没有跟魔鬼勾结,就算勾结了又怎么样?你可是帮我们击退了野人,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这些不必多说,我不想连累你们。”

    “我不会走的!”梅肯决然道。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大厅内一片沉默,片刻后,丹尼斯缓缓道:“少爷,对不起,我不想卷入这样的事情中。”

    杜迪安平静道:“能理解。”

    丹尼斯犹豫一下,道:“若是您能渡过这次劫难,将来需要我的话,我还是愿意回来的,希望您见谅。”

    “没问题。”杜迪安道。

    丹尼斯看了一眼其他人,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格莱莉看见他离去的背影,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还没有人了么?”杜迪安环视众人,道:“若现在不退出,将来就没机会了。”

    众人一片默然。

    杜迪安见众人迟迟没有再开口,心中稍松了口气,丹尼斯的离开他早有准备,毕竟二者没什么交情,只是依靠合约的制衡,对方犯不着为他卖命。

    “迪,迪安,我,我,对不起……”就在杜迪安准备再次开口时,忽然一个弱弱地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杜迪安表情顿时怔住,心中一下子沉了下来,望向说话之人,沙姆。

    站在沙姆旁边的梅肯看见沙姆吞吞吐吐地模样,大吃一惊,不禁怒道:“沙姆,你想说什么?难道你也要离开?!”

    沙姆被他一吼,身体微颤一下,微微低下头。

    “沙姆,你不能这样。”旁边的扎奇急忙劝道。

    杜迪安深深地看了一眼沙姆,他万万没想到,第二个选择离开的会是他们三个之一,即便是尼古丁,卡奇他们离开,他都不会感到奇怪,但沙姆却是从小一起历经生死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失望?心痛?

    杜迪安望着低下头的沙姆,忽然间有些明白过来,时间能改变一切,能抚平伤痛和恨,也能抚平诗歌里歌颂的伟大爱情和友情,只是,这一切都能被抚平,什么才是永恒不朽呢?

    “没事的。”杜迪安缓缓地轻吐了口气,低声道:“沙姆,你不必自责,离开我是正确的,我也不想害了你们。”说着,向旁边的克鲁恩道:“去保险柜里取一万金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