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乐虎国际国际 > 黑暗王者 > 第四百七十章:来自教皇的任务
    “大秘密?”杜迪安的声音中不含喜怒,从笔筒中抽出另一根削得锋利的铅笔,轻轻把玩,道:“我不喜欢听谎话,等同于耽误我的时间。”

    艾美紧咬着牙,忍着手腕的剧痛,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道:“我知道光明教廷的主教中,有一个人是咱们黑暗教廷的人,而且在咱们这里的地位不低,若是咱们将他的身份暴露给光明教廷的话,必将遭到光明教廷的调查,让光明教廷损失一员大将,也能让别的大区,折损一枚棋子!”

    说着,她的眼眸紧紧盯着杜迪安,脸上除了令人怜悯的忍痛模样,还有真诚。

    杜迪安心中的一丝期待顿时落空,不由得微微摇头,在接触修道院后,他听到这样的消息提不起丝毫兴趣,别说这区区一位主教的问题,他们的教皇老头,还是黑暗教廷的最高议长呢,这样的消息对他毫无作用,教皇老头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位主教的身份,留着没有挑出来,多半是当成了一颗备用的反面教材,在合适的时机让其挥出价值。

    这下面的一切小动作,全都在教皇老头的注视中。

    也在修道院的注视中。

    唯一可怜的是这些忠诚于信仰,以及忠诚于黑暗的教徒们,彼此厮杀,为自己的神争个面红耳赤,却不知他们信仰的神,只是修道院传教士编写出的一个奴役他们的虚有幻象。

    “就这个么?”杜迪安转动铅笔,指尖寒光流动。

    艾美怔住。

    她一直盯着杜迪安的双眼,却现自己在说出这个惊天消息的时候,后者丝毫没有反应,甚至眼中像是闪过一丝失望?她心中一突,道:“长老,您……知道这个消息?”

    杜迪安瞥了她一眼,道:“消息的真假无从分辨,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位主教投靠的长老,绝不是你要投靠的长老,下一步你就会供出他所在的大区,让我以为抓到那位长老的证据,跟他交涉,最好产生矛盾冲突,这样一来,你投靠新的长老,也能有功绩,顺便还能报复我一下,是么?”

    艾美脸色微变,连道:“怎么会呢,长老你想多了,这消息千真万确,我有确凿的证据……”

    “这个过了,说别的吧。”杜迪安手上的铅笔轻轻点在桌面上,声音极轻,却让她的话生生戛然而止。

    艾美气得一窒,脸色变幻片刻,道:“长老,您若是要责罚我,咱们第九区将损失一位大魔药师,咱们第九区的魔药师本来就不多,您刚上任,各方虎视眈眈,您不能这样削弱自己的力量,我可以将功补过,在一个月内研出一样大魔药师级的药品给您,配方也会按最低售价给您。”

    “你看来不了解我,我只要全部。”杜迪安挥手,向鹰眼道:“她袭击长老,带下去收监,给她配置一套大魔药师用的器具,让她在监狱中研究。”

    鹰眼惊愕,怔怔地看着杜迪安,没想到他这么狠。

    艾美同样瞪大了双眼,“你要监禁我?你,你没权利这么做!你知道我的关系吗,只是这么小的事情,你居然要监禁我?!”

    “没权利?”杜迪安淡然道:“抱歉,以前第九区的议会制,但从今以后,是我的独裁制,我知道你的关系,不就是跟几位家族和财团关系挺好么,你犯事儿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为了你跟我翻脸叫嚣,你只是区区一个大魔药师罢了,别把自己看得太高。”

    艾美脸色苍白,身体微微抖,既是气的,也是吓的,更是痛的,她愤恨地盯着杜迪安,道:“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可以答应你别的要求,但你不能监禁我,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要是我被囚禁了,第九区的魔药产量会大幅度减少,我的学生们也会罢工,我的艾美魔药工会也会停止对你的供给,到时第九区的影响力,将会再次下降,成为所有大区里最差的一个!”

    杜迪安淡然道:“咱们大家都是一群冷血的怪物罢了,你真以为,你的学生们会因为你被囚禁而跟我对着干?虽然我还不了解情况,但我可以肯定,你的学生中早就有人盼着你死了,你死了,他们才能有出头之日,没有谁喜欢头顶被人压着,我只要给他们的甜头增加一点,你以为他们会就此解散,誓死教廷对抗?”

    艾美眼眶微微红,嘴唇轻轻颤动,杜迪安的话像利剑般字字诛心,扎入到她心底深处,她当然知道,真的遇上事情,自己的学生中除了寥寥几人能够为自己出头外,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的,所谓的师生情,在面对杜迪安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薄弱得像纸片一样不堪一击。

    只是,她没想到杜迪安这么疯狂,这么霸道,刚一上任,就敢态度如此强硬。

    “你囚禁了我,你绝对会有损失的!”艾美深吸着气,咬牙道:“想要约束我的自由,我宁死都不会给你制作魔药的!”

    杜迪安笔杆轻轻点在桌面上,像他说出的字一样节奏稳定,“不要轻易说宁死,死并没有那么可怕,勉强的生存着才是最痛苦的,我奉劝你还是听话点,否则你的这张精致的脸蛋,很快就会保不住了,在你脸皮上再缝合上一张干尸的脸,你觉得怎么样?”

    艾美瞳孔放大,胸口剧烈起伏,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白,颤栗地道:“不,不要,不要这么做!”

    “缝上一张丑陋男性干尸的脸,似乎挺不错。”杜迪安颇感兴趣地道:“不知道自己脸上贴着一张散着腐尸恶臭的另一张丑陋脸皮,在照镜子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艾美全身哆嗦,似乎完全忘记了手腕上的痛楚,颤声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就是。”

    “晚了。”杜迪安微微耸肩,“主意都想好了,不用多可惜,等你什么时候表现的让我满意了,我倒是可以给你换下来。”

    说着,向旁边的鹰眼道:“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另外准备两张大镜子,让咱们的大魔药师没事能欣赏欣赏自己。”

    鹰眼听得头皮麻,心底冒出丝丝寒气,他任职这么多年,这样的暴刑听都没听说过,尤其是对一位爱美的女孩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可怕,闻言吞了一口口水,道:“我,我知道了。”他甚至不敢再去劝说,尽管是刚接触不久,但这位新任长老在他心中的印象,活脱脱就是一个残暴的魔鬼,而且比所有魔鬼都要癫狂!

    “不,不!”艾美惊恐大叫,她看出杜迪安是认真的,并非只是恐吓自己,“我求求你,我什么都愿意,不要这样对我,求求你……”

    “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杜迪安淡漠道:“既然你认为给我下毒是一件小事,这件芝麻大的事,就更不值一提了,你最好放弃挣扎,你今天逃不出去的,外面的骑士长和大骑士都在,你插翅难飞。顺便一提,这个点子是多年前,我遇见的一个疯子想到的,你该感谢他。”

    “不!!”艾美疯狂大叫。

    杜迪安瞥了一眼鹰眼,“还愣着干嘛。”

    鹰眼苦笑一声,也不见他说话,身影却骤然一动,如瞬移般出现在艾美面前。

    嘭!

    艾美刚反应过来,目光惊恐地看着他,下一刻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鹰眼将包着手的手帕取下,望着地上昏迷的艾美,转身向杜迪安道:“大人,我这就叫人来把她搬走,顺便把这里的地毯换一下。”

    杜迪安嗯了一声,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不愧是克里比的心腹,既担任了秘书,又担任了保镖的工作,这样的身手应该是第九区最强的,达到了高级狩猎者的顶尖,甚至比高级狩猎者顶尖还要强上一线,应该是自己的魔痕能力加成所致,难怪深得克里比重用。

    等鹰眼将昏迷的艾美带出去后,没过多久,鹰眼便再次找到杜迪安。

    “大人,议长来人求见。”

    “议长?”杜迪安眼眸微眯,光明教皇老头这么快就找自己?

    “带他进来。”

    “是。”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戴着黑色兜帽和面具的身影来到房间,全身散着阴冷气息,然而体内的热量却旺盛如火,丝毫不逊色旁边的鹰眼,甚至比鹰眼更浓郁几分。

    “跟圣徒一个级的人?”杜迪安眼眸微凝,向鹰眼道:“你先出去。”

    “是。”鹰眼恭敬离开。

    “见过魔王长老,这是议长的信。”黑袍人声音沙哑别扭,显然是刻意控制造成的,从怀里取出一份信,手里戴着黑色手套,似乎怕在信上留下什么痕迹,递到杜迪安桌上。

    杜迪安没有接,只扫了一眼,信上有一个黑色镰刀的标识,是黑暗议长的印记标志。

    黑袍人微一躬身,转身离去,没有再多说一言。

    杜迪安目送他离开,等他走后,这才从怀里取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捏起信,拆开。

    “任务?”