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四百五十章:修道院之下
    没过多久,杜迪安看见了一座高耸的石墙要塞,矗立在这座官道的尽头,要塞高约五十多米,要塞外墙像刺猬背脊,满是尖锐石刺,有的石刺上沾染着干涸的血迹,挂着魔物的干尸。

    “这要塞的范围,似乎挺长的。”杜迪安说了一句。

    弗朗西斯哈哈一笑,道:“这可不是挺长,这要塞圈住了整个中央地区,是外面的第一道防线,实际长度搞不好比得上咱们巨壁的一面边长。”

    杜迪安皱眉道:“内壁区高手如云,像你这样的强者就有这么多,还需要这些要塞防线干嘛,防这些荒野上的野兽么?”

    弗朗西斯耸肩道:“生活在墙内,总是比在墙外有安全感的。”

    “但在墙内,视野被阻隔,怎么能看见墙外的广阔风景?”

    弗朗西斯笑道:“这一片荒野杂草,有什么风景可言,不看也罢。”

    杜迪安淡漠道:“你看见的是荒凉,我看见的是自由。”

    弗朗西斯耸耸肩,骑着雪狮来到石墙要塞前,门口驻守的制式铠甲士兵看见他的装扮和坐骑,远远地便将要塞的大门拉开,恭迎在两旁。

    一行人驰入石墙要塞,在这后面是一片郊区,有几个军营和村庄。

    杜迪安道:“没想到这中央地区也有如此荒凉的村庄。”

    弗朗西斯微微一笑,道:“杜先生,我们内壁区没有村庄这个概念的,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驻守要塞士兵的妻儿,这些驻守士兵长期无法回家,便将妻儿迁到要塞附近生活,能够陪伴在身边,他们的妻儿也能在此务农,彼此照应。”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没有言语。

    众人沿着大路飞驰,转眼间离开了这要塞附近,顺着大道在延绵起伏的群山中跑过,半个多小时后,众人来到一座高耸的大山前,只见山坡上和山麓边有城镇的轮廓,隐隐传来热闹的人声。

    “这里就是我们修道院的圣保罗山分院,杜先生,快到地儿了。”弗朗西斯在前面高声道。

    杜迪安默默地观察着,一座城镇依山而立,建筑错落,风景秀丽。弗朗西斯没有带杜迪安进入城镇,而是顺着山道后面绕行到这座高山的顶上,经过一个石筑的山门时,可见两名身穿制式铠甲的青年职守在门楼处。

    这二人看见弗朗西斯等人,立即恭敬行礼:“参见圣徒大人。”

    弗朗西斯微微点头,进入山门后顺着山道继续向上,片刻后,带着杜迪安来到山顶上一处广阔的广场上,他在台阶处便翻身从雪狮背上跳下,步行进入广场。

    其他五位圣徒亦是如此,杜迪安见此也下了雪狮,跟在后面。

    雪白广场的尽头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寺院建筑,风格类似西方的修道院,跟佛教的古朴寺院风格迥异,在寺院前是两尊天使的雕塑。

    “这是我们的大修院,在山腰上还有小修院和备修院。”弗朗西斯笑吟吟地给杜迪安介绍道。

    杜迪安心中一奇,“修道院”机构源自于基督教,大致也分为备修院和小修院,以及大修院,没想到在这里也沿用了这样的设定,难道说,这修道院是从旧时代传承下来的?否则为什么大小名称都跟旧时代的一模一样?

    当弗朗西斯来到台阶上时,破晓曙光刚刚照来,落在大殿的门口,可见大修院建造时的选址极为考究。

    “跟我来。”弗朗西斯带杜迪安从侧门进入,里面光线昏暗,墙上壁灯火光飘忽,侧门里面是一条长长通道,走了十多米,有几道岔口。弗朗西斯选了一条走去,越走光线越暗,两侧依然是密道般的长廊,走了数分钟后,又遇见几道岔口,他从中挑选一道继续走去。

    没过多久,在密道长廊前方出现一道螺旋往下的楼梯,顺着楼梯下去后,依然是迷宫般的密道回廊。

    “你们大修院内部就是这样的?”杜迪安问道,他没有直接问这是哪,以免后者懒得说,故而激他。

    弗朗西斯淡然一笑,道:“大修院内包含宇宙天地,岂是你能想象?只是以你这身份,若是进了大修院的主殿,这是对神明的亵渎,我现在要带你去的是审讯所,哦,这审讯所还有一个别称,叫修罗地狱,到时你自己好好品味吧!”

    杜迪安眉头一皱。

    顺着密道继续往下,下了七八个螺旋楼梯,杜迪安感觉来到广场底下上百米的地方了,继续走了不久,他忽然隐隐听到人声从密道前面传来,随着走得越近,声音越清楚,竟是一道道凄厉惨叫声。

    从岔道口来到一条密道底部,清晰地惨叫声从外面传来。

    弗朗西斯掰动机关,锁链拉着铁门掉了上去,里面是一条监狱刑室般的地方,不过比一般的监狱刑室要大得多,墙上挂满了各种刑具,弯钩,铁刷,矬子,鞭子等等,此外还有一些连着头的人皮,在旁边一处的柜台处,摆放着七八个玻璃缸,里面浸泡着人的脑袋和舌头,心脏等器官。

    任谁骤然来到这样一个地方,都会吓得两腿软,单是周围的摆设和墙上溅射的血迹斑斑,就能让人联想到这里曾生过多少残虐。

    杜迪安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弗朗西斯回头瞧了一眼杜迪安,见他表情还算平静,轻笑一声,道:“杜先生看来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杜迪安漠然道:“没有确凿证据,劝你们不要对我动刑。”

    “我还以为你不怕呢。”弗朗西斯笑道。

    杜迪安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只是不想被蠢货触碰。”

    弗朗西斯轻笑一声,耸了耸肩,“希望你能保持这样的态度,顺便说下,审讯你的可不是我,是咱们圣保罗山修道院的刑部长老。”说着,向旁边一个正在抽打犯人的壮汉道:“过来开下门。”

    这壮汉体格肥胖,肚子浑圆,上身衣服脱了,光着膀子露出白花花的肥肉,戴着一个黑色塑料口罩,活脱脱像菜市里杀猪的屠夫,闻言转身取下旁边架子上的一串钥匙,将旁边一扇铁门打开,这铁门上沾着血迹和灰尘,脏兮兮的,难怪弗朗西斯会让他来开门。

    杜迪安看了一眼那个被吊起来抽打的犯人,后者披头散,身上有烫伤,鞭痕,手指和脚趾有的只剩半截,显然遭受过非人折磨。

    门开了,里面是一条通道。

    弗朗西斯带杜迪安进入其中,走了不久,来到几个岔口,其中一条通道的宽度比其他通道要宽敞许多,墙上的油灯也崭新一些,潮湿的地上竟铺着木地板,上面还有一层地毯。

    在通道中间是一扇厚重木门,猩红色的油漆,透着几分森寒之气。

    弗朗西斯敲了敲门,道:“弗朗西斯求见。”

    片刻后,房间里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进来。”

    弗朗西斯推门而入,看见里面的光景,刚要完全敞开的门立刻拉住,转身向后面五位圣徒道:“你们先回去吧,在外面等我。”

    后面五人微怔,但对他的命令不疑有他,点头退去。

    杜迪安的透视视觉却早已看见,房间里有两道热量,人形轮廓,此刻正贴在一起,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现实画面,只是这画面并不好看,然而看见弗朗西斯的做法,他却有些惊讶了,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圣徒队长的背影,跟了进去。

    “长老。”弗朗西斯进入房间,恭敬低头道。

    杜迪安进门后便看见房间里的景象,地上铺着软绵的地毯,房间极为宽敞,里面装饰着许多的艺术品,在这些艺术品中间混合摆放着一些雪白的骷髅骨架,此刻在房间里的一张大床上,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轻靠在床头边,怀里搂着一个身材火爆得令人喷鼻血的婀娜身影。

    杜迪安脸色微变。

    这就是修道院的刑部长老?

    “这就是那位杜迪安小天才?”床上的老者伸出手,接过在他怀里像猫咪般撒娇靠着的女子递来的眼镜戴上,向杜迪安望了过来。

    弗朗西斯恭敬低头,目不斜视,只看着自己的脚尖,语气敬畏,道:“是的。”

    杜迪安也在打量着这老者,跟他的目光碰撞到一起,顿时感觉到一股威仪的感觉迎面压来,虽然后者像一个酒肉色徒似地躺在床上,软玉在侧,但眼眸中却极为深邃,像一汪漆黑得深不见底的泥潭,似乎一个巨人,在俯视着自己,能洞悉自己内心一切秘密。

    杜迪安心中暗惊,汗毛轻轻竖起,他的热感视觉能看见,这老者身上的热量一般,跟普通人无异,但他怀里搂着的女子,却像一团旺盛的火球,散出的热量比自己面前的弗朗西斯还要恐怖。而这样一个战力恐怖的女人,此刻却像红磨坊的歌舞女一样,丝毫不顾及他和弗朗西斯在场,专心致志地玩弄着这老者下巴上的胡子,似乎这是世界上最有趣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