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四百五十六章:祸事
    等弗朗西斯和金青年离开后,杜迪安背着背囊在原地等了片刻,忽然看见前方一处地段开阔的街边聚集着大量人影,时不时传来阵阵哄笑声。

    他心中一动,本着观察和凑热闹的心态走了过去。

    “小子,走路看着点。”后面传来一个喝斥地声音。

    杜迪安没有回头便看见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笔挺气质儒雅的金青年,满脸傲气,手里揽着一个同样美丽金的婀娜女子,在后面跟着几个黑色西装戴着白色手套的侍从,显然是贵族出身,且家世不凡,他眉头微皱一下,侧身让开道路,初入内壁区,他不愿招惹麻烦。

    在他让开后,金青年搂着金美女走了过去,并未多看他一眼。

    杜迪安从另一处来到围观人群后面,微微踮脚望去,里面搭着台子,几个服装古怪的人在上面表演,而表演的节目,赫然是魔术。

    杜迪安瞧着微怔,但很快便想起,魔术也是贵族喜爱的节目,难怪会引起这么多人观看。

    “如果这世上真有魔法师,伪装成魔术师的话,倒是能轻易成为魔术大师,获奖无数……”杜迪安嘴角微扯,露出一抹笑容。

    “喂!”

    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正是先前让杜迪安让路的金青年,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围观群众前沿,此刻眉宇间带着傲气,笑吟吟地望着台上表演的魔术师,道:“变鸟变花太没劲了,表演个大锯活人来看看。”

    台上表演的中年魔术师微怔,连跳下台来,点头哈腰地赔笑道:“这位少爷,我们只是小魔术团,今天没准备大锯活人的表演,没带够道具。”

    金青年没想到会被驳回意愿,轩昂的双眉顿时一扬,抬起一脚踹在中年魔术师的胸口,将其踢翻,同时手里掏出一叠金票甩出,金票在半空稀里哗啦地散开,如雪花般铺在中年魔术师的身上,金青年冷声道:“我只说一遍,我想要看,马上给我演,懂了么?”

    台上正准备道具的几人吓得连忙跳下,搀扶着中年魔术师,同时不停地给金青年道歉。

    杜迪安在人群后面望到这幕,眉头微皱,没想到这金青年如此霸道,气势凌人,这样的事情在外壁区鲜有生,外壁区的贵族大多都爱面子,干不出这么丢人的事儿。

    不过,他自认不是英雄好汉,自然不会为这种事强出头,只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幕。

    “都给钱了,快表演啊!”

    “表演表演,我们要看大锯活人!”

    “快啊!”

    周围的人群欢呼哄闹起来,催促着中年魔术师等人。

    中年魔术师等人看见群情兴奋的围观人群,脸色变了变,有些难看,作为魔术师,没有道具怎么可能表演得出大锯活人,这完全是强人所难!

    只是,看到这金青年一身奢华的装饰和背后的侍从,他们知道今天若是不表演,只怕难以善罢。

    “行……我们表演。”中年魔术师从地上爬起,来到金青年面前点头哈腰地赔罪道:“我们马上就准备,请大家稍微耐心等一下,我马上就让人回去运来道具。”

    金青年脸上有些不耐,道:“你是聋了还是脑子坏了?我现在就要看,你让我等?你是想死,还是想要成为狗奴?嗯……收一个会表演魔术的狗奴,似乎也挺有意思,爱娜,你想要么?”说着,偏头溺爱地看着怀里的金女子,眼中满是柔光。

    “大,大人,这使不得啊……”中年魔术师脸色大变,急忙道。

    金女子打量着他,微微摇头,道:“人家才不要这么老的,牵出去会让我的姐妹们看笑话的。”

    金青年微微点头,“这倒也是,等下次我看见有年轻的再找给你。”

    “好的呀。”

    金青年转头向中年魔术师道:“你还愣在这干嘛?”

    中年魔术师心底松了口气,闻言强挤出一丝笑容,转身招呼着几个助手返台,眉头紧皱,满脸愁苦,这么危险的魔术即便是有道具,都容易出错,何况是没有道具。

    “团长,怎么办?”

    “我们这里连锯子都没有,怎么去大锯活人?”

    “是啊,这下怎么办?”

    几个助手望着中年魔术师,焦急得毫无头绪。

    中年魔术师脸色阴晴不定,爬上台后,忽然目光一闪,道:“我有办法了,这样……”低声交代一遍,道:“记住了么?”

    几位助手听得怔住,同时松了口气。

    “还是团长聪明,这办法好。”

    “就这么办,我马上去准备。”

    “团长,这样会不会太……”

    中年魔术师打断了最后一人的话,喝斥道:“不想要饭碗了是吧,啰嗦什么,难道你想自己上?”

    最后说话的青年缩了缩脖子,不再吭声了。

    “各位,接下来表演大锯活人!”中年魔术师站在高台上,向众人朗声说道,在他说的同时,几位助手将道具搬上高台,是一个巨大的木头箱子。

    “下面,我们会从人群中挑选出一人,来参与这个表演,表明我们绝没有做任何手脚。”中年魔术师面带微笑,望着下面人群因他的话而微微骚动起来,立即道:“各位请放心,这表演绝无危险,下面,我将随机挑选一个人,这是随机的,绝不会是我们的托。”

    说着,拿起手边一个常用的随即选人道具,看了看人群,朝后面一处方向投去。

    杜迪安在注意到对方的目光锁定他时,便心道不好,立刻朝旁边挪去,拽过身旁一人。

    嗖!

    这随机选人的道具是个铅底布团,看似轻盈地飘起,却恰到好处地落到杜迪安所站的位置处,被杜迪安拽过的那人接住。

    单是这一手投掷,多半就练了不少时间。

    抱着柔软布团的人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布团,脸色难看,将其投掷在地上,向中年魔术师喝斥道:“你想死吗,怎么丢的?!”

    中年魔术师见他一头金,听到这喝斥不由得脸色尴尬,同时有些恼怒,很快便找到旁边的杜迪安,抬手一指,道:“这位小兄弟,你上来配合一下吧?”

    杜迪安刚想躲过一事,不料这人竟然直接点到自己头上,不禁一怔,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道:“不是说好随机挑选么,你乱指什么!”

    中年魔术师听得一气,沉着脸道:“刚选的就是你,难道你想要让在场各位不高兴么,只是让你上来配合下,能给这位少爷表演,是你的福气,你还推脱?”

    听到这话,杜迪安被气得想笑,他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中年魔术师没有准备道具,知道过程危险,所以才不选自己团的成员,而是从人群中挑选,而在这人群中,自己是黑色头,以色论身份的现象在外壁区存在,在这里更是严重,因此被对方当成了软柿子。

    “小子,快去啊,刚才就是你拽的我吧,你要不去,有你好看。”旁边丢下布团的金中年人脸色严厉地道。

    “就是,去啊!”

    “这谁家的奴才啊,也不管管。”

    “太没礼貌了,让这么多人等着,真不懂事!”

    周围的人群催促道。

    杜迪安脸色阴沉,向中年魔术师道:“表演魔术都靠道具,你都没有准备道具,如果出现人命危险怎么办?”

    中年魔术师没想到会被杜迪安质疑,沉着脸道:“我们是专业人员,不会出现危险的,刚才说没有道具,只是开玩笑的,增加气氛,何况,以我们的技术,就算什么都没有,照样能表演,你不用担心这些。”

    杜迪安感到好笑,刚本来还有点同情这人,现在连杀他的心都有了,道:“你们的技术?你要是真有技术,就直接给我们来个凭空大变活人看看,还需要我帮你干嘛?”

    “让你去就去,啰嗦什么!”旁边有人不耐烦地道:“啰啰嗦嗦的,哪这么多废话。”

    “就是,这谁家的。”

    中年魔术师脸色阴沉地看着杜迪安,道:“别让大家等了,快点过来吧。”

    杜迪安望着旁边说话的几人,见都是金色头的,只有一人是棕,但胸前佩戴着昂贵怀表,显然也是有背景身份,他冷声道:“这么喜欢去,你们自己不会去?”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这么没礼貌,你再这样说话,信不信我替你家主人好好管教管教你?”

    周围几人愤怒地道。

    杜迪安微微眯眼,眼中杀意闪烁,有种想要大开杀戒的冲动,但这终究不是外壁区,他深吸了口气,将怒火忍了下去,冷声道:“谁爱去谁去,我反正不去。”说完,转身便走,他不用想也知道,这魔术绝对有危险,这中年魔术师敢挑选自己,就是知道出了危险,以自己的身份,也无法找他算账,这也是他不敢挑选周围贵族的缘故。

    见杜迪安要走,围观的人立刻对他指指点点。

    就在这时,街道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辆插着黑色龙纹旗帜的马车驶来,在马车前的骑士见魔术团前面聚集着人群挡到一半马路,远远地大声喝斥道:“让开,都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