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四百六十九章:毒
    “长老,五星炼金术士安吉丽雅求见。”房间外忽然传来鹰眼的声音。

    杜迪安的思绪收回,将手里的箱子带上,回到座位上,“让她进来。”

    片刻后,房门被推开,鹰眼领着一袭黑色裙纱却戴着白色棉丝手套的安吉丽雅进入房间。杜迪安没有抬头便已看见这位五星炼金术士的模样,让他微微挑眉的是,资料上显示的这个女人已经年过六十,但看其模样面貌,哪有半点六旬老妪的影子,活脱脱就是一个成熟美丽的年轻贵妇。

    不过,想到她是生命系炼金术士的身份,杜迪安心中的惊讶渐渐收起,抬头目视着他,若非必要,他不愿轻易暴露自己的任何能力,即便是算不上底牌的全范围视角。

    “见过长老大人。”安吉丽雅低头浅笑,恭恭敬敬地提裙见礼道,一双似乎会说话般的眼眸不经意地掠过杜迪安身上,将他的模样悄然记下,心中充满惊讶,以她敏锐地嗅觉,能感受到这位新任的长老似乎年龄并不大,浑身散着一股极富生命气息的活力。

    杜迪安戴着面具,眼神淡漠,无喜无悲地道:“如果是道歉的话,我接受,你回去吧,今后只要按照规矩来办,一切好说。”

    安吉丽雅没想到杜迪安如此直接,愣了一下后,反应过来,优雅地浅笑道:“长老大人您真是快人快语,今天会议没来,实在是有要事耽搁,还望海涵,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小小薄礼,还请大人不要嫌弃。”说着,递上一份精致礼盒,放到杜迪安桌上。

    杜迪安瞥了一眼,没有去碰,道:“行了,你回去吧。”

    安吉丽雅眼眸一转,道:“长老,听说您要在半年内,让咱们第九区成为排名前五大区?”

    “有异议么?”杜迪安望着她。

    安吉丽雅连道:“没有没有,我只是钦佩长老的魄力,今后有什么需要我的,请长老务必吩咐。”

    杜迪安挥挥手,懒得客套。

    安吉丽雅讪笑一下,转身离开。

    鹰眼送走安吉丽雅后返回,向杜迪安道:“大人,安吉丽雅既然来赔礼道歉了,她的职务是不是该恢复了?”

    杜迪安瞥着他,“道歉就能被原谅么?道歉的唯一作用,就是衬托宽恕的存在,而在我这里,宽恕从未出现过。”

    鹰眼脸色微变,低头道:“大人,属下知错了。”

    “去忙吧。”杜迪安挥手。

    鹰眼低头退出房间。

    时间流逝。

    在安吉丽雅之后,6续又来了两人,一位是黑暗骑士长,一位是大骑士,皆是上门送礼道歉,恳求杜迪安帮他们恢复职位,但被杜迪安一口回拒,让他们自己再复考一遍。

    实际上复考并不难,难的只是无法挽回丢失的面子。

    在二人离开后不久,又来一人。

    “艾美见过长老。”如少女般活泼的艾美笑吟吟地站在杜迪安的办公桌前,浑身洋溢着蓬勃朝气。

    杜迪安目光平淡,并没有在她那张精致得倾城绝世的脸颊上过多停留,在资料上显示,此女的年龄甚至比安吉丽雅还高,今年七十多岁,只是服用了一些药剂,再加上生命炼金术的保养,这才维持在少女的身姿和模样,不过能维持的也仅仅只是外表,生命炼金术士能给寿命带来的提升极为有限。

    “说吧。”杜迪安开门见山道。

    艾美轻轻打量着杜迪安,笑吟吟地从袖里递出一个瓷瓶,道:“这是我最新研制出的壮力药,普通人用了,会强壮如牛,而且感受不到疼痛,我准备将配方赠送给总部。”说着,将瓷瓶递向杜迪安。

    杜迪安向瓷瓶望去,刚要伸手去接,忽然看见在他注视着瓷瓶时,站在自己面前的艾美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似乎有一丝欣喜之色。他抬起的胳膊顿时放下,眼眸微眯,抬起头直视着这个少女模样的大魔药师。

    艾美微愣,计划刚要完成,没想到杜迪安会突然停下,她望着杜迪安射来的目光,心头一突,但岁月带来的阅历早已让她处变不惊,脸上露出浅笑,道:“长老,您怎么这样看人家。”说着,脸颊上涌出一抹红晕,娇羞欲滴,竟像初恋少女般羞涩。

    杜迪安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转过头,向鹰眼道:“这东西送你了,我用不上。”

    鹰眼跟随在克里比身边,早已学会察言观色,从杜迪安和艾美的表情中便感受到一丝微妙,他心中一动,脸上却露出惊喜之色,道:“多谢长老!”说着,上前接过,但在接的时候,从怀里摸出一个手帕包着手,道:“这么珍贵的东西,若是弄脏了就不好了。”

    艾美心中沉了下去,将小瓷瓶收起,道:“既然长老不喜欢就算了,我回去再换一个给您。”

    杜迪安顿时感觉猜测被证实,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既然送出来了,哪有带回去的道理,交出来吧。”

    艾美脸色微变,轻咬着下唇,羞愤地看着杜迪安,道:“长老,您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杜迪安眼眸冷漠,丝毫没有被她楚楚动人的表情所软化,寒声道:“你想留下瓶子,还是留下手?”

    “你!”艾美脸色难看,事到如今,显然杜迪安已经识破了她的想法,只是不知道是如何知晓的,她心中惊怒,又恐惧,道:“长老,您不能这样对我,我只是今天有事没来……”

    “鹰眼,拿下她!”杜迪安冷喝道。

    鹰眼嘴角苦,在所有人中,他最不愿招惹的就是魔药师,这绝对是一条毒蛇,而且是浑身是毒的毒蛇,但碍于杜迪安的吩咐,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向艾美道:“艾美大师,你就把东西交出来吧。”

    艾美咬着牙,道:“你敢碰我试试。”

    鹰眼苦笑,道:“我早就听说过你全身是毒,包括这身华美礼服的每一根丝线,都是蚕丝混合着魔蛛丝在毒液中浸泡后缝织而成,我没有解药,哪敢碰你。”

    “你知道就好!”艾美脸色阴沉,向杜迪安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杜迪安淡漠道:“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要毒杀投靠新的主人,拿我的人头邀功?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你的价值,或许我能留你一条老命。”

    听到杜迪安说“老命”时,艾美脸色顿时一变,愤怒得几乎扭曲,紧紧地攥着瓷瓶,道:“你这该死的混蛋,没有上当算你运气好,早知如此,我就该直接扑上你,让你尝尝腐肠毒的厉害!想要杀我,你敢吗?”

    “不见棺材不掉泪。”

    杜迪安嗤笑一声,抓起桌上的一根铅笔,猛地甩出。

    噗地一声,铅笔骤然击在艾美握着瓷瓶的手上,从手腕处贯穿了过去。

    艾美痛得惨叫一声,手里的瓷瓶松开掉落在了地上,嘭地一声破碎,里面全是粉末,她抱着手痛嚎,如杀猪般惨叫,声音嘹亮刺耳。

    “看来,再美的人,惨叫的声音都一样难听。”杜迪安颇有闲情地向鹰眼说道。

    鹰眼愕然,苦笑了起来。

    艾美死死地握着手,痛得脸颊几乎狰狞,但双眼中已露出恐惧之色,向杜迪安道:“不,不要动手,我说,我说,我知道一个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